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廣西女子勞教所摧殘女性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下)

中共黑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所實施的種種酷刑:老虎凳、暴力毒打、死人床(抻床,也稱五馬分屍)、電棍電擊、抻床、吊銬、灌食(鼻飼)、鐵椅子、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野蠻灌食、電棍毆打等。(網絡圖片)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06月18日訊】(明慧網報導)(接上文)

三、廣西女子勞教所

(1)73%勞教案例發生在廣西女子勞教所

廣西女子勞教所堪稱廣西「馬三家」。本報告調查的133名被勞教女性法輪功學員156次勞教迫害中,共有73%114例97位學員被關押在廣西女子勞教所,27%的關押場所不詳或者被關押在其它地方。

1999 年7月20日中共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後,廣西各地被非法勞教的所有法輪功學員全部被送往南寧茅橋廣西第一勞教所,其中女性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女子大隊。後來因為被非法勞教的女性法輪功學員實在太多,於是廣西當局決定在廣西第一勞教所女子大隊的基礎上成立廣西女子勞教所,在2001年1月1日正式掛牌,2001年7月17日開始部份搬遷至玉洞新址,茅橋舊址只留下「學習」組和教育大隊,到2002年7月就全部搬遷至玉洞新址,門牌號碼為:邕寧縣經濟走廊開發區玉洞大道40號。後來廣西女子勞教所更名為廣西女子勞教管理學校。

(2)11%學員被反覆勞教

在 97位被廣西女子勞教所迫害學員中,其中被反覆勞教2次及以上的學員占總迫害人數的11%。例如欽州蒙桂被勞教3次共9年;防城港劉超燕被勞教3次共7 年,陳桂蓮被勞教3次共7年;玉林楊芝被勞教3次共7年;欽州陳桂芳被勞教2次共5年;玉林容縣陳敏清被勞教2次共5年;南寧何玲玲被勞教2次共5年;百色甘玉蘭被勞教2次共3年3個月。

(3)13%學員屬於母女或者姐妹同時被勞教

另外根據我們的統計,約有13%被廣西女子勞教所勞教的法輪功學員屬於母女或者姐妹被同時勞教的情形,例如百色鍾艷君龍雲芝母女,以及百色楊瑞珍梁曉萍母女,南寧曾柳鳳母女、林雲芝倫玉珠母女,欽州陳桂芳與陳桂蓮姐妹。

百色市法輪功學員鍾艷君只有十六歲,與母親一同被非法勞教。為了不讓她們母女見面,鍾艷君被安排進四大隊。龍雲芝當年十八、九歲,她在勞教所的遭遇跟鍾艷君一樣,與母親一同被勞教卻不許見面,而且龍雲芝的父親當時被關廣西黎塘監獄,一家三口都因為修煉法輪功同時坐牢。

(4)9%學員進行過絕食抗議,甚至持續絕食6個月

絕食是和平抗爭最後手段,以犧牲身體健康甚至付出生命為代價,完全是被逼無奈之舉。面對廣西女子勞教所種種殘酷迫害,很多法輪功學員在申訴無門的情況下被迫絕食抗議。在本報告調查的97位被關押在廣西女子勞教所學員中,我們瞭解到有9%的學員在勞教所內進行過絕食抗議。南寧學員杜靜與欽州學員張靖曼甚至在勞教所內持續絕食了6個月的抗爭,最後導致胃等器官嚴重萎縮生命垂危。

四、廣西女子勞教所令人髮指的13類酷刑迫害

2000 年,在廣西女子勞教所正式成立之前,受上級派遣,廣西第一勞教所女子三大隊李大隊長帶著梁素貞、呂登雲等勞教所警察前往北京勞教局、遼寧省馬三家勞教院學習「轉化」技術,學成回來後即在勞教所內全面推廣。因為對馬三家經驗掌握到位、在廣西推廣馬三家經驗有功,2001年廣西女子勞教所正式成立後,李大隊長被任命為廣西女子勞教所所長,梁素貞、呂登雲升任女子勞教所「教育」大隊正副大隊長。梁素貞原是普通警察,因為在廣西繼承馬三家「轉化」有功,還被評上了中共「先進人物」,上北京領回幾萬元錢獎金,上了電視宣傳。呂登雲原也為普通警察,後具體主管迫害法輪功學員,是廣西女子勞教所迫害、「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急先鋒。

