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探索︰能知衰旺之真機 其於三命之奧 思過半矣

作者 : 泰源

(攝影:Fotolia)

  人氣: 227
【字號】    
   標籤: tags:

《滴天髓》一書中有這麼一句話:「能知衰旺之真機,其於三命之奧,思過半矣」。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我在命理未入門時,走過了許多彎路,直到很多年後才有機緣看到了這句話,如夢方醒,始能步入命學的大門。

那是三十多年前,中國大陸所謂的文化大革命還未結束,一切算命的書籍都被當作封建主義和迷信的東西被清除,那時叫破「四舊」。凡是所謂封建主義、資本主義、修正主義的東西(簡稱封資修),一切都要破除。怎麼破法?

現在年輕一代的人可能想像不到,他們利用學生的無知和幼稚,先煽動起他們所謂的革命熱情,建立紅衛兵組織,說要破除舊世界,衝向社會,向那些所謂有問題的五類分子家庭大舉進行抄家、批鬥、帶高帽遊行,然後關牛柵、辦學習班和押送回鄉下,那種白色恐怖氣氛到處寵罩。

要是在你家中搜出一本算命的書來,你可大罪了,交代怎麼來的?你說是以前家中留下來,就追問你,「解放」己二十年了,為何還保留這些封建迷信的東西,是不是想要復辟封建主義?這高帽一帶,罪可大了,小則叫開會辦班批鬥,大則趕出城市,押回鄉下。

在學校裡,幾乎所有學生都參加了紅衛兵組織,你不參加,說你不關心政治,心裡有屎,也成懷疑的物件。只有那些出身不好的人,例如父母、及祖父母等以前曾被定為地主、富農、資本家、反革命、右派分子、壞分子的子女,不准他們參加紅衛兵組織,他們只能成為被批鬥、被革命的對象。

這當中亦有極具諷刺的現象,文化大革命初期,很多當官的子女,以為自己苗紅根正,便成立紅衛兵組織,批鬥他人。誰知他們的父母親一夜之間被打成走資派(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被抄了出來,關牛柵、戴高帽遊行和批鬥。他們的子女昨天還在學校的大喇叭中唱:「老子英雄兒好漢」,誰知他們的父母今天又成了階下囚,完全失去了昔日的威風。

最後只剩下那些所謂成分好的工、農子女,那些三代貧民,四代乞丐出身的人留得下來,去無情地批鬥自己的班主任、老師、校長和同學,還以為自己很革命。現四十多年過去了,昔日的同學幾乎全都退休了。

現時很興行聯繫舊同學,組織同學會,每年都有聚會。唯有當年那些參與批鬥他人且很凶的同學,很少見他(她)們出席,想必他(她)們不堪回首,不敢面對當年被他們批鬥的老師和同學?而且聽說這些人晚年狀態都不大好,是否與自己早年所幹之事報應有關?

當年自己就是在這種環境和氣氛中開始自學命理的。父親在民國時期做過教師和編輯,曾加入過國民黨,所以後來也成了所謂的幾類分子之一。作為後輩的我們,便想擺脫這種控制,於是偷渡香港,時運不濟,遭反界。回來後便潛心命學,苦於無入門書籍,全憑同去偷渡的朋友,借我一本發黃殘舊的「四庫全書」中關於命理的那一冊。

記得當年看的「四庫全書」關於命理部分中就有這樣一段話:論運與看命無二法也,看命以四柱干支,配月令之喜忌。而取運則又以運之干支,配八字之喜忌。故運每行一字,則必以此一字,配命中干支而統觀之,為喜為忌,吉凶判然矣。此段話,我又背又抄,己背熟上百遍,但何謂「月令之喜忌」?還是一頭霧水,不知所云,不得其門而入。

直到多年後,四人幫倒臺,大陸開始所謂改革開放,對這些東西放鬆了一些,才由朋友的朋友,從澳門寄信回來時,每次夾幾頁命理入門的書籍,才開始摸到命學入門的門檻,「能知衰旺之真機」,這句話裡的意思,就是當年我導入命學大門的臺階。

真傳一句話,假傳萬卷書,這句話使得我茅塞頓開。原來論命的要點是先要辨別出日主是衰?是旺?能夠辨別出日主的衰旺,對於命理的奧秘,已掌握一半了。

因此,明白論命以自己出生日的天干為自己(也稱日主),看在其餘七個字的配合下,如果日主是是強的,就宜抑之、泄之;取抑之、泄之的五行為用神。如果日主是弱的,就宜生之、扶之;取生之、扶之的五行為用神,目的是使其歸於中和。八字以中和為貴,此五行之正理也。

