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憂鬱症患者獲得新生的經歷

修煉法輪功一年以後的神采奕奕的曹安妮(圖:明慧網)

  人氣: 73
【字號】    
   標籤: tags: , ,

自法輪大法在美國佛羅里達州洪傳以來,因為其在身心方面的吸引了各民族的人們走入修煉的行列。在佛羅里達的奧蘭多就有一個近二十人的越裔法輪功學員小組。下面是一位名叫曹安妮的美籍越裔學員,從病入膏肓的憂鬱症患者,到今天成為一名神采奕奕的法輪功修煉者的經歷。

一九九九年之前,曹安妮的生活還蠻順利的:有一個恩愛的家庭,健康的身體,和一個正常的工作。但是突然有一天,一連串的不盡人意的事情,搞得她健康每況愈下。她回憶說:「我每日擔驚受怕,疑慮,對生活失去了希望。我只想去死,每天我是在焦躁中度過的,我的脾氣總是很壞。之後的數年裏,我不斷的看醫生,服了各種各樣的藥,但是都沒有任何效果,我感到我的情況是越來越糟。」

「我在痛苦中度過了七年的時光。到二零零七年,我仍然服用各種各樣的藥,但是我的憂鬱症並沒有改善,我還患有嚴重的失眠症,如果我在安眠藥的幫助下勉強迷糊過去幾個小時,也是噩夢綿綿。我在驚悸中醒來,腦子裏是一團糊塗。我還患上了厭食症,我的體重掉了很多,看上去骨瘦如柴。我很怕光和噪音。我擔驚受怕,總是懷疑有看不見的惡勢力要來害我。我把自己禁錮起來,脫離了我的朋友,熟人,甚至家人。救護車或警車的聲音也會嚇倒我。」

圖1:二零零七年的曹安妮患有嚴重的憂鬱症,時常充滿恐懼和失敗,而且骨瘦如柴。(圖:明慧網)
圖1:二零零七年的曹安妮患有嚴重的憂鬱症,時常充滿恐懼和失敗,而且骨瘦如柴。(圖:明慧網)
圖2:修煉法輪功一年以後的神采奕奕的曹安妮。(圖:明慧網)
圖2:修煉法輪功一年以後的神采奕奕的曹安妮。(圖:明慧網)

「我剃光了我的頭髮。在我的腦海裏不斷反覆這我要離開這個人世,我要做個尼姑。從那以後,我的家人不分晝夜的看著我。除了吃藥,吃飯外,我把自己關在一個黑暗之中,失去了和外界的所有聯繫。我的生命的光一點點地熄滅了。」

曹安妮的丈夫和孩子們帶著她去各地尋訪名醫。只要有一線希望,從東方醫學,到西醫,到精神療法,她都嘗試過。直到二零零九年的一天,曹安妮和她母親的一位朋友,一名法輪功學員通了一次電話。電話裏,那位法輪功學員同她分享了法輪大法的神奇。曹安妮說:「我同她談了好幾個小時,她所講的東西是太令人振奮了。從那一刻起,我想成為一名法輪功學員。她介紹給我佛州的越南法輪功學員,我立刻就同他聯繫。那位學員給我寄來了《轉法輪》,和煉功的DVD。我就開始了學法煉功。」

她後來回憶道:「從那天起,我的生活之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從我開始讀書開始,我就知道這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修煉的路。在我整個生病期間,我都不是我自己,我總講些莫名其妙的話,不能夠理智地做任何決定。直到我的主意識強了一些,我能知道周圍發生的事時,有人才介紹大法給我。我知道這都是師父的安排,我需要吃苦還業,在我主意識清醒的時候我能得法,而沒有求治病的心。」

當曹安妮非常努力的開始讀法時,有很多東西她開始並不懂,她的丈夫就開始給她讀書,不懂的字解釋給她聽,然後他自己先研究煉功動作,再教給曹安妮,兩人就這樣一起開始修煉法輪功,就這樣過了一年,現在,曹安妮的丈夫也成為了一名法輪功學員。

奇蹟就發生在曹安妮幾個月以後,她說:「得法一個月後,我的健康狀況得到了很大的改觀。我信師信法,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做。短短的幾個月之後,我停止了所有的藥,但我感覺比以前甚麼時候都好。我的視力恢復到正常,我的風濕病消失了。我的胃口也回來了。我現在睡得特別香,噩夢再也不來打攪我了。」

