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揭露馬三家酷刑黑幕 導演杜斌被中共國保秘捕

曾失蹤一週的前《紐約時報》攝影師杜斌被證實5月31日遭北京市公安局秘密抓捕,目前下落不明。圖為杜斌今年4月27日出席 《小鬼頭上的女人》香港試映會,親身闡述拍攝的感觸。(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3年06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真香港報導)大陸著名維權人士胡佳星期五證實,曾被傳失蹤一週的前《紐約時報》攝影師杜斌,5月31日被北京市公安局秘密抓捕,目前下落不明。國際記者聯會發表聲明譴責中共打壓記者,並呼籲奧、習會談期間,儘快釋放杜斌。

據胡佳星期五下午在推特上披露,杜斌於5月31日被北京市公安局大批國保便衣秘密抓捕,杜斌的私人住處被國保封鎖,書籍和電腦被扣押,胡佳其後向本報證實,消息是準確的,有目擊者目睹杜斌被捕。「(北京)市局國保,10個以上,其中秘密有兩個是穿制服的基層公安,其他都是便衣」。

10多名國保帶走杜斌 下落不明

中共當局沒有向外公佈杜斌的任何消息,據知羈押原因未明。但多次和中共國保黑勢力打交道的胡佳認為,從中共的措施來看,杜斌極有可能是被關押,目前下落不明。「那幫傢伙只是說這個事很大,這個很像是被73條秘密羈押的性質。他被帶走以後,就沒有消息了,我是每天給他若干的手機打電話,要不然就是完全沒有訊號,要不然就是關機。」

揭「馬三家」迫害法輪功 中共害怕

胡佳的太太曾金燕今年4月曾經成功幫助杜斌,在香港首映《小鬼頭上的女人》,而且網絡全球公映,揭露了遼寧省瀋陽市「馬三家」勞教所的酷刑黑幕,不僅引起了外界對殘酷的勞教制度的關注,更掀起了民眾要求終止勞教制度的聲浪。

胡佳估計,杜斌被捕和這部紀錄片以及之後揭露「六‧四」屠殺的書籍《天安門屠殺》有關。「他寫的那本書吧,還有他曾經發佈的《小鬼頭上的女人》的紀錄片,從側面證實了法輪功信仰者所說的那些指控是確證的,這些東西對當局的壓力是比較大的。」

杜斌出版新書後,上月29日還接受過本報訪問,當時還為獨立媒體新唐人電視台續約案件呼籲,但沒有想到,兩天後就被秘密抓捕。

胡佳認為,今年「六‧四」是過去十年來管制最嚴厲的一年,很多維權人士都被打壓,而杜斌在「六‧四」前夕被捕,也和這種政治氣候有關,「今年的『六‧四』有人要求平反,有人要求中共下臺謝罪,而杜斌的書恰好是這個話題,記錄了很多直觀的東西,所以當局就要把杜斌控制起來,不讓他發出言論。」

杜斌:平反「六‧四」中共沒有資格

前《紐約時報》簽約攝影師杜斌花了8年蒐集資料編輯寫成的新書《天安門屠殺》「六‧四」前夕在香港出版,記錄了1989年「六‧四」前夕至凌晨中共血腥屠城的罪惡。

杜斌說,該書關注的重點不是學生領袖,也不是掌權者的決策,而是獻給所有親歷這場屠殺的普通中國人。「我想知道普通中國人在這場事件中他們看到了甚麼,都在想甚麼,我覺得把這些親歷者留下的珍貴的文字編輯在一起,這給我們生活在這個時代的人以及後代們去看一看,在1989年6月3日至6月4日的這天夜裡,在北京有些人面對屠殺的時候都做了甚麼,這是這本書的真正意義。」

杜斌說,他很反對別人用平反來描述,因為中共沒有資格平反「六‧四」。「中共有資格給這些人平反嗎?他們是屠夫,屠夫可以原諒自己嗎?他除了認罪之外沒有第二條路。至於說平反,你把一個人活活的殺死了,然後說聲對不起,可以這樣了結了嗎?不可以的,這是犯罪。這不是小孩子過家家一樣,說你死了一會又活了,而且這些人都是清清楚楚在北京在大街上被消滅掉,這是犯罪,他們沒有資格被平反。」

