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書:雲南省委書記貪得無怨

投書人:滄桑

人氣: 2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3年07月16日訊】2011年8月,中共中央對外宣稱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年齡原因,不再擔任雲南省委書記職務及該省人大常委會主任,對此作為中共封疆大吏的白恩培,從2001年起開始主政雲南,11年間到底為雲南幹了些啥事?其實中共高層領導集團,心知杜明,坊間盛傳有關白恩培的那些事,白是中共建政以來,有一個道道地地的腐敗分子。中共十八大會議產生以習近平為總書記,李克強為國務院總理為新一屆國家領導班子,隨即針對中共嚴峻貪腐問題,展開一序列的反腐敗革命運動舉措。不知是中共肅貪決心不夠,只是作政治秀而已,還是忌憚於白的關係太深廣,中共至今還沒美把白恩培這個貪腐分子向揪出來,打暴陽光下,接受全民審判。

然而白恩培是一個地道的腐敗分子,這是一個不真的事實,中共內部公共的秘密。

白恩培多年政治上玩權術,經濟慷國家之慨,中飽私饢大肆貪污受賄,生活極其腐化,品行上極為不端。白恩培為爭當「國家領導人」不擇手段,白恩培經常大言不慚,自稱是白氏家族在共產黨內碩果僅存的代表,近些年來,白家人逐漸退出歷史舞臺後,然而白恩培一直耿耿於懷,至今仍然還在做著當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的美夢。自認為兩屆中共代表大會當選候補、三屆當選中央委員、48歲當省長,畜類拔萃,勞苦功高,還經常在同僚間發牢騷說,胡總書記的三個不能虧待,簡直就是一紙空文屁話,我都沒沾上,所謂要提拔重用的言語,完全就是一句狗屁話。他多次給楊應楠(原省委常委、秘書長)等人說:「我給胡海峰幾個礦權,他一點表示也沒有。不過胡總心裏應該總是有數的。」中共十八大白恩培「退二線」後,仍不甘心,繼續在四處活動爭取,一門心思想著當「國家領導人」的美夢。

其二,白恩培在主政雲南期間,作為一把手的他,大權在握就隨意封官許願,收錢賣官,瞞上欺下,無視中共中央的基本組織路線。白恩培對中央如此,在雲南自己官場領地內,更是極盡挑撥利堅、玩弄權術,排除異己之能事。前雲南省政協主席王學仁由於看不慣白的行徑,極為反感,曾向中央多次反映過白腐敗貪化的問題,白因此換恨在心,白認為王是雲南的「地頭蛇」,於是就並利用手中的權力將王的哥們曲靖煙廠廠長魏某以貪污受賄投入監獄。白在卸任省委書記之前,向十幾人封官許願,又是「常務副省長」又是「進常委班子」,使得後來沒有達到目的的人,大罵其收錢不辦事。坊間傳言,白在任時,想要進常委領導班子的起價在300萬以上。

其三,白恩培還是腐敗斂財高手,癡迷高爾夫賭博的賭徒

白在經濟貪污受賄主要有幾個公開的秘密管道:

第一.就是利用手中的權力賣官粥爵。(原)現任有幾位常委均是通過老闆向白行賄,數百萬美元、人民幣不等而入選大為;

第二,就是利用家屬尤其是白的老婆張慧清「高爾夫」廉財。張來雲南後,很快成為雲南電網公司下屬投資公司的老總,年薪幾十萬。其到任後,不久就將僅值數千萬元的昆明陽光高爾夫用4.5億元的高價買下,後有人舉報到中央,溫家寶批示國家審計署落實查處時,白秘密將重要證人、陽光高爾夫的老總楊某送往境外。張慧清還常以高爾夫賭球收錢,一桿5萬以上;張在雲南玉石界強賣強買,大出風頭,名操意識。其一般是以極低的價格強買商人手中的玉貨,再在有老闆「有求於老白辦事」時高價賣出。更有甚者,張一次性要了一廣東玉商上千萬的玉貨上北京打點關係,然而分文不給廣東貨主。

第三,白以「重組民族工業」為名,從而聚財利己匪時。雲南白藥是民族工業的著名名牌,白入主雲南後很快要紅塔集團撤出股份,先是賤賣給家鄉陝西的東盛集團,經營不善後,又高價收回。由於張慧清與福建紫金礦業老總陳發樹是長江商學院的「同學」關係,白將數百億的雲南民族著名品牌一雲南白藥僅22億賣給了陳發樹。陳為投桃報李,將白與前妻的女婿郝剛提拔作為全國雲白藥牙膏獨家總代理,使得剛開始僅靠租房艱難度曰的郝剛,短短的這幾年間,已經賺得盆滿缽滿,創造所謂締造了「從零到六億」「神話」,3年銷售額累計,衝破6億元大關神話故事,一事成為中國高端牙膏的領軍品牌。其女婿郝剛腰身一遍,成為打款,夜夜笙歌,出入於北京各大豪華飯店和夜總會,經常會有中央戲劇學院的在校女生三陪。同時,白還多次打招呼,要雲南國企為其女兒白穎、郝剛在西安、深圳的房地產公司注入大量資金。白在怒江水電開發上大謀其利。原本在怒江水電開發的華龍集團,被與白、張有利益關係的「江東集團」以機器卑郫手段奪取了20多億元的合同。就以上管道白恩培貪污受賄、謀取不正當利益已高達數十億人民幣。

第四,白還利用土地發財。其與商人黃如倫沆瀣一氣,在雲南瘋狂圈地。白在北京一切開銷都由黃買單支出,白利用手中權利將雲南各熱點風景區土地,低價給黃共同謀取利益。

第五,白夫妻兩人,生活極其腐敗墮落,各領風騷數,各玩各互不干涉白恩培生活腐敗墮落,在雲南乃至全國都是公開的秘密。其早在內蒙古主政其間,就與現在的老婆張慧清秘密姘居。白包養小三在內蒙古已經成為老百姓的談資笑料,其家庭也經常爆發內部戰爭,簡直就是大吵經常有,小吵天天有,甚至傳出其大兒子將傢俬全部砸光的醜聞。其來雲南後,白明目張膽與張同居,以至於白前妻當時向中紀委告發了他的重婚罪。後來其秘密安排一廣東老闆花了上千萬元擺平其前妻,不再鬧事,總算相安無事,彼此離了婚,白與張結婚生女。白不僅暗示各種傳媒要有其女兒的聲音與形象,為包裝其女參加了「聶耳合唱節」「慶祝改革開放三十年活動」及電視臺各種晚會等,據知情人透露,其小女兒在電視臺化妝間有幾十雙鞋子,女兒一有節目表演,白的主要任務是「爬在地上找鞋」,女兒上學每天都有武警護送,白女兒在班上要當「班長」,被吹成了「天才學生」o以及張慧清在省裏和某某、某某偷情開房諸如此類花邊新聞,早已經是公開的秘密,傳遍坊間。

雖然白恩培入主雲南11年來在領地內,窮奢極欲,橫徵暴斂,貪腐無度,白自己作為中共封疆大吏已經是威高權重,金錢美女,財富名利,應有盡有。但在其骨子還是不滿足現狀,還夢想在自己仕途上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卸任不甘寂寞,一邊積極活動力求躋身晉陞,一邊仍然干擾雲南省委的正常工作,經常邀約現任常委及副省以上幹部「出省打高爾夫」賭球。繼續在其「紅樓」通宵大膽「鬥地主」。

(責任編輯:魏敏)

評論
2013-07-16 12: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