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古鏡﹕ 從東亞病夫到東方毒族

中華民族的兩次中毒

古鏡

人氣: 5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3年06月08日訊】中華民族曾經是這個世界上最優秀的民族之一,他們走過了數千年的輝煌歷史,開創了燦爛奪目的華夏神傳文化。他們是天之驕子,是上蒼的恩寵,他們的國度被稱為神州,這在世界上是獨一無二的。他們在歷史上各個時期建立的王朝,其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都是全球最為優秀的:

兩千多年前,大漢王朝的雄風刮過半個地球,與強大的羅馬帝國比肩於世。一千多年前,大唐帝國的威名遠播異域,萬邦來儀的氣象獨步千載。九百多年前,大宋王朝的富庶與繁華,更是冠於全球,中國人走到哪裏,都會被他國奉為上國之賓。五百年前,曾經強大的羅馬帝國早已灰飛煙滅,但中國的大明王朝依然雄居東方,其遠洋艦隊掛帆萬里,四海無敵。兩百多年前,康乾盛世的光芒依然令西方矚目,沒有人會懷疑中國人的優秀與聰慧。

如此的輝煌對於今天的大陸人而言,就像是一個神話、一個遙遠的夢,我們真的這般優越過嗎?這般強大過嗎?這般被人如此推崇過嗎?這怎麼可能,我們的歷史不是數千年黑暗的封建專制社會嗎?這些人早已喪失了對自己民族的認知與自信。放眼大陸,看看今日的中華民族,祖先的風采蕩然無存,除了外形以外,大陸的中國人大多已沒有了中華民族曾經的高貴、優雅、智慧、誠實。許多人黑白不分、善惡不辨、思維低能、道德淪喪、行為乖張、語言粗俗,哪裏還有一點禮儀之邦的文明教化。

僅就大陸能出國旅遊的人群來說,他們很多人到處題刻、大聲喧嘩、隨地吐痰、不守規矩,除了炫富就是炫丑,就像是一群野人進了大觀園,成了人們眼中的一群異類,與人類的普世文明格格不入。古人云:倉廩實而知禮節;這些能出國旅遊者,都是有一定經濟條件者,為甚麼如此的粗卑與惡劣?而大陸社會,則更是人心冷漠、禽獸橫行、黃毒遍地,只要能賺到錢,許多人不計一切的作惡,天打雷劈也不回頭。這裡的教育是最爛的、文化是最毒的、政府是最邪惡的、官員是最下流的、文人是最無恥的、民眾是最奴性的……

人類五千年的文明歷史,中華民族領先了四千八百年,何以在最後的兩百年裡,落入了無底的深淵之中?這個盛產君子的民族由人類文明的引領者,墮落為人類文明的棄兒,游離於人類普世價值之外,而今他們盛產的是貪官、無賴、娼妓、奴才,這是一個何等巨大的文明落差!中華民族在過去的幾千年裡,曾遭遇過許多次的嚴峻挑戰與嚴重挫折,但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被徹底的扭曲變異了。這兩百年裡,究竟發生了甚麼?是甚麼讓神州的子民變成了魔鬼的傳人?是甚麼把神州變成了毒州?

中國的許多「公知」們也紛紛的對此發表了他們的高論:有的說這是因為中國的人種問題,中國人天生奴性、劣根;有的說這是中國的文化問題,中國文化扼殺自由;有的說這是中國的宗教問題,中國的宗教太世俗了;有的說這是中國的政治問題,中國的政治傳統太專制了;有的說這是中國的教育問題,中國的教育太功利了等等。這些看似理性的觀點卻無法解釋,既是如此,為甚麼中國能領先世界數千年?為甚麼台灣的中國人身上依然有著傳統中國人的風度氣質,與大陸人簡直是霄壤之別?

