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公佈GDP背離前期經濟數據 各界詫異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3年07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任義報導)15日,中共國家統計局公佈上半年經濟數據,上半年GDP(國內生產總值)248,009億元,同比增長7.6%,二季度GDP同比增長7.5%。在此前各項經濟數據均不理想的情況下,GDP的增速令各界詫異。

各項經濟數據表現不佳 GDP增速令人詫異

7月15日,中共國家統計局發佈上半年經濟數據。數據顯示,上半年國內生產總值248,009億元,同比增長7.6%。其中,一季度GDP同比增長7.7%,二季度同比增長7.5%。

但此前中共當局公佈的各項經濟數據表現並不佳,7月9日,中共國家統計局公佈PPI數據顯示,PPI(生產者物價指數)同比下降2.7%,已經為連續16個月下降,而CPI(消費者物價指數)則在上漲,二者呈燕尾式背離狀態。

7月1日,中共官方發佈製造業PMI(採購經理指數)降至50.1%,回落至代表製造業擴張與收縮的榮枯線50%邊緣,創4個月以來新低。同日,匯豐控股發佈PMI終值為48.2,更是跌破50的榮枯線,創9個月以來新低。

7月10日,中共海關總署公佈的外貿數據顯示,6月份進出口貿易數字雙降,出口同比下降了3.1%,進口同比下降了0.7%。其中出口為17個月以來首次下降。

再加上中國固定資產投資嚴重失衡,造成地方債高企面臨大量違約風險,而國內消費早就一年不如一年,這樣拉動中國經濟的三駕馬車——投資、消費、出口全趴下了。

對此,首都經濟貿易大學經濟學教授蘭紀平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各項數據表明中國經濟處於下滑狀態,而且很不容樂觀,但GDP的增速卻仍在中共政府的「預料」之內,著實令人「詫異」。

蘭紀平說:「我們都知道一個道理,各項數據差而總體數據卻達標,只能說似乎有只看不見的手,來準確的操作這一切。經濟界戲稱中國有個神奇的政府部門是專門製造數據的,那就是國家統計局。」

中共財長稱將容忍GDP增速低至6.5%

7月11日,中共財政部長樓繼偉在華盛頓接受記者採訪時稱,中共政府今年的目標,未來也許可以容忍低至6.5%的水平。樓繼偉並稱今年的增長目標是7%,而之前三月份中共人大通過的GDP增長目標是7.5%,引發外界對中國經濟將繼續疲軟的猜測。

隨後,在7月13日,中共喉舌《新華社》一篇英文稿修改了此前自己引用財政部長樓繼偉的話稱今年增長目標為7%的報導,將引述的增長率數據修改為中共本屆政府7.5%的官方目標。

樓繼偉聲稱6.5-7%的增長目標是可以接受的,後遭到新華社更正為7.5%,業界有疑問是否意味著中國經濟GDP實際增速應該是6.5-7%。對此,美國南卡羅來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中國問題專家謝田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此舉是在放風。

謝田認為,目前中共當局受到內外界的壓力,在慢慢曝光一些以前吹噓的數字,找一些人出來做替罪羊,然後慢慢降低人們的預期,還會繼續往下降。「因為中共覺的造假已經很難了,繼續下去不能自圓其說。這樣一點點的把增長目標降下去,以免讓人看到真實的一面的時候那麼震驚。」

增長趨勢放緩將是中國經濟新常態

近些年來,中國經濟表現有時給各界以撲朔迷離的感覺,一方面,中共當局發佈經濟增長「靚麗」的數據;另一方面,不斷增大的結構性風險則讓經濟學家認為中國經濟的崩潰不可避免,因為中國的增長模式是不協調、不平衡、低效率和不可持續的。

一個很好的例子是中共當局對外資的投資政策。為吸引外商直接投資制定了一系列優惠政策,包括免稅、無償使用土地、信貸補貼以及廉價的能源和水資源等要素投入。截至2011年,流入中國的外商直接投資已累計達到1 .8萬億美元。

而中共當局對內部的實體經濟卻支持不足,中共當局對市場干預直接導致市場的扭曲,包括限制勞動力在城市和農村地區之間流動的戶籍制度,對銀行存貸款利率的直接控制,政府機構對能源價格,尤其是石油價格的調節,以及向投資者提供的土地使用費優惠等。

包括勞動力在內的低廉的要素成本促成了「中國奇蹟」,一方面,這提高了生產利潤、投資回報以及中國出口產品的國際競爭力;另一方面,低廉的要素成本也造成收入從家庭流向企業的特殊機制。

多年來,企業利潤的增速遠遠超過家庭收入,導致了結構性問題。這種激勵導致出口和投資占GDP比重的不斷增加,隨著時間的推移,由於家庭收入的增長慢於GDP的增長,消費占GDP的比重下降。

中國社科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所長蔡昉表示,中國經濟正在經歷重大轉變,未來有可能進一步下降,這些變化構成了中國經濟的新常態。

當前中國已存在事實上的金融危機

7月13日,2013年APEC工商領導人中國論壇在北京開幕。中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所名譽所長夏斌在會上發表主題演講,他表示當前的中國已經存在事實上的金融危機現象,有些企業該破產沒破產,有些地方融資平台早就資不抵債,決策者應該儘快的尋找如何逐步刺破泡沫,逐步沖銷實際已經造成的損失,來擺脫大面積危機的爆發。

夏斌稱,目前之所以泡沫沒有破、危機沒有爆發,是因為整個中國社會都存在相當程度上的道德風險,也就是說市場、老百姓投資者、企業家包括銀行都普遍認為地方融資平台有問題、有缺口,但是相信中央政府最後會來救;對於房地產投資有泡沫,但是不相信中央政府的調控會一步到位。

夏斌認為,但這是一個可怕的預期,就如6月20日中國銀行界互相拆借錢的利率達到30%的事件表明,流動性、錢最後是一種信任是一種預期,只要信任、預期沒有,馬上流動性就沒有了,有錢也不敢借出去,美國金融危機之後也是這樣,有錢不敢借出去。

針對中共當局提出的經濟增長底線,夏斌表示,要有危機思維,就是要有預期思維,就是要做好準備會發生的事。現在的預期非常脆弱,個別事件都馬上會改變人民的預期,會引起一系列的資金鏈終端的連鎖反應,所以他對中國經濟的看法是,中國當下的經濟不整早晚要出事,整狠了馬上就出事,這就是中國經濟。

(責任編輯:姜斌)

評論
2013-07-16 12: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