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韓戰結束60年 老兵回憶仍全身發抖

專訪:6.25參戰者永登浦區老人福利會長趙英鎬

6.25朝鮮戰爭參戰者、首爾永登浦區老人福利會長趙英鎬。(攝影:全宇/大紀元)

人氣: 57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3年06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趙潤德韓國首爾採訪報導)6.25戰爭(也稱朝鮮戰爭)至今已經過去整整60年,當年的參戰者趙英鎬老人已經86歲。日前在三小時採訪時間裏,記者從老人的故事裡感受到了參戰者的痛苦、對死亡的恐懼、寒冷和飢餓的煎熬、槍戰結束後倖存者的孤獨寂寞。採訪間隙,偶爾從窗外傳來孩子們的笑聲將記者從一幅幅戰爭畫面中拉回了現實,眼前的情景與老人講述的恐怖戰火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首爾龍山戰爭紀念館廣場前的6.25參戰者兄弟雕像。(攝影:全宇/大紀元)
首爾龍山戰爭紀念館廣場前的6.25參戰者兄弟雕像。(攝影:全宇/大紀元)

趙英鎬老人是6.25參戰者首爾永登浦區老人會福利會長,6.25朝鮮戰爭時期,他因在江原道襄陽郡、華川郡、麟蹄郡一帶參加激烈作戰,並襲擊敵人陣營而獲戰功。在憶述60年前的戰爭片段時,老人打了個寒顫。此時的韓國卻是夏天。由此可見,戰爭給老人留下的心靈創傷時過60多年後,至今仍難以平復。

「在戰場上與敵軍戰鬥,平時則要與飢餓抗戰,冬天還需與嚴寒抗爭,就這樣熬了3年退伍了。期間, 對父母的狀況也一無所知,當3年後在金黃色的稻浪中第一次看到平民時,感覺生疏新奇。由於在戰場上看慣了敵軍和我軍,對平民有種新奇感。」

「其實,也不過是服裝不同而已,平民和軍人並沒有甚麼差異。因為在那個年代,同樣都得忍受飢餓的煎熬,不能洗漱。戰爭期間,距離前線較近的平民為了生存,當夜裡北韓和中共軍隊出來時,他們升共產黨的旗,當白天韓國國軍出來時,他們就升太極旗。他們自己也不判斷到底哪方是我軍敵軍,純粹的只是為了能生存。」

趙英鎬老人說,由30人組成的1個小隊出戰後,約有一半左右的人能活著回來,生存機率為50%。在出戰之前,全身緊張的起雞皮疙瘩,心臟咚咚跳個不停。

「在戰場潛伏的時候,因為怕被敵軍發覺,心裏充滿了恐懼。但是,當進入戰鬥,看到戰友犧牲時,復仇心理令身心沸騰, 感覺旁若無人、腦子裡面都空了,用槍射擊時,簡直到了不知自己生死的成度,甚至肌膚劃開了都沒感覺。隆隆的炮鳴聲,感覺魂都出竅了。當時炮彈在我身邊爆炸後,至今我的一隻耳朵仍聽不到聲音。槍戰結束後回過神來,才能清醒認識到自己原來還活著。」

每次槍戰結束後,遍地都是陣亡者的屍體。「由於屍體太多,一次搬不完,就用電話線將多個屍體捆綁在一起拖走。當結束夜戰,打盹小睡時,由於死屍散發出的刺鼻氣味睜開朦朧睡眼,立即會被眼前的一具具屍體嚇得發抖。」

「比恐懼更可怕的是飢餓,以至到了只要填飽肚子死了也值的成度。」這位老人表示「從軍訓開始到退伍,3年來一直忍受飢餓,那是多麼大的痛苦啊。」說著,老人打了個寒顫。

「寒冷的程度也無以言表,從山頂刮下來的刺骨的寒風,讓士兵們的鼻子凍得像拳頭大,耳朵、手指和腳趾的凍傷隨處可見。」

「就這樣,時隔三年戰爭結束後,與不知生死的父母相遇時,那種心情用語言難以形容。與父母擁抱著痛哭了好久。對有幸生存下來,充滿了無限感激。」

6.25朝鮮戰爭韓國的部份有功人員。(攝影:全宇/大紀元)
6.25朝鮮戰爭韓國的部份有功人員。(攝影:全宇/大紀元)

戰爭的傷痛,深深印在了老人記憶深處,用生命捍衛國家的代價,終於迎來了曾經渴望的自由和和平。作為參戰有功者,這位老人每個月得到韓國政府15萬韓元(約合140美元)補助金。面對難以撫平的精神創傷,和難以忘卻的戰場廝殺。老人感覺幾乎付出生命的代價換來的這點補助金太過低廉。但政府說他的證據不足。

「雖然數年來在戰場上出生入死,但卻因證據不足,只能得到15萬元的補助,我的戰友大部份都犧牲了,找不到生存者,應該怎麼證明呢。作為戰爭勇士,我記得這麼清楚,還需要甚麼呢?」

(責任編輯:趙雲)

評論
2013-06-20 12: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