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史海】捨命逃離「紅色天堂」

人氣: 4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3年05月07日訊】下面這張照片裡,遠處在河對岸奔跑的是一群偷渡者,正試圖穿過國境線進入另一個主權國家。近處的兩個持槍士兵是國境線這一側的邊防軍。兩個士兵正在揮手告訴偷渡者應該從哪裡最容易跨過那條作為國境線的河流,進入自己這一側的國土。

逃離社會主義匈牙利

守衛國境線的人,怎麼不攔阻偷渡者,反而給指引道路?因為國境線那邊是匈牙利,國境線這邊是奧地利。

這不是現在的匈牙利。這是1955年的匈牙利,那時匈牙利是社會主義國家。


捨命逃離社會主義匈牙利(網絡圖片)

社會主義國家裡的人,有個共同特點,就是心情類似牢裡的犯人,苦苦熬日子,一旦能有機會離開,都迫不及待的要離開,雖然他們的領導們天天都跟他們說他們生活在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裡。

天朝現在名義上還叫做社會主義國家,不過咱都知道這個紅色盒子裡面裝的實際是什麼,所以天朝現在的生活不能作為參照。

如果您生活在四清開始之後毛爺圓寂之前的天朝,您可能就比較容易理解那些匈牙利人為啥要逃離自己的祖國。

匈牙利被蘇俄刷成紅色之後,匈牙利人就跟所有其他紅色國家的人一樣,產生了強烈的逃離自己祖國的願望。

那奧地利守軍怎麼不去阻攔這些偷渡的人?

因為,雖然紅色國家的領導人諄諄教導自己的子民說紅色國家的人們生活無比幸福,但不受這些領導管控的其他國家裡的人,都能看到紅色國家的人們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

那種地方缺乏的是生活必需品,富饒的是思想控制。膽敢對領導表示不同意見的人,會被取消本來就十分貧瘠的配給物質,甚至會丟掉性命。

共產主義烏托邦

鎮壓逃港求自由的大陸民眾 (網絡圖片)
鎮壓逃港求自由的大陸民眾 (網絡圖片)

紅色革命災難比火山地震更甚(您要是不愛聽,您可以查一下歷次大地震死多少人,再查一下蘇俄革命死多少人,紅色高棉革命死多少人。至於天朝,鑒於中共領導有指示,天朝是一個和諧的國度,所以天朝的數字就不要查了),所以這些紅色國家的鄰居,比如奧地利和西德,都會奉命對逃出紅色國家的偷渡客網開一面。

紅色革命,理論上自稱是要追求一個天下大同的美好世界。可惜這種跟人類天性擰著來的人工體制,非但不曾為人世帶來傳說中的美好,反而造就了一幫戴著紅色面紗的暴君,讓他們以實現偉大理想的名義消滅了上千萬沒能展示足夠忠心的同胞。

做大同世界的夢,馬克思其實並非第一人。理想國,烏托邦,太陽城,無何有之鄉,一直到最近的共產主義。

20世紀出現了火器,出現了現代宣傳媒介,要是有個團體想幹點什麼,比古代容易幹成。於是20世紀版本的理想國就被真的實驗了一把。於是有了蘇俄革命,朝鮮戰爭,紅色高棉,納粹(納粹的全稱是「國家社會主義」)。於是有了以千萬計的非正常死亡。

天朝也有過「解放戰爭」,有過大躍進,有過文革。這些革命造成的非正常死亡,並不比蘇俄和柬埔寨的類似革命來得遜色。

激情和理想能使人亢奮,使人覺得有力量。但是也能使人衝動,使人過激。

看看以前的事,但凡激情充沛的時候,都會有無數生殺,死去的都是無辜的草民。獲益的無非是一些長於煽動的黨棍。巴黎公社,十月革命,大躍進,聽起來都很美,死的人卻太無辜。