當然了,這些入門知識,對於今天的人,稍微對命學感興趣的人,都幾乎知道,不屑一談。因為己經翻版和新出的命書到處都有,網上的命理網站更是多如牛毛。但試想下在三、四十年前,被封閉和嚴禁算命的大陸,能在如此缺乏命學資料和師資的情況下,能自己找到命學的入門方法,該是多麼令人激動和興奮的事情。

初學者,能辨別出日主的衰旺,採用扶抑之法,也開始能批算出一些普通常見的命造。但隨著學習的深入,便發現,衰旺之真機,首先能辨別出日主的衰旺,只是論命的初步。其後而來的,要明察十干在十二地支的衰旺休囚狀況。更有旺極宜生,太衰宜剋等五行之變理。也有冬木以泄為生(喜火),以生為剋(忌水)等等,亦屬衰旺之真機的範疇。

而且,明察日主強弱,採用扶、抑、助、泄的方法,使命理達於中和,這只是最普通的一種取用神的方法。此外,還有通關、病藥、調候等取用神法,更有從格、化格等特殊格局的取用神法。但對於初學者,宜從五行之正理開始,由簡單到複雜,比較容易上手且有興趣學習下去。例如學習數學,先從加減乘除開始,再到分數、小數、函數、微積分等等,循序漸進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文談到夭,夭折的命與凶命不同。夭折的命為體用無情,日主過強、過弱、過燥、過寒等,無引伸制化之用,生機汨沒,特不壽耳。而凶命的最大特徵是用神被傷,又無救應之神。而能傷我用神者為忌神。命中忌神逞勢,則成輾轉攻矣。
  • 《滴天髓》中說:「何知其人夭,氣濁神枯了。」在任氏注中甚明,其中有三種情況最常遇到。
  • 《滴天髓》中說:「何知其人貧,財神反不真」,任氏註言,財神不真者有九種情況,言之極詳,懂命理的讀者,一一對照,皆能悉會。然而對於入門初學的人,猶如看天書,都是些財、官、印、劫、食傷的輕重、衰旺、多少和生剋化合等等的辭彙組合而已,不知所云,便輕易放棄了入門的機會。假如能發揮下想像力,將這些陌生的命學名詞,冠以形象的思維,對於理解入門可能會有些幫助。
  • 命理天書《滴天髓》中說:「何知其人賤,官星還不見」。這裏的「官星還不見」,不是指八字中不見官星就為賤的意思。古人用詞,大抵具有象徵的意義,或一詞多義。不像今人,一詞就是一詞,一字就是一字。況且,古人論命重財官,用財官來象徵人生的富貴。所以這裡的官星,是代表官氣、貴氣、官貴之氣等泛義,並不是單一地指一顆官星。
  • 上文談到命理天書《滴天髓》,此書的〈何知章〉中,有「何知其人貴,官星有理會」二句命學名言。書中列舉了許多種「官星有理會」的情況,然而對於初學入門的人來說,命學名詞一個連一個,成了攔路虎,不得其門而入也。假如能簡單扼要地解析這二句命學名言,再試用例子說明,讓一般的人都能看懂,從而產生興趣而能步入命學的大門,豈不妙哉!
  • 被稱為命理天書和命理學中的聖經——《滴天髓》,相傳為宋人京圖撰,明朝開國功臣劉基(伯溫)注。但據命學先賢徐樂吾先生於1937年所寫的一篇自序稱,《滴天髓》一書,為明誠意伯劉基所撰。見於年譜,原署京圖撰,劉基注。然細察之,文注出於一人之手。
  • 歷代文人筆記中留下了很多有關命相、占卜、八卦、測字等等的故事,這些故事究竟有多少真實性呢?或只是臆想用來自娛一番而己,有無方法去考證它呢?很多人也看過了清朝王椷《秋燈叢話》中的〈逢戊則走〉的故事:
  • 上文談到「身旺無依」,在常人社會中往往與「非僧即道」連想起來,而且帶有貶義的意思。所以有些自學者,一查到自己的八字中日主過旺時,就擔心是不是僧道命呀?怕找不到女朋友,怕一生窮困潦倒,孤苦伶仃,這也難怪一般人有這樣的想法。
  • (shown)在當今社會中,人們追求物質生活甚於精神生活,尤其在中國大陸所謂改革開放以後,人人向錢看,每個人都關心自己能否發財,找人看相算命,問最多的問題之一是,我能發財嗎?
  • 八字命理學流傳至今已有千多年,歷代學者們根據所學和經驗實踐,總結出種類繁多的論命口訣,言簡意賅,便於後學者學習和傳承,但初學者往往難以入門,現試以實例來說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