師承於遼寧馬三家勞教所,廣西女子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的酷刑迫害,根據本次調查收集到資料,我們共整理出13大類迫害手段:(1)強制洗腦;(2)超負荷勞役;(3)體罰;(4)虐待;(5)人格侮辱;(6)性侮辱;(7)上刑;(8)毒打/隨意打罵;(9)電刑;(10)關禁閉;(11)摧殘性灌食;(12)情感折磨;(13)延期釋放。

中共黑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所實施的種種酷刑:老虎凳、暴力毒打、死人床(抻床,也稱五馬分屍)、電棍電擊、抻床、吊銬、灌食(鼻飼)、鐵椅子、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野蠻灌食、電棍毆打等。(網絡圖片)
中共黑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所實施的種種酷刑:老虎凳、暴力毒打、死人床(抻床,也稱五馬分屍)、電棍電擊、抻床、吊銬、灌食(鼻飼)、鐵椅子、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野蠻灌食、電棍毆打等。(網絡圖片)

中共黑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所實施的種種酷刑:老虎凳、暴力毒打、死人床(抻床,也稱五馬分屍)、電棍電擊、抻床、吊銬、灌食(鼻飼)、鐵椅子、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野蠻灌食、電棍毆打等

幾乎每一位被關進廣西女子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都受到過多種類型的酷刑迫害。

強制洗腦

為了勞教所的「轉化率」,為了官位往上爬,被投入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都要強行洗腦,逼迫寫下放棄修煉法輪功的「三書」才能享受到一般勞教人員的「勞役」待遇。為了讓法輪功學員「身心崩潰」而寫下「三書」,勞教所警察一般會通過觀察和利用夾控、猶太幫教掌握學員特點,然後對不同特點的學員採取更有針對性的洗腦策略。例如針對年老體弱的法輪功學員,勞教所一般會安排超強度勞役、限制睡眠的方式先進行摧殘,當學員被整到生理承受極限時再強行洗腦。

北海一位法輪功學員回憶道:「更為嚴重的是在精神上的摧殘和打擊,我們經常被強行送進所謂的『學習班』洗腦,看那些造假的誣陷錄像和資料,看完後還強迫寫觀後感心得體會,不寫者被加重迫害。迫害的方式包括不讓睡覺,罰站操場,白天在烈日下曝曬,夜晚繼續在操場上站到半夜,即使在寒冷的冬季也不許進房。此外,還找來一批幫教經常和你『談心』,其實就是灌輸邪悟的歪理邪說,千方百計的『轉化』你、騷擾你。

廣西女子勞教所在搬遷到玉洞新址之前,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三大隊原有三個中隊和一個所謂「學習」組,三個中隊分別是一中隊、二中隊、直屬中隊,後來新增了三中隊以集中關押「轉化」了的學員。一中隊是「老人中隊」,老年的法輪功學員多數被集中在這個中隊,每個中隊有一百多人。廣西女子勞教所從茅橋搬遷到玉洞新址前,三中隊29號房在白天是勞動場所,晚上就被作為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集中洗腦的場所,包括所謂的「上課」、放誹謗法輪功創始人和大法的錄像、電視等。

罰分與株連

廣西女子勞教所最基本的管理方法是獎罰分,罰100分加期一天,獎100分減期一天,並且設訂了「聯保責任制度」,利用株連的手段強制和奴役,每幾個人被編成一組,獎罰連坐。「聯保協議」的第一條就是「認罪認錯」,法輪功學員一般都拒簽「聯保協議」。一般勞教人員根據勞務完成情況進行獎罰分,而法輪功學員只要不放棄信仰每天都會面臨罰分,每次罰分少則100,多的達3000分。

