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梁安 : 如何才是對志願軍的尊重?

——讀環球兩文有感

梁安

人氣: 3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3年08月20日訊】(8月11日《世界日報》A6頁刊登的《如何尊重中國朝鮮志願軍?》一文是在此文基礎上縮短的短文,縮短是因報紙篇幅有限。現將較長的原文投寄網上,是為了讓其中有關兩本新書出版的信息也能公佈。)

前些天讀到朋友轉來的紀念朝鮮戰爭(即韓戰)停戰六十週年的兩篇「大作」,一是環球時報文章《輿論否定抗美援朝是對志願軍的不尊重》,另一篇是環球網解放軍少將文章《朝鮮戰爭不該打抗美援朝卻不能不打》,可算「奇文共賞」。兩文都閉眼不看六十年前中美兩國間那場戰爭結果對中國造成的長久苦果,卻稱讚中國取得「輝煌」。頭一篇吞吞吐吐,語焉不詳,第二篇則語氣明快,理雖不直,氣倒蠻壯,不愧是「解放軍少將」。

另一方面,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朝鮮戰爭停戰六十週年那天,有一本新書《親歷韓戰》在紐約舉行首發式。作者程干遠先生曾經作為「中國人民志願軍」戰士參加過朝鮮戰爭,退伍後上大學,經過苦學,成為一位法學教授和著名法學家,現旅居美國。我想說的是,一本由親歷了韓戰並具有法學專業知識的中國人寫的有關韓戰的書,首髮式卻不能在中國舉行,只好在美國—韓戰時中國的敵國—舉行,顯然此書一出來就是中共當局的一本禁書。六十年了!這個吹噓自己在朝鮮戰爭中取得「輝煌」的政府,為何仍然深怕人民知道這次戰爭的真相?

我自己只是個生性遲鈍、學識淺薄的普通百姓,加上年老糊塗,本無資格來談論戰爭這類大題目。只因為我生長在中國,是個中國人,1980年隨親屬移居美國,入了美國籍,所以又是個美國人。因此,有關中、美兩國間那場戰爭的議論,就比較引我注意。讀了上述環球兩文後,對其「輝煌」之說,無法認同,按耐不住要來說兩句。

我年輕時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某部文工團,當了一名普通團員。韓戰開始兩年後,1952年秋,我隨部隊赴朝,便也成了一名「志願軍」。志願軍在那時被譽為「最可愛的人」,當時我和周圍所有同志都以能當一名「最可愛的人」而自豪。文工團員不是戰鬥人員,而是「文藝戰士」。我們這些志願軍文藝戰士,為了不辜負「最可愛的人」這個光榮稱號,在為部隊演戲、唱歌、看護傷員、或干其他雜活時,都竭盡最大努力。拿我來說,我退伍時曾獲得一個小紅本子,是「三等功臣」證明書。「三等功臣」沒啥了不起,但也算個小小榮譽。今天看到環球兩文說中國在韓戰中獲得「輝煌」,按理說,我本該為此也感到自豪,但仔細一想,感受卻完全相反。

回頭看看,停戰後六十年裡,中國是何情況?思想改造、鎮反、三反、五反、反右,文化革命…,運動不斷,冤死者無數。後來雖「改革開放」,但經濟畸形發展,實行「讓少數人先富起來」的政策,政治卻牢守「四個堅持」,決不讓老百姓獲得絲毫自由和公平,以致貧富極度懸殊,社會道德淪喪,駭人聽聞的噩耗頻傳。總之,韓戰後的六十年是中國人民苦難不斷的六十年,想到這些,心中總有種說不出的悲哀,還有甚麼「輝煌」可言?

我個人雖已幸運地在三十三年前移居美國,但是,首先,我忘不了自己的父親曾被中國政府以「不法資本家」罪名關進監獄,出獄後,整個後半輩子被監督勞動,掃大街等等,勞動都是無償的,整日辛苦,但從未被允許用勞動賺取自己的哪怕是一分錢。父親空有滿腹聰明才智,卻連申請到農村教小學都得不到批准,生活只能依靠也很窮困的兒女供養。直到他生命的最後,都未獲正式平反。當然,和中國千千萬萬其他冤案比起來,我父親的冤案算是輕微的了。

最出人意料也最令人悲憤的是1989年「六四」大屠殺。那一天我從電視上看到在大洋彼岸我的祖國發生的、和平示威學生慘遭政府用機槍坦克屠殺的場面,不禁失聲痛哭。隨後很長時間,一提到此事就老淚縱橫。一些熟悉的抗日歌曲老在心頭縈繞,例如張帆作詞、陸華柏作曲的《故鄉》,原是一首描述當年侵華日本法西斯暴行的老歌,其中有句歌詞使我感到十分符合今天中國的現實,這句歌詞是:「現在,一切都改變了!現在,已經是野獸的屠場!故鄉!故鄉!」

