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揭秘:朝鮮軍方劫持中國漁船的生意經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3年05月28日訊】最近幾年,鄰近東經124度的黃海海域,每當春、秋兩季的捕撈季節,都有架著機槍的朝鮮巡邏艇在此游弋,搶劫捕魚作業的中國漁船朝鮮軍方從搶劫到收贖金都駕輕就熟,而中共則熟視無睹,任由中國漁民自生自滅,當民眾把消息在微博上曝光後,中共官方纔裝模作樣表態,跟台灣政府對待台灣漁民的態度形成強烈的對比。

綁架事件重複上演

5月21日凌晨,當大連漁船「遼普漁25222」上的16名船員結束超過15天的扣押,獲得自由之時,人們不禁回想起來,一年前的5月21日,3艘被朝鮮扣押的漁船駛進大連市大李家軍港碼頭,28名船員帶著傷痛和屈辱登岸。

這兩起中國漁船被朝鮮軍艦綁架的事件,是由私人在微博上發文曝光,社會輿論逼迫官方介入才得到解決的。

大陸媒體《京華時報》報導,中國漁船被朝方扣押事件今年至少還有兩起,最後均以交「罰金」了結,事主雖有報警,但官方並未公開案件的經過和調查結果。

中共官方媒體對中國漁船被劫持事件隱瞞不報

這類事情在捕魚期屢見不鮮,卻很少被公眾瞭解。就在同一區域,在東經123度54分,北緯38度15分的黃海海域,5月2日還發生了一起綁架案。

當天早上7點左右,木船「遼丹漁25395」正在起網,船主兼船長于明龍突然吃驚地看到,一艘開足馬力的「高麗艇」(當地漁民對朝鮮巡邏艇的稱謂)劈波斬浪,直奔他的船衝來。

附近五六條結伴作業的漁船,見狀向西疾馳。于明龍的船只有300馬力,跑不過巡邏艇。在123度53分的位置,尾部架著兩挺機槍的「高麗艇」逼停了木船。巡邏艇上共有13人,兩名手持半自動步槍的軍人率先登船,另一些人手持一米長的大棒緊隨。

「朝鮮人上來就是拳打腳踢,他們把6名船員趕進小艙,把蓋子蓋上。」怕挨打的于明龍跳了海,後被朝鮮人拎上了巡邏艇。

于明龍遭劫前10天,即今年4月22日早上5點,丹東的漁船「丹漁捕3059」在北緯38度24分、東經123度53分作業時,也遭遇朝鮮巡邏艇。

「丹漁捕3059」船主柳福春說,他的船被帶到朝鮮的席島上,此地距設有朝鮮西海艦隊司令部的南浦市不遠。他的船上存有賣蟹的21.5萬元現金,被朝方搜刮一空。4月23日,一名朝方官員告知柳福春,因越界要罰他12萬。最終,柳福春被迫在越界承認書上簽字,朝方拒絕歸還多「罰」的9.5萬元。

機智船主借互聯網發佈消息

5月5日,當天晚上11點多,大連船主于學君和他的「遼普漁25222」失去聯繫。消失之前一個小時,這艘船的位置是東經123度53分、北緯38度18分。

不久,「遼普漁25222」被證實遭朝方扣押。于學君收到朝鮮方面8次電話,催要贖金,金額從120萬降到80萬,再降到60萬。在這期間,當局沒有任何營救行動。

船主于學君一直多方努力,營救漁船和船員。5月10日向中共駐朝鮮使館電話求助無果,大連船主張德昌建議他利用互聯網在微博上發消息,讓公共輿論替他聲援。

原來,去年5月8日凌晨,張德昌、孫財輝等人的3艘漁船,在東經123度57分,北緯38度05分海域捕魚,被朝鮮武裝人員控制,3艘船連同船上的28名船員被扣,朝方索要每艘船40萬元的贖金,並威脅到期不交就把船「處理掉」。

張德昌自然不會束手就擒,他連同其他兩位船主,先後聯繫大連和瀋陽的媒體,但「沒人敢管。」扣船後第九天的上午,張德昌在微博上披露此事,輿論嘩然。中國官方迫於輿論壓力,不得不向朝方交涉要人。結果,張德昌等人的三艘漁船和28名船員安全返回。

官媒新華網放假消息

于學君的漁船被朝鮮軍方劫持的消息在微博上一公佈,果然是輿論一片嘩然,聲討朝鮮和聲援中國船員的聲音使中共外交部不得不作出回應。

5月20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洪磊在每天例行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就中國漁船被抓扣一事與朝鮮進行了溝通,已經向朝方提出交涉,要求其妥善處理,維護中國船員的生命財產安全與合法權益。

之後,中共官媒新華網,發表新華社記者杜白羽發自平壤的報導稱,中國駐朝鮮大使館20日據朝鮮外務省通報稱,中國被扣漁船及船員已經全部獲釋返回中國。

然而,于學君在其騰訊認證微博上表示,船員和船隻還沒有消息。對此,中共外交部未發表聲明。朝鮮外務省及其他政府部門也沒有證實這個消息。

5月21日凌晨3點50分,船主于學君接到船長電話,稱朝鮮釋放了船隻和船員,已經開始返航,十幾天中,朝鮮方面限制船員自由,船上的柴油,大部份被朝鮮盜走。

利用互聯網發微博影響輿論,「遼普漁25222」一船16人在拒交贖金的前提下,人船安全獲釋。這一結果令許多中國漁船船主艷羨,但對親歷者而言,卻是萬般無奈的選擇,他已經令中共官方不快了。

據大陸微博透露,「有關部門」的「有關人員」曾勸船東:「多少交點錢解決事兒算了!」並且打電話給于學君,質問他為甚麼把這事情捅給媒體?