強迫看誣蔑節目寫心得

法輪功學員一入所,就被安排看污濁不堪、毒害思想的破壞大法修煉者正信的邪惡錄像,並命令學員看完後寫心得體會。並且反反覆覆看,反反覆覆寫,不寫就罰分,再不寫就加重罰分。同時派「幫教」對新來學員灌輸邪悟歪理。有一次,勞教所親人前來表演節目,在看演出之前,警察三番五次命令:不管節目演得好與壞,都要鼓掌。因為它們要拍錄像,要錄鼓掌的鏡頭。在演出中有一個魔術表演,梁素貞命令學員以魔術為內容寫心得體會,以此攻擊大法、扭曲思想。有一位法輪功學員拒絕觀看演出, 梁素貞當即讓值班人員把她捆在工段裡。

強迫看央視抹黑法輪功新聞

只要央視有誣蔑法輪功內容,勞教所必組織觀看。一天晚上央視炮製了傅義彬殺人假案,於是勞教所集合觀看新聞聯播,教室裡邊坐著挑選出來的猶大幫教擺樣子拍電視,而外邊操場上坐滿了幾百人。杜靜、梁碧燕等幾位法輪功學員當即站出來揭露謊言,立即遭到圍攻並被拖走,這一宿她們被捆在冰冷的工段裡。

噪音干擾

莫慶波因為不「轉化」被關入禁閉室,在那裏日夜用高音喇叭播放極其恐怖的鬼哭狼嚎噪音,通宵干擾不准入睡,時間約三個月。莫慶波從禁閉室出來時已神態癡呆,自言自語傻笑。

超負荷勞役

無論老幼體弱病殘,幾乎所有被勞教人員都要從事超負荷的勞役。李玉芳,梧州市法輪功學員,當時已64歲,頭髮都花白了卻被迫像年輕人一樣做工熬夜,不得休息,受盡折磨。法輪功學員鍾艷君16歲、龍芸芝18歲也被迫經常趕工,甚至干通宵。2009年4月張馨予被綁架到廣西女子勞教所四大隊,因拒絕「轉化」, 在被迫害致雙腿行走艱難、下身出血幾個月連續不停、吃飯困難的情況下,仍被迫做勞役。

廣西女子勞教所勞役種類以手工活為主,包括鉤制工藝鞋面、鞋幫等。不同時節也可能做不同的活,例如聖誕節前做聖誕樹,2001年勞教所甚至找了一個挑揀四季豆的活。為了爭取更多生意獲得更高利潤,廣西女子勞教所有一套奴隸式管理制度,把勞務和解教(即解除勞教)掛鉤,勞務做的多做的快可積分提前回家,做的慢不能完成定量的被扣分延期。在那裏經常看到有人掛著輸液瓶幹活,因為獄警認為你發燒了,或者你如果生病了,可是你的手腳能動,你就要幹活,人命薄如紙。上廁所搶時間幹活而誘生尿結石。

上廁所搶時間幹活而誘生尿結石、腎結石的就有幾人,甚至死亡,還有一些被逼自殺。因為法輪功修煉者不僅在思想上拒絕「轉化」,在行為上也經常拒絕做勞役,所以往往遭受常人難以承受的種種酷刑迫害。

南寧市法輪功學員杜靜因為抵制迫害不做勞務、點名不答到,於是警察每天罰她站在值班台旁示眾,不許移動,更不許上廁所,當大小便忍不住排出時,就作為違反所規隊紀罰300-500分,夜裡則把她銬在廁所的水龍頭上。

