謙遜求精湛 藝界垂典範

作者﹕陸文
  人氣: 19
【字號】    
   標籤: tags:

馬伶,是金陵戲班裡的一個演員。金陵是明朝的留都,國家在這裡設有文武百官。正處於太平盛世,人們容易作樂,那些到桃葉渡、雨花台遊玩的男女,摩肩接踵而來。此地以演技著稱的戲班,大概有數十家,其中最著名的有興化部、華林部兩家。

有一天,新安地方的商人,聚合興化部、華林部兩家大會演,遍邀金陵的達官貴人、文人墨客與名妓美女,會集到一起觀看。興化部在東肆,華林部在西肆,都演奏有關椒山先生事跡的《鳴鳳記》。

等演奏到一半的時候,音樂或悠揚舒展,或低回婉轉,音調時高時低,節奏快慢有緻。觀眾們都稱善叫好!當演至兩位相國爭論河套之事時,西肆扮演嚴嵩相國的叫李伶,東肆則是馬伶。在座的賓客,對西肆的表演大加讚歎,他們或大呼上酒,或將坐椅更加移近西肆,連頭也不再轉向東肆。不一會兒,東肆已不能將全劇演完而收場了。詢問原因,乃是馬伶恥於落在李伶之後,已經卸裝逃去了。

馬伶,是金陵善於唱歌的演員。他走後,興化部又不肯用別人替代他,於是竟然輟止他們的演技,而不再演出了。這樣,就只有華林部獨步當時,名震整個藝壇。

走後三年,馬伶回來了。他遍告舊日的夥伴,請求新安商人說;「今天,希望您大開宴會,招請以往的賓客,願意與華林部,共演《鳴鳳記》,興化部,華林部再聚對演 (雙方兩個原戲班打擂台)以奉獻一日之歡樂。」

演奏開始了,不一會兒,又演到兩相國爭論河套之事,馬伶又扮嚴嵩相國出場。…演著演著,李伶忽然失聲叫絕,匍匐著向馬伶自稱弟子。興化部這一天,就凌駕超出華林部甚遠而望塵莫及了。

這天夜裡,華林部的人,來對馬伶說:「您是天下演技很高明的人,然而沒有辦法超過李伶。李伶之扮嚴相國像到了極點,您又從哪裏得到師授,而超出於他之上呢?」

馬伶說:「本來是這樣,天下的人,都無法趕過李伶,而李伶又不肯傳授給我。我聽說現在的相國昆山顧秉謙這個人,是和嚴相國極相類似的人。我就跑到京師,請求在他的門下,做了三年差役。我馬伶整天在朝房,侍候昆山相國,觀察其舉止動作,聆聽其談吐言語。時間共三年之久,就終於學會了。這就是我所拜的老師。」

華林部的人,與馬伶相互參拜而去。(藝界雙魁們的崇藝道德和規範,由「相互參拜」可以想見。他們雙方的對擂表演、公平競爭和敬業精神,同屬千古絕唱,令筆者歎為觀止!)

馬伶名錦,字雲將。其祖先是西域人,當時人們還叫他馬回回。

(出自《續古文觀止‧侯方域{馬伶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第二年,查伊璜又在西湖放鶴亭下遇到他,見他光著膀子,赤著腳,在那裏遊蕩。
  • 他向自己的學生講授兄弟間應當相愛的話題,說:「我本身沒有兄弟,見到兄弟二人友愛恭敬,我自然欣喜仰慕;即使看到兄弟間爭吵,我也怦然心動,我認為他們尚有同根氣息,也許可以把乖戾變為和睦的啊!」說罷流下了眼淚。
  • 宣王看看那頭牛哆哆嗦嗦害怕的樣子,說:「放了它,我不忍心看它這副可憐相。它沒有罪過,卻要被送去死地,這有悖於仁慈。」
  • 元朝時期,有一位員外郎名叫曹鑒,掌管著湖廣地區官員的陞遷任免大權,地位十分重要。不少官吏都想拉攏他,以求得晉陞或調離貧窮落後的地區的機會。
  • 在元朝的開國元勳中,有一個出將入相的維吾爾族人,名叫廉希憲。他熟讀經史,精於騎射,文武兼備,被元世祖忽必烈譽為「廉孟子」。
  • 小鹿慢慢長大,忘記了自己是小鹿,它還以為狗是自己的真正朋友,用頭去碰撞它,用身子向它擦過去,親暱地在地上打滾。
  • 只要專心致志,拋棄外物的干擾,這時,意念就可以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進而讓自己的感情、意志與天的意志相通,從而達到無所不為的自由之境。
  • 曹節,向來都很仁義厚道。他的鄰居家裏,丟失了一頭豬,而丟失的豬與曹節家的豬,毛色與肥狀都很相似。所以,鄰居便到曹節家中認領。曾節沒有和他分辯、爭執,讓鄰居把自己的豬帶走了。
  • 豈知人有百算,天只有一算。你心下想得滑碌碌的一條路,天未必隨你走哩!
  • 當初,漢文帝朝中,有個寵臣,叫做鄧通。出則隨輦,寢則同榻,恩幸無比。其時,有個神相許負,相那鄧通之面,有縱理紋入口,必當窮餓而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