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地方債天文數字曝光 百姓或大禍臨頭

——地方債不吃不喝還400年 經濟學家擔憂 當局或暴力鎮壓逼百姓買單

人氣: 2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3年07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雙綜合報導)中國地方債務「黑洞」深不見底,地方債務天文數字不斷曝光。7月28日中共審計署宣佈將於8月1日開始進行全國政府性債務審計,第二天(7月29日,週一)大陸股市馬上應聲而跌,開盤即跌破2,000點,股民怨聲載道。經濟學家程曉農表示:地方政府靠舉債支撐,中國經濟面臨垮掉。在金融崩盤之後,中共當局有可能用暴力鎮壓來逼迫百姓承擔後果。

中國地方債台高築 不吃不喝還400年

據渣打銀行最新報告估算,截至2012年末中共政府債務占GDP的78%。摩根大通內部研究估算,加上地方政府的隱形負債,中共地方債務超過4萬億美元,是美國2012年地方負債的2倍之多。

中共財政部原部長項懷誠今年4月初在博鰲亞洲論壇上表示,由於地方政府債務透明度低,地方債務總額估計超過20萬億人民幣;4月中旬,摩根大通稱通過內部研究,核算出中共的地方債務總量超過14萬億人民幣,其中還不包括11萬億人民幣的地方政府隱性負債,把這些都加一起,中共地方債務超過25萬億人民幣(折合美元:4萬億),是美國2012年地方負債的2倍之多。

據2011年中共審計署對省、市、縣三級政府債務審計顯示,截至2010年底,地方債務餘額為是10.7萬億。據法國興業銀行經濟師估計,2011年夏天審計過後,中共省、市地方政府的債務從10.7萬億元猛增到17.5萬億元人民幣。時隔兩年,最保守的估計也達到了20萬億人民幣。

據悉,2012年針對廣東省的鄉鎮抽查中,發現鄉鎮一級地方政府的債務比例亦非常驚人——地方政府已經達到不吃不喝400年才能還清負債餘額的地步。據安邦研究團隊掌握的情況,部份城市的債務可能高達數千億元人民幣。

有研究顯示,在中共的四級地方政府中(省、市、縣、鄉鎮),估計縣一級和鄉鎮一級的債務極度突出。由於債務嚴重,有的地方政府甚至連日常運轉也需要舉債;有的政府在不斷變賣房產、汽車等還債。很多鄉鎮政府被債主催債,成了「老賴政府」!

「政府性債務審計」被指是「貓膩」

中共審計署時隔兩年,高調宣稱將再次對政府性債務全面審計,顯示出已成為「黑洞」的中共地方政府債務令中共當局深感不安。但經濟學家程曉農在接受《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採訪時認為,實際情況是中央已對地方債束手無策,出的這步棋只是試圖緩解一下而已。

程曉農說:「真的把經濟弄垮了,地方政府完蛋了,中央政府也完了,他們是一個繩上拴著的螞蚱。」他還分析,照目前這種情況放任下去,中央、地方都將完蛋。因此中央政府不過是警告一下,讓地方政府把帳收起來,以後不要借了。如果沒有中央的默許,地方不會出來這麼多地方債。「財政法規定地方政府不許借債,沒有借債權。」

路透社報導也說,最令人驚訝的事情是,一個一黨制國家的政府,需要審計才知道它的組成部份借貸了多少,如同手不知手指頭有幾個。

以往中共地方政府處理債務的模式都是將債務積累到一定程度,上交中央並且變成銀行的不良資產,然後中共當局出面用全民資產來償還債務,處理不良資產。此後再放開搞活,中共的中央和地方政府推出經濟刺激方案,進入新一輪的擴張和債務循環,中央實為地方政府債務的保護傘。

現在,中央政府之所以要展開這樣的緊急審計,表面的或官方的理由是,北京對地方政府的債務規模已經摸不著頭腦,需要趕緊查賬,以便從總體上把握中國經濟形勢。

法國大報《費加羅報》7月30日發表記者哲赫丹‧普伊的報導,對中國官方的這種官樣說法提出了諷刺:「在地方政府債務總數出來之後,中國中央政府將無法發出憤怒地叫喊,因為中央政府是地方政府債台高築的同謀。一方面地方政府稅收的三分之二上繳給北京;另一方面,在面對製造業下跌、國內市場疲乏時,北京依然是依賴基礎建設和房地產投資來謀求經濟增長。出售土地用於房地產開發成為各省政府的主要財源。新華社報導說,從全國來看,『在一年之內,向開發商出售的土地增加了38.8%。』」

《中國事務》總編伍凡在接受《希望之聲》採訪時表示,一查帳股市就下跌,要賣股票兌現換現。「地方政府把大量借來的錢放入到股市、房地產或影子銀行去賺錢。查賬時,錢拿回來,查完後走了,愛怎麼玩怎麼玩,上面也管不了,都是貓膩,貓捉老鼠。」

地方債務危機終將轉嫁民眾 當局或暴力鎮壓

曾為中共前總理趙紫陽智囊的程曉農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誡中國民眾,當局非常有可能在金融崩盤之後,用暴力鎮壓來逼迫老百姓承擔後果。

他表示,中央政府有一個最大的一招,那就是機關鎗。「槍桿子在它手裡,老百姓都能殺,把你們的錢坑了算甚麼?」「你們鬧就鎮壓。憲法裡寫著呢,是專政國家。它會這樣撐著,撐到政權自己撐不下去為止。」

儘管中共地方政府債務高築,但中共各地和中央官員在談及地方債時,都表示債務風險「可控」。5月30日,中國《時代週刊》披露了官方如何把地方債務通過打包成為光鮮的理財產品轉嫁給老百姓,銀行儲戶(特別是大爺大媽)如何稀里糊塗成了地方政府的債權人。

而且,這些理財產品往往不能及時兌現,去年華夏銀行起步50萬元一份的VIP產品讓客戶血本無歸。一旦地方政府破產,受害的將是這些普普通通的銀行儲戶。

債務問題更可能是讓人頭落地的嚴重問題

外媒評論,債務問題,尤其是政府債務問題在很多國家不僅是經濟問題,財政問題,而且也可以是嚴重的政治問題。在中國,債務問題更可能是讓人頭落地的嚴重問題。

在北京發佈即將進行全國性債務緊急審計的消息之前不久,中國湖南秘密處死了企業家曾成傑。

曾成傑的女兒表示,她父親當初響應地方政府號召,通過民間融資建設湘西吉首市舊城改造工程,工程完成後卻以非法集資罪被抓,資不抵債。被秘密判處死刑。

曾成傑的律師則表示,在曾成傑被捕前他公司資產的評估價值達23.8億,遠遠高於負債,而當地政府未按法律規定進行資產評估,在他還沒有被定罪之前就被以超低價拍賣給政府的公司。

現在還不清楚北京最新宣佈的全國性債務緊急審計是否將導致批評者所說的更多的這種曾成傑式的「奪財害命」案例。

批評者認為,北京當局為甚麼要選擇用秘密處死的方式來懲罰它所說的經濟犯罪,無非是為了趕緊殺人滅口而已。

(責任編輯:肖笙)

評論
2013-08-01 4: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