體罰

罰站,日曬雨淋

玉林法輪功學員農少英第二次被廣西女子勞教所勞教時被罰站,每天早上六點一直站到晚上十點,站著不許動,動了就挨打或踩腳,不准上廁所,連吃飯都是站著吃。

南寧法輪功學員牟林卯,被上刑吊掛導致腳化膿情況下,勞教所警察還體罰她到半夜兩點,才讓她上樓休息。勞教所後來見牟林卯的腳好了,於是加重迫害,強迫她每天在球場罰站,任憑太陽曬,半夜三點才能上樓休息,到凌晨5:30分又來到球場,如此長達兩個月之久。劉潔原是廣西柳州市某醫院的護士,2001年被非法勞教。勞教期間,由於不」「轉化」」,且因眼睛高度近視、散光,做工很困難等原因,劉潔經常被強迫站在操場中曝曬,晚上2點才准睡覺,早上5點喊起,繼續被迫害。

蒙桂被罰在值班台「反省」,日日夜夜在那裏站著,日曬雨淋,不許打瞌睡,只要打瞌睡就立即被叫醒,一天只許睡兩個小時。她原先健壯的體格被折磨得消瘦了幾圈,後來幾乎走不了路了,警察才讓夾控扶著她在操場上活動腿腳「學走路」。

畫地為牢

桂林法輪功學員崔玉因為在勞教所拒絕「轉化」,於是警察就在空地上畫一個直徑小於一米的圓圈,強制崔玉站在圈內,其間腳不能采線、不能打瞌睡,不能坐,只能站或蹲,否則夾控就踩腳、辱罵,從早晨5:30分鐘站到半夜12點鐘,然後坐小板凳到後半夜3點鐘才讓上床睡覺。每天只能睡2小時30分鐘,時間長達三個多月,造成崔玉神智恍惚,走路都搖搖擺擺。

罰蹲

北海法輪功學員陳曉因為煉功被罰蹲8天。

莫慶波,南寧市手錶廠的一個年輕女孩,因為不「轉化」晚上不准睡覺,在走廊罰蹲「反省」直至天亮三個多月,白天仍強迫她持續幹活15-16小時,打瞌睡罰分,完不成產量罰分。

走方塊

陳曉是北海市學員,因為煉功被關禁閉。從禁閉室出來後,被罰從早上7點到次日凌晨1點鐘圍繞著操場走方塊,共走了3天。

虐待

不准睡覺

為了轉化崔玉,勞教所警察不准其睡覺,在崔玉又困又累的時候還專門有幫教在崔玉耳邊灌輸誣蔑誹謗法輪功的話,看崔玉眼睛一閉,幫教就會馬上往崔玉眼睛抹清涼油。因抹得太快,經常將清涼油抹到崔玉眼睛裡,致使她淚流滿面。

不准上床睡覺

2006年有持續將近四個月的時間,勞教所警察黎格格強迫約60歲的蒙桂日日夜夜坐著,不讓上床躺著。桂林法輪功學員崔玉也遭受到將近半年被強制剝奪上床睡覺的權利,後來當崔玉終於被允許上床睡覺時,一上床睡覺就會感到頭昏、腳在上而頭在下的顛倒感覺。

強迫用自己屎尿浸泡自己

百色法輪功學員張靜曼因為拒絕「轉化」被罰不准上廁所,並用繩子綁住褲腳以防排泄物和衛生紙掉出來,致使她始終被自己的屎尿浸泡著。2004年,約60歲的蒙桂第三次被勞教,因為拒絕承認自己是罪犯,警察剝奪了蒙桂上廁所、洗漱換衣服等基本權利,導致蒙桂屎尿只能拉在褲襠裡,又因為不准換衣服褲子,蒙桂就這樣長期被自己的屎尿淹泡著致屁股潰爛。

塞嘴、封嘴

玉林法輪功學員林鐵梅只要能開口說話,就要背誦經文,於是勞教所警察就用拖把布和臭襪子塞住她嘴巴,用粘膠長期封她的嘴,直至嘴巴周圍腐爛。林鐵梅還被夾控用掃把塞過嘴巴。