「每天我都心存對李洪志師父的感恩。我越同化於法,去除各種執著心,我變得越善良,對周圍的人更有包容心。」

曹安妮也恢復了正常的工作,除了工作時間外,她都安排時間學法,煉功。曹安妮的身體已經完全恢復了健康,她的家人也非常感恩,因為一個健康的生命又回到家裏來了。每天簡單而充實的生活讓她每碰到有緣人就分享自己得法後的美好。最後她說:「師父為我安排了一切,他把我從絕境中救起,給了我一個新的生命。更重要的是,師父給我指出了一條修煉的路。我親身見證了法輪大法的奇蹟,法輪大法的法理浩瀚如海,我只是其中一條幸運的小魚,如此幸運的浸潤在新鮮的,充滿活力的水之中。我從心底感謝師尊。」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3/一個憂鬱症患者獲得新生的經歷(圖)-276611.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法輪功師父把我從不幸的枷鎖中解救出來。他告訴我人為甚麼要活著,還有更高尚的東西。
  • 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9/「沒真話」的丈夫浪子回頭-261731p.html
  • 八十年代走出校門,我為了爭名奪利,經常夜不成寐,身體狀況很差,同時從小的頭暈頭痛折騰的半夜都得起來到馬路上去轉。修煉大法後,大法的超常神奇,多次發生在自己及親人身上,同時自己因修大法,按照大法的要求事事處處做個好人,得到單位同事、領導的認可,年年獲得單位各種榮譽、表彰,在向世人證實著大法,揭穿著邪黨的謊言。下面是我從得法到修煉之路上見證大法的點滴。
  • 腥風血雨中我毅然走進大法,學法、煉功沒多久,我的心肌炎、頸椎骨質增生壓迫神經、半身麻木等病全好了。救人中,各種各樣的人都碰到,故事很多,說也說不完。自從我修煉了法輪大法,孩子們生意上那些讓人提心吊膽的麻煩事再也沒有了,平平安安的,我的孩子們都是上千萬資產的老闆,還給我買了別墅,支持我好好修煉大法。我知道,這是師父賜的洪福!
  • 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2/信師信法-實修中見證大法的美好-272359p.html
  • 從一個混混變成一個善良的好人,從一個張口就罵伸手就打的人變成一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修煉者,從一個吸食毒品的人變成一個不吸煙、不賭博、不酗酒而且遠離毒品的正人君子,是甚麼力量改變了他呢?是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的高德大法──法輪大法使他脫胎換骨,身心發生巨變啊!
  • 九四年去英國留學,九八年來到新加坡國家信息技術研究所工作的德忠還不了解法輪功到底是甚麼,聽說「圍攻中南海」,就非常好奇,想知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有同事就說,新聞裏是怎麼怎麼說的 。德忠卻說:「我在北京的時候,六四天安門事件都經歷過了,怎麼還能聽新聞的? 我們單位不是有法輪功學員嗎?我去聽聽他們怎麼說。」
  •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萬名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聞悉天津動用防暴警察抓打法輪功學員的消息後,趕到位於中南海附近(府右街)的國務院信訪辦公室,為在天津市被非法逮捕的四十五名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是謂「四.二五」事件。「四.二五」隔天,台灣報紙大幅報導該事件,許多人自己尋找煉功點,有人甚至認為「中共說不好的事,這功法肯定是好的」,很多人就在那時候走進大法修煉。
  • 修煉法輪大法幾個月後,奇蹟出現了,妻子身上的病全沒有了,身體輕鬆了。當時我悟到:這是師父給她淨化了身體,是師父幫她消了業,身體才達到了無病狀態,心中十分感恩大法師父!從此更堅定了修煉的信心,家裏也成立了煉功點,積極的做洪揚大法的事情。十八年過去了,回顧十八年中,有十四年的時光是在邪惡的迫害中度過的,十四年的迫害中,有十年是在邪惡黑窩監獄裏度過的。在那樣恐怖的邪惡環境中能夠走過來,十年囹圄,九死一生,是師父的看護,是大法的威力,是放下生死,正念正行才能走到今天。迫害還在延續,監獄、勞教所、洗腦班等邪惡黑窩裏的同修還在遭受著邪惡的迫害,酷刑折磨,中共犯下了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滔天大罪。望聯合國人權組織,全世界正義團體,伸出緩手,伸張正義,共同制止這場迫害,早日結束人類的浩劫。
  • 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像我這樣一個業力深重、即將走上黃泉路上的小小常人,何德何能能夠得到師父的救度。…得法頭三年,學法少,不會修自己,一直不精進。在我的婚姻走到盡頭,生命也將走到盡頭的時候,師父沒有放棄我,給了我一個全新的人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