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永康兒子在澳洲賭場的享樂祕聞

西澳首府珀斯美麗的天鵝河景成為賭場的高級賣點。(Getty Images)

人氣: 41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3年08月29日訊】(新紀元週刊339期,記者李曉宇報導)受中國經濟發展趨緩的影響,澳洲當前礦業進入冷卻期,而皇冠賭場的貴賓室卻總有源源不斷的客流,這其中絕大部分是揮金如土的大陸豪賭客。

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兒子周斌是其中座上賓。

澳洲的雙速經濟型態通常是指礦業繁榮的同時,非礦產行業持續萎靡,比如強勁的礦業帶動了礦業重州西澳和昆士蘭州的發展,但高企的澳幣卻遏制了製造業出口和旅遊業,對以服務業為主的東部各州如新南威爾士和維多利亞州造成了不確定因素。

這一點連澳洲的賭場也深有體會,比如當前受中國經濟發展趨緩的影響,礦業進入冷卻期,皇冠賭場(Crowns Casino)以本地人為主的低端賭博遊戲廳常常是門可羅雀。不過他們的貴賓(VIP)室卻總有源源不斷的客流,這其中絕大部分是揮金如土的大陸豪賭客。

周斌帶豪客西澳賭博

每年的中國新年期間,是澳洲賭場迎接中國豪賭客的最高峰期,也是「頂級豪客」比較集中的時間。

西澳首府珀斯美麗的天鵝河景成為賭場的高級賣點。(Getty Images)
西澳首府珀斯美麗的天鵝河景成為賭場的高級賣點。(Getty Images)

今年正月初五,位於西澳州的皇冠珀斯賭場就接待了一批「頂級豪客」,其中包括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兒子周斌,及其同行的一個豪客團。

據其隨行人員透露,周斌是皇冠珀斯賭場的常客,他為皇冠賭場拉客。每次周斌來,皇冠賭場的老闆詹姆斯.派克(James Packer)一定會提前來到珀斯,並全程陪同遊戲及各種娛樂。

派克家族從2004年買下珀斯的波斯伍德賭場(Burswood Casino)起,就投入750萬美元翻新和升級賭場設施及物業,目的是迎合亞洲尤其是中國大陸的高端市場,這一翻新工程於2012年底完工。而其從2006年起開始開放的貴賓服務項目,一直是其利潤的最重要來源。

皇冠珀斯賭場的貴賓室叫作珍珠廳(The Pearl Room),據悉,2006年底開始服務的珍珠廳處於整個賭場的最佳位置,直接展現西澳美麗的天鵝河180度的全景。

為了照顧好這些中國大陸來的豪客貴賓,除了賭場內設有中國餐館外,皇冠珀斯還僱傭了很多華人為貴賓提供正宗的中國式私人服務,飲食起居、吃喝玩樂各個方面事無鉅細,無微不至。

澳洲不學新加坡 給賭客機場優待

皇冠集團的財報顯示,其VIP收入連年以雙位數的比例增長。在經濟放緩階段,當澳洲普通餐館及酒店生意慘淡經營的時期,皇冠賭場附設的餐廳和酒店大都經營得很好。

皇冠墨爾本賭場的執行總裁羅文.克萊吉(Rowen Craigie)坦承:「只要你做的是高端客戶生意,那就永遠不愁利潤下滑。」皇冠集團的戰略就是拚命吸引「人頭利」極高的中國客。皇冠墨爾本賭場2011年至2012年曾計畫在墨爾本機場建立起一套極盡奢華與體貼的全套接機服務,讓外國豪賭客們賓至如歸。賭場與墨市機場及政府部門協商,想在機場內設立一套私人服務設施。在這套設施內,VIP賭客將可以坐享海關和移民官的特別服務,迅速被放行。皇冠集團抱怨說,墨爾本機場根本無法好好接待賭場的VIP們,導致豪賭客戶越來越多地被新加坡的兩家新賭場挖走。

克萊吉稱,新加坡機場設有特別接待區,豪賭客們剛走下頭等艙,就會被馬上送往賭場酒店休息。這個接待區設有專門的海關和移民官,使得VIP豪賭客們可以享受特殊服務。這一提議遭到獨立參議員尼克.瑟諾芬(Nick Xenophone)的炮轟,指這是「權貴們在搧老百姓的耳光」。「新加坡這麼做並不代表我們也得這麼做。難道我們要用護照去換籌碼嗎?」

