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習訪美有人背後捅刀 劉志軍生與死的幕後較量

2013年6月9日,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在北京第二中級法院審判。(大紀元資料圖)

人氣: 20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3年06月23日訊】(新紀元週刊331期,記者王淨文報導)2013年6月9日北京時間上午8時30分,當習近平還在從美國飛回北京的飛機上時,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就已經站在北京第二中級法院的審判席上了。不過沒穿馬甲、沒戴手銬腳鐐的劉志軍,只恭恭敬敬站了三個半小時,在上演了一場「激情哭戲」之後,這個被查了兩年多、涉及400多案例、牽扯數億人民幣的正部級貪官的審判就草草結束了,官方宣稱擇日宣判。

對於劉志軍貪腐案的一審,業界人士無不稱奇:「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啊?怎麼還會出現這麼古怪的事!」

劉志軍案是習、李上臺後,司法機關第一個公開審理的省部級官員,然一審速決輕判,與習、李高調肅貪的政策相牴觸,也令人懷疑中共高層內部內鬥愈趨激烈。

前中共黨魁江澤民一手提拔的前鐵道部長劉志軍貪腐一案的一審,6月9日在劉的聲淚俱下中結束,官方稱擇日宣判。

受賄百億、還是6,500萬或1,500萬?

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作為公訴人指控說,1986年至2011年間,劉志軍利用職務便利,為邵力平、丁羽心(又名丁書苗)等11人在職務晉升、承攬工程、獲取鐵路貨物運輸計劃等方面提供幫助,先後非法收受上述人員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6,460.54萬元。

此前民間盛傳劉志軍號稱「劉百億」,其受賄財產超過120億,而一審卻變成了六千多萬,零頭都不到。檢察院指控劉志軍的案卷材料共477卷,控辯雙方對事實無異議,但官方給劉志軍指派的兩位律師婁秋琴和錢列陽,還就丁羽心一人行賄的4,900萬元是否屬於賄賂,在法庭上與控方辯論。

據《新京報》報導,2007年12月,原鐵道部黨組成員、政治部主任何洪達被帶走調查,劉志軍因擔心何洪達的交代牽連自己的受賄問題,便指使丁羽心出資找關係,想讓何洪達不被移送司法機關或受到較輕處理。檢察院認定這4,900萬是賄賂,但錢列陽舉例說,A讓B去看望C時,B如果送了一個金元寶給C,這是否就意味著A受賄。

他的辯護意見是「罪刑法定」原則。「儘管劉志軍要求丁羽心花錢撈人這件事情是不對,但並不意味著是受賄。我國法律或者司法解釋並沒有這方面的條文。我個人認為這是劉志軍與丁羽心兩人共同行賄未遂。我認為,最高人民法院應該對該類新型案件作出司法解釋,在司法解釋出臺之前不應按照受賄罪來定。」假如最後法官認定這不算受賄,那劉志軍只受賄了1,500萬。

中國鐵路因一個女人損失20億

檢方另一項指控稱劉志軍涉嫌濫用職權罪。劉志軍與丁羽心合作,干預鐵路建設的招標項目,造成了重大國家財產損失。官方稱,劉志軍讓以煤炭運輸起家的博宥投資管理集團有限公司的董事長丁羽心獲得了20多億元的好處,不過民間稱丁實際獲利30多億。

中紀委調查證實,丁書苗等人向中標企業收取2.5~4%的中介費,涉案官員多達300多人。高鐵項目很多材料都是由丁書苗的博宥集團提供的,價格要比市場至少高出兩三倍左右。大陸媒體曾報導高鐵上的「天價廁所」,每個花費30萬,比市價高四倍以上,但不到一年就壞了。

劉志軍在公開講話中經常用「跨越式發展」來定位中國鐵路發展的方式,業界稱之為「劉跨越」,百姓稱他是在搞鐵路「大躍進」,結果造成巨大安全事故和投資損失。2008年後,劉志軍從國務院四萬億救市計劃中拿錢,用在鐵路上的投資就達到了7,000億元,超過了國家一年的軍費,如今中國鐵路負債累累,而百姓過年回家難的困境一直沒有解決。

2008年,劉志軍從國務院四萬億救市計劃中拿7,000億元用於投資鐵路,而如今中國鐵路負債累累,百姓過年回家難的困境一直沒有解決。(Getty Images)
2008年,劉志軍從國務院四萬億救市計劃中拿7,000億元用於投資鐵路,而如今中國鐵路負債累累,百姓過年回家難的困境一直沒有解決。(Getty Images)