酷刑演示:用膠帶封嘴。(網絡圖片)
酷刑演示:用膠帶封嘴。(網絡圖片)

張靖曼第一次被非法勞教時因為小聲背法,被捆綁,把髒毛巾塞進嘴裡。第三次被非法勞教時,一個新警察聽說張靖曼特別堅定,於是自告奮勇前來說服,最後因為辯不過張靖曼,這位警察惱羞成怒,就把髒毛巾塞進張靖曼嘴巴裡,用封口膠封嘴,並把她捆綁起來。

人格侮辱

吐口水

張靖曼第一次被非法關進勞教所時絕食抗議,勞教所所長李某(當時是副大隊長)要挾、恐嚇張靖曼:如果死了隨便她對外邊怎麼說都行,還讓整個勞教所的人對著張靖曼吐口水,還說要踩李洪志老師的像片,讓整個勞教所的人往上吐口水等。

用餵貓的飯碗盛飯

梁碧燕告訴一個學員「轉化」是錯的,因此被關禁閉,期間讓人用一個很髒的餵貓那樣的碗盛飯給梁碧燕吃。

衣服被當眾剪碎

因拒絕穿勞教服,教育大隊副大隊長呂登雲指使值班押著法輪功學員莫慶波站到隊伍前面,命令值班人員當眾把莫慶波正穿著的褲子剪成碎片,還威脅要送往男隊示眾。當時好幾個獄警分開圍站在隊伍的四周圍目睹著這件事情的發生。

強迫承認自己是勞教學員 硬套囚服

2004年,約60歲的蒙桂第三次被劫持到廣西女子勞教所時,蒙桂拒絕承認自己是勞教學員,於是勞教所警察指使一群「夾控」把蒙桂絆倒在地,然後剝光她的衣服,把囚服硬套上她的身體,再把她銬起來,強迫她承認是勞教學員。

來例假不給衛生用品

崔玉在被上「銬站」酷刑期間,來例假都不給買衛生用品,一次例假從開始到完只用了一張衛生巾,還是一個吸毒人員給的。

性侮辱

在警察授意下,夾控對梁碧燕使用流氓手段侮辱,強行把梁碧燕衣服脫下並把她捆起來,兩手朝兩邊拉開綁,兩腿中間夾一凳子再綁腳。兩個人用手玩弄她的身體,一邊玩一邊罵一邊打,罵道:跟某某黨鬥,跟「幹部」鬥,鬥得過嗎?你能出得去嗎?今晚一定玩到你寫「保證書」為止,今晚不寫還有明天,我們打算今晚不睡了。 還叫其他人過來看,過來玩。當時梁碧燕感到太難受了,不想說話,只講了一句叫他們不要這樣,這樣做對他們沒有好處。但他們不聽,梁碧燕就喊獄警把她解下來有話要講。過了很長時間,獄警才讓值班人把梁碧燕解下來。

因為在勞教所內煉功,北海市法輪功學員馬鳳蘭(約50歲)被剝光衣服只剩一條短褲,在寒冷的冬夜裡被罰站在走廊上。

上刑

吊掛、捆綁

廣西女子勞教所(茅橋舊址)三大隊(後來併入教育大隊)裡有一片小樹林,和操場連在一起。當年法輪功學員們因為煉功被多次吊掛在這裡,一棵樹上掛一位學員,只有一個大腳趾能點到地上,非常痛苦,甚至有學員因此小便失禁、昏死過去。後來因為在勞教所煉功的太多,每棵樹上都掛滿了,於是工段鐵柱上也掛著。有一段時間因為三大隊生產任務比較重,於是在白天強迫法輪功學員做勞役,然後晚上繼續吊掛。南寧法輪功學員梁碧燕有一回連續一個月從早晨直到夜裡12點被綁在樹上,綁時兩手被用力向後拉抱著樹交叉向上綁,綁過的地方留下一道深深的黑色繩印。河池市大化縣法輪功學員唐安妮每晚被吊在二中隊工段的車間,雙手分開掛在橫樑上,大腳趾點著地,全身沒有著力點,連續吊了幾個月,白天還被迫做工。有一天她實在承受不住咬舌頭,發出的淒厲叫聲震驚了整個女子三大隊,幾乎所有的人都聽見了,警察這才把她放下來。

