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謝田】:中國總理如何才能透過氣來

中共大動作宣傳「台諜」威脅,或將招來適得其反之效。圖為中南海紅牆外的警衛。(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3年07月23日訊】(新紀元週刊335期,作者謝田)中共總理李克強在最近舉行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稱當前中國的經濟和金融面臨嚴峻的問題,而這些問題使他「透不過氣來」。李還明確指出了六個方面的具體問題。從李克強的問題中,人們不難分析判斷出,中共的總理已經自己承認了,中共本身就是造成中國社會動亂和金融震盪的一顆定時炸彈。

中國經濟的六個問題

李克強所說的中國經濟的這六個問題,分別是:

一、中央和地方就經濟發展及經濟轉型的政策和方向不協調、矛盾;

二、經濟發展和轉型處於徘徊狀況,影響整個國民經濟發展的規則和進程;

三、金融的管理、監管、金融資源配置,處於不完善、不規則狀況,金融不良資產長期高築;

四、證券市場長期處於不規則狀態,加上受利益集團的操控,成了中國社會動亂、金融震盪的定時炸彈;

五、地方國民經濟增長數據、稅收數據、借貸數據、資金外流數據、進出口外貿數據、大型工程進度數據等統計,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大的誤差;

六、社會各項有關民生通脹的指標被有意造假,以掩飾社會矛盾和民怨、民憤。

六個問題背後的嚴峻現實

觀察中國經濟的這六個問題,會發現一幅幅非常令人震驚和憂慮的經濟現實。中央和地方就經濟發展及經濟轉型的政策和方向不協調、矛盾,這些所謂的「不協調、矛盾」,是如何產生的呢?

從中央的角度來講,他們希望中國的經濟轉向高附加值、高科技、環保清潔的產業之上,而地方政府為了眼前利益,則著重於發展見效快、投資回報快、能夠立即僱用工人、迅速增加地方政府GDP數值的產業。這些大量燒煤、燃煤的企業,煤礦山的開採,既污染和破壞了環境,也沒有能夠帶來產業的升級。

這個不協調、矛盾還說明,雖然中共是中央集權的強勢政府,但有時在很多問題上,中央政府的管理和控制也是無效、失靈的。中國總理如果說,中央和地方在經濟發展的方向上出現分歧,李克強因此而透不過氣,他應該問問習近平應該怎麼辦。這也是經典的、集權政權發生的教科書式的麻煩。權力和意志的貫徹受到阻礙,聽之任之會失去全面的控制;強行扭轉又等於是摧毀了自己統治的基礎和結構。這該怎麼辦呢?無解。

中國經濟發展和轉型雙雙停滯

對於李克強提出的當前經濟發展和轉型處於徘徊的狀況,這等於是在告訴人們,中共所希望的經濟發展和轉型根本沒有突破,或已經停滯不前。

世界上所有的政權,包括獨裁專制的政權,都希望把它的經濟搞得很好,這樣就可以換取統治的部分合法性。但經濟的轉型也好、產業升級也好,根本不是統治集團心想就可以事成的,它要通過很多長期的、痛苦的基礎研究、應用研究,和一個自由開放的社會環境,才能促成。金正恩和卡斯特羅兄弟,何嘗不想也能夠發展服務業和高科技產業,能夠以空天飛機和無人機制衡美國?

至於中國金融的管理、監管,金融資源的配置,處於不完善、不規則的狀況,金融不良資產長期高築,人們只需要看看中國金融的管理和控制權是在誰的手裡。這些權力恰恰就在中共的特權階層、高幹子弟、權貴階層的手中,中國金融也早已被權貴階層所綁架。管理、監管和資源配置不合理,也恰恰是中共一手造成的。要解決配置不完善、不規則的狀況,就必須把中共在金融領域的權力給解除掉。但浸淫其中、獲利無數、已經癡迷上癮的這些權貴,哪裡會幡然悔悟、回頭是岸呢?最近中共太子黨內部的紛爭,雖然顯示某些人可能良知尚存,但腐朽、反動、復辟的勢力依然強大。

證券市場長期處於不規則狀態和受利益集團操控的情況,造成了社會動亂、金融震盪的定時炸彈,這也確實值得讓李克強透不過氣來。但是,為什麼有這種不規則的狀態呢?還是因為共產黨它有高於法律的權力。實際上李克強的這個說法,等於承認了中共本身,才是造成中國社會動亂和金融震盪的一個定時炸彈。

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撒謊

中國地方政府的國民經濟增長數據、稅收數據、借貸數據、資金外流數據、進出口外貿數據、大型工程進度數據等統計,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大的誤差,固然讓人們痛恨無恥而又貪婪的地方官員。但他們只應該承擔一半的責任,因為他們權力的來源、他們政績的要求、他們政績的評估、以及他們政績評估後的陞遷和任免,都不象正常社會那樣,由其下的選民所決定,而是由其上的中央政府決定的。一味的追究下層的責任,也是不道德的。

最滑稽的,是中國社會各項有關民生通脹的指標被有意造假,因為它們被用以掩飾社會矛盾和民怨、民憤。但中共總理對此的因應之道,卻是自己「每月到商場、菜場、市場走一下,記下各價格一比較。」這真是中華民族和全中國人民的悲哀。在世界三流的小國都可以享受準確的社會經濟統計數字、可以以此分析和預測、制定政策之際,中華大國的國民經濟統計,還要用完全不可靠、不科學、不隨機的「私服夜訪」來進行,這簡直太令人感到悲傷了。

最後,那些各項有關民生通脹的指標被有意造假、以掩飾社會矛盾和民怨民憤,就更離奇和荒唐了。紅朝的墮落,已經到了它們自己可能都不願面對現實的程度了,他們看來與鴕鳥無疑,但能夠讓它們把自己的頭埋進去的沙地,其深度也越來越淺了。這就象人們在繞口令裡說的那樣,「他們撒謊,我們知道他們撒謊,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撒謊……」但謊言已經荒謬到這種程度,連去揭開它都沒有什麼意思了。

所以,中國總理如何才能透過氣來呢,其實也不難。中南海的使用者們,其實早已知道問題的答案了,只是我們知道他們知道,他們也知道我們知道他們知道……◇

本文轉自335期【新紀元週刊】「商管智慧」欄目
想提前看到新紀元更多精彩文章嗎?請訪問新紀元周刊網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評論
2013-07-24 1: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