杜斌在前言引用歷史學家余英時的話寫道:「天安門屠殺作為一個已經完成的事實,它的意義當下已經確實無疑:這是中國共產黨政權犯了『殘害人類』的滔天罪行。」

杜斌揭露「馬三家」教養院 「人間地獄」

「馬三家」勞教所慘絕人寰的反人類酷刑被與習近平陣營關係匪淺的大陸傳媒《財經》旗下《LENS視覺》曝光後,杜斌推出長為99分鐘的口述紀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

杜斌形容:「馬三家」教養院內群魔亂舞,鬼魅魍魎,是建在一片墳墓上的勞教所。新紀錄片就叫《小鬼頭上的女人》。被勞教的女人說:「下面小鬼住的是陽間,我們這些女人住的是地下的陰間。陰間和陽間混合住在一起。我們就是住在小鬼頭上的女人。」

與《LENS視覺》雜誌長文濾掉了核心重點——法輪功不同,這個即將推出的紀錄片沒有迴避這個問題,並清晰地描述了十位受訪者的肉刑折磨。

杜斌在口述紀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完成之際寫道:「當我面對這些被勞教的女人——『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咀嚼後吐掉的不是女人的女人——的時候,我屏住了呼吸。」

「我能做的,是讓三腳架站得更穩些。是讓攝像機以最深的景深去看。是讓收音的話筒以最充足的動力去聽。」

「這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反人類的戰爭:這些被勞教的女人,講述了『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如何超負荷製造出口到境外的商品、如何超負荷製造保家衛國的部隊的軍服、如何超負荷製造最後不知道跑到誰的腰包裡了的利潤。」

「這些被勞教的女人,講述了『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如何用抻刑、十字吊、懸空掛、老虎凳等酷刑對待反迫害的女人、用子宮擴張器插進女人的嘴裡強行灌食數月、以死人床將束縛的女人扒光衣服像死人一樣,躺著灌食、躺著睡去、躺著大便、躺著醒來、躺著數月不洗澡、躺著撒尿、躺著數月不刷牙、躺著陰道炎、用電棍放電來擊打乳房和生殖器官以及用電棍插進陰道裡電擊。」

杜斌披露了57歲的法輪功學員劉霞的遭遇:「酷暑被捂著棉被,在烈日下長時間奔跑;酷寒被逼穿單衣,在冰雪上長時間蹲坐;被關禁閉室,大小便,有時長達半年不給衛生紙……嘴裡流血,陰道裡流血……血牢。」

杜斌說:「應該是在2004年左右,那會兒可以使用動態網,無界瀏覽,可以瀏覽外面的信息的時候,我在上面看到了反映『馬三家』勞教所裡面的事的文字。當時看了,其實說實話,2004年到現在已經過去九年了,再回頭去看,重新看那些文章的時候,還是感覺很震驚。」

《美聯社》4月9日報導說,《Lens視覺》雜誌對「馬三家」勞教所的虐待報告,跟法輪功精神運動成員十年前作出的投訴相吻合。法輪功學員稱「馬三家」是政府鎮壓法輪功最暴力的「強迫洗腦中心」。

國際記者聯會:立即釋放杜斌

杜斌失蹤已引起大陸民眾、國際記者聯會及前僱主《紐約時報》的關注。對於杜斌從被失蹤到證實被祕捕,國際記者聯會先後發表聲明表示關注。曾經看過《小鬼頭上的女人》國際記聯代表胡麗雲,對事件深感憤怒。「他只不過做一個真正的新聞工作者,一個作者,一個記錄者,沒有理由因為這樣而承受政治檢控,或者政治拘捕,我們強烈譴責國保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拘捕他,我們要求立即無條件釋放他。」

她呼籲在奧、習會談期間,奧巴馬應該更加關注大陸的新聞自由,以及大陸記者受到打壓的情況,並再一次要求國際施壓中共釋放杜斌。

1972年出生於山東郯城的杜斌,為前《紐約時報》簽約攝影師、作家、獨立紀錄片製作人,曾獲第14屆人權新聞獎的「攝影特寫獎」。杜斌另著有《上訪者:中國以法治國下倖存的活化石》、《上海骷髏地》、《北京的鬼》、《牙刷》、《艾神》,以及拍攝《小鬼頭上的女人》紀錄片。

(責任編輯:簡陽)

評論
2013-06-08 3: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