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冠麻鷺育雛觀察紀實

作者: 文、攝影/ 王嘉益(台灣)
  人氣: 674
【字號】    
   標籤: tags:

2013年5月17日筆者首次發現嘉義公園孔廟前的大榕樹上黑冠麻鷺正在育雛時,像小雞一樣頭上長著白色細毛的幼鳥都窩在巢中親鳥的身旁,可能是才剛出生不久,因為多日前曾幾次經過巢下往上觀察時都不見有任何動靜。

之所以會特別留意大榕樹上的鳥巢,起因於去年拍攝五色鳥育雛時,鳥友曾告訴我孔廟前的大榕樹上有黑冠麻鷺在育雛並給我看了他拍的照片,由於當時正專注在拍攝五色鳥的育雛,因此只在腦海中留下一念。如今又到了公園裡鳥兒的繁殖旺季,五色鳥的育雛還未發現動靜,所以經過孔廟前的大榕樹下時都會刻意地觀察一下樹上的鳥巢。

回想起和黑冠麻鷺的首次會面是在2006年的某日下午,當日我正在嘉義公園的嘉義市史蹟館週遭綠地閒逛時,突然眼前一亮,一隻約40幾公分大小的不知名鳥兒,就站立在步道旁前方不遠處樹蔭下的草地上。正全神灌注地看著地面,完全無視於我的存在,直到我因好奇繼續緩慢地靠近到約3─4公尺處作觀察時,牠才因受驚嚇而跑開。但並不是像其它的鳥類馬上飛得離人遠遠的,而是跑開一小段距離後即停下來,繼續站立不動,等到牠感覺不受威脅時,便又全神灌注地看著地面,似乎在尋找牠的獵物一般。就這樣來回地我試了幾次,最後可能因為我離得太近了,令牠倍感威脅,所以就一飛沖天地飛到附近的大樹上去了。

2013年5月17日與黑冠麻鷺雛鳥首次見面。
2013年5月17日與黑冠麻鷺雛鳥首次見面。

到圖書館去查閱鳥類圖鑑後,才知道牠就是黑冠麻鷺,是台灣稀有的留鳥,與大家較熟悉的白鷺鷥同屬於鷺科,由於牠的頭後有一黑色的羽冠,因此稱為黑冠麻鷺。黑冠麻鷺體長約47公分,雌雄鳥的羽色相同,在暗紅褐色的背部帶有細細的黑色橫紋,眼先為藍色,臉、頭側、胸側呈紅褐色,腹面則為淡黃色。近年可能因台灣的鳥類保育觀念已普遍建立,對鳥類的侵擾行為逐漸地減少,使得黑冠麻鷺得以擴張棲息和繁殖的範圍,現在於很多都會區的校園或公園綠地經常可見到牠們的蹤跡,這也算得上是台灣在生態保育方面的一點小成就吧!
這隻親鳥顯得很消瘦。
這隻親鳥顯得很消瘦。

黑冠麻鷺通常以魚類、兩棲類、昆蟲及蚯蚓為主要攝食對象,尤其好捕食蚯蚓,所以經常可以看到牠們和蚯蚓在舉行拔河比賽,雙方僵持不下的畫面,但黑冠麻鷺總是最後的贏家。黑冠麻鷺日夜間都會活動,常在樹林底層草地上覓食,當牠們遇到驚擾時,通常會豎起冠羽,並且靜止不動,如果繼續接近時,牠們便會壓低身子跑步潛行,或飛到附近樹上。
親鳥正在和蚯蚓拔河。
親鳥正在和蚯蚓拔河。

在第一次拍到黑冠麻鷺餵哺雛鳥的照片時,仔細一看才發現和五色鳥大異其趣,五色鳥是將昆蟲整隻交到雛鳥的嘴裡,而黑冠麻鷺則是親鳥將嘴伸進雛鳥嘴中後再把肚裡的食物反哺給雛鳥,因此根本看不到餵的是甚麼東西,也降低了餵食畫面的精彩度。
親鳥回巢餵食。
親鳥回巢餵食。

爸爸帶食物回來了。
爸爸帶食物回來了。

6月6日親鳥在鳥巢外餵食雛鳥。
6月6日親鳥在鳥巢外餵食雛鳥。

親鳥將嘴伸進雛鳥嘴中再吐出食物餵食。
親鳥將嘴伸進雛鳥嘴中再吐出食物餵食。

經過近三星期的觀察,在兩隻親鳥不分晝夜辛勤地餵養下,四隻雛鳥都長得和親鳥幾乎一樣大了,羽毛也都豐滿了,已陸續離巢到旁邊的樹枝上偶爾展翅練臂力,但是還不敢離巢太遠。

