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史海】 傅作義長女和張學良胞弟的凄慘下場

傅作義的共諜女兒傅冬菊晚年看不起病,住不起院,中共置之不理。(網絡圖片)

人氣: 351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3年06月05日訊】人做了什麼,就會有什麼樣的回報。所以,人選擇走什麼樣的路就至關重要。那些現在依然為邪黨賣命的人應該通過傅冬菊和張學思的悲慘遭遇清醒了。當你們沒有利用價值時,當黨想拋棄你們時,你們立即就會被送上砧板。

傅作義女兒坑爹坑國的淒慘下場

凡是跟隨共產黨的國民黨人都沒有好下場。傅作義的長女傅冬(原名傅冬菊)就是個最好的例子。

傅作義的共諜長女傅冬菊年輕時 (網絡圖片)
傅作義的共諜長女傅冬菊年輕時 (網絡圖片)

1946年國共談判破裂,中共的生存發生危機,急需瞭解蔣介石的全面部署,华北剿匪总司令傅作義當時是華北地區的國軍最高指揮官,經常去南京開會,從他入手無疑是唯一的辦法。24歲的傅冬接受了黨組織佈置的任務,回北平「看望父親」,準備竊取傅作義寢室保險櫃裡保存的所有最重要機密。雖然傅作義開保險櫃從不迴避女兒,傅冬也知道保險櫃的密碼,但保險櫃的鑰匙,裝在父親的上衣口袋裡,白天不離身,晚上放在枕頭下。

為了拿到這把鑰匙,傅冬把腦筋動到同父異母的5歲小弟弟身上,她買了幾塊價格昂貴的巧克力糖和小弟弟做了一筆交易,讓他從父親上衣口袋取出鑰匙交給她。傅作義下班回家,得寵的小兒子爬到爸爸懷裡,撒嬌要爸爸講故事,並乘機拿走爸爸上衣口袋裡的鑰匙,交給了大姐傅冬。

就在傅作義又去開會時,傅冬進了父親的臥室,用密碼和鑰匙打開保險櫃,拿起照相機,將最重要的軍事材料拍攝下來。隨後,把鑰匙還給小弟弟,讓他放回父親的上衣口袋。任務完成後,傅冬又送他幾塊巧克力,並讓弟弟拉勾發誓,保證永遠保守這個秘密。中共中央很快得到這個膠卷,稱之為「這是解放戰爭初期最重要的軍事情報」。傅冬出賣了父親,也出賣了國民政府。

傅作義當時對中共並無幻想,他曾公開說共產黨會帶來殘酷、恐怖與暴政。後來,中共軍隊逼近北京時,是否把華北和60萬軍隊交給中共,這個責任感和現實狀況使傅作義心情非常矛盾,他痛苦到「經常自己打自己的耳光,以頭撞牆,咬火柴頭想自殺」。而傅冬不但無動於衷、毫無罪惡感,而且著急催促父親趕快向共黨投降。

當時,中共安排傅冬任天津《大公報》副刊編輯,讓她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通過設在天津黃家花園的「華北剿匪總司令部」辦事處,將傅作義的大量軍事情報秘傳給中共,讓傅作義的許多軍事行動屢屢失敗。

她在勸阻父親傅作義不要率部南下、不要再為蔣介石賣命的同時,還把父親兵力部署、戰略意圖等情報及時匯報給中共,以致使中共根據取得的情報掌握戰機,下令東北野戰軍提前入關,將傅作義及其所率部隊困在華北。

中共通過傅冬提供的重要軍事情報,一直掌握著和談主動權。傅作義接受和談的基點是為了北平千萬百姓免遭塗炭及北平這座五朝古都大量稀世文物得以保存。

根據傅冬匯報的傅作義的思想、動態,中共最終作出和平解決北平的決定。秘密和談階段,傅作義與毛澤東及中共中央的聯繫,利用的基本都是傅冬這條聯繫通道。傅作義以為中共只是找到大女兒傅冬來做中間聯繫,哪裡知道女兒是個背叛父親和國民政府的叛徒。

秘密和談結束後,毛澤東起草了一個《平津前線司令部首長致傅作義的公函(最後通牒)》。這封公函措詞極為強橫、嚴厲。在傅冬接到鄧寶珊與中共代表蘇靜轉來的這封信時,深怕「士可殺,不可辱」的父親臨時改變主意。於是,故意將這封公函放在了傅作義在中南海居仁堂辦公室的文件堆下面,讓傅作義看不見。

1949年2月1日,即共軍入城儀式的第二天,生米已經煮成了熟飯,《人民日報》才公開發表了給黨塗脂抹粉的《平津前線司令部首長致傅作義的公函(最後通牒)》,此時傅冬才不得不把此信原件從文件堆下面拿出來交給父親。傅作義看過,當即痛罵女兒不忠、不義、兩姓家奴。

