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佚名:亂世中原誰最美?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07月22日訊】當今的中國亂象叢生:貪官、淫官、黑官、裸官充斥著腐敗官場;黑黃賭毒幾乎蔓延了社會各個角落;泡沫經濟覆蓋著各個領域呈崩潰之勢;民眾賴以生存的生態資源環境遭到官商的極度破壞;各地群體抗暴事件此起彼伏,天災人禍不斷,舉國道德淪喪,法制潰退,怨聲載道。

亂世中,那個一貫為中共塗脂抹粉的喉舌「央視」,近年來招搖起哄推出了「最美女教師」、「尋找最美鄉村教師」及最美甚麼甚麼的新聞謊話專題,把當事人在高付出低收入生活困苦的環境下,積勞成疾還要堅守崗位,暗示成「黨和政府」教育的奉獻結果。

低層教師等民眾在中共體制的壓榨下,為了謀生不得不從事著工作量大、時間長、環境低劣而收入最低的工作,最後造成積勞成疾,甚至病危,這是中共製造的悲劇。央視不以為恥,卻將其打造成「最美教師」專題,在亂世中渾水摸魚,為中共唱讚歌,實在厚顏無恥。

亂世中的一方淨土

沙漠中是否還有綠洲,亂世中是否還有淨土?讓我們從以下一組報導中尋找答案吧。

1997年3月17日,《大連日報》發表了一題為「無名老者默默奉獻」的通訊,報導了一位古稀老人為村民修路的事。這位老人名叫盛禮劍,他利用一年時間,默默地為村民修了4條全長約為1100多米的公用道路。當人們問他是哪個單位的、拿了多少錢時,老人說:「我是學法輪功的,為大夥做點好事不要錢」。

在湖南省山區,流傳著一個「讓水」的故事。南邊村和水莊村共用一條水渠。因為水源有限,每到盛夏乾旱季節,處在上游的南邊村仗著優勢,壟斷稻田用水20多年。1995年7月,法輪功傳到了南邊村。全村176人學功,他們的道德觀念、精神面貌很快發生了變化。大家一片善心待人,爭水、霸水,變成了讓水,兩個村子從此消除怨恨,和睦相處。

1998年初夏,中國發生大洪水。在那段日子裏,武漢電視台每天都在不斷播放全國各地集體和個人捐款的消息。幾乎每天都能看到:法輪大法修煉者,捐款多少多少元。在一個抗洪工地上,有十幾個人,從早幹到晚,好像不知道累一樣。去視察的領導問他們是哪個單位的,他們說都是自願來的,細問之下才發現,原來他們都是煉法輪功的。

2002年3月9日下午,居住在加拿大魁北克省的蒙特利爾市的中國移民陳儒慶陪同朋友到修車鋪去修車。途中,他看見有個小男孩迎面朝他們這邊跑來,一邊跑一邊大聲喊著──「有個女孩掉進運河了」。聽見喊聲,陳儒慶立刻就向200多米外的運河跑去。到了那,只見有一個小女孩正在離河岸大約10米遠的冰窟窿裏掙扎。陳儒慶見狀立刻從冰上爬了過去,緊緊抓住小女孩的手,把她從冰窟窿裏救了出來。

2003年11月17日,魁北克省移民部舉行頒獎大會,獎勵在2002年捨己救人的24位優秀公民,陳儒慶是其中之一。魁北克移民部部長庫爾西妮在頒獎大會上激動地說:「就我所知,這是第一位亞裔公民在魁北克獲得這樣的榮譽,我為華人社區、華人朋友為社會做出的貢獻感到高興,我想對華人朋友們說聲──謝謝。」

獲獎後,當有記者問陳儒慶為甚麼要在冰天雪地裏冒著生命危險下河救人時,他回答說:「那我們看到人都快要死了,你不去救她,作為一個(法輪大法)修煉者肯定是不合格的。所以我當時看到小女孩在冰水裏掙扎,甚麼也沒想,就去救人了。」