2011年7月23日溫州高速鐵路上發生火車追尾事件,造成數百人傷亡,2011年12月25日,國家安全監管總局發表調查報告,認定劉志軍「嚴重失職,對事故發生負有主要領導責任」。比如他違反基本建設程序,未經批准擅自將甬溫鐵路項目批復的設計標準由每小時200公里提高到250公里。鐵道部原副總工程師、科技司司長周翊民稱劉志軍的高鐵速度是不顧安全係數的造假,合同上明確標明最高運營速度是300公里,但劉志軍卻改成了350公里。雖然技術上可以跑到350公里每小時或更快的速度,但犧牲了「安全餘量」,帶來了安全隱患。

2011年7月23日溫州高速鐵路上發生火車追尾事件,造成數百人傷亡,劉志軍對事故發生負有主要領導責任。(Getty Images)
2011年7月23日溫州高速鐵路上發生火車追尾事件,造成數百人傷亡,劉志軍對事故發生負有主要領導責任。(Getty Images)

「睡了紅樓夢,又來調戲中國夢」

人們還注意到,此前大陸廣泛報導的劉志軍接受性賄賂、玩弄多名女性的罪行,檢察院根本就沒有提及。坊間普遍流傳,丁書苗2009年出資5,000萬元參與拍攝新版電視劇《紅樓夢》,女詩人趙麗華在微博上寫出「部長幸遍紅樓眾粉黛」爆料:劉志軍曾潛規則過新紅樓夢劇組的多位女演員。從新紅樓籌拍到播放,劇組演員被潛規則之聲不絕於耳,新紅樓晴雯扮演者楊冪曾透露,劇組在選角時有潛規則。2012年8月3日,鐵路系統內部通報了劉志軍涉嫌收受巨額賄賂、玩弄女性等問題。

不過這次一審根本沒有提到女色問題,據說中國法律沒有「性賄賂」這項罪名,所以公訴人沒有提及。這讓人聯想到2012年8月31日《新世紀》週刊的道歉。《新世紀》曾在〈危險的關係〉一文曾報導了劉志軍涉貪案件背後的利益鏈,講述其與丁書苗進行交易、及與其他女性的故事,但該週刊在道歉中並未指出哪部分報導、到底有多少報導嚴重失實。

一審中劉志軍做了十幾分鐘的最後陳述,他聲淚俱下說什麼他犯罪是由於「放鬆了自己的學習和思想警惕」,好像作為共產黨的領導幹部是否腐敗完全靠個人的自覺,官方沒有任何防範腐敗的機制,他還說:「感謝黨這麼多年的栽培,感謝辦案系統的教育。」「本應該為中國夢貢獻自己的能力」等等。

面對鱷魚的眼淚,檢方當庭表示,劉志軍「悔罪慾望」強烈,有坦白情節,濫用職權造成的損失和受賄贓款基本已挽回,可從輕處罰。不過劉志軍的辯護律師錢列陽卻向媒體表示,在這次案件中,劉志軍並沒有立功表現。

此話傳出,一片譁然。面對檢方辯方的角色錯位,人們極為不解:「這檢方像律師,律師像檢方,天朝的司法不斷挑戰底線。」為何控訴人反倒替罪犯開脫,而他的辯護律師卻並不為他求情呢?「莫非雙方把稿子拿錯了?」「不知這個律師是反骨仔,還是真的正直?——法庭上居然還有反串的!中國真是地大物博,什麼鳥事都有啊!——真是:一切皆有可能!」

很多民眾也不認可劉志軍的贖罪表演。有人說,劉志軍是「睡了紅樓夢,又來調戲中國夢」,還有人說:「如果法律之劍因為貪官的眼淚而掉落地上,或者說,貪官抹抹眼淚就能融化法律利刃,我敢說,如何練就『哭功』將會成為官員們競相修練的『祕笈』了,甚至還會因此而出現『哭功規劃』之類的新型職業呢!不信,拭目以待!」