傅冬晚年看不起病 住不起院 無人理睬

晚年的傅冬生活窘迫,微薄的退休金幾乎讓她看不起病,住不起院。前些年房改,需要個人將公房買下來,而這象徵性的不多的錢,她都拿不出,以致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多次向她催逼房款。實際上傅作義上交了多處私人房產,退回一處給他女兒住,完全合情合理,但沒人理這事。

傅冬臨終那年是2007年,此時她已經臥床2年多,貧困交加,當年平津戰役時期求她辦事的許多人早已在中共裡身居高位,還有不少是家屬子女在西方民主國家享受贓款的裸官,哪個人說句話都能夠改變她的處境,但直到臨終也沒有人去看望她。

她曾說,想寫一本父親的回憶錄,但最終沒有動筆,她說最後才發現自己對父親的瞭解實在太少了。她還說,隨著歲月的流逝,她慢慢地可以理解父親當年的做法。但已經為時太晚。

傅冬到了晚年,身體每況愈下、多次被報病危,沒有資格住公費的高幹病房,只能住「特需病房」,這種病房只要付錢,是個人就能住,每天住宿費400元,護理費自己出,兩個護理員每天12小時一換班,每個護理員每月工資數千元。

只有退休金的傅冬負擔不起「特需病房」的開銷,護理她的人因為嫌付的錢少,關鍵時刻甩手走了。後來又找了幾個幹護理的,開口要價月薪5,000元,兩個護理員每月工資要支付一萬元,傅冬及其家人都解決不了這個問題。

而「黨組織」呢?沒有因為她曾說服父親放棄抵抗,讓共產黨沒放一槍就「解放」了北平,立了特殊戰功,而免了她的病房費,而是任她自生自滅。

最後,躺在病榻上的傅冬已經不能說話了,在2007年7月2日,中共生日的第二天,她終於嚥氣了。不知她在嚥氣之前是如何反思的。

張學良胞弟助紂為虐 被中共迫害致死


張學良胞弟張學思年輕時(網絡圖片)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2012年刊登了《八位出身特別的共產黨人》,其中就有北洋軍閥奉系首領張作霖四子、張學良胞弟張學思。

張學思1916年生於奉天(今瀋陽),遼寧海城人。

1927年6月18日,張作霖在北京就任北洋軍政府陸海軍大元帥,代表中華民國行使統治權,成為國家最高統治者,並組成北洋軍閥統治時期第32屆、也是最後一屆內閣,成為北洋軍政權最後一個統治者。

1928年4月,在白崇禧指揮的北伐國軍桂系第四集團軍的進攻下,奉系軍閥全線崩潰。6月2日,張作霖聲言退出北京,兩天後被恨死他的日本關東軍炸死。

由於張作霖不肯滿足日本的開礦、設廠、移民和在葫蘆島築港等無理要求,6月4日晨5時許,當張作霖所乘由北京返回奉天專列駛到皇姑屯附近的京奉、南滿兩鐵路交匯處橋洞時,被日本關東軍預先埋好的炸彈炸毀,身受重傷,當日去世,時年53歲。張作霖四子張學思那年12歲,被中共迫害死時是1970年,僅比父親多活一歲。父子倆都是非正常死亡。

1928年,12歲的張學思入奉天同澤中學讀書。1931年初到北平讀書。九一八事變後,參加抗日救亡活動,因為是張作霖的兒子,所以1933年4月年僅17歲就被拉入中國共產黨。遂受中共派遣,到東北軍第六十七軍特務大隊做兵運工作。1934年7月,經長兄張學良介紹入南京中央軍校第十期預備班學習。

在中共的一手操控下,1936年12月張學良、楊虎城發動了西安軍事政變,逮捕了蔣介石,中共本想把蔣介石殺害,但由於蘇聯另有打算,命令釋放蔣介石,於是蔣安全離開西安。當時張學良成了萬人唾罵的「千古罪人」,為了表示歉意,他堅決要送蔣介石到南京。

張學良晚年稱自己是「罪人中的罪魁」。在其有生之年,最痛心的是最喜愛的四弟54歲被中共折磨致死,後來中共使盡招術,百餘歲老人張學良都未曾再踏足大陸一步。

西安軍事政變後,因是張學良的弟弟,張學思受到國民政府的審查,不久獲釋繼續學習。1937年初畢業後到東北軍第五十三軍任見習排長、上尉參謀。受中共黨組織派遣,曾到上海、南京、武漢等地聯絡東北軍將領,進行活動。


周恩來與張學良胞弟張學思(網絡圖片)

1938年2月,東北軍中的一些共產黨被清除,周恩來把張學思召到八路軍駐武漢辦事處,說:武漢也保不住了,你在這裡有危險,黨決定讓你馬上從西安赴延安。分手時,周恩來親筆給八路軍駐西安辦事處處長伍雲甫寫了一封介紹信,讓他絕對保證張學思的安全,派人派車將他護送到延安。

周恩來這麼寶貝張學思嗎?當然不是,周恩來連自己的救命恩人都能殺死,怎麼會把張學思當回事呢?周恩來要看這個人有沒有利用價值。不幸的是,他是逮捕蔣介石的少帥張學良的弟弟,就這個招牌,在中共建政前非常有號召力呢,所以他成了香餑餑!

