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史海】中共八一建軍前後被圍剿的史實

1927年8月1日,當總指揮白崇禧指揮北伐國軍主力跟北洋軍閥孫傳芳10萬敵軍對決長江北岸,準備打響龍潭戰役,保衛南京蔣中正國民政府時,周恩來、賀龍、葉挺、葉劍英、朱德、劉伯承、林彪等人策動北伐國軍叛亂,在江西南昌進行武裝暴動。圖為中共關於「八一南昌暴動」的宣傳畫。(網絡圖片)

人氣: 50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3年08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明綜合報道)1927年,中共在蘇俄共產國際支持下,企圖篡奪國民黨的領導權,滲透北伐國軍,阻擾及破壞蔣中正北伐統一中國大業,蔣中正、白崇禧在4月12日清黨。8月1日,不甘失败的周恩來、賀龍、葉挺、葉劍英、朱德、劉伯承、林彪等人策動北伐國軍武裝叛亂,在江西發動「八一南昌暴動」,失敗後殘餘800人流竄到井岡山。

真實的歷史顯示,毛澤東並非「八一南昌暴動」創建中共軍隊的領導人。

以「國共合作」為名 中共滲透國民黨

1927年,中共在蘇俄共產國際支持下,以「國共合作」為名,附體國民革命,企圖篡奪國民黨的中央領導權,阻擾及破壞北伐國軍總司令蔣中正完成北伐統一中國的大業。

北伐國軍總司令蔣中正,總司令部参谋长兼東路軍前敵總指揮白崇禧(右)。(網絡圖片)
北伐國軍總司令蔣中正,總司令部参谋长兼東路軍前敵總指揮白崇禧(右)。(網絡圖片)

當時,國民黨中央黨部各部長和其秘書,超過半數都是共產黨員,國民政府出現幾乎由蘇共和中共全權把持的危險局面。由於中共的破壞和煽動,國民黨內部發生「寧漢分裂」,南京方面以蔣中正為首的國民黨右派認為中共是中華民族的大禍害,必須清除;而武漢方面以汪精衛為首的國民黨左派則對中共和蘇俄共產國際抱有幻想,主張「容共」。

此時,北伐國軍除了李宗仁、白崇禧創建的桂系第七軍(鋼軍)外,其它各軍均被中共影響滲透。戰功卓著的粵系第四軍(鐵軍)軍長張發奎此時已升任為第二方面軍總指揮。張部被中共滲透赤化,葉劍英、葉挺、賀龍、郭沫若等人在軍中均擔任要職,賀龍所部三個師的師長都是中共分子,日後的中共軍頭林彪、張雲逸等人當時也在第二方面軍中任低級軍官。而北伐軍將領唐生智、張發奎、何健、李品仙等人此時率部正聚集武漢,擁汪反蔣。

1927年4.12前夕,北伐國軍第二方面軍被中共嚴重滲透赤化。
1927年4.12前夕,北伐國軍第二方面軍被中共嚴重滲透赤化。

中共阻擾破壞蔣中正北伐統一中國

1927年3月上旬,當北伐國軍副參謀總長兼東路軍前敵總指揮白崇禧指揮國軍殲滅北洋軍閥孫傳芳部6萬餘人,揮師自江西進入滬杭地區時,中共周恩來、羅亦農、趙世炎在上海發動第三次武裝叛亂,策動80萬工人以「上海總工會」的名義進行全市總罷工,並以暴力擾亂破壞社會治安,騷擾租界,侵害外國僑民生命財產,製造了「南京慘案」。被激怒的西方諸囯調集了大量軍隊和軍艦集中在上海地區,隨時準備對中國進行武裝干涉,淞滬地區危機四伏。

中共無孔不入,何應欽任軍長的蔣中正嫡系黃埔第一軍也被滲透,第1師師長薛岳、第21師師長嚴重兩人當時親共,其部屬有多人是共黨成員。由於中共的蠱惑煽動,薛岳本人甚至向中共高層秘密建議「把蔣介石當反革命抓起來!」周恩來見有機可乘,為了分化瓦解北伐國軍,命人在上海公開打出標語「歡迎薛岳!反對白崇禧!」並組織民眾包圍白崇禧在上海的北伐國軍東路軍前敵總指揮部,組織號召工商界起來表示「留薛」,各區黨部分頭召集黨員大會擁護「留薛」。何應欽告訴蔣介石,自己已經無法掌控第一軍。