這些捨己為人的人們都是法輪功學員,像這種公德公義之舉在這個群體中層出不窮,舉不勝舉。他們這樣做是因為他們的信仰理念所致。我們知道,法輪功的崇高理念是「真善忍」,修煉讓遇事內省,與人無爭,博愛待人,慈悲眾生,從這種超然灑脫理念洗練出來的人們,內心發出的當然是純淨善念,與人相處友好仁慈,行為處事會先他後我,在濁世中,展現給人們的是人性至善至美的無私心境和煥然一新的精神風貌。法輪功作為社會中的一種道德精神力量,無論對哪個國家、民族、團體都能帶來巨大福祉。

心靈美好的人卻遭到中共紅魔的摧殘虐殺

然而,這些道德素質高、心靈境界美好的人們,卻一直在遭受著中共最殘忍的欺凌虐殺,十四年來,這種摧殘迫害一直沒有停止。

李紀南,女,蘇州崑山市法輪功學員,六十多歲,政府部門公務員,原籍長春,研究生學歷。幾十年來,李紀南把自己的精力和財力都奉獻給了那些貧困的學生,她資助了很多貧困的學生卻不留姓名,(直到受她資助的山東寒門學子宏剛通過媒體尋找她時,人們才了解她的感人善行)。這樣一位對社會對他人無私奉獻的好人,卻因為修煉「真、善、忍」遭到中共迫害。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日,崑山國保大隊警察熊繼繼、俞惠星、莊鳴華到她家非法抄家,後把她非法判刑三年半,投進南京女子監獄。她被惡警黃鳳英罰站、遭多根電棍同時電擊,落下滿身傷疤,手腳不能正常運動、行走,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被逼到工場間踩縫紉機。收工回監室後,深夜監室還對她開批鬥會、謾罵、毆打。出獄後,她到公安局去要回存摺,國保大隊長李冬林與「六一零」互相推諉。邪黨「六一零」機構安排人員流氓式對她二十四小時貼身監視,李紀南被迫流落他鄉。

山東臨沂市運輸公司職工李永欣,男,五十歲左右,其妻周向梅是南坊鎮信用社職工,二人都修煉大法。李永欣是跑長途的駕駛員,一次在晚上下班前收拾車時,發現乘客落下了個包。打開一看,內裝三、四萬元錢,李等了許久沒人來認領,便把包交給了公司領導,拜託尋找失主。運輸公司領導經過多方聯繫,終於找到了失主。失主激動得當場拿出上萬元的現金表示酬謝李永欣,被他婉言謝絕了。迫害發生後,李永欣夫婦被臨沂六一零惡徒及當地惡警多次騷擾、監控,限制人身自由、剝奪其工作權利、逼寫「保證書」。李永欣後被迫流離失所。零二年,因資料點被破壞,李永欣及蒙陰縣的滕德方等同修一起被抓,遭受酷刑逼供:老虎凳、吊銬等大刑折磨。最後,李永欣被非法判刑十年,投進山東省第一監獄迫害(現已出獄)。期間,其妻周向梅遭當地惡徒的追捕,在逃生過程中不幸墜樓罹難。

法輪功學員張方良,男,時年48歲,1997年底任重慶市榮昌縣副縣長。張方良1998年初有緣得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得到淨化,他身居要職不收紅包、拒吃請、不揩公家油,他以自己的所能與條件為全縣人民無私奉獻,清正廉潔,當地群眾有口皆碑。2001年10月6日他在重慶市銅梁縣城發放真相資料時被綁架。在非法關押期間,他直面高壓迫害,不向邪惡屈服。並仍向能接觸到的一切人講真相、揭露江澤民一夥的邪惡,堅定地維護著「真、善、忍」宇宙法理。在2002年6月,邪惡之徒對其迫害不斷升級,使他身體遭到嚴重摧殘致嚴重病態。家屬強烈要求外醫時,早有預謀的邪惡之徒已將張方良轉移到銅梁縣醫院,給他帶上手銬,強行注射不明藥物。致張方良已神智不清、精神恍惚,在藥物還有部份未輸完的情況下,銅梁縣政法委副書記劉安學及「610」的人急忙拔掉藥瓶,慌忙催促其家屬把人接回家去,並前後警車監控跟隨。到榮昌縣城後,榮昌縣政法委書記王臣志出面交接後,雙方人員匆匆離去。張方良被接回家不久即含冤離世。榮昌縣有關部門還蓄意製造出張方良是「自殺而死」的謠言。