酷刑演示:吊銬。(網絡圖片)
酷刑演示:吊銬。(網絡圖片)

北海法輪功學員譚澤楨約五十多歲,不承認罪犯的身份,點名不答到、和隊長說話時不下蹲,於是那段時間每逢點名後便被捆綁在床架上,多次捆綁後造成嘔吐不止才不綁了。

張馨予在勞教所期間被警察銬上手銬吊在窗欄上折磨導致腿神經受損,癱倒在地。

銬站

警察白天用手銬把崔玉銬站在車間裡,晚上用手銬銬站在樓梯角上,時間長達近半年之久,造成她的腿腫脹的跟大象腿一樣,大小腿上下一般粗,腳水腫得皮膚發亮,一碰就破的感覺,腿不能彎曲,站不穩。

上大掛

2002年林鐵梅在去北京說明真相的路上遭綁架送廣西女子勞教所勞教3年,因拒絕「轉化」,手腳被鐐銬大字形長期銬在床上(又被稱為「上大掛」),不能自由活動,大小便在床上。

酷刑演示:銬在床上。(網絡圖片)
酷刑演示:銬在床上。(網絡圖片)

2007年在廣西女子勞教所時,蒙桂把囚服剝掉,警察惱羞成怒,讓打手李冰(柳州人)把蒙桂用鐐銬成大字形銬在床架上,這種刑罰使人被分成兩半一樣痛苦,致蒙桂大小便失禁,打手便用蒙桂的衣服擦屎尿,然後再把擦過屎尿的衣服緊緊包住蒙桂的整個頭臉。

毒打/隨意打罵

把頭罩住毒打

每一位拒絕「轉化」、不服從勞役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受過各種毒打。南寧法輪功學員何玲玲,被二中隊的隊長指使一個姓黃的吸毒人員,用麻袋罩在頭上,從值班室拖回工棚毒打,拿筷子捅她的腳,筷子都斷了三節,工棚100多號人都親眼目睹。後來這個吸毒人員乾脆踩到她的腿上,又扭她的大腿,說獄警說的,要打到她「轉化」,不打就罰分,打可以加分提前回家。何玲玲被打了五天,身體被折磨得只剩皮包骨頭了。

用針戳

2004年蒙桂拒絕承認自己是勞教學員的時候被反綁吊在窗戶上用鞋抽打臉,甚至用針戳她的臉。

電刑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電擊、棒打、踩踢。(網絡圖片)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電擊、棒打、踩踢。(網絡圖片)

電刑是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最常用的酷刑之一,電口腔、頭頂、前胸,乳房、陰部、肛門、臀部、大腿、腳底,有時到處電,直到燒焦燒糊。警察經常使用10多根電棍同時施暴,長時間電擊。

林鐵梅因為拒絕「轉化」經常被電擊。在一起洗澡時,有學員看到林鐵梅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的身軀,身上大部份是被電擊電得全身青一塊紫一塊的,學員想起來都忍不住淚水漣漣。杜靜因為抵制迫害不做勞務、點名不答到被電棍電擊,骨瘦如柴、氣息微弱。