6月6日下午拍攝時卻只看見三隻雛鳥,筆者誤以為是否有雛鳥失足跌落地面死亡了?還在巢下四處尋找了一番,沒想到不久對面的大樹樹枝上飛來一隻大鳥,原以為是親鳥覓食回來,當拿著三角架和相機跑到樹下仔細一看,竟然是一隻黑冠麻鷺的雛鳥,還在懷疑是否就是今天失蹤的黑冠麻鷺雛鳥時,突然又有一隻大鳥飛來停在黑冠麻鷺雛鳥旁,真相終於大白,原來是親鳥帶著雛鳥練飛和見習獵食去了。親鳥才一停妥,沒想到雛鳥馬上就靠上去搶親鳥嘴裡的食物,才幾秒鐘餵食動作便結束了,親鳥立即轉身振翅飛往樹林中去覓食,而雛鳥吃了食物拍拍翅膀後也飛到鳥巢附近的樹枝上休息。顯然,這梯次的黑冠麻鷺育雛應該再過幾天就要謝幕了。

2013年6月6日雛鳥開始練飛了。
2013年6月6日雛鳥開始練飛了。

吃飽了練練臂力。
吃飽了練練臂力。

好長的一條鳥屎。
好長的一條鳥屎。

6月6日第一隻雛鳥首次外出練飛,沒想到7日下午作者前往觀察拍攝時,鳥巢裡竟不見任何雛鳥蹤影。心想可能都出去練飛了,便到附近四處尋找,結果在不遠處的草地上發現一隻雛鳥正在獨自覓食。拍完照片回到大榕樹下繼續找其它雛鳥,原來是一隻雛鳥跑到更高的隱密處,而另兩隻則搬到更低的一個去年舊鳥巢,因此,剛剛看到的獨自覓食雛鳥,應是6月6日第一隻首次外出練飛的雛鳥,沒想到牠那麼快就能獨立謀生了。
頭上白色胎毛還沒掉光的雛鳥已開始獨力謀生了。
頭上白色胎毛還沒掉光的雛鳥已開始獨力謀生了。

兩隻雛鳥搬到更低的去年的一個舊鳥巢。
兩隻雛鳥搬到更低的去年的一個舊鳥巢。

親鳥繼續回到去年的舊鳥巢餵食雛鳥。
親鳥繼續回到去年的舊鳥巢餵食雛鳥。

爸爸帶食物回來了。
爸爸帶食物回來了。

8日下午鳥巢裡已不見任何雛鳥身影,經過一陣搜尋,在離鳥巢2、30公尺遠的桐花樹中發現兩隻雛鳥靜靜地站在樹枝上,顯然還未能獨立生活正在等待親鳥回來餵食。觀察拍攝了一小時多,看到親鳥飛到附近的樹枝上,但經過了1、20分鐘還不回去餵哺雛鳥,只見一隻雛鳥不時地拍動翅膀鳴叫著,似乎在抗議親鳥:「我很餓了,趕快回來餵我啊!」正在納悶親鳥為何遲遲不回去餵食,忽然看見一團黑影快速地飛近親鳥,只見親鳥也迅速地伸長脖子,以尖長的鳥喙做出防禦動作,那團黑影馬上從親鳥下方飛離停靠在1、20公尺遠的樹枝上。看到這一幕我心中已有個底,將望遠鏡頭拉近後果然不出所料正是上周末來搗亂的鳳頭蒼鷹,和上周末一樣等到六點半天黑了親鳥才敢來餵雛鳥,那當然是看得到而拍不到了。
周末都來搗亂的鳳頭蒼鷹。
周末都來搗亂的鳳頭蒼鷹。

9日於昏暗中拍下最後一次親鳥的餵食。
9日於昏暗中拍下最後一次親鳥的餵食。

9日下午作者再度前往觀察拍攝,在原區域找了很久才在不知名的樹上看到一隻雛鳥,同時也發現一隻親鳥就在附近的草地上覓食。今天這隻雛鳥好像已經餓了很久似地展翅鳴叫呼喚著親鳥,但是,草地上的親鳥彷彿耳聾般地不以理會,而且不久便失去了蹤影。
雛鳥餓了很久似地展翅鳴叫呼喚著親鳥。
雛鳥餓了很久似地展翅鳴叫呼喚著親鳥。