香港《東方日報》發表柳三禪的文章認為「劉志軍不得不死」,習近平、王岐山要是放過劉志軍,第五代的反腐新政就全線崩潰,往後的反腐就是空話。他認為檢方之所以提出從輕處罰,主要是測試社會反應,看其聲淚俱下是否可以獲得社會同情。第二、也是測試「退贓」在量刑中的社會反應。第三、對於中紀委「抗拒從嚴、坦白從寬」原則,也有個交代。

古怪:從四個特別到一審輕判

回顧劉志軍案走過的歷程,2011年2月12日他被中紀委帶走後,被免去了鐵道部黨組書記職務,23天後人大又免去其部長職務,王立軍出逃後,劉志軍的案子一直拖下來了,直到2013年4月10日,由北京市檢察院第二分院依法向北京市二中院提起公訴,起訴書用了四個「特別」來描述其罪行:「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情節特別嚴重;徇私舞弊,濫用職權,使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情節特別嚴重;依法應當以受賄罪、濫用職權罪追究刑事責任。」

2013年4月10日北京市檢察機關的劉志軍起訴書上「四個特別」屬於重判的信號,然而6月9日劉志軍一審卻草草結束。(視頻截圖)
2013年4月10日北京市檢察機關的劉志軍起訴書上「四個特別」屬於重判的信號,然而6月9日劉志軍一審卻草草結束。(視頻截圖)

據《京華時報》報導,劉志軍目前的辯護律師是由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的,此前劉志軍及家屬曾經和高子程及戚曉紅兩名律師聯繫,希望由他們做辯護,但劉志軍後來放棄了委託。對於解除委託的原因,高子程表示:「他讓我保他不死,這個我保證不了。」

大陸很多司法專家也指出,從檢察機關的起訴書用詞上看,「四個特別」屬於重判的信號,而且中共18大後,習近平、王岐山、李克強的新班子反腐策略更加明確,強調蒼蠅老虎一起打,而劉志軍也是習、李上臺後,司法機關第一個公開審理的省部級官員,不拿出點顏色來殺雞儆猴,今後新班子如何維持下去,於是很多人都預測劉志軍是必死無疑。

儘管劉志軍犯下了至今中共落馬官員的「八項之最」,然而在6月9日的匆匆一審後,劉志軍的貪腐金額只有幾千萬,檢方竟然主動提出可以從輕審判之後,劉志軍「很可能判死緩」的說法甚囂塵上,不過還是有很多不同聲音。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副院長何兵說:「劉志軍如果不判死刑立即執行,貪污受賄罪的死刑,實際上就被廢止。多少貪官,眼含熱淚期待中……」戴和平律師也公開質問說:「劉志軍僅房產就有374套,人民幣超過八億元,檢察院怎麼只認定受賄6,000萬元?檢察官與律師幽默的說法,是令人耳目一新,還是另有伏筆?」

美國專欄作者顧猷則認為,當局對劉志軍的一審只用了三個半小時,是個「速殺」信號:477本卷宗的案子,半天審完,這是速殺跡象。速審、速判、速殺,這是要把劉志軍案辦成打老虎的政治表態案,了結劉,給左和右一個交代。

首個官方公布財產過億的高官

6月9日官方報導中並沒有提到劉志軍貪污受賄了多少財產已經被官方收繳,眼看劉志軍一審所牽扯的477個案宗就這樣以「破吉尼斯紀錄」的方式草草審理結束了,劉可能被輕判,可就在第二天的6月10日,大陸媒體突然公開報導說,劉志軍至少受賄數十億。

報導說,案發後,司法機關對劉志軍的受賄贓款進行了追繳。其中,於本案扣押共計人民幣1,835萬9,565.81元、12萬9,703美元、4萬港元,於其他相關案件扣押、凍結人民幣2,305萬7,146.08元,股票:山東黃金2萬7,700股、佳電股份60萬股、以人民幣300萬購買的理財產品;因劉志軍濫用職權造成的經濟損失,與其他相關案件扣押凍結人民幣7億9,553萬6,418.55元、23萬5,657.22美元、223萬2,021歐元、15萬7,205.32加元、8,525萬1,441.44港元,凍結股票帳戶9個,凍結房產37套,凍結伯豪瑞庭酒店100%股份和房產337套,扣押汽車16輛,凍結英才會所100%股權、智波公司60%股權,扣押書畫、飾品等物品612件。