台灣中研院歷史研究員陳存恭教授說: 當時在蔣介石嫡系黃埔第一軍,師長薛岳的部下都有很多人是共產黨。(視頻截圖)
台灣中研院歷史研究員陳存恭教授說: 當時在蔣介石嫡系黃埔第一軍,師長薛岳的部下都有很多人是共產黨。(視頻截圖)

當此危局,國民黨右派中的絕大多數要員無人敢對有蘇共撐腰的中共加以嚴厲制裁。唯有白崇禧挺身而出,力主清黨救國。蔣中正於是在上海的白崇禧指揮部召開反共秘密會議,與會者都是當時國民黨右派中的反共中堅,包括白崇禧、李宗仁、黃紹竑、何應欽、吳稚暉、李石曾、陳果夫、陳立夫、李濟深、古應芬、蔡元培等人。

四‧一二 蔣中正、白崇禧清黨救國

蔣中正在會議上表示:「如果不清黨,不把中央移到南京,建都南京,國民黨的領導權就要被共產黨所篡奪。」白崇禧嚴厲斥責中共在上海策動工人進行武裝叛亂,破壞社會治安和秩序,並分化瓦解北伐國軍,破壞北伐統一大業。蔣中正認為嫡系黃埔第一軍不穩,擔心自己的力量過於弱小,中共背後還有蘇共撐腰。白崇禧表示他本人絕不懼怕共產黨,一定要堅決剿滅共產黨。於是,蔣中正決定執行國民黨監察委員吳稚暉、張靜江、蔡元培等人提出的「清黨決議案」,並令淞滬衛戍司令、淞滬戒嚴司令白崇禧全權負責淞滬地區的清黨剿共行動。

白崇禧立即做出緊急部署,他密令李宗仁桂系第七軍(鋼軍)立即趕回蕪湖及江寧鎮,以阻止武漢汪精衛方面由唐生智任總指揮的「容共軍」沿江東下威脅上海南京;並下令清除在黃埔第一軍薛岳、嚴重兩師中的共黨赤色分子;再調第一軍劉峙第2師、周鳳歧第26軍跟桂系鋼七軍共同防衛上海南京地區。白崇禧又令親共的魯滌平第2軍渡浦口,去抵禦北洋奉系軍閥張宗昌的「直魯聯軍」,並將程潛第六軍全部繳械,第六軍軍長程潛、中共黨代表林伯渠潛逃武漢,程潛被武漢汪精衛政府委任為第二方面軍總指揮。

在白崇禧的建議下,蔣中正將親共的師長薛岳和嚴重兩人撤職,委任團長陳誠接替嚴重出任第21師師長。中共總書記陳獨秀氣惱地說:「中國(共產黨)革命如不把代表資產階級的武裝打倒,中國(共產黨)就別想要革命。」薛岳被撤職後,投奔其早年在粵軍的老領導、留守廣州的北伐國軍參謀總長李濟深。當中共叛軍打到薛岳的老家廣東時,薛岳轉變了立場,參加剿共作戰。

4月12日,白崇禧發佈「國民革命軍東路軍前敵總指揮部兼淞滬戒嚴司令部公告」,指出「現聞有地痞流氓受敵賄買,潛伏工界以內,愚弄工友,煽惑罷工,希圖擾亂後方,破壞國民革命」,白崇禧「深望各工友明白大義,勿中奸謀,如敢故違,即系甘心破壞國民革命,自棄於中國國民黨之外。本總司令有維持地方治安之責,定即按照戒嚴條例嚴懲不貸。」

在白崇禧的親自指揮下,北伐國軍查封了國民黨親共左派鄧演達和中共郭沫若派駐上海的「國軍總政治部辦事處」,並在青幫老大杜月笙的協助下,對中共策動的上海工會武裝進行繳械,並在三天內槍決了陳延年、趙世炎、汪壽華等中共頭目和300多名武裝暴徒,逮捕500餘人,5000餘人失蹤,僅周恩來等少數頭目因共諜事先通風報信而逃脫,給中共組織以毀滅性打擊。