朝鮮武裝人員強迫中國船長簽署越界認罪口供

據被朝鮮武裝人員綁架過的中國船員介紹,這些朝鮮人很專業,一上船就拆卸船上的GPS定位儀。

曾有過如此經歷的船主于明龍說,朝鮮軍方強迫他寫承認越界作業的口供,遭拒絕後就暴打他的頭部。于明龍最後同意在123度59分被抓。

簽字之後,朝方翻譯告訴于明龍,要罰款20萬元人民幣,于明龍拒絕出錢,對方討價還價,從18萬元談到16萬元和15萬元。

5月5日下午2點左右,一條中國漁船帶著于明龍家委託的15萬元「罰金」來到朝鮮海域。收到贖金之後,朝方釋放了于明龍和他的船員。

中朝海疆界限成為當地船主的一大疑團,大連船主孫財輝的辦公室牆上懸掛著一張漁業作業地圖。孫財輝說,他每次出海前,他都要向船長強調,東經124度以東是禁區。

由於朝鮮軍方多次出手劫掠中國漁船,這條界限的位置越發引人注意。然而多名研究中朝關係的學者表示,在目前公開的官方文件中,找不到中國與朝鮮海上的邊界,在以往公開的邊界談判記錄中,也有部份邊界坐標點沒有公開。哪裏是朝鮮的專屬經濟區,哪裏是中朝漁民共同分享海洋資源的海域,這些都不為民間所知。

柳福春向記者回憶,他參加過1990年代丹東官方組織的漁民教育大會,邊防人員強調:中朝海洋邊界線在東經124度00分。但此次被扣期間,柳福春以「東經124度是中朝海洋分界線」為由反駁朝鮮官員時,對方居然稱,「東經123度22分」才是分界線。

頻繁發生的扣船事件顯示出朝方咄咄逼人的態勢:扣船地點從東經123度59分,逐漸向53分甚至離中國更近的海域「進逼」。

經此事件之後,孫財輝的漁船最遠行駛到東經123度40分,再也不敢向東前行。他認為政府應該阻止朝鮮的巡邏艇過界。否則,這個事將會每年重演一次,永遠沒完。

中朝秘密聯合「悶聲發大財」

船主繳納贖金要通過一個中介。張德昌回憶,他的船在去年被朝鮮劫持以後,朝方向3位船主提供了一個手機號,要求將贖金打給對方。這個手機號是丹東的,後來,張德昌等人未能聯繫上對方,號碼也變成空號。

對於其中詳情,張德昌似有隱衷。據從旁瞭解,張德昌等人當時趕到丹東,尋找與朝鮮軍方相熟者做中間人調解,但對方不肯幫忙。知情者指出,對方的身份即是「幫艇」公司老闆。

「幫艇」,是丹東境內的俗語:幫的本意是傍,艇則指的是朝鮮的巡邏艇。從事漁業30多年的于明龍告訴記者,20多年前,丹東漁民會去朝鮮海域偷漁。到了10多年前,為朝方代理「幫艇」生意的中間人出現,去朝鮮海域打一天漁,要向「幫艇」老闆交兩三百元。

隨著中國海域漁業資源的枯竭,到朝鮮海域打魚的「幫艇」漁民漸多。按月、按季度代理已成為主流,其價格也水漲船高,捕一次為2500元左右,一張月票價格為5萬至6萬元,一張季票則高達25萬元左右。「有年春季,一個老闆搞競爭,價格槓到了28萬元。」于明龍說,如果運氣好,一個月能賺二三十萬。

東港當地人介紹,目前成規模的幫艇公司有3家,分別為朝方代理不同的海域。其中兩家獨大,一個叫宋老六,另一人叫楊傳革,各代理數百條漁船。據介紹,一個叫老森保的人曾是幫艇老闆,頗有勢力,但去年收錢之後,意外無法獲得代理,不但遭討債者追逐,其旗下的客戶也流向宋、楊二人。

說「幫艇」漁船也懸掛朝鮮旗,船主持有專門許可證,可以跨越東經124度,進入朝鮮海域的特定區域作業,遇到巡邏艇盤查時出示證件即可。

「幫艇」公司是早被中共和朝鮮官方認可的。2010年4月,中國遠洋漁業協會與朝鮮共同捕撈協會簽署《朝鮮東部海域捕撈合作協議》。「幫艇」公司實為「中朝海上聯合捕撈項目」的參與者。

據中共媒體《環球時報》報稱,此次船隻被扣的椒島,是朝鮮西部較大的島嶼,島上的駐軍「在朝鮮有相當的份量」。多名遭過劫的船主講述,編號為189的朝鮮巡邏艇,曾多次扣押中國漁船。坊間傳聞,189艇是中國的退役艇,系幫艇公司向扣船者提供。

于明龍告訴記者,其船隻被朝方扣押後,家屬托人找過「幫艇」公司,試圖私下和解,但遭到「幫艇」老闆的拒絕,理由是他們「報了官」。

于學君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表示,朝方曾要求他聯繫丹東一家公司,向其支付費用,才能釋放船隻和船員。但他強調,他不清楚該公司的名字,因為拒絕交錢,對方也沒有給出賬號。

于明龍告訴記者,他交贖金的方式,即是委託認識的「幫艇」船主,帶錢進入朝鮮海域,交給接頭的朝鮮人。

(責任編輯:古春秋)

評論
2013-05-28 9: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