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蘭奇女傳(47)

佚名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

第三十回 木蘭初上陳情表 喪吾吟偈上西天

  卻說木蘭在衙中,將向日機房改為靜室,供一尊西王母聖像,命花阿珍專司香火。忽家人報曰:「天使至。」木蘭舉香接旨。云:
    朕念卿童年出征,樹奇功於北國,耀武德於邊疆,宏宣教命,實獲朕心。譁於眾口,曰忠,曰孝﹔裕於一心,曰智,曰勇。特爵卿為武昭侯,領兵部侍郎事。卿何久回不朝,致朕懸望。詔書到日,火速來京。欽者,用命!
  木蘭接詔畢,望闕謝恩。即修陳情表文,付天使齎回長安。表見天子。太宗開表看云:
    臣妾木蘭,髫年氣怯,性僻多病。祖父若虛,教讀孔孟之書,因明忠孝之理。臣每對鏡睹形,憮然浩歎,思功垂竹帛,名載丹書,幽閨弱質,何能望焉?祖死父立,伯仲依依,家運就衰,災害互見。臣妾日事女紅,織機度日。蒙鄂國公廣宣聖意,擢拔善人,薦臣伯父天錫為長沙太守,授臣父天祿為西陵千戶。臣妾沖年,心性靡定,乃竊學弓馬。及軍書甫至,父病不起,舉家驚惶。妾思聖命嚴急,伯父遠間,兄弟鮮有,遂效身如男,代父北征。幸天顏咫尺,番國君臣,拱手受命。臣妾具從戎之數,何功力之與有。皇上恩榮並重,錫臣侯爵,委任兵部。臣以幼女,遠膺重命,未見戮於狄人,不遺羞於上國,亦云幸矣!豈可重上闕廷,不閨規自勵,必為貞婦烈女所不齒,內閣大臣所賤惡。況臣矢志忠孝,目今親老母病,第願皈依佛教,以素終身,以為父母壽。聖天子裕已以孝,馭民亦以孝。臣妾拳拳孤忠,諒逢恩宥。
  
  太宗看罷,即詔封木蘭為武昭公主,賜姓曰李。封天祿為善養侯,封楊氏為芳孟夫人,封木蘭之弟為楚郡伯,賜黃金萬兩,綵緞十匹,四海風聞,傳為盛事。
  
  再說喪吾在大悟山上,夢見楊廷臣、醉月、慧參、陳榮袞、葉同觀等,約遊天宮。次日,命人請天祿、張良貞、木蘭、花阿珍、香元齊來大悟山。喪吾曰:「明日是吾西歸之日,今日與諸善人合盡一日之歡。可惜于飛賢弟,為我之事,北去未回。他日回來,爾等可代我致意。」即將寺中衣缽等項,盡付焦周執掌。眾人見喪吾言語如舊,飲食如常,半信半疑。次日午時,喪吾參拜各殿佛像,入方丈與眾位作別。焦周率眾羅拜,喪吾盤膝坐於法座上,口中吟曰:
  風清月白竹窗虛,白髮僧人誦古詩。
  夜半不知銀露冷,水天一色正當時。

  卻說那喪吾吟罷,合掌當胸,悠然而逝。鐵冠道人命葬於大悟山頂,修造石龕,永垂不朽。至今三十年一掃,喪吾在內,仍然面貌如生,正身端坐。此是後話不表。木蘭與花阿珍見喪吾超脫之妙,倍加精進,篤志修行。不知後事如何,細看下文分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太宗在朝,思念木蘭功勞,降詔提他進京就職。使者去了未回,伍登上殿朝見,辭駕上任。太宗曰:「卿家省親回朝,辭闕赴任,朱木蘭如何不回來就職?」伍登不敢隱匿,竟將木蘭行止,一一奏明。
  • 打了七日,有一個伶俐小狐,名喚秋濤,對秉池道:「木蘭與張良貞世好,倘良貞看見,豈肯與我等干休?況木蘭奇節過人,天仙之品,獨手不知進退,助番之逆,被天雷打死,亦與木蘭無干。祈祖師將他放了,以免後禍。」
  • 朱天祿自木蘭出征之後,心中憂悶,病勢轉加。幸妻子楊氏善言勸解,盡心調理,過了一年有餘。正值三春之候,夢至北番地界,與木蘭巡探番營。見營中旗幡招展,刀鎗亂動,搶出一將,十分凶惡,飛馬趕來。
  • 陳介庵恐木蘭不悟性命同出於一源,視齊家、治國為二軌,取筆畫一圖於紙,以示木蘭:介庵指而教之曰:「此圖雖小,可以悟大。圈中一點,庶士指為身中之心,中士指為心中之性,上士指為性中之命。《易》曰:仁者為之仁,智者為之智,百姓日用而不知。」木蘭聽罷,側身下拜。
  • 木蘭對元帥、軍師道:「末將向蒙山上靖松道人,贈我明駝出征,頗賴其力。今欲往山拜之,更索回書與喪吾和尚。」元帥準令,木蘭單騎奔上山來,參謁靖松。那明駝見了靖松道人,也搖頭擺尾,叫跳起來,如見故人之狀。
  • 康和阿見火光不滅,又是大霧迷天,祇叫軍士放箭。比及天色微明,火光息盡,番兵於大霧之中,認草人為真,益發放箭不休。到了辰巳之候,霧猶不散,番兵箭已放完。李靖令軍士各各取了車上之箭,然後將鱉甲車堆起如山
  • 尉遲元帥兵敗回營,心中思想:康和阿如此利害,此關何日得破?番邦何時可降?我等何日回見天子?思得一夜無眠。次日天明,即來軍機帳,與軍師商議。
  • 元帥看罷,問番使道:「朱天祿是如何來的?」番使將獨手大仙並二位小道人之事,一一說明。元帥頓足道:「果如此,木蘭危矣。」忙請軍師商議。
  • 湖廣木蘭山,有一狐精,修了千年道行。昔年曾受朱木蘭一劍之厄,削去左肘。自木蘭代父出征,他雲遊北番,思報此仇。一日,行至番都,見四門張掛招賢榜文,便化作遊方道人,自稱獨手大仙,將榜文揭下。
  • 康元帥見風雪大作,傳令雅福、康利並一干番將道:「今夜謹防唐兵劫營。」分令眾將輪流巡視,如有唐兵到來,放炮為號,使營中皆有準備。三更之後,該雅福巡營,巡至河邊,正與伍登軍相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