其實答案並不複雜,根本的原因是近兩百年來,中國在與西方接觸與衝突中,中了西方的文明病毒。自從《馬可•波羅遊記》在歐洲發表以來,西方世界垂涎於中國的財富久矣,大航海時代的來臨為他們掠奪東方提供了可能。當年作為西方世界的龍頭老大,英國人為了掠奪中國人的財富,向中國大量的走私鴉片,並不惜為此發動了兩次鴉片戰爭,藉此敲開了中國的大門,給中國人帶來了深重的民族災難。罪惡的鴉片輸入毒害了整個中華民族,再加上文化上的迷失,使中國人獲得了東亞病夫的恥辱稱號,這是中華民族的第一次中毒。

英國人的鴉片投毒雖然罪惡,但並不致命,並沒能動搖中華民族的根基,反而使得苦難中的中國湧現了一大批救國救民的志士仁人。在他們百折不撓的艱苦鬥爭下,中華民族終於結束了滿清的腐敗政權,創建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中華民國。中國開始了由傳統禮樂政治向西方現代憲政的轉型,民國政府更是在內憂外患中,於政治、經濟、軍事等方面都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如果歷史就此發展下去,相信中國很快會重新崛起,但不幸的是,民國初建時的政治自由與思想混亂,又給了西方投毒中國的機會。

這一次它們投的是一種在西方剛剛興起的思想病毒,或者說是一種精神鴉片,一種能讓一個民族迅速魔變的邪惡學說——馬列主義,只不過投毒者由英國換成了蘇俄。北極熊的投毒方式比英國紳士要高明多了,它們用的是木馬植入法,在中國境內培植了由中國人組成的、受它們操控的中國共產黨。這是歷史上特洛伊戰爭的現代翻版,中國成了特洛伊,中共就是蘇俄植入中國的木馬工具。

中國自鴉片戰爭以來的屢次被動挨打,使得許多中國人的民族自信心發生了動搖。政治上的腐敗與科技上的落後卻被許多的知識份子歸罪於傳統文化,由此許多人對中華文化的信念逐漸動搖。這些人在西方的物質文明面前,頭暈目眩,崇拜得五體投地,自以為找到了救星,把自己的傳統文化棄之如蔽履。這一點無疑是致命的,因為中華民族之所以長盛不衰四千多年,就是得力於傳統文化的支撐、熏陶與凝聚,拋棄了傳統文化,等於拋棄了民族的靈魂。一個無魂的民族,與行屍走肉何異!只會為魔鬼提供了上身的條件。

1919年,這群文化叛逆們發動了五四新文化(全盤西化)運動,這個群體中的一些極端文
人恰恰與手拿馬列毒藥的蘇俄一拍即合,組建了徹底賣國的中國共產黨,走向了背叛民族的罪惡之路。一群中國人拜幾個西方惡魔為神,奉一個外國政府為主子,要在中國建立一個聽外國主子擺佈的傀儡政權,甘當西方主子殖民中國的木馬工具,這是四千九百年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中國文人的極端下賤卑劣也是從這群人中開始的,黃皮俄心,民族敗類。

比起歷史上的特洛伊木馬,中共不僅僅是善於偽裝,而且是劇毒無比、邪惡無雙。特洛伊
的木馬里藏的只是幾個人,而中共這只木馬里藏的卻是一個曠古的魔鬼,它具九大邪惡基因,集古今中外一切邪惡之大全,為達目標無所不用其極。民國的民主自由恰恰給了中共最大的活動空間,它們一經落地,便在民國的土地上迅速擴散,從各個層面上對中華民族進行滲透與侵蝕。霎時間赤毒瀰漫神州,許多文人政客們紛紛吸食上癮,由東亞病夫變成了蘇俄走狗。

中共除了其九大邪惡基因外,還有三大魔法:附體、洗腦、統戰。附體是中共的生存術,
任何群體或個人一旦被其附上,就會逐漸被其吸去元氣、挖空靈魂,且被其控制了思想意識而渾然不覺;洗腦是中共的欺騙術,這大概是中共始創的邪惡巫術,它能讓一個人善惡顛倒、喪盡天良、正邪不辨,主動的為中共奉獻一切;統戰則是中共對既定群體的分化瓦解術,它能利用一切人性的弱點、沒有任何作惡底線的來打擊人、拉攏人、控制人,從而達到它們的邪惡目的。