大陸民眾大逃港

毛澤東發動趕英超美的「大躍進」,直接引發了三年「自然災害」,千萬民眾死於饑荒、疾病。愈演愈烈的逃港風潮,終於在1962年如火山噴發。

至今,廣州許多年長者依然記得,當年珠江作為泳場的盛況:成百上千市民在一泓江水中強身健體,口號喊得分外響亮,其背後的真正意圖大家都心照不宣:為了隨時可能發生的遠行——偷渡邊防線,逃亡到香港。

在廣東寶安縣,中共公安機關的主要任務一度是監視「三偷」:偷聽敵台、偷竊集體財產、偷渡出境。有的農民借口去割草,劃著一隻小船便偷渡到香港去了。相比之下,生產隊幹部似乎更心疼偷渡客劃走的那條小船。

中共寶安外事辦公室《關於經寶安縣偷渡香港問題的調查報告》(寶外字10號,1959年1月28日)顯示,1956—1958年,經寶安縣偷渡的共有 20105人,其中寶安縣的有6448人,外省及外縣的有13657人,寶安縣偷渡出港的有3955人。逃出去的大部分都是青壯年,以致不少邊防村莊成了 「女兒國」、「老幼院」。民謠便說:寶安只有三件寶,蒼蠅、蚊子、沙井蠔。十屋九空逃香港,家裡只剩老和小。(《文史參考》)

避孕套當「救生圈」,撒老虎的糞便防警犬

當時在廣東偷渡, 按方式可分走路、泅渡、坐船3種,按路線, 則有東線、中線、西線之別。

偷渡者一般都帶有汽車輪胎或者救生圈、泡沫塑料等,還有人將避孕套吹起來掛在脖子上,一直游過去。廣州人把從水路偷渡逃港稱作「督卒」,借用下象 棋術語,取其「有去無回」之義。民眾也常常自發去珠江中練習游泳,以便日後「逃港」派上用場。不少孩童從小便被家人灌輸「好好練身體,日後去香港」之類的 思想。

從陸上偷渡, 便是通常的中線,即在深圳梧桐山、沙頭角一帶,翻越鐵絲網,到達香港,廣東人戲稱為「撲網」。這種網很難翻過去,後來鐵絲網裝了先進的感應裝置, 一觸網就會被發現,探照燈、哨崗和警犬的組合是致命的危險。為了防狗,偷渡逃港者臨行前往往會到動物園收買飼養員,找一些老虎的糞便,一邊走一邊撒,警犬 聞了糞便的氣味以為有虎,就不敢追了。有人為防止被邊防軍看到,將西瓜挖空,瓜皮套在頭上,只把眼睛露出來。

陸上越「網」, 海上破浪, 畢竟是年輕人所為,中老年人、兒童婦女只有坐船之法了。坐船, 相對而言較安全, 但帶有集團性質, 出了事問題較嚴重, 而且要付300元不等一筆不小的費用, 但為「逃港」,不少人往往不惜傾家蕩產。乘船偷渡會偏向於東線,即大鵬灣水路,在惠陽和深圳之間,距離香港十多公里的水面,而且海浪很大,經常發生偷渡時溺亡的情況。

老百姓經不起折騰

激動完了,發洩完了,再回頭看看,真正能萬歲的,能千古的,能永垂不朽的,不是什麼燦爛的激情和改變世界的雄心,而是順其自然的常識。

希望以後的志士們,別動不動就鬧什麼革命搞什麼威示(這倆字得倒過來念)。槍桿子裡面是能出政權,但那代價是無數小兵和草民成了炮灰。

看看那些曾經傾情扶助革命的老區,當年那些冠冕堂皇的許諾,有多少是兌現了的?口號說得再好聽,革命家得手之後,權貴還是權貴,草根還是草根。暴力解決問題本來就是智能不夠用的流氓喜歡採用的方式。

不要自命是「人民救星」,老百姓經不起那些折騰。

(轉自 互聯網)

(責任編輯:辛民)

評論
2013-05-07 1: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