「四‧一二」蔣介石、白崇禧在上海清黨後,全國多個省份也隨即發起清黨剿共行動,各地中共組織被迫轉入地下活動。
  
「四‧一二」蔣白清共後的第6天,1927年4月18日,國民政府在南京舉行成立典禮,國軍總司令蔣中正以「中央政治會議」的名義發表由吳稚暉起草的《奠都南京宣言》,並與「容共」的武漢汪精衛政府形成「寧漢對峙」的局面。

共產國際密令洩露:中共陰謀顛覆瓦解國民黨

蔣介石、白崇禧4.12清黨後,在武漢的汪精衛國民黨左派反蔣聲浪也隨之高漲,他們與中共進一步加強聯合,舉行所謂「國共聯席會議」,武漢國民政府由蘇聯顧問鮑羅廷把持。中共在汪精衛政府所管轄的湖北、湖南等地大肆進行「土地革命」,許多北伐軍將士的家屬被當做土豪劣紳批鬥殺害,家財被沒收,地痞流氓不勞而獲,在鄉下欺男霸女,民不聊生。

5月底,時任武漢國民政府常務委員會主席的汪精衛從共產國際被洩露的密令中得知,斯大林和共產國際認為汪精衛的武漢國民黨也不可靠,下令中共自組「工農革命軍」,實行土地革命,動員千百萬農民自動沒收土地,組建一支8個師或10個師的可靠軍隊,並組織軍事法庭懲辦所謂「反革命軍官」等。

原本堅持「容共」的汪精衛這才意識到,共產黨根本沒有和國民黨合作的誠意,中共黨員加入國民黨是為了從內部顛覆瓦解國民黨。汪精衛驚怒交加,於6月5日下令解除蘇聯顧問鮑羅廷和加侖將軍等140餘人的職務。

7月15日,汪精衛召開武漢國民黨會議,公佈《統一本黨政策案》,正式宣佈武漢國民政府與中共決裂,並清剿各級共產黨員,史稱「武漢分共」。

疏於防範 張發奎部國軍被中共滲透

早年就因同鄉關係跟葉挺、葉劍英等人有舊交的張發奎、薛岳等粵系將領,一直以來對中共心存幻想,疏於防範。早在4.12清黨前,李宗仁就警告前來遊說他反蔣擁汪的張發奎說,如若不對軍中的共黨分子葉挺等人加以約束,將來軍隊不會聽張的指揮。張發奎回答說,葉挺與他是廣東北江的小同鄉,兩人關係密切,有如兄弟,葉挺絕對不會與他為難的。李宗仁當即回敬道:「共產黨還談什麼私人關係,他們只知道第三國際的命令,你別做夢了。」

汪精衛在7.15「分共」後,也提醒張發奎說:「張總指揮,從武漢決定制裁共產黨後,武漢的共產黨徒都跑到你的四軍、十一軍、二十軍工作,你以為他們是幫助國民黨,所以優容他們,小心養虎為患啊。」但是張發奎掉以輕心,不以為然。

直到7月底,汪精衛、張發奎準備在廬山開會,商議解決第二方面軍中的中共分子問題。此時傳來消息:葉挺、葉劍英、賀龍拐走第二方面軍的幾萬兵馬聚集南昌,師長蔡廷鍇也參與其中,張發奎大吃一驚。29日,汪精衛、張發奎發表特急電,嚴令賀、葉限期將部隊撤回江西九江,準備等叛軍一返回就解決叛軍。對這份特急電,中共方面自然是置之不理。

周恩來領導「南昌暴動」 毛並未參加

真實歷史顯示,「毛澤東締造中國人民解放軍」是謊言,毛並非「八一南昌暴動」創建中共軍隊的領導人,當時毛連中共政治局委員都不是。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高華、著名作家張戎等學者曾揭露,所謂「遵義會議確立毛澤東在全黨全軍的最高領導地位」也是謊言。

