假髮、黑袍和司法獨立

香港的大法官和大律師在法庭上穿著黑袍、假髮的傳統源自於前宗主國英國,以彰顯司法獨立的精神。(Getty Images)
【大紀元2013年05月27日訊】(新紀元週刊327期,記者梁珍報導)在香港,大法官與大律師均需穿著假髮、黑袍,不但象徵法律神聖,也代表人間的審判,必須仿效公平公正的上帝,令人對法治有敬畏之心。

戴假髮、穿黑袍,是香港大律師們出庭辯護的標準裝束,但這項源於前宗主國英國、有著150多年歷史的傳統,正在受到挑戰,原本不戴假髮的事務律師也要求爭取戴假髮,不過最終沒有獲得批准。

看港產片,法庭上,法官、律師們頭戴假髮,義正辭嚴地打官司,總是覺得有趣之極,但之後來到香港才知不是所有律師都戴假髮,只有為數不多的500名香港大律師才有此專權。

事務律師也爭取戴假髮

大律師(barrister)是出庭律師,事務律師(solicitor)接近於非訴律師。在香港,大律師在高等法院及終審法院出庭需要戴假髮,事務律師則不行,且事務律師除了承擔非訴訟類案件外,只能在專門法院活動,比如治安法院。不過近年來,一些富有訴訟經驗的事務律師,曾因一些特殊情況獲准在較高級別的法院為當事人辯護。

最近代表香港事務律師的香港律師會也要爭取戴假髮的權利,因為他們覺得不帶這種花椰菜式的假髮,容易受到評審團成員的歧視。然而香港首席大法官拒絕了他們的申請,多少令他們感到失望。

不過,戴了30多年假髮的香港資深大律師、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湯家驊,對於事務律師也要求戴假髮,頗為詫異。他說:「我感到非常奇怪,我不覺得戴假髮會令人給予優待,不戴假髮讓人歧視。」

事實上,戴假髮又貴又不舒服,在酷熱的香港更是辛苦。湯家驊憶述97主權移交時,法律界曾激烈爭論是否要放棄戴假髮的傳統。「有一部分大律師認為,主權移交了,這是英國殖民地遺留下來的傳統,是否要擯棄呢?不過當時支持移交不變的大律師,以少數險勝了。其實我們大律師一向都認為,保持傳統是好的,但在香港,大熱天時戴假髮是相當辛苦。」

他認為,律師的資歷不會表現在服飾上,但他也承認,戴假髮會讓律師顯得更莊嚴,彰顯法制精神。「因為法官也在法庭上戴假髮,你的服飾上莊嚴一些,比較尊重法庭、法制。」不過他認為,大律師還是應該和事務律師裝束上有些不同,「大家的身份、職位始終不同,服飾分開不會混淆」,他笑言:「或者他們戴假髮,我們不帶。」

假髮越舊越珍貴,而在司法界,資歷和年齡可是個寶,大律師的假髮也成為他們身份和職位的象徵。湯家驊說,在法律界有一個傳統,就是假髮越舊,就代表他的年資越長,換言之,也越受到尊重。「很多大律師不喜歡買新的假髮,給人感覺年資太淺,特別要去搜尋那種舊的假髮。」

他平時出庭的假髮是1974年讀法律時,一個非洲裔的同學因為考了數次,都通不過律師資格,隨即以半價將一頂全新假髮讓給他,價錢也就是一兩千港元而已,用到至今30多年,已經微微泛黃。

如果出席正式官式場所,湯說,他們御用大律師和資深大律師要戴全長的假髮,長及肩。這頂全長的假髮,就昂貴的多,現今要港幣1萬多元,而他則是在英國雜貨鋪上,以15磅買得,據說是一個大法官所用,而他亦相當喜歡這頂「古董式的假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請關注大紀元的廣告商家,向朋友推薦大紀元,感謝您的支持!
本文網址: http://epochtimes.com/b5/13/5/27/n3880522.htm假髮、黑袍和司法獨立.html  美東時間: 2013-05-27 07:17:23 AM 【萬年曆】
標籤:tags: 香港,
大法官,
司法獨立,
黑袍,
假髮
 
最熱新聞 不能錯過
Copyright© 2000 - 2014   The Epoch USA, Inc.    授权与许可   服务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