有民眾調侃總結說:劉志軍算是「首個公布財產過億」的中共高官,用圖表簡單表示,他被查前有:房產:374套;錢財:人民幣超過8億元,美元23.5萬、歐元223萬、港元8,525萬;股票:帳戶9個,股票山東黃金2萬7,700股、佳電股份60萬股、300萬理財產品,伯豪瑞庭酒店100%股份、英才會所100%股權、智波公司60%股權;汽車:16輛;書畫、飾品:612件。

有人說:「一幅圖讀懂中國,為什麼官員財產不敢公開?為什麼鐵道部負債2.79萬億?為什麼官員將財產、子女、情人轉移國外?為什麼民眾如此仇官?為什麼說反腐只是說著玩?……612件書畫、飾品比上面全部加起來都值錢!沒人敢估價,沒準上百億吧!」有人說這張簡表還漏掉了二奶數目。

還有人說:374套房子,如果每一天換住一套,一年還剩9套;如果攤到每一個省市,平均每省超過10套。劉志軍十代人都不必要這麼多房產,唯一合理的解釋:劉志軍僅是代理人。難怪不能實施官財公示制度!難怪房價如此居高不下!那麼,誰是他的伯樂?誰在深藏功與名?誰希望保他的命?

江澤民是劉志軍的大靠山

劉志軍1953年1月出生在湖北鄂州,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他,19歲當了武漢鐵路局的一個養路工。憑藉過人的拍馬屁能力,加上其圓滑狡詐的性格,特別是娶了原武漢鐵路分局局長的侄女黃立平之後,劉志軍的仕途開始蒸蒸日上。31歲當上武漢鐵路分局的黨委書記後,他很快就與黃離婚了,隨後有過三段婚姻。

不過劉志軍的主要「恩人」還是江澤民。官方簡歷顯示劉志軍「1996年8月任鐵道部副部長,1997年1月至2000年4月兼中國聯合通信有限公司副董事長。2003年3月正式出任鐵道部部長。」人們不禁要問,劉志軍在鐵道部幹得好好地,為何要插足通信行業呢?原來這裡面有江澤民和其大兒子江綿恆的關係。

江澤民當政期間,每到地方上視察,乘坐專列都由劉志軍全程陪同,劉鞍前馬後精心侍候拍馬屁,因此官運亨通,成為江派人馬中一個舉足輕重的人物。江的大兒子江綿恆1993年回國後,先是出任上海冶金所所長,1999年任中科院副院長,並同時擔任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並先後投資中國網通(CNC)、上海汽車工業(集團)總公司、上海機場集團公司、宏力半導體、上海微創軟體有限公司、鳳凰衛視等企業,成為中國的電信大王和上海灘的大哥大。

江澤民當政期間,每到地方上視察,乘坐專列都由劉志軍全程陪同,劉鞍前馬後精心侍候拍馬屁,因此官運亨通。(大紀元合成圖)
江澤民當政期間,每到地方上視察,乘坐專列都由劉志軍全程陪同,劉鞍前馬後精心侍候拍馬屁,因此官運亨通。(大紀元合成圖)

當時江澤民為了讓兒子插足電信業,強行把中國電信分成南北兩塊,北邊的業務就劃入江綿恆掌控的網通。在劉志軍的配合下,在江綿恆的得力幹將張春江的運作下,網通很快兼併了鐵道部的通信系統。有知情人稱,劉志軍假公濟私,把鐵通公司的幾千億資產送給了江綿恆。

為了自己向上爬,劉志軍還把弟弟劉志祥弄到鐵道部專列局開專列機車,給中央首長專列上召妓,拍攝了許多中共高官與美女專列服務員「臨時性狂交亂搞」的真人秀錄像。

憑藉這些金錢美女賄賂,劉志軍深得江澤民「喜愛」。2003年恰逢中國鐵道部換屆,時任鐵道部部長的傅志寰並不看好劉志軍,在三次提名不合要求的情況下仍未提名劉志軍,但劉最終受任新一屆鐵道部長,這背後就是江澤民的作用。被扶正後,劉志軍憎恨傅志寰,凡是傅主導的科研項目,劉一律反對,拋棄不用,另起爐灶,造成國家資源的大量浪費和重複建設。

哥哥權錢交易 弟弟只判死緩

劉志軍的弟弟劉志祥當過鐵路軋土工、火車司機,後被哥哥升任為武漢漢口車站站長兼武漢鐵路分局副局長,上任後,劉志祥把漢口站上下官員都換成了他的人馬,基建工程幾乎都包給了他家鄉的施工隊。他還大規模從事鐵路車票倒賣,被人封為「漢口站最大票霸」,幕後劉志軍被稱為「中國最大的黃牛黨」。