關禁閉

關禁閉又稱為關「龍宮」,裡面一張冷冰冰的石板床,一個水龍頭,一塊破棉絮,連被套都沒有,老鼠蒼蠅蚊子蟑螂充滿了這約二平米的破房子,這就叫「龍宮」。進了禁閉室無洗漱用具,有的人來例假了也不給衛生用品。冬天不讓穿厚衣服,凍的睡不了。到了夏天,禁閉室裡石板下的蚊子少說也有幾百隻,單那嗡嗡的叫聲就吵得人無法入睡,更不需說蚊子的叮咬之苦了。張靖曼第一次進勞教所不多久,就因為煉功在大年二十九被關入禁閉室,一關就是十天。2000年那個冬天格外的寒冷,夜裡時常只有攝氏一、兩度,因為不給厚衣服穿,石板床上只有一塊爛布絮御寒,凍得睡不著,她只好不停的跑步或煉功。緊接著在進勞教所的前半年中,張靖曼一共被關了七次禁閉,獄警說破了勞教所的記錄。

崔玉因為拒絕「轉化」被多次關禁閉。星期-至星期五白天被警察叫出去進行所謂思想「轉化」 教育,強制一直蹲著,晚上回到禁閉室被警察用手銬銬在禁閉室自來水管上,造成崔玉在禁閉室內站不能站直、蹲的時候手只能一直高舉著、彎腰又總是一個姿勢, 整個晚上手銬都不打開,只能蹲在廁所邊上睡覺,手舉一個晚上不能翻身;如果是星期六、日,那就更慘,就這樣被一直銬在自來水管上。吃飯手銬都不打開,不能洗漱、換衣服。除帶一包衛生紙外,甚麼都不讓帶進禁閉室,給兩床破爛棉絮過夜。出來時,崔玉頭上身上都是爛棉花。

陳曉也被多次關禁閉,第一次關禁閉時正是99年12月份,寒風刺骨,陳曉被逼穿單衣光腳丫睡石板,每到深夜才給一張薄得如紙的爛被單裹身。還連續罰21天不許洗澡。

2004 年新年,勞教所在勞教人員中放話出來說林鐵梅保外就醫了,而實際上是對她秘密關禁閉,施行一種「與世隔絕」式迫害。這間禁閉室由幾個「夾控」守著,外面不讓人靠近半步。林鐵梅在裡面每天都被銬著,不許她睡覺,冬天也不給被子。因為長期被「與世隔絕」地銬著,她的手腳後來都變得僵硬不能行走,臉、手腳都完全浮腫,手銬深深陷進肉裡,身體越來越差,隨時都會死去。

摧殘性灌食

有很長一段時間,林鐵梅為抵制迫害而絕食,惡警就對她長期野蠻灌食,每一次都被灌致滿嘴是血。去灌食途中都是由「夾控」反抓兩手拖著前行的。

崔玉絕食抗議迫害,被5、6個「夾控」強制拖去勞教所醫院灌食,按在床上,一人按頭、兩人分別按兩手、還有兩人分別按兩腳、另一人拿麵糊,將鼻飼管從鼻腔插入,用注射器將麵糊擠入鼻食管。因崔玉拒絕被灌食,結果每次都折磨1個多小時慘不忍睹。

梁碧燕自2004年11月被綁架到南寧第一看守所後絕食抗議迫害,雙手和雙腳被大字形腳銬在床上野蠻強行插管灌食,每天不停的給她灌水卻不准上廁所,野蠻插尿管,致使下身血流不止,痛不欲生,苦不堪言。

張靖曼於2001年第一次被勞教時絕食兩個月,2004年第三次被勞教時絕食6個月。因為長時間絕食,她的手腳肌肉都萎縮了,胃也收縮得很小,夾控人員說她瘦得像一隻鳥。在絕食期間張靖曼被大字形捆綁在床上野蠻插管灌食,灌食每天約2次。灌食的時候4、5個高大的人動手,有人用力壓著身體,有人專門插管,鼻子和胃經常被插致鮮血淋漓。

情感折磨

用親情電話軟化

為了讓法輪功學員「身心崩潰」而「轉化」,勞教所對做母親的學員,時不時安排學員打電話回家,勾起母親對孩子的感情,然後進行軟化,企圖使之放棄信仰。

讓年邁親人來勞教所「做工作」

為了毀滅法輪功學員的意志,勞教所不惜把學員年邁的父母親叫到勞教所親眼看著自己的孩子被酷刑折磨。例如杜靜絕食抗議迫害,勞教所就特意讓杜靜的爸爸前來勞教所餵女兒吃飯;梁曉萍絕食抗議迫害,勞教所就把與她同時被勞教的老母親楊瑞珍叫到跟前。

