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生死書》第三部:看清中共不等於中國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3年07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鍾元臺灣臺北報導) 臺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發表《中國生死書》,集結50多位海內外受中共迫害人士的親筆見證與30多位關心中國人權專家的文章,要求究責中共,還中國民眾人權。日前記者報導新書第二部:中國‧現場,今次續報導第三部:海外‧流亡的部分內容。

2013年3月5日,中國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國會山呼籲美國總統奧巴馬、國務卿克里,像營救失明維權人士陳光誠一樣,營救良心律師高智晟。(攝影:董韻/大紀元)
2013年3月5日,中國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國會山呼籲美國總統奧巴馬、國務卿克里,像營救失明維權人士陳光誠一樣,營救良心律師高智晟。(攝影:董韻/大紀元)

耿和:中共謊言欺騙國際社會人權改善

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的妻子耿和,2009年攜帶子女秘密出逃,她在美國國務院聽證會為高智晟發言:「在2007年9月21日的綁架中,高律師遭到中共警方的令人髮指的酷刑折磨。那天,高律師被六、七個員警套上黑頭套,帶到一間屋子中扒光了衣服暴打,暴打之後,四個人用四個電棍電擊他的全身和生殖器,令他身體劇烈地抖動,汗如雨下,痛苦地滿地打滾。」

「這種反覆的電擊折磨達數小時之久,致使高律師出現斷斷續續的昏迷,瀕臨死亡,第二天早晨,他們又用五支香菸薰高律師的鼻子和眼睛,還用牙籤扎他的生殖器,他們就這樣使用各種不同的酷刑,一直折磨高律師到第三天天黑,最後,高智晟的眼睛被香菸薰得腫得完全不能睜開,皮膚被電棍電得全身烏黑,沒有一處是正常的皮膚。這只是高律師遭受的多次酷刑中的一次。」

耿和強調,毫無疑問,「中共政府對我先生的迫害和酷刑,既違背世界人權公約,也違背中(共)國自己的憲法。從我先生遭受的迫害就可以看出,中共自稱它的人權改善了,不過是欺騙國際社會的謊言。」

旅美著名政論家、《中南海厚黑學》作者陳破空。(攝影:鍾元/大紀元)
旅美著名政論家、《中南海厚黑學》作者陳破空。(攝影:鍾元/大紀元)

陳破空:高智晟籲停止迫害法輪功 遭中共迫害真相未大白

流亡美國、旅美著名政論家陳破空為文「高智晟失蹤故事驚世離奇」,高智晟呼籲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於2006年8月15日被當局抓捕,同年12月22日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三年、緩刑五年。2011年12月16日,就在五年緩刑屆滿前夕,中共宣布:「高智晟數次嚴重違反緩刑規定,法院決定撤銷緩刑,執行原判三年實刑。」

陳破空說,高智晟遭非法、非人酷刑,下令「收拾」高、並拍板「收拾」方案的,只能是中共高層,極可能是主管政法、特務系統的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經2010年4月的短暫現聲和露面之後,高智晟旋即又歸失蹤。又過了一年半多,中共忽然宣布將高收監服刑。直到2012年3月24日,高智義與高智晟的岳父,終於在新疆沙雅監獄,隔著玻璃牆見到高智晟。

「家屬探監,真相未白。」陳破空說,中共當局威脅高智義一行不准對外講,如果講了,就不准下次再探監。家屬雖然終於探監,但高智晟遭迫害的真相仍未大白。

法輪功新聞發言人張而平(大纪元資料庫)
法輪功新聞發言人張而平(大纪元資料庫)

張而平:中共不是中國

法輪功新聞發言人張而平說,從中共執政60多年來的歷史來看,它非但與中華文明格格不入,而且對傳統文化大打出手,50年代的「破四舊」,60年代的「文革」,70年代的「批林批孔」,到今天打壓信奉「真、善、忍」佛家傳統的法輪功民眾,它處處與傳統文化為敵。

張而平提到,中共喉舌人民日報反覆聲稱:中國絕不照搬西方那一套。可是他們所謂的「偉大、光榮、正確的共產主義」又是從何而來的呢?作為一個西方的專制思想體系,共產黨文化是從原產地德國,經由俄國,在上個世紀20年代到達中國的道地「洋貨」,它既不是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更不是中國人民應該視為「母親」的圖騰。

他強調,愛黨等於愛國的洗腦意識與歷史事實南轅北轍。實際上,愛國必須反共才是真正符合中華民族利益,符合客觀歷史規律。「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只有解體中共,中國才有希望。那才是中國人福祉的開始。

旅美民運人士楊建利博士2012年獲得「丹麥政治研究中心」的年度自由獎(CEPOS網絡截圖)
旅美民運人士楊建利博士2012年獲得「丹麥政治研究中心」的年度自由獎(CEPOS網絡截圖)

楊建利:「不是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流亡美國、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博士說,中共通過暴力和欺騙的手段,取得內戰勝利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把人民置於更殘酷的奴役中;但中共是玩文字遊戲的高手,把這段歷史稱為「解放」。

中共除了透過「解放」奴役中國人,楊建利舉例,中共當局給藏、維、蒙、壯等民族集聚地區冠以自治區、自治州、自治縣等名稱,使許多人望文生義,真的以為這些民族享有自治的權利;而事實上,中共政權對這些民族地區的控制比其他地區更嚴,人權迫害更殘酷,毫無自治可言。

楊建利再舉例,同樣地,在臺灣海峽兩岸的關係中,中共也一直玩著文字遊戲.其中,中共所暗設的最狡詐的文字陷阱,就是把「中華人民共和國」簡稱為「中國」。他強調,有些東西是可以省略的,有些東西就不可以,比如說「一貫下流」就不能省略為「一流」。「假如讀者認為我在含沙射影某國家(中共)政權一貫下流,還想做一流國家夢,就算是吧!」

「北京之春」雜誌總經理薛偉(攝影:徐明/大紀元)
「北京之春」雜誌總經理薛偉(攝影:徐明/大紀元)

薛偉:中共政權瓦解 一切問題迎刃而解

「北京之春」雜誌總經理薛偉說,中國共產黨總是虛偽地教育人民,要「為祖國獻身」,要「甘當黨的螺絲釘」,毫無保留地犧牲自己。事實揭穿了他們鼓吹的神話:掌權的、得利的、腐化的、墮落的,都是中共上層當權者;他們紙醉金迷,花天酒地,卻要人民默默地為他們做出奉獻。

薛偉說,共產黨堅持一黨專政,就容不下一個西藏,甚至在臺灣的民主進程中,進行恐嚇打壓,這真是我們中國人的恥辱,這是何等的悲哀。他強調,在中國根本不存在西藏問題,也不存在臺灣問題,有的只是中共問題,在中共政權瓦解以後,一切問題都將隨著時間的推移迎刃而解。

(責任編輯:李曉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