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物專訪】吳弭—中華文化孕育出的優秀女兒

波士頓市議員候選人 哈佛法學博士 秉承華人傳統孝順/替父母照顧弟妹

波士頓市議員候選人吳弭(Michelle Wu)。(攝影﹕趙洪雨/大紀元)

人氣: 3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3年07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趙洪雨波士頓報導)人若修煉日久,漸漸有點念在方外的意思。對於王侯將相,位高權重者,倒也不大放在心上;但對於忠孝節義,捨己為人的人和事,反而會珍惜留意。

第一次見到吳弭(Michelle Wu),是在一次華埠社區的對話活動上。一位好心的大姐告訴我,波士頓市議員候選人吳弭也在場,還有關於她為了家人放棄工作的事。這引起了我的興趣,於是順著這位好心人的指引,找到吳弭。吳弭不到三十歲,端莊而秀氣,讓人眼前一亮。彬彬有禮的她讓人想起古時候書中描述的大家閨秀。說實話,她的言談舉止間少了成功政客多有的霸氣,而更讓人聯想起課堂上的乖孩子,和中國人心中秀外慧中的淑女。

現年28歲的吳弭﹐雙親是在台北出生長大的。她的爺爺奶奶老家在北京。外婆是四川人,外公是廣東人。外公是國民黨將軍。他們都在1949年中共建政前離開中國大陸,定居台灣。後來父親母親在二十幾歲時移民美國,他們對自己是中國人這一點很清楚,在子女的教育方面很重視讓他們保留中國人的傳統。吳弭在芝加哥出生, 家住在芝加哥西北的郊區,離市區大約35分鐘的車程。她有兩妹妹和一個弟弟。每個星期六,他們一家會開車一個小時去中國超市買菜;每星期天,她都到中文學校上課。在家裡,她和父母只說中文,用筷子吃飯。吳弭第一次吃正式的西餐是在高中快畢業時,因為這是她第一次吃飯不用筷子,所以到現在還記得。

吳弭(後左二)和父母、弟弟、兩位妹妹的全家福照。(吳弭提供)
吳弭(後左二)和父母、弟弟、兩位妹妹的全家福照。(吳弭提供)

吳弭的母親也在家裡教吳弭和她的弟妹們中文,背三字經。所以她從小就深受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對於中國的文化歷史覺得很親近。大三時,吳弭在上海找到一份暑期工,在那裡住了三個月。這是她第一次在中國大陸長時間逗留。在和她的同事交往中,吳弭震驚於她和在中國大陸長大的同事觀念上的巨大差異:對她和她的家人來說,孝順很重要。每到新年,都要給外公外婆磕頭。對於父輩非常尊重。而她的同事們在這些方面反而觀念淡薄。

小時候吳弭經常聽中國古代的寓言和教人向善的故事。這些故事對她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有一個故事說的是:「從前,有一考生姓馬,由水路進京趕考,行船途中,見有一群螞蟻被水沖入河中,要被淹死了。考生叫船主落帆下桅,把桅杆放入河中,讓螞蟻爬上桅杆,螞蟻得救。

由於途中救螞蟻耽誤了行程,考生趕到京城,匆忙進入考場,在寫自己的姓時竟把『馬』字下面四點少寫了一點。主考大人見文章雖做的很好,但考生把自己的姓寫錯了,正準備讓他落榜。這時一螞蟻迅速爬到馬字的下面補上一點,主考大人用手拂去,又一隻螞蟻爬上補點,反復幾次,主考大人覺得蹊蹺,決定走訪考生。

當晚訪到馬生寓所,交談中得知原委。主考大人覺得馬生有好生之德,順應天道,故而冥冥中有神靈相助。將來當官定能為民作主。於是面奏皇上,保舉馬考生中了狀元。」

天道無私,常予善人。吳弭的經歷和故事裡的馬生竟有幾分相似。2003年吳弭高中畢業,SAT、ACT均考滿分,順利進入哈佛大學經濟學系。

作為第二代移民,吳弭深深體會父母初到美國,因為語言不通帶來生活的困難。從2003年到波士頓讀哈佛大學開始,她就每週六到華美福利會教公民入籍班,幫助那些像她父母剛剛來美時一樣的華人。推己及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卻好像是上天在故意考驗吳弭是否能真正做到這一點。

哈佛畢業,風華正茂,正該是人生春風得意之時。吳弭喜歡上了波士頓這座城市,也在這找到了她滿意的工作。吳弭父親是化學工程師,負責手錶的電池研發。他的工作使他經常出差到台灣、瑞士和很多其它國家。父母為幾個孩子維持這個家﹐而後來分開離婚。那時父親常年在外打拼,賺錢養家;母親辛苦帶大四個孩子,以致這時精神抑鬱,不能再照顧孩子們,而且自己還須有人照顧;弟妹們還小,也需有人照管。22歲的吳弭,放棄了自己喜歡的工作和城市,回到芝加哥郊區,照顧家人。

那時吳弭的父親不在家,弟弟剛上大學,兩個妹妹一個10歲,一個16歲。母親的抑鬱症是突然來的。病發時會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見任何人。對於兩個妹妹來說,正是在思想上走向成熟,需要父母關注的關鍵階段。吳弭即當爹又當媽,在那兩三年裡日子過得極其艱難。

痛苦會在不同人身上出現不同的反應。有人憤世嫉俗、怨天尤人;有人因此而超越、升華。傳統中國文化的價值觀讓四個孩子在艱難中互相幫助,為家人作出犧牲,無怨無恨的走了過來。

那段最困難的日子讓吳弭體會到像她一樣的家庭是多麼需要幫助;而政府最接近民眾的一層官員就是可以提供這種幫助、雪中送炭的人。有時母親早晨就離家出走,吳弭要去追著她,把她帶回家;妹妹們非常悲傷,晚上不想做功課。吳弭那時精疲力竭,特別需要幫助,卻連去尋求幫助根本的精力都沒有。這時如果政府能在狀況發生之前就與她們有過溝通,及時提供哪怕一點點的幫助,對當時的她們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這段經歷是吳弭後來從政和競選市議員的關鍵原因之一。

哈佛法學博士的吳弭(右一)和同事們合影。(吳弭提供)
哈佛法學博士的吳弭(右一)和同事們合影。(吳弭提供)

2009年,吳弭帶著母親和妹妹們回到波士頓,就讀於哈佛大學法學院。這期間,吳弭母親的病情大有好轉。2012年畢業後,吳弭參選波士頓不分區議員,希望藉此來幫助那些像自己家庭一樣需要幫助的人們。我衷心希望吳弭「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人生理想得以實現。◇

評論
2013-07-27 9: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