劉志祥素有「武漢四大天王」之稱:花錢大王、玩女人大王、打架大王、受賄大王。而《人民日報》卻曾以〈百年老站新站長〉為題,稱讚劉志祥「一身正氣為人、兩袖清風處事」。

漢口火車站招待所的承包人高鐵柱曾與官方簽定八年經營合同,尚未營業一年就被劉志祥廢除了合同。高鐵柱夫婦起訴,法院判漢口火車站賠償20萬元,然而錢卻一直沒給。高鐵柱派人把劉志祥娶五個老婆和受賄的事情舉報到了中紀委,可舉報信經劉志軍輾轉,又回到劉志祥的手中,於是劉志祥開始打擊報復。

2002年12月8日,劉志祥以重大工程承包為誘餌,指使包工頭彭支紅花錢請黑道打手馮立海等四人,攜帶砍刀、匕首闖入高鐵柱家,當著高鐵柱的四歲兒子的面將他刺死。事後劉志祥供認此案是自己指使:「讓他們打掉一個胯子,誰知道下手重了。」

劉志祥買凶殺人後,警方搜集了他的大量犯罪事實,搜查他的家起獲了四、五千萬元現金,有些放在家裡都長霉了。劉志軍買通湖北省委領導保住了劉志祥的命,時任湖北省委書記的俞正聲、省長羅清泉提出的保命交易條件是:劉志軍必須來武漢向俞正聲承諾向湖北投巨資不少於1,000億元的計劃。

2006年劉志祥因涉嫌故意傷害、巨額貪污受賄,被判死緩,不過他在獄中過得舒舒服服,一個人住單間,每天有專門的犯人照顧他的起居,每周還可以在監獄長的親自帶領下,到武漢市的洗浴中心度個快樂的週末。

作為交換,2006年末劉志軍提出把中國第一條高鐵從原來的瀋陽至北京改為廣州至武漢,太子黨俞正聲主政湖北期間,劉志軍的鐵道部先後投入2,700億給湖北。據鐵道部高官透露,劉志軍不僅改變國家千億投資計劃,而且把武漢新客站設計成「九頭鳥」的政治符號,以「千年鶴歸」命名意寓「正升」,以贏得俞的歡心。

張德江袒護 溫州動車案埋車

在劉志祥因巨額腐敗和雇凶殺人而鋃鐺入獄後,很多人都認為劉志軍的政治生命即將終結,但他始終未倒。2008年北京奧運前四個月,膠濟鐵路發生重大火車相撞的人為事故,造成72人死亡,416人受傷,劉志軍被中共中央記大過處分,但他也沒有因此而下臺。每當劉志軍的權力出現危機的時候,江派人馬總是拋頭露面為他開脫。

除了江澤民這個大靠山外,劉志軍還有個「現管」的直接靠山、時任主管交通的副總理、江派鐵桿人物:張德江

鐵道部一向財大氣粗,曾擁有自成一體的警察、通訊、醫院、學校系統,堪稱「水潑不進、針插不入」的「獨立王國」。劉志軍在鐵路系統工作了39年,被稱為鐵老大中的黑老大,國家撥的大量資金都進了他個人腰包。不過劉鐵軍「很會來事」,他把江澤民、張德江等人「打點、侍候」得非常到位,於是每到出事時,就有人來幫他。2008年,當時呼聲很高的大部制改革要把鐵道部併入運輸部,但在張德江等人的阻撓下,最後讓主導機構改革的常務副總理李克強碰壁認輸。

《新京報》深度報導部記者楊萬國稱,劉志軍上任部長前的鐵道部有500個局級幹部,經過劉志軍的八年統治,他提拔1,500個局級幹部。目前鐵道部有2,000個局級幹部,幾乎全部是劉志軍的嫡系,鐵道部成了江派的一個大堡壘。

2011年7月23日溫州動車追尾事故,官方稱40人死亡、近200人受傷,實際情況遠遠比這嚴重。這一重大慘案引爆全國民憤,尤其事發後僅僅八個小時就停止搜救,並就地掩埋動車殘骸,毀屍滅跡,而下達這一命令的正是國務院主管交通和安全生產的副總理張德江。引起公憤的還有江派劉雲山控制的中宣部,在遇難者「頭七」當天,中宣部禁令迫使上百家報紙連夜撤稿改版。

