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拾綴──怡情慧語】戀戀雙溪雙輪舞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3年07月22日訊】與好友相約夏日同遊雙溪,享受腳踏雙輪的閒情雅致,沒想到,才九點多的夏日陽光,就讓我遭逢挫敗的情緒。熾熱欲焚的熱度快將我的身體晒照到氣脫委頓,我真能在燦陽下踩踏雙輪嗎?我真能克服心理的恐懼,挑戰安逸身軀的極限?

駐足鄉間林野,觀看變化多端的雲朵,襯出湛藍蒼穹的素雅恬靜,品啜圈輪飛舞的暢快旋律,是此次挑戰豔陽單騎行的初衷,唯有跨越一成不便的生活姿態,才能飲饌戀戀雙溪雙輪舞的甘醇滋味,這趟深度微旅行,將是自我挑戰的楔子。

從雙溪高中啟程,不像友伴能風馳電掣地奔馳,我緩慢地騎在顛顛簸簸的仄徑小道上,鄉野小道標誌上的公里數,好像沒什麼快速增加的動靜,只好自顧自地望向身邊的濃密林蔭,它們彷彿淡綠微涼的彩筆,細細繪成觀賞的沁涼光影,圈住我往幸福的微光前行。往前凝望那層巒疊嶂的綠意襲來,乍見山巒稜線鑲嵌著閃爍的紅彩,喧囂市聲漸遠,只聞隱隱紅塵的清歌。

曾在踟躕的小徑,默默領受向左走、向右走的焦慮,卻意外聽到小溪潺潺低鳴流過,看到矮堤錯錯落落的扶疏花木;曾在開滿亭亭淨植的荷花池畔停駐,那淡淡的幽香竄入心脾,撫慰我在烈日灼晒的苦悶心緒。沿途阿勃勒的嫩黃綠閃爍著青春的芒光,夏日的跫音敲響這一季的悠唱,往日的旖旎情事,隨著景致流轉出一首巧囀的弦歌。此時,只想私心地捕捉倏忽即逝雙溪河道的美景,這趟雙輪舞的旅程,讓我忘卻一白遮三醜的膚淺世俗美學,想隨性地順著陽光的引領,走向更深處的人間桃花源。

憶起兒時 吹拂來的是親情

靜謐地將這份美麗悸動收藏在心底深處,卻意外勾起兒時與外公在田間栽果種蔬的生活。驀然湧上心頭的是童稚年歲,滿溢外公對我撒嬌耍懶的寵溺專愛,以及曾經是快樂鄉下,野孩子的天真情懷。微風輕輕掠過我的髮際,吹拂而來的是純粹的親情摯愛,讓我懷想起到阿公在夕陽餘暉的時分,瀟灑地騎著鐵馬要我懷抱著他,緊緊密密的祖孫柔情。踩著雙輪舞踏,恣意讓感性的情緒觸動塵封的記憶,讓我回到童年美麗的一方景致,忘記了成年後世故冷笑的惆悵落寞,也忘卻了風雨擊打的淒清。過往日子的句讀,吟詠起來仍是那樣動人,彷彿空谷絕響的音韻,引領我擺盪在時間之河的燦美倒影中。

炎炎夏日,幸好有知己共度美好時光,一同書寫戀戀雙溪的假日情事,在雙輪舞踏中,我們時而相遇同行、時而與自然對話、偶爾迷途卻能知返、偶爾落單卻知迎頭趕上,生命的璀璨時刻,不再因懼嚇烈陽高掛而蹉跎時光,也不會再錯過雙輪舞的邀約,此次的出走,讓我能享受與山林相互唱和、與溪谷彼此應和的愉悅。

生命放慢腳步,才有重新認識自己的機會。快樂看似近在咫尺又常遠若天涯,戀戀雙溪雙輪舞的夏日,篩留生命感動的時光流沙,想像的彩筆讓走過風雨歲月的愁苦,流瀉某些人情相聚的幸福氣味,生命扉頁重讀之時,隱微晦澀光影漸褪,簡單幸福的況味,正暈染著。

(責任編輯:鄭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