徐浪舟,男,四川攀枝花市一大隊交警。九四年修煉法輪功之後,連年被評為優秀警察,攀枝花電視台還為他做過報導,當地人對他稱讚有加。在法輪功遭受迫害後,徐浪舟堅持修煉,堅守正義,並上訪為法輪功說公道話,卻被中共無理開除、回訪迫害、關押摧殘。被非法勞教判刑各一次,遭到了攀枝花市六一零系統惡徒王志丹等及國保大隊秦剛、鄒勇軍、孫支文等惡警的殘酷迫害:「上刑床」、 幾萬伏的電棒電擊、捆警繩、五花大綁暴曬、高溫奴工、暴力取證誣陷等酷刑。妻子在壓力下與他離婚。零四年十一月一日,徐浪舟被非法判刑八年零六個月。零五年一月徐浪舟被送到四川省廣元監獄繼續迫害。後被轉到樂山五馬坪監獄遭受加害。就在徐浪舟即將刑滿回家時,五馬坪監獄長祝偉指使獄卒吊打徐浪舟七天七夜,直至生命垂危,然後將他送成都司法警官總醫院。親人被通知到醫院時,徐浪舟已經於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被迫害致死,時年三十九歲。遺體胃腹處有一道刀痕,前身腰腹兩側分別有兩個小圓洞,兩前胸肋內側有一大片血瘀。是毒藥謀殺還是活摘器官,醫院和獄方不但至今不敢給家屬看徐浪舟死亡鑑定報告,還訛詐、威脅其家人。

秦月明,男,生前住黑龍江伊春市金山屯區。性格率直、善良,酷愛武術,以收廢品為生計,九七年四月,他開始修煉法輪功,重德行善,當地人人皆知。秦家門前有一段路,坑坑窪窪高低不平,天下雨時,道路泥濘,騎自行車過路的人不時的倒在泥水裏。秦月明就利用早晚休息時間取土修路,獨自一人推著三輪車去數里外的山坡上取黃沙土墊道。數十天的辛勞,長達百多米、寬四米左右的道路用他勤勞的雙手墊平了。秦月明的舉動感動了鄰里鄉親:這路是「法輪功」給修的。他的客戶們都很信任這個煉法輪功的貨主。有的人貨多了沒有運力,秦月明不管客戶的貨多還是少,給個信兒他就主動上門去取;給廢品過秤時,有零頭的他總是給補足斤;付款時他總是把零錢給往上調夠整數;重德行善、公平交易,成了他修煉後的一個經營準則,他的生意越做越紅火。但九九年大法遭到迫害後,秦月明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勞教三年;零二年四月,伊春市金山屯區公安分局警察康凱和齊友等警察非法闖進秦月明家對其「回訪」將其綁架。在公安局長崔玉忠和「610辦公室」主任孟憲華的親自指揮下,對秦月明實施酷刑,致其腿骨、肋骨骨折。隨後秦月明被非法判刑十年,關押到佳木斯監獄迫害。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秦月明在獄中被劫持到集訓隊強行「轉化」,二十六日秦月明被野蠻灌食折磨致死,時年四十七歲。秦月明的家屬提起控告和賠償申請,當局不但不作為,還把秦月明的妻子和小女兒非法關到哈爾濱市前進勞教所。秦月明的遺體至今已留存兩年多了。

