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從「打架大王」到優秀學生

人氣: 1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3年06月07日訊】從一個自暴自棄的打架大王,到品學兼優的好學生,我的變化讓家人欣喜,老師說我是「進步幅度最大、並且成績持續優秀的學生」,說「浪子回頭金不換」。

自暴自棄

我小學的經歷有點不堪回首。那是一所聚集很多有錢人孩子的學校,聽人說,班主任對家裏有錢有勢的學生和家長好像高看一眼,生氣時愛拿沒錢的學生撒氣。當時我家是沒錢沒勢的那種(爸爸是廠長;媽媽是普通職員),我那時的性格也很不隨和。

我覺得爸爸媽媽很聽老師的話,一旦老師告我的狀,他們連青紅皂白都不問,我就會挨打。記得有一次,班主任喜歡的一位富家學生欺負我,我反抗,班主任狠狠的打了我幾拳後仍不出氣,又把我拉到門後面扇了兩個耳光,事後又向我父母告狀,父母又打了我一頓。

我動不動被停課,被罰去班主任辦公室面壁,學習成績也從前三名迅速降到後兩名。父母幾乎對我失去了信心和希望,打罵我的次數有增無減,我任何解釋他們都不聽。漸漸的,我覺得沒有關愛,對人情冷暖徹底心涼,也就把「打架罵人」當成了發洩和保護自己的唯一辦法。

從小學二年級開始,我幾乎每學期都會闖一次大禍,有一次因為和同學爭搶單槓,同學被我踢幾十腳,傷了脾;一次口角,我把同學耳膜打穿;二年級時因為好心幫助食堂的老奶奶削茄子皮,甩胳膊一削的時候,沒想剛好一個小同學(省領導的孫子)走過,結果菜刀割傷了他的腿,縫了三針。諸如此類的事情,讓老師和同學把我當成了瘟神一樣的討厭和瞧不起,我也自暴自棄,過一天算一天。

大轉變

一九九六年,小學五年級的寒假,媽媽抱回一大疊錄像帶,說是朋友介紹給她的,對祛病健身有奇效(因媽媽經常生病)。媽媽當天去忙工作,我就好奇的看了起來。是李洪志師父廣州講法錄像,我聽到了師父講為甚麼要做好人,要重道德。

深入淺出的講法從耳朵傳到心裏,我一次又一次的心靈震撼!從小到大聽任何人說話,都沒有這種感受。師父慈悲的面容和話語,讓我感到原來這世界上還有這樣的慈祥與關愛!我決定學法輪大法。我提醒媽媽說:大法太好了!媽媽也修煉了,結果她的長期發燒和胃病、眼病等都痊癒,脾氣也好了。

我每天起床,先拿「隨身聽」聽師父講法磁帶,吃飯也聽,晚上也聽一會兒再睡覺。大法的道理太好了,我再也不想過一天算一天,開始用心努力學習,真心善待身邊的每個人,包括以前對我不好的同學。

以往我很暴力,魔性一觸即發,如今一想到「真善忍」,它們就消失無蹤了,我不但沒再打過架,反而變得彬彬有禮。大法修煉徹底改變了我整個人。

我的改變,讓同學和老師震驚,很多同學揣測我怎麼了?一些同學開始觀察我,一段時間後,他們議論說:「他是從心裏往外變好的!」

這些同學便號召其他同學和老師接受我。一位善良的老教師放學後邀我去她家,她很好奇我的天翻地覆的改變。我和媽媽給她帶去了《轉法輪》。那位老師夫婦都是知識份子,他們看書後說:「這書真好,能改變人心,有很多事情真的不是我們人力所能及的!」他們請求把《轉法輪》留下來學習、珍藏。

法輪大法讓我找回了善念,也開啟了我的智慧。小學快畢業的時候,老師評價說我是「學習進步幅度最大、成績持續優秀」的學生。雖然以前學習基礎沒打好,我還是考上了一個市重點中學。上初中後,我的成績飛速上升,入學後第一次考試,就比入學時的全校排名提前了一百一十名。

因為心中有大法,我時時事事用「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善心幫助同學,做事先考慮別人,潔身自好,這使我在中學老師和同學中有著良好的形象和聲譽,甚至我提到以前打人罵人的經歷時,他們都覺得我在說謊,中學班主任問:你還會打人嗎?

副班主任語文老師,特意在家長會之後找到我父母詢問,當得知我修煉法輪大法的神奇改變後,老師感歎說:「浪子回頭金不換。」說我的父母很幸運,這個世界上能讓浪子真正回頭的東西不好遇啊!是啊,我萬分幸運,得到了比金子還珍貴的法輪大法!

中學畢業後,我順利考進了省重點高中,三年後又以優異成績考入北京名牌大學。我變成了人見人誇的優秀學生,不但不用家長、老師操心,他們還以我為傲。

願您找到人生幸福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惡毒攻擊法輪功,我和媽媽帶著她以前的厚厚病志和修煉身心受益的事實材料,來到省委省政府門前,懷著一顆平和的心想說明修煉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但每次都遭到武警強行抓捕(第一次被帶到市體育場,在太陽下暴曬一天,晚上從小門走脫;第二次被大客車拉到郊外的球場)。這場迫害越演越烈,媒體謊言鋪天蓋地,人們被欺騙被毒害。我和媽媽像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一樣,開始了向民眾講真相。

記得第一次和媽媽出去掛真相條幅,還是剛剛上高中的時候。在上學的路上我發現有一處立交橋,剛建成剪綵不久,晚上我和媽媽來到大橋上,媽媽綁繩子,我在一旁幫忙。幾分鐘後,我們來到了橋下,抬頭仰望這耀眼神聖的真相條幅,心中有著說不出的高興和欣慰,唯願多多的世人能夠看到、明白!

市區有一座新橋,分為幾層,是貫通幾個區的。我和媽媽繞過護欄來到橋上,媽媽在一邊幫忙,我寫真相短句「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世界需要真、善、忍」。橋雖然很高,但那天很神奇,我想在哪寫就在哪寫,儘量寫到最高最好位置。回來的路上,媽媽告訴我說:你寫真相標語時,好像變的又高又大,頂天立地似的。不久,一個朋友也和我說:橋上很多法輪功標語,字又大又清晰,一定是個子很高的人寫的(其實我那時不高)。我想,因為我們做的是正義的事、一心為了人們擺脫中共謊言毒害,所以上天都在幫我們。那些標語保持了幾年的時間。

大學裡,同學和老師都很清楚我的品行和為人,很信任我。有一次「政治思想品德修養課」,我在課堂上講了「中共假抗戰、真賣國」的歷史事實(內容來自《九評共產黨》一書),老師讓我講了近二十分鐘,最後老師誠摯的對我說:「你講的內容很客觀真實,我很感興趣,很高興,謝謝!」我接觸的同學很多都明白了法輪功真相,並做了「三退」。

大學畢業後,我來到美國深造。幸運的是,我參加了當年的紐約修煉心得交流會,數千人的會場,盛大神聖莊嚴,師尊親臨會場講法。得法修煉十多年,終有機會得見恩師一面,那一刻真是語言難表,淚水洗面,師父給我們的真的是太多太多了,無以言表。

(責任編輯:謝正華)

評論
2013-06-07 8: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