「大棒」之後給「胡蘿蔔」

警察指使夾控把人打了之後,或者是把人長期折磨致半死之後,有時會突然親手給你煮一碗湯,這時候一般人往往容易對行惡者生出「感恩戴德」之心,然後被「轉化」。勞教所警察梁素貞對蒙桂和譚澤貞就使過這一招,可是沒有奏效。譚澤楨不承認罪犯的身份,點名不答到、和隊長說話時不下蹲,於是被多次捆綁造成嘔吐不止,於是梁素貞就讓人煮了元肉糖水給她喝,但被譚澤楨拒絕。

延期釋放

從本報告調查的156例勞教案例中,我們瞭解到有19例12%法輪功學員被延期釋放,她們是張馨予(張樹學)、陳曉(堯)、覃彩娥(和)、陳曉萍、杜靜、文雙肖、黃(王)祥蘭、梁曉萍、程華 (樺)、譚澤楨(譚澤貞)、王四媄、崔玉、劉潔、梁碧燕(艷)、莫慶波、王麗雅、蒙桂、張靖(靜)曼、姚湖萍。其中陳曉萍、杜靜、程華(樺)、張馨予(張 樹學)、譚澤楨(譚澤貞)、崔玉,梁碧燕(艷)甚至被延長勞教1年才釋放,而杜靜在經歷6個月絕食後終於闖出勞教所,但已延期一年。

對堅修法輪功學員,勞教所可以用」不轉化」等荒唐無賴的藉口從重加期延期,也沒有任何法律依據,也沒經過任何法律程序。文雙肖,50多歲,因為不「轉化」被延期迫害。張靜曼勞教期滿走到大門還沒出去,就被勞教所視為「逃跑」延期半年。

五、被廣西「馬三家」迫害致死、致精神失常案例

甘玉蘭於2002年7月被廣西女子勞教所收押勞教,2003年9月15日在勞教所被迫害致死。

莫家英2001年在張貼法輪大法真相傳單時被中共當局抓捕,先是被囚禁牯牛山,後送廣西女子勞教所勞教三年,受盡酷刑致身體極度虛弱,於2004年3月20日去世。

龐秀蘭在廣東湛江工作,2002年1月底回老家廣西南寧講真相被勞教2年,關押在廣西女子勞教所致糖尿病復發,於2006年農曆4月28日含冤離世。

2002 年10月1日,林鐵梅因去北京上訪被勞教3年,在廣西女子勞教遭受種種酷刑迫害後致骨瘦如柴精神恍惚,然後被勞教所直接送廣西玉林退復軍人醫院(屬於精神病院)加重迫害,於2005年12月8日離世。林鐵梅家屬拒絕簽字火化,博白縣政法委、610為掩人耳目,給林鐵梅家屬一萬六千元以了事。

宋翠英在廣西女子勞教所被強制洗腦致精神失常。柳州也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在廣西女子勞教所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勞教所惡警王紅還以這位學員的失常舉動為樂。

莫慶波被廣西女子勞教所關禁閉、長期用鬼哭狼嚎的高分貝噪音干擾致精神失常,延期約一年才釋放。

十四年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罪行罄竹難書,本報告所提及的只是中共廣西女子勞教所迫害女性法輪功學員的冰山一角。今天,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仍在持續著,踐踏法律,肆意綁架法輪功學員,將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判刑入獄之事還在發生著。我們向每一位善良民眾呼籲,請伸出你的雙手共同撕開中共邪惡的假面具,揭露罪惡、制止迫害!

(完)

(來源:明慧網 責任編輯:李文慧)

評論
2013-06-18 10: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