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律師樓會從寫字樓消失嗎?

(圖片來源:Fotolia)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3年05月08日訊】(紐約訊)史蒂文·哈伯(Steven J. Harper)的新作《律師泡沫》,引發了對律師職業道德、行業前景、法學院的熱烈討論,處於核心地位的問題是:律師樓何去何從?經濟蕭條給律師行業帶來的危機、IT技術創新都讓律師行業處於變革的風頭浪尖,是外包、虛擬化佔上風,還是小律師樓會成為主流?這場變革的方向難以把握。

律師行業面臨危機嗎?

《律師泡沫》作者哈伯認為,短視與貪婪是造成美國律師行業今日困境的主因,為了最大化眼前的利益,法學院院長放棄對直觀判斷的信賴,而過分倚重《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U.S. News & World Report)排名。大型律師樓努力提高在美國律師行業的排名,只顧當下的利潤和個人財富的積聚。這都是導致律師行業出現泡沫的原因,更為客觀看待律師就業市場,糾正利益驅動的行為,放棄按時計價的模式,將會改變律師行業的現狀。

哈伯的看法引發了對律師行業與法學院的反思,尤其是他關於「短視」與「貪婪」的看法。科林是執業37年的律師,曾在大型律師樓、政府部門工作過,最後創立了自己的律師樓。他認為《律師泡沫》對於大型律師樓、法學院的看法相當前瞻,尤其對法學院的看法。科林認為,當律師行業的就業暗淡時,仍然有很多人擠進法學院,哈伯對箇中原因分析得比較透徹,對於每一個考慮法學院的人,都應該看一看《律師泡沫》。

不過,也有人認為哈伯的看法不完全。被哈伯在書中批評的愛普斯坦(Richard A. Epstein)就是其中之一(在哈伯的書中曾經寫道:「法學院應當招生更多執業人員,而不是像愛普斯坦那樣的學者」)。愛普斯坦在《華爾街日報》撰文說,律師行業在萎縮,這是事實。2004年到現在,法學院申請人數已經從10萬下降到5.4萬。而且,那些位於城市中心、為大公司客戶服務的大律師樓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但是,愛普斯坦對律師行業的未來持不同的看法,他認為,哈伯所舉的大公司破產的例子只是一小部分,而忽視了許多大律師樓已經度過難關的事實。大律師樓通過削減過量的人員、停止向劣質客戶服務、向年輕合夥人支付更多報酬等措施度過了難關。與此同時,小律師樓前景也不暗淡,因為低成本的在線律師事務所正在興起。

未來的律師樓是什麼樣?

關於《律師泡沫》的討論中,最關鍵的是:未來的律師樓是什麼樣?讀者麥可認為,哈伯的書對美國目前律師行業的現狀和走勢進行了很好的描述,對多家主要律師事務所的破產進行了有深度的分析。在《律師泡沫》一書中,哈伯提到了將會影響律師行業前景的兩大因素:電子取證外包(outsourcing of electronic discovery)和律師臨時配置服務(attorney temporary placement services),但沒有提到新型律師事務所(New Model law firms),後者被認為是與大律師事務所不同的運作模式,而且可以更低的成本提供有競爭力的服務。麥可所提到的新型律師樓,其代表當屬Clearspire公司。

根據Clearspire公司的介紹,律師的費用中,合夥人的利潤占三分之一,服務和人頭費占三分之一,剩下三分之一用於支付律師的工資,只有這一部分是和服務客戶直接相關的,接近三分之二的支出是與服務客戶沒有直接關係的。新型律師樓能夠削減成本的主要原因,是不用在寫字樓裡上班,減少了租房成本。據Clearspire的網站介紹,公司分為三個部分:法律公司,由律師構成,直接代表客戶。服務公司,提供法律以外的服務,包括知識管理、流程管理等。IT平臺,這一平臺正在申請專利,在這一平臺上,Clearspire的律師、管理人員和客戶可以同時交流。

Clearspire的模式被《華盛頓郵報》和《經濟學人》報導。《經濟學人》2011年8月13日撰文指出,常規的律師事務所向客戶要很高的價,然後把工作交給律師來做,合夥人則去俱樂部打高爾夫球,客人根本就無法接觸到合夥人。所以更多的客戶正轉向非常規的律師樓,這些非常規的律師樓聲稱以低很多的價格提供高質量的律師服務。Clearspire的20多個律師大部分時間在家工作,在一個耗資百萬美元的IT平臺工作,後者就像一個虛擬的辦公室。當一個律師上班時,IT平臺會自動顯示他的照片,客戶也會到平臺上來討論。更為獨特的是Clearspire的分配方式,在接到案件後,Clearspire會對每一個流程進行成本估計,如果律師不能按時完成流程,將要自負其責。相反,如果律師按時完成了任務,他將會中節省的支出中獲得三分之一,客戶獲得三分之一,Clearspire獲得三分之一。

另外一種模式是Axiom,Axiom使用從麥肯錫(McKinsey)或埃森哲(Accenture)僱來的諮詢師向客戶提供法律服務,這種做法(外包)可以幫助客戶減少支出,這一模式使得Axiom沒有受到金融危機的影響,在2008年到2010年間收入從5, 500萬美元增長到8, 000萬美元。

Axiom和Clearspire都是適用於大型律師樓的模式,對於小型公司,LawPivot的模式可能更有借鑒意義,LawPivot是一個社交網絡,有法律問題的客戶可以在上面提問,然後律師回答,律師不會從這種做法中直接獲利,但可以贏得潛在客戶。LawPivot主要靠律師養活,當律師更新自己的簡歷的,LawPivot會收取費用。谷歌風投(Google Ventures)是LawPivot的支持者,而蘋果前併購律師是LawPivot的共同發起人之一。◇

(責任編輯:鐘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