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越來越多的人說『永遠不會忘記』」

--倫敦集會 悼念六‧四

6月4日晚,在倫敦中共駐英國大使館對面的街道上,百多位各界人士聚集在那裏,悼念24年前在北京六四屠城中死去的青年學子。(攝影:李景行/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06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景行倫敦報導)「……他說他要看一看他的同學,他要去找他的同學,我以後再也沒見到他,再聽到他的消息,就是『他已經被打死在西單路口』」……

6月4日晚,在倫敦中共駐英國大使館對面的街道上,百多位各界人士聚集在那裏,悼念24年前在北京六‧四屠城中死去的青年學子。活動組織者之一、曾親歷八九學運和六‧四事件的邵江博士,向大家講述著他在六‧四屠城中死去的朋友。

「肖傑(音)也是當時我的一位朋友,他當時在人民大學,曾經邀請方勵之先生去做講座,他6月5號買到回家的車票,回成都的車票,他在穿過南市口的入口的時候,被射中,當場死亡。那已經是6月5號的時候,下午兩點。……」

89年21歲的邵江,是北京大學數學系學生,「六‧四」學生領袖之一的北高聯常委。六‧四之後被關進秦城監獄。前後囚禁十八個月。自從他來到英國,每年的六‧四,他都會出現在這裡,他說:「我們堅持的有幾個方面,一個是向官方示威,我們不是乞求甚麼;第二是讓民間瞭解這段歷史,公民把歷史的重新展示本身就是一種力量。」

與會者為八九六四死難者默哀(攝影:李景行/大紀元)
與會者為八九六四死難者默哀(攝影:李景行/大紀元)

不知六‧四 愧當中華兒女

以前多年的倫敦六‧四集會,以香港的學生為主體,繼去年大陸學生開始加入,今年更多的大陸的年輕人加入進來並且在集會中發言。甚至有一位家鄉河北的女孩從蘇格蘭坐整晚的長途汽車趕來參加這個集會。

與會者手捧鮮花(攝影:李景行/大紀元)
與會者手捧鮮花(攝影:李景行/大紀元)

同樣來自大陸的朱同學的發言,更讓與會者感動落淚。她說:「我到這裡一年都不到,有外國朋友聊天的時候,問道六‧四的事情,我完全無言以對,不知道究竟發生了甚麼,我就有種愧當中華兒女的感覺,就是自己的國土上發生了這樣重要的事情,一點都不知道!」

「有了這種意識之後,我就嚐試著,通過各種途徑去尋找,……逐漸就建立起了對六‧四的一種認識,原來都是二十幾歲的學生,他們在八十年代,做了這麼偉大的事情。」

她強調六‧四屠城使她震驚不已,她表示無法想像,在北京首都,「一個所謂的和平時代,竟然發生這種事情!」

鋪在地上的圖片,記載著24年前的瞬間。(攝影:李景行/大紀元)
鋪在地上的圖片,記載著24年前的瞬間。(攝影:李景行/大紀元)

瞭解真相,做對事情,是最重要的

朱同學強調,她認為瞭解真相,和做對的事情,對個人和整個國家民族而言是最重要的:「我非常感謝我的父母和所有親戚支持我到這裡讀書,有一個很好的平台能夠瞭解真相,我們要做的,不是受控於一種宣傳或洗腦教育或某個政權,而是要建立起對整個社會,或整個世界的一種認知,然後才能去改進它,才能有更好的明天。就像方勵之教授講的『民主不是自上而下給與的,是從下往上爭取的』我非常感謝一個自由世界帶給我的所有這一切。」

朱同學還誠摯的感謝香港同胞:「他們從八九六‧四堅持一直到今天,我能看到香港同胞永遠堅守著這一份信念,和六‧四精神,包括他們在網上,一位香港藝術家發起的,說國內很多人由於政治壓力的原因沒有辦法親身去參加守夜活動,大家只要是穿上黑衣服,我們的心永遠在一起。」

作家張樸:越來越多的人說「永遠不會忘記」

著名旅英華人作家張樸也來參加集會,他告訴記者:「當時我也是呼喚著民主自由中的一員,每年六‧四都會來。」

張樸先生很高興看到參加六‧四集會的人越來越多:「雖然20多年過去了,然而從國內到海外,卻有越來越多的人關心六‧四,越來越多的人說『永遠不會忘記』,說明大家對中共政權越來越仇恨,就盼著這一天——邪惡政權垮臺,只要大家努力。」

「共產黨是越搞越糟,它們在國內搞得很糟,在國外也搞得很糟,臭不可聞,不要看到西方有些政客跟共產黨勾勾搭搭的,他們就是為了錢,他們一轉頭,就罵共產黨。我經常看國內的網,罵共產黨的有多少?鋪天蓋地,這是海內外一起反共,它倒行逆施啊,不得人心!」

天安門母親」——人們不會忘記

從大陸來英國的華人郭靖曾於2011年六‧四前夕,在於英國卡迪夫舉行的郎朗鋼琴演奏會上,向郎朗點戴安娜王妃葬禮上的安魂曲《風中的蠟燭》,以祭奠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中的那些亡靈。他也遠從卡迪夫趕來,他沉痛地表示:「我會給丁子霖寫一封信,稱呼她一聲:『親愛的丁媽媽。』我的年紀和她的兒子差不多,老人家,失去兒子,這麼多年曆經風霜,憔悴寫在臉上,還為別的難屬去奔波,共產黨還要打壓!」

與會者把「天安門母親」所蒐集的六四遇難者的名字一一念出,表示這些名字永遠不會被忘記。(攝影:李景行/大紀元)
與會者把「天安門母親」所蒐集的六四遇難者的名字一一念出,表示這些名字永遠不會被忘記。(攝影:李景行/大紀元)

「天安門母親」在20多年艱難的條件下蒐集202位「六‧四」遇難者的名字,現場還有一份地圖標示出他們每一個人遇難的地點,與會者把這些名字一一念出,表示這些名字永遠不會被忘記。

評論
2013-06-05 10: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