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清漣: 斯諾登送給瑞士一場「及時雨」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3年06月24日訊】斯諾登洩密事件在國際社會攪起了一陣波瀾,有些波瀾很快會平息,比如英國在G8會議期間監聽各國參會領導人的事情很快不會再提及;斯氏所云「美國政府秘密監控」已經被證明是合法、合乎安全需要,美國國內政治並未因此亂了陣腳;俄羅斯與美國就網絡安全簽訂了相關協議;奧巴馬與默克爾就加強網絡監控反恐達成共識,西方政治共同體依然如舊。俄羅斯允許斯登諾經該國再經古巴飛往委內瑞拉這一機票上的目的地,開始了斯諾登那不知何處是終點的「追尋人權之旅」。

斯諾登為瑞士下了場「及時雨」

但斯諾登洩露中情局特工設計誘使瑞士銀行家當間諜的消息,正好給了瑞士政界藉口,瑞士下議院趁機否決討論銀行保密法案,美國、歐盟等多年來試圖撬開這只「財富保險箱」的共同努力化為輕煙。但世人更沒想到的是:中國的權貴家庭與眾多貪官是斯諾登禮物的間接受惠者。

在此得先回顧一下瑞士銀行這只世界最安全的財富保險箱被撬開的歷史。

瑞士銀行為客戶保密世界聞名,因此也成為世界各國獨裁者青睞的財富保險箱,從希特勒的納粹高官直到全世界所有的獨裁者,無一不在瑞士銀行存放著多年來搜刮的民脂民膏。

但自上世紀中葉以來,這只財富保險箱不斷受到各種人道力量的敲擊,先是因為納粹的關係,瑞士銀行的保密制度遭到了世界各地猶太人社團的強烈譴責,被稱為「納粹的銀行」。在強大的壓力下,瑞士銀行被迫對傳統保密制度做了修改,於1987年取消了匿名帳戶,建立了一個「政治公眾人物數據庫」(美英大銀行亦有),世界各大銀行可向其訂閱。由於「政治公眾人物數據庫」的建立,菲律賓的馬科斯、羅馬尼亞的齊奧塞斯庫、扎伊爾的蒙博托等獨裁政權被推翻後,他們在瑞士銀行保管的巨額財產也隨之曝光。這類消息在世界範圍內引發憤怒與指責,在美國、德國、聯合國的共同壓力下,瑞士銀行不得不繼續改革其保密制度,就是瑞士於2010年制定的《獨裁者資產法》。

《獨裁者資產法》賦予聯邦委員會凍結有爭議性資產的權力,一旦資產被凍結,聯邦委員會將有最多10年時間來採取沒收這些資產的行動。這些資產一旦被歸還給資產擁有者所在國家,則必須被用於改善廣大人口的生活質量、鞏固司法系統和打擊犯罪。

這部法律於2011年2月1日開始生效。突尼斯、埃及與利比亞的革命正好發生於這部法律生效之際——從2011年1月開始,因此,瑞士銀行先後宣佈凍結了本阿里、穆巴拉克、卡扎菲等獨裁者及其家屬的財產。

但來自美國與歐盟的另一項要求,瑞士卻遲遲未做出最終決定。這項要求是:美國與德國發現本國富人在瑞士銀行存有大量金錢以逃稅,美國政府與德國政府持續向瑞士施壓,要求其交出銀行客戶的資料,並在2013年7月1日前通過相關法案。假若法案獲得通過,瑞士的銀行將可繞過該國實行多年的銀行保密法,披露顧客帳戶的信息。法案還包括瑞士的銀行對客戶所屬國家失去的稅收賠償估計相等於100億美元的款項。

瑞士這幾年吃了美國不少虧。2009年,瑞士聯合銀行(UBS)為避免捲入官司,支付了7億8000萬美元的款項和交出了四千多名客戶的資料。在美國壓力下,瑞士歷史最悠久的威格林銀行(Wegelin)承認幫助一批美國客戶對美國稅局隱藏超過12億美元,被美國控告後,該行於2013年1月倒閉。

瑞士政界普遍不願意向美國壓力妥協,但在瞭解到美國極可能控告瑞士的銀行和阻止瑞士在美元市場運作後,上議院在6月上旬勉強通過了該法案,只待下議院通過就可實施了。

斯諾登披露的「機密」適時出現。6月14日,斯諾登在香港揭發,他在日內瓦為CIA作計算機系統安全維護期間,獲悉一位CIA探員為徵募一名瑞士銀行家合作以獲取秘密銀行賬戶信息,有意將他灌醉並「鼓勵」他自己駕車回家。在該銀行家因酒駕被捕後,探員們又假意提供幫助解救他於危難之中,以此作為情感投資,最終成功招募其為CIA效力。瑞士政府在得知斯諾登消息後,已於12日正式要求美方作出解釋。本來就百般不願屈就美國壓力的瑞士政界抓住機會,下議院在幾天後的一次會議上,以126票對67票否決討論有關法案。

美國與歐盟的多年努力化為泡影。

中國高興為哪般?

美國目前還忙於平息「斯諾登事件」餘波,尚難顧及瑞士這碼事。中國方面對瑞士這一決定興高采烈,《人民日報》6月21日發表文章,稱「瑞士銀行業保密傳統難撼動」。

瑞士與美國之間的事情,與中國有甚相關?斯諾登帶去的四台電腦,裡面資料據說非常豐富,美國CIA「策反」瑞士銀行家,本來是世界各國情報機構之間的常見勾當,為何被特意拿出來晾曬?其中當然有原因,因為中國的政治精英群體與瑞士那只保險箱之間存在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自從瑞士的《獨裁者資產法》付諸實施之後,本•阿里、穆巴拉克、卡扎菲等家族藏匿在海外的資產將分期送歸該國新政府,這部法案以及美英銀行建立的「政治公眾人物數據庫」,已經讓中國頂級高層的海外財富保險箱不再安全。

但是,其他政治家族卻有高招應付。紅色家庭後裔有不少已取得美國等西方國家的國籍,多年積聚的財富如果在他們名下,就成了這些國家必須保護的公民財產。但如果存放在美國,一旦中國政治發生變化,很容易被追查,不少已經取得美歐等國國籍的紅色家族後裔及高官選擇將財產存放在瑞士,以避免追查。

但美國如果逼迫瑞士通過新的法案,公佈美籍公民的帳戶資料,這對美國公民來說,只意味著不能再逃稅;但對那些意在藏匿財產的中國政治家族來說,不能逃稅尚在其次,關鍵是失去了最後一隻安全的「財富保險箱」。

這就是斯諾登在眾多機密中,選擇性釋放這條中情局特工誘惑瑞士銀行家當特工之機密的原因。斯諾登(主要是幕後支持者)預測到,瑞士政界對來自美國的壓力耿耿於懷,一看到這條消息,必將火冒三丈:原來你美國掌握的那些瑞士銀行內部信息,是通過間諜手段弄到手的,於是同仇敵愾,否決這個法案。

當美國人在辯論自由、安全與個人隱私之間關係,不自由的中國人在擔心美國人面臨暴政壓迫之時,斯諾登為瑞士送去的這場及時雨,受惠者不止瑞士銀行業,還包括那些將財富藏匿於瑞士銀行這只保險箱的中國權貴與高官。

北京高興之餘,讓《人民日報》賞給斯諾登一隻空心湯圓:「瑞士議會將討論是否給予斯諾登庇護」。

—美國之音

評論
2013-06-24 6: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