1938年10月,張學思到延安後入馬列學院學習。後曾任抗日軍政大學東北幹部隊隊長。1940年率隊到達晉察冀抗日根據地,後任冀中軍區司令部參謀處長。1943年起任冀中軍區副參謀長兼第一科科長、晉察冀軍區司令部參謀處長。1944年調任晉察冀軍區平西軍分區參謀長、第十一軍分區副司令員兼參謀長。抗日戰爭勝利後赴東北,任遼寧省政府主席兼遼寧軍區司令員、東北行政委員會副主席等職。1949年4月受命創建海軍學校,任安東海軍學校副校長。

中共非法建政後,張學思任大連海軍學校副校長兼副政委。1953年37歲被任命為海軍副參謀長。

1955年39歲被授予少將軍銜。1956年,為了培養更高層次的海軍將領,張學思被擬派往蘇聯伏羅希洛夫海軍學院留學,但蘇聯方面卻提出異議,說他是大軍閥張作霖的兒子,不同意接收他去留學。經過周恩來說明,蘇聯同意了中方的決定。1958年,張學思畢業回國後任中共海軍第一副參謀長、參謀長。

一路風順的海軍參謀長張學思終於栽倒在1967年。現在再說當初是因為什麼被打倒的,似乎多餘。只有「莫須有」三個字最貼切。

1967年7月,因為「莫須有」,張學思被關進北郊衛戍區某團的一個營區裡一個十平方米左右的小房間裡。房子很陰暗,水泥地面十分潮濕,屋子不通風,很悶。

在關押期間,百思不解的張學思除了寫信給中共海軍黨委質詢原因外,還給周恩來寫信道:「我背叛了自己出身的階級,在黨內遵循毛主席指引的道路走了三十年,在工作中雖然曾有過這樣那樣的缺點和錯誤,但是我以黨性和生命向黨保證,我絕不是叛徒、特務、反革命分子……我已向海軍黨委寫了三封信,至今無回示也無人與我說話,因此給您寫了這封信。」但他依舊沒有得到任何回音。

1968年,張學思住進了醫院。最終診斷結果是:(一)全身血行播散性結核;(二)肺原性心臟病;(三)重度營養不良。

雖然病重如此,但他還是被送回了密不透風的小屋子裡,沒有新鮮的空氣流通。張學思請求將窗上的牛皮紙撕下,但被拒絕;希望吃水煮土豆,也被拒絕。一個重病人還給予這種非人待遇,那就是讓他死,而且是讓他慢慢的熬死了。那年張學思52歲。

又度日如年的熬了兩年,1970年,張學思熬到時候了,病情惡化。奇怪的是,此時他沒有給周恩來寫信,周卻知道他要死了,並下令「全力搶救」。這豈不是瞎子點燈白費蜡麼!

1970年6月29日張學思含恨離開了人世。

臨死前,與傅作義的共諜女兒一樣,長期處於昏迷狀態的張學思已然說不出話來。不過,當他見到在延安最好的多年摯友鄭新潮時,眼神一亮,似乎清醒了許多。他把病床頭的鬧鐘推到地上,比畫著要寫字,護士聞聲拿來紙筆,他遂仰臥在病床上,憤然寫下了「惡魔纏身」四個大字,鄭新潮反覆追問:「是病魔纏身吧?」他擺擺手,又將四個字重寫了第二遍。

少將張學思,1933年4月年僅17歲加入共產黨,到1967年7月被「莫須有」關押,是34年。

從1967年7月到1970年6月29日,三年就把一個跟隨中共邪黨37年的壯年人折磨至死。中共不珍惜人才,也不珍惜生命,從1921年7月,邪黨建立以來,黨的領導人都一個個的被打下去、消滅掉了,只有邪黨還頑強的活著。

那些現在依然為邪黨賣命的的人應該通過傅冬菊和張學思的悲慘遭遇清醒了。當你們沒有利用價值時,當黨想拋棄你們時,你們立即就會被送上砧板。

(來源:人民报 http://www.renminbao.com 略有刪改)

(責任編輯:李明)

評論
2013-06-05 7: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