「幹得好不如娶得好,娶得好不如送得好」,這是鐵道部流行的名言,劉志軍是靠這套本事上來的,他的部下也跟著學。據披露,瀋陽鐵路局局長王占柱專為劉志軍拉皮條選送俄羅斯美女,劉不僅本人占有多名,還給其他高官送過俄羅斯美女,而且劉志軍、王占柱、張曙光共同擁有俄羅斯情婦卡佳等人。

誰在習背後搗鬼 操控一審

劉志軍案涉及400多個證據,民眾普遍質疑,為何半天就審理完了?這不是戲弄法律嗎?《新京報》的採訪揭開了謎底。

據劉志軍辯護人婁秋琴介紹:「庭審中所有證據都出示了。因庭前曾到劉志軍所在的秦城監獄開過一天的會議,一些沒異議的證據,只在庭上簡略地出示了。所以,半天就把庭審結束了。」北京市二中院也表示,在劉志軍案開庭前,法院召集公訴人、劉志軍及其辯護人參加了庭前會議,對是否申請迴避等問題了解情況、聽取意見。

劉志軍的辯護人錢列陽認為,庭審總體質量還是比較高的,「我也比較滿意」,然而民眾並不滿意,人們憤怒地說:「庭前會議竟然把實體問題解決了!這還算公開審判嗎?庭審放棄舉證、質證,檢辯失職!!」「大陸的法律不過是一疊廁所紙!判個死緩,五、六年後保外就醫了。」「認認真真走過場,假模假樣搞法治。」「何不乾脆在秦城順便判決了呢?」

《財經》副主編羅昌平則認為:任上推「和諧號」,獄中談「中國夢」,劉志軍這樣一個政治覺悟空絕的權奴,能否獲得免死金牌?未必。這次蹊蹺在於,開庭時間提前昭告,控外金額悉數曝光。此前杜世成等涉案過億,都是通過公檢法紀罰沒祕密處置;張榮坤巨額資產成了隱性辦案提留,過堂僅是演戲。即使是辦案機關內訌應不至於,除非御判。

輕判劉志軍,真的是習近平新班子的態度嗎?回顧官方的態度,答案是否定的。有知情人給新紀元爆料:劉志軍必死無疑。

獨家:劉志軍必死無疑

4月10日官方宣布劉志軍案被公訴時,用了四個「特別嚴重」的昭示,這意味著將重判劉,而且劉志軍案後面還有薄熙來案,還有習近平反復強調的「反腐」,加上鐵道部在民眾心目中印象非常惡劣,誰不拿劉志軍開刀祭旗,誰就是傻子。

那為何一審如此這般,而且檢方主動提出要從輕處理劉志軍呢?唯一的答案就是,這是有人趁習近平不在北京的時候,故意搞的詭計,想生米做成熟飯,逼迫習近平屈服。哪知審判第二天習近平回國後,馬上下令媒體公布劉志軍貪腐的實際情況,用幾十億的貪腐,否定了一審框定的六千萬,再度把劉志軍架在火上烤。

由此可見,中共內部高層的爭奪較量到了如此猖狂、公開叫板的地步,中南海的分裂局面更加明顯,若不是江派人馬在背後下圈套、使絆子,誰敢在一審前公開讓法庭出面主持一個辯控雙方「討價還價」會?

劉志軍一審輕判的現象,顯示中共內部高層的爭奪較量到了猖狂、公開叫板的地步,中南海的分裂局面更加明顯。(AFP)
劉志軍一審輕判的現象,顯示中共內部高層的爭奪較量到了猖狂、公開叫板的地步,中南海的分裂局面更加明顯。(AFP)

劉志祥在2006年被判死緩時,篤信風水的劉志軍寢食難安,認為他爹的陰宅風水不好,於是花大錢重新找了塊「風水寶地」遷墳。這次劉家的風水寶地能保佑他逃過一死嗎?在累累罪行面前,誰要是放過了劉志軍這個大壞蛋,誰就造了大業、犯了大罪了。◇

本文轉自331期【新紀元週刊】「封面故事」欄目 (第331期2013/06/20)
想提前看到新紀元更多精彩文章嗎?請訪問新紀元週刊網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評論
2013-06-23 2: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