法輪功學員潘本余是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齊鐵環衛站工人,是一位名副其實的救人英雄。一九九七年九月,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騎自行車剛走到火車道口,由於火車突然鳴笛,二人一時發懵,撞在一起,雙雙摔倒在鐵路上。看著越來越近的火車,兩個孩子早已六神無主。潘本余見狀,衝向前去,迅速將他們扔出鐵軌。列車風馳電掣般駛過,潘本余的衣服也被疾馳的火車掛破。潘本余還曾在齊齊哈爾瀏園先後救起過四個溺水之人,其中一個是建華廠三十來歲姓張的職工。此人在江對岸岸邊深水處溺水時呼喊「救命」。潘本余去救他時,卻被他死命抓住胳膊不放。潘本余拼盡全力才將那人拖上岸時自己胳膊上已經被溺水者撓掉了一塊肉。此人得救後千恩萬謝。法輪功被中共惡意構陷後,潘本余這個救人英雄卻被中共連軸迫害致死。迫害之初,他就被非法綁架了兩個月。迫害升級後,他被非法勞教一次,非法判刑兩次計十一年。在勞教所、監獄遭受了獄警姜佰利、張銅鑫及犯人的慘烈迫害,經受了「窩心腳」、涼水澆、煙頭燙、毒打頭部、不讓睡覺、關小號,戴刑具,鎖地環等酷刑折磨。奄奄一息時,才被家人接回。二零一一年七月八日,潘本余在齊齊哈爾市第三醫院搶救期間,來了幾個公安暗中調查潘本余的病情。後來發現潘本余住院期間的鑑定被改寫。七月十七日半夜一點多潘本余停止了呼吸。

難中救人,大法徒正在展現天地間最崇高的美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以修煉「真、善、忍」為至高境界的法輪大法開始在神州大地上洪傳時,其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和提升精神道德的美好境界,立即受到廣大民眾的青睞,那些率先得到這部高德大法,走上返本歸真大道的人們,內心充滿無比欣喜和感恩,許多人因此百病頓除,許多人心性得以提升,許多家庭真心感動。法輪大法很快在大陸洪傳開來,幾年間,修者已逾億萬之眾。給中華民族道德塑建帶來了生機希望。

但法輪功的快速傳播卻引起了中共的恐慌和仇恨,相比之下,中共「假惡鬥」的暴力理論,顯的異常醜陋和不正。中共在1999年7.20發動迫害狂潮,並一直持續至今十四年。

巨難發生後,法輪功學員沒有氣餒退縮,也沒有揭竿而起以惡制暴,而是走上了和平理性講真相反迫害之路,面對全身武裝的中共惡黨,這些手無寸鐵的善良人,每前進一步,何其艱難!但他們沒有退縮猶豫,他們就是要用真相打開身邊每一個人的心靈良知,就是要用真相喚回迫害者的人性,就是要用真相救度被中共謊言毒害的廣大同胞。期間,大法弟子經受的生死魔難,做出的巨大付出,大地為之泣訴,皇天為之見證!

有人說他們是弱勢群體,可他們在十多年的時間裏將法輪功弘傳到五大洲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將《轉法輪》書籍翻譯成近四十種文字盛傳海內外,得到海內外政府政要等給予的各種褒獎和支持議案三千多項,使得許多國家的主流社會對法輪功格外青睞和敬重,紛紛在自己國度或城市裏,設立了「李洪志大師日」、「法輪大法日」,「法輪大法週」,「法輪大法月」,加拿大則成立了「國會法輪功之友」。法輪功創始人則獲得了許多國內外大獎和榮譽稱號。試問:自古到今,除了法輪功,有哪一個中國人和團體能給全人類帶來如此的貢獻而產生巨大的感召力和由此產生的超越國界、民族、時空的精神價值?

苦難中,他們擦乾血淚,忍辱負重,一心要把同胞喚醒,處處展示出法輪功修煉者的慈悲光明;魔難中,他們捨生忘死,廣傳真相,煉就了金剛心境,塑造了人間不朽的道德豐碑,展現了天地間最崇高的美和最絢麗的人生!

壯哉,大法徒;美哉,大法弟子;偉哉,「真善忍」的傳播者!

——轉自《明慧網》

評論
2013-07-23 6: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