自1927年南京蔣白「清黨」和武漢汪精衛「分共」後,北洋軍閥孫傳芳不甘心在江西境內的慘敗,又糾集10萬人眾的「五省聯軍」向長江北岸反撲,直逼南京。白崇禧任總指揮的北伐國軍主力(李宗仁桂系鋼七軍、何應欽黃埔第一軍)正準備打響龍潭戰役,保衛南京蔣中正國民政府。中共則乘虛而進入江西,分裂策反北伐國軍,進行武裝暴動,企圖奪取政權。

一九二七年八月一日的「南昌暴動」並不是毛澤東策劃領導的,而是李立三最早策劃。在全國各地發動武裝暴動,是張國燾、李立三的決策。

當時中共中央指定周恩來、李立三、惲代英、彭湃等組成中共中央前敵委員會,以周恩來為書記,庫馬寧為蘇聯軍事顧問,賀龍為總指揮,前往南昌領導八一暴動。

參加暴動的叛軍主要來自張發奎第二方面軍:第11軍葉挺第24師、蔡廷鍇第10師,賀龍第20軍全部,第4軍李漢魂第25師第73、第75團,以及朱德為團長的第五方面軍第3軍軍官教育團一部和南昌市公安局保安隊一部,共2萬餘人

據中共官方統計資料,中共元帥10人中,有7人直接或間接參加過「八一南昌暴動」:朱德、賀龍、劉伯承、聶榮臻、陳毅、林彪、葉劍英。

汪精衛聞訊中共在南昌暴動,急令張發奎、朱培德等率軍向南昌進剿,中共叛軍只得向廣東逃亡,企圖以廣東為基地東山再起。

中共暴動失敗 被圍剿四處流竄

8月,當中共叛軍逃至江西省進賢縣時,參與暴動的第10師師長蔡廷鍇突然驅逐在該師的共產黨員,率部棄暗投明,重歸北伐國軍。

隨後中共叛軍一路逃亡,損失慘重,經撫州、瑞金、會昌、梅縣,再折回汀州、上杭一帶,最後在9月下旬流竄到廣東潮汕地區。留守廣東的北伐國軍參謀總長兼第八路軍總指揮李濟深令錢大鈞部牽制叛軍第25師,令黃紹竑部桂軍經豐順進攻潮安(今廣東潮州),令粵軍將領陳濟棠、薛岳統兵3個師1.3萬餘人組成東路軍,由河源東進。

9月30日,中共葉挺、賀龍叛軍被國軍包圍,不得不退出汕頭,在湯坑被陳濟棠、薛岳、鄧龍光指揮的粵系國軍大敗,中共《中央通告第十三號——為葉賀失敗事件》記錄:「巷戰一晝夜而我軍竟完全解體」。湯坑慘敗後,葉挺、賀龍指揮的叛軍「軍官政治意識本甚模糊,離開大隊之後,更是絕無目標的情形,竟要求李濟深收編。」

最後,這支南昌暴動的中共叛軍僅殘餘約800人,在朱德、陳毅帶領下,於1928年4月逃到井岡山,與毛澤東策動的湘贛邊界「秋收暴動」殘餘農民軍會合。

這就是當年中共在井岡山的起家資本。


(視頻: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1970年在台灣陽明山中山樓的演講:
中華文化無人可以毀滅,中共獸性不相容。蔣總統說:大陸奸匪毛賊的罪惡獸性,乃是和我們三民主義中華文化內聖外王的道統,絕不相容的。人人要做反共倒毛的革命先鋒,人人要做文化復興的前導。一齊來鞏固德性,發揮潛能,以實現三民主義新中國的理想。)


(視頻:不朽的光榮—— 偉大的中國衛國戰爭:
1945年8月,蔣中正領導的中華民國政府,歷時14年艱苦卓絕浴血抗戰,採用白崇禧上將率先提出的抗日持久戰戰略,終於贏得了抗日戰爭的偉大勝利。中國人民迎來了近代歷史上最偉大與榮耀的時刻。)


(視頻:《一寸河山一寸血》29 —— 歷史的血跡:
抗戰期間,國軍堅持敵後游擊戰,毛澤東和中共表面上擁護蔣委員長和國民政府抗日,背地裡對日軍游而不擊,破壞抗日,乘民族危難發展壯大中共實力。)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4-07-27 1: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