一種病毒,當你不知道它的來龍去脈,不知道它的本質時,你就很難找到對付它的辦法,
不管人身體上的病毒或電腦上的病毒莫不如此。而對於中共這種魔鬼製造出來的社會病毒,不要說對付它,就是大部份的專家學者們根本就不知道它是病毒,連民國的許多國學大師們都掉入了中共的陷阱,誰還能找到根除它的良藥。罪惡的新文化運動使得拱衛華夏的神傳文化被西學衝擊得七零八落,從而導致了中華民族元氣大傷,再也無法抵禦中共的邪氣入侵了。

民國政府雖然能擊退強大的日寇,但卻無法消滅中共這只蘇俄的木馬工具,因為它是魔教組織,靠政治或軍事的手段是很難解決它的。蔣介石等許多民國精英雖然知道中共的邪惡,但卻看不清它的底細,有心剿匪卻無法除魔。他們對中共無孔不入的附體、統戰、洗腦邪術缺少應對,其自身的組織系統被中共滲透得像花籃一樣,政治上被中共的宣傳蠱惑術搞得處處被動,終至不可收拾。國民黨在內憂外患中統一中國、艱難建國、擊敗日寇,卻功虧一簣失手於中共,這並不全是蔣公等人的過錯,而是中共的邪惡超過了一般人的理解能力。

中共篡政成功,意味著中華民族已是毒氣攻心,整個民族的大腦控制系統被邪魔佔據,馬列病毒也藉此強力擴散至神州的每一個角落。當毛澤東在天安門廣場宣佈「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時,其實是在向人類宣告:我們魔鬼從此站起來了,能在陽光下堂堂正正作惡了。只是當時誰能聽懂它的鬼話,許多人在跟著歡呼時,哪裏知道中華民族的曠古厄運已經降臨了。

從1949年開始,中共開始了對中國社會與中華人的全面改造,這種改造也可以說是馬列病毒的持續爆發:鎮反、鎮壓封建會道門、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四清、文革等等,還有中共的謗神與造神運動、魔教洗腦工程。三十年間,八千萬中國人人頭落地,冤魂盈野;八億中國人慘遭靈魂洗劫,變種變族。正常人在中劇毒後,都會呈現痛苦的痙攣,毛時代的腥風血雨,何嚐不是中華民族中了馬列劇毒後的大苦痛、大痙攣。中共要藉此挖掉所有中國人的良心,再給他們安上一顆魔心。

文革結束,中共靠殘酷屠殺與政治洗腦,基本上把中國變成了一個魔鬼國家,把中華民族變成了馬列魔族。在這三十年裡,中共讓中國人第一次集體過上了地獄般的生活,但卻成功的讓他們相信這是天堂一般的幸福,而且是中共賜予的,愛中國就是愛中共,可見中共的洗腦術是多麼的殘酷與邪惡。而大部份中國人已在中共的黨文化裡習慣成自然正邪不辨、麻木不仁,且受虐成癮。就連中共推出的計劃生育暴政,居然少有人表示反對,三十年裡三億多胎兒被鴆殺,換不來國人的一聲哀悼!中毒之深,莫此為甚。

如果說中共在毛時代是把中國人全面染上紅毒,那麼在後三十年裡,它們又開始了對大陸同胞進行新一輪的黃毒熏染,同時徹底摧殘國人的道德意識與倫理意識,對中國的生態環境進行瘋狂的破壞。到了現在,我們看一看,神州已沒有一塊淨土,中國人大部份已被中共毒化成又紅又黃又黑的馬列魔族,與人類的文明再難相溶。很多大陸人津津樂道於中國人拿了多少奧運金牌,早已擺脫了東亞病夫的恥辱;殊不知他們哪裏還比得上當年的東亞病夫,他們根本上已成為病入膏肓的東亞毒夫,其行為與思維與鬼何異!