這時樹枝上正在鳴叫的雛鳥突然受到驚嚇似地猛然轉身望著前方警戒,作者順著雛鳥的視線搜尋,心裡不免抱怨:「怎麼又來了,今天又別想拍黑冠麻鷺餵雛了。」但馬上念頭一轉,拍不到黑冠麻鷺餵雛就改拍鳳頭蒼鷹吧!順便錄了一些牠的活動影像,沒想到回家在電腦大螢幕上一放,其中一段畫面竟然是鳳頭蒼鷹正在吃抓來的小鳥的影像,雖然小鳥的身影被樹枝及樹葉遮蔽看不見,可是看著鳳頭蒼鷹不停地往下啄,每次抬頭嘴中都含著一塊食物,偶爾還帶著羽毛,研判應該是又有一隻無辜的小鳥成為鳳頭蒼鷹嘴中的受害者了。

10日下午在原區域找了一個多小時,幾乎搜遍所有大樹及草地都未見到雛鳥。6點多天色已暗正想打道回府,忽然遠處隱約傳來微弱的熟悉鳥鳴聲,隨聲追蹤後終於在近100公尺遠的樹林裡找到3隻雛鳥,雛鳥離巢越來越遠了,明天不知能否再看到牠們的蹤影?或許現在該是說再見的時刻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月的森林公園裡蟲鳴鳥叫非常熱鬧,春天再度來臨,大地顯得一片綠意盎然,生命充滿了無限活力。此刻,從風鈴木林中不斷傳來一陣陣「喀.喀.喀……」的響聲,原來是孤單的啄木鳥漢特正在用他那強直尖銳的喙不停地啄著風鈴木的樹幹所製造的噪音。這不斷的響聲吸引了正在鄰近大榕樹樹洞育雛的五色鳥的注意,剛餵完雛鳥的五色鳥悄悄地飛到風鈴木濃密的枝葉中,靜靜地觀察著啄木鳥漢特的舉動。啄木鳥漢特早已本能的察覺到五色鳥的存在,一向不與其他鳥類同處的個性,由於正忙於捕食蟲子,加上五色鳥也算是遠親不具威脅性,因此啄木鳥漢特依舊故我地在樹幹爬上爬下啄著樹皮。
  • 黑天鵝是一種只有繁殖在澳洲東南與西南區域的大型水鳥,是天鵝家族中的重要一員,為世界著名的觀賞珍禽。牠們有著明顯的亮紅色喙部,雙足則是呈灰黑色的
  • 一隻白色母鴨帶著幾隻小鴨在休息,突然母鴨似乎感到受到威脅,瞬間呼吸都粗重了,接下來做了一個不容侵犯的動作。
  • 今年嘉義公園忠烈祠神道入口旁的大榕樹上的樹洞,已有兩對五色鳥在裡面繁殖後代。第一梯次的親鳥和三隻幼鳥於6月15日離巢,相隔幾日後第二梯次的五色鳥又來繁殖,8月2日蘇拉颱風來襲,8月3日的清晨親鳥和幼鳥即離巢。
  • 白天的博物館裡充滿了歡樂的氣氛,館方正在為新來的真猛獁象化石標本舉辨歡迎活動,一整天館中來觀看真猛獁象的遊客絡繹不絕。當夕陽西下後,原本熱鬧的博物館隨著人群的逐漸離去變得冷清,天色漆黑,博物館關上了大門,寬闊的寂靜大廳中,只剩下微弱燈光照射下孤單的真猛獁象化石標本。
  • 在奧林匹克發源地——希臘的一個村落裡,有一塊石碑上刻著「想要美麗嗎?請跑步。想要聰明嗎?請跑步。想要健康嗎?請跑步。」
  • 水雉是很稀有的鳥類,全世界共有8種,在台灣水雉科的鳥類則僅有一種,名為雉尾水雉,其字意是如同雉雞般具有長尾羽的水雉鳥,主要分佈在北回歸線以南...
  • 「回來了,回來了,大家注意。」我手指著嘉義公園忠烈祠神道入口前的一顆風鈴木低聲喊著,這時四、五台單眼相機包括一支600mm的大砲級鏡頭都嚴正以待地指向神道入口旁一棵大榕樹上的樹洞,攝影同好們無不望著樹洞聚精會神地備戰著。
  • 春天是萬物開始繁衍滋長的好季節,在郊外樹林裡的一棵枯木上,近日新出現了一個直徑約六、七公分的圓洞,那正是準備傳宗接代的五色鳥夫婦努力用嘴挖出來的愛巢。
  • 中華白海豚又稱為印度太平洋駝背豚,屬於哺乳綱鯨目海豚科,出生時身長約一公尺,成年後身長則約二至三公尺,體型粗壯,體重150至230公斤,其嘴喙突出狹長,背鰭矮而呈鐮刀或三角形狀,背鰭下方及後緣則呈駝峰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