「六四」事件顯示了中共對待自己同胞之凶殘同當年侵華日本鬼子完全一樣。現在,這場大屠殺已過去二十四年多,政府至今不認錯,不平反,不賠償,並且對於提及此事的百姓還進行迫害。在「六四」大屠殺之後,中共新暴行繼續不斷,例如鎮壓法輪功,殘酷迫害維權律師,例如暴力強拆民居,還有勞教酷刑(例如馬家樓),又例如最近被大規模揭露出來的活摘人體器官,…等等,無不令人髮指。這些滔天罪惡都是環球兩文所謂的中國在韓戰中獲得的「輝煌」帶來的後果,而兩文作者還責怪輿論對這個「輝煌」讚揚不夠。環球本身代表中國官方,也就是代表政府。中共政府對滅絕人性的「六四」大屠殺從來都裝聾作啞,絕口不提,現在卻侈談甚麼中國在朝鮮戰爭中獲得的「輝煌」,真不知道這些為官的還是不是人。中國被如此無人性的政府統治著,怎不叫人鬱悶悲哀?

談到韓戰後六十年的中國,使我想起最近由德國天語出版社出版、香港前哨雜誌發行的一本新書:《當代中國史稿》。作者黃河清先生是旅居西班牙的中國作家,他為了把每一個故事都寫的真實可靠,花了整十三年功夫進行調查、採訪、研究、撰寫。弭患癌症後,仍繼續堅持工作,終於編成此書。這本書記述了一千多位在中國當代史中有代表性的人物的遭遇和下場。我還沒有機會見到此書,但偶然從網上讀到過書中一個故事,是關於一位為防治沙眼立下千古功勳的中國科學家湯飛凡先生在被逼自盡後、他的榮譽卻遭該單位一位「黨的領導同志」盜竊的真實故事。讀後覺得黃先生文筆生動、流暢、簡練,字裡行間並洋溢著人道精神。現已有一位王策先生為這本新書寫了評論,題目是《受天下之瑰麗而洩天下之拗怒》,評論也寫的十分精彩。目前網上還能看到此文,但不敢保證何時會被屏蔽掉,因中國的網警對國外網站的攻擊是很有效率的。(8月18日補記:剛才發現上述王策文章已遭屏蔽。)

1950年爆發的韓戰,實際上是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之間的決鬥,也就是極權社會和自由社會之間的決鬥,是一黨專政和西方民主憲政之間的決鬥。那次決鬥結果,可說打了個平局,代表前者的中國,確實沒有被代表後者的美國打垮,環球兩文中所謂的「輝煌」,指的就是這個。中共一貫用假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來矇騙百姓,說「抗美援朝不能不打,也是為了矇騙。但是,今天越來越多的中國人開始明白,中國只有結束一黨專政,學習西方的自由民主,建立民主憲政,人民的苦難才能終結。只要問問今天那些千方百計移居美國的中國人,(除那些為逃避清算的貪官以外),他們為何寧願背井離鄉、遠渡重洋而到美國這個異邦來安家立業?口中不一定人人敢說,但從他們紛紛離開中國往外國跑的行動看,一黨專政與民主憲政二者孰優孰劣,也就昭然若揭了。

再看看環球所謂「輿論否定抗美援朝是對志願軍的不尊重」。在這次朝鮮戰爭中,中國誌願軍以落後的裝備能夠和裝備精良的美國現代化軍隊打成一個平局,此中除某些偶然因素外,不能否認中國誌願軍表現的高度「愛國熱忱」確實是個重要因素,可惜的是,當年的志願軍是受中共矇騙,把「愛黨」當成「愛國」。那些「最可愛的人」,連我自己在內,「愛國熱情」發揮的大方向完全錯了!結果,慘重犧牲換來的只是中共一黨專政的加強,給中國人民帶來六十多年不斷的巨大災難。既往不可追,今天中國只有堅決取消一黨專政,實行民主憲政,才能告慰那些在朝鮮戰爭中為國犧牲的數十萬「最可愛的人」,只有這樣,才是對志願軍最大的尊重。

但據最近香港《動向》雜誌刊登的記者程凱的文章揭露,中共正向普世價值宣戰,圖謀「和平演變」美國。看來不僅中國民主憲政的實現面臨巨大阻力,美國的民主制度也面臨遭中共陰謀瓦解的危險。此情確實令人憂慮。中共之所以能如此猖狂,是它的邪惡本性,使其一方面作起惡來無所顧忌,另一方面可以不擇手段地掩蓋真相,哄騙世人。看來六十多年前開始的那場民主與專制兩種制度之間的鬥爭還得進行一個時期。數月前收到中國大陸一位多年熱心為中國民主發帖子的朋友病危臨終前的來信,說」現在延緩生命,已經談不上甚麼享受生活,只是希望能看到一點國家的進步,說具體一點,就是能看到在中國實現民主憲政政治制度的那一天。」這句話何嘗不是每一個年過八十的中國人的心聲,也包括我這個當年志願軍文藝兵。@

評論
2013-08-20 9: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