且看他們中了馬列劇毒的症狀:唯我獨尊、極端自私、慣於撒謊、思維低下、崇拜強權、金錢至上、不信神佛、數典忘祖……。他們缺少正常人類的恥辱感、榮譽感、正義感,有的多是中共灌輸的反人類理念,在對天地、歷史、人文、科學、宗教、道德、倫理等等理解上,在對正與邪、善與惡、美與醜的認知上往往是顛倒的或錯亂的。如果說傳統中國人講究的是溫、良、恭、儉、讓,那麼他們的人生狀態則多是暴、惡、媚、偽、爭。

人心的中毒也帶動了自然環境的毒化,他們肆無忌憚的破壞自然。這樣的民族發展下去,其結果即使沒有天懲,也會在人人為敵、相互投毒中自我毀滅。形象一點說,中共就像是中華民族身上的癌細胞,當所有的正常細胞都被其吞噬魔變之後,民族的末日就會到來。或者說中共就是電腦上感染的超級病毒一樣,如果沒有針對的殺毒軟件,電腦系統就會崩盤,中華民族的文明系統只能走向崩潰與滅亡。

幸運的是,上天並沒有拋棄中華民族,在二十一年前,法輪大法的傳出給了中國人從新找回自己,擺脫中共毒害的希望。法輪大法倡導的「真、善、忍」理念,看似簡單,卻是中華神傳文化中最核心的理念,修煉「真、善、忍」不僅能讓許多人身體康復、道德昇華,還能讓人明辨是非、分清正邪。這對於被馬列毒害的中國社會來說,無疑是一付最佳的解毒良藥,也是找回民族靈魂的金光大道。

短短數年內,上千萬人走入修煉法輪大法的行列,這對於邪惡中共來說,無異於天降神兵。這樣下去用不了多久,中華民族就會全面清醒,那它們的末日就要來臨,所以它們毫不猶豫的舉起了屠刀,向千萬大法弟子砍去,以扼殺這個民族的最後一線希望。而眾多的大陸民眾由於中毒太深,不但沒有支持與捍衛同胞的信仰權利,卻又一次跟著中共向大法弟子發難,嘲笑、誹謗、誣告等等遍地上演,充分展現了馬列病毒的劇烈毒性。

但是這一次,中共的如意算盤落空了,它們用盡了邪惡手段卻無法撼動法輪大法在神州扎下的根基。十四年來,大法不僅在全世界廣泛洪傳,在國內依然有許許多多的民眾相繼走入了大法修煉的行列。最為重要的是,自2004年以來,大法弟子推出了《九評共產黨》與《解體黨文化》兩本石破天驚的巨著,徹底揭開了中共的畫皮,把其魔鬼面目完完全全的呈現在世人面前,喚醒了在中共魔爪中沉睡已久的人群。

這兩本神授之作從宏觀與微觀兩個角度,對中共實施了文化上的還原與病理學上的解剖,第一次解開了中華民族近百年來墮落的根源,給深度中毒的中華民族帶來了康復的希望。特別是對於那些中了幾十年馬列病毒的普通民眾來說,《九評共產黨》與《解體黨文化》就是兩付神丹,只要放下觀念用心閱讀,自可清除頭腦中的馬列病毒,找回被中共挖走的民族靈魂。

從傳統文化的角度來說,《九評共產黨》與《解體黨文化》就是兩件斬滅共產妖孽的神器。如果用當今流行的IT術語來表達,這兩本書就是針對馬列病毒的兩款強力殺毒軟件,所到之處,馬列病毒死光光,人性甦醒心堂亮。事實也正是如此,自這兩本書發表以來,已有一億三千多萬中國人聲明退出了中共,更多的中國民眾開始覺醒,對中共邪黨發出了正義的吼聲。中共邪黨已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近代中國的兩百年曆史,與中華民族的五千年曆史比較,只是滄桑一瞬,但這一瞬間對中華民族來說卻是驚心動魄、生死攸關的。前一百年因為政治上的積弱,招致了東亞病夫的惡名羞辱。而後一百年,卻由於文化上的迷失,在民族內鬼與外邪的合力下,不知不覺的被馬列病毒攻心,走到了變族滅種的邊緣。在真相漸明的今天,如果誰還對中共抱有甚麼希望,無疑是鬼迷心竅,毒藥怎麼能自我消毒?時下,歷史正在我們腳下延續,中共的結局必將是天誅地滅,對於每一個中國人而言,需要的只是選擇。

評論
2013-06-08 3: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