儘管澳洲政府不學新加坡給賭客特殊優待,但對於頂級豪賭客,皇冠通常會直接出動私人專機免費接送。

私人專機接賭客

澳洲航空服務公司的數據顯示,皇冠賭場的私人專機2012年飛赴大中華區近300趟運送豪賭客,全球其他任何地區均望塵莫及。其中該機隊飛赴169趟至香港,四趟至中國大陸,九趟至臺灣,78趟至澳門,給澳洲運來一批又一批的頂級豪賭客。

據《悉尼晨鋒報》報導,豪賭客業務——也稱「VIP傭金計畫」(VIP Commission Program)是皇冠集團博彩業務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占其總收入的近三分之一。在2011年至2012年度,豪賭客為該集團帶來了7.97億元的收入,遠高於前一財年的5.83億元。2月的中國農曆新年和10月的墨爾本春季賽馬嘉年華前後,是航班最密集的時段。

皇冠集團的私人飛機艦隊共有三架噴氣式灣流四型飛機(Gulfstream IV jets),頻繁飛行海外狂攬豪賭客。在2010至2012年間,平均每月通過澳洲領空的飛行次數達23次,三年至少824班次。報導說實際班次可能更多,因為澳洲航空服務公司的數據沒有包括未穿越澳洲領空的飛行。皇冠集團的一名發言人奧尼爾(Gary O’Neil)證實,公司的私人噴氣式飛機艦隊的確被用來運送豪賭客到澳洲的賭場。他說:「皇冠的私人飛機是我們國際及州際VIP旅行業務的重要組成部分。」

為了狂攬豪賭客,皇冠集團除了提供免費的私人飛機之外,還會送上包括高級食品飲料、星級閣樓酒店套房、出動私人遊艇帶他們觀光旅遊、甚至為他們僱傭陪侍男女等福利來討好他們。

周斌2013年正月初五的珀斯之行就包含了所有這些高規格的服務。據周斌的隨行人員私下透露,周斌帶領的這個豪賭客隊伍,來時就已經從香港帶來了20名「小姐」,抵達珀斯後,皇冠又為他們僱傭了十名健碩性感的澳洲男女陪侍左右。周斌與這十名澳洲男女在遊艇上的一張合影被曝光。照片中的風景是典型的西澳天鵝河風景。坐在照片正中的唯一亞裔男子就是周永康的兒子周斌。

據悉,被僱傭來陪侍的這些澳洲青年男女每人每天可獲得兩萬澳元的報酬,相當於澳洲當地一個快餐店廚師半年的工資。據傳有時還會僱傭按小時付費的「名角兒」,付費高的達兩萬澳元一小時。

熟悉賭場VIP業務操作的人士透露,豪賭客的主體是中共高官、國企幹部及富豪。據悉,曾慶紅的兒子、早已移民澳洲的曾偉也是皇冠珀斯賭場的座上賓,每次他來,皇冠的老闆詹姆斯.派克必定是全程陪同。知情人士透露,中國豪賭客絕大多數情況下都輸錢,且數額驚人。據傳曾慶紅兒子曾偉曾一次出手500萬澳元,令人咋舌。據其隨行人員透露,周斌給小費極為大方,可謂大把撒錢。但事後皇冠會為其報銷連小費在內的一切開銷。

周斌攜妻外逃 曾偉不敢回國

現在盛傳周斌攜妻外逃,這點從皇冠賭場的事也可以得到某種印證,就是:據十分了解皇冠賭場豪賭客的知情人士透露,2013年正月初五,周斌帶了一批豪賭客來到珀斯皇冠賭場。但自2013年中國新年後,沒見周斌再來皇冠賭場,而以往他大約每兩個月來一次。

曾偉則不敢回中國。2010年,負責幫曾偉照看其悉尼豪宅的嘉文.斯洛特爾(Gavan Slaughter)曾告訴《悉尼晨鋒報》的記者說,「曾偉一家很少住在這裡(指悉尼),他們大多數時間住在澳洲境外,包括北京,在北京他們擁有別墅。」不過今年以來,曾偉似乎已常住澳洲,澳洲華人社區盛傳他不敢回中國,因為回去很可能馬上被抓。

曾慶紅、周永康在澳洲收購礦業

作為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兒子,周斌為皇冠拉客,當然首先能夠接觸到的是很多中共高官。

在控制國企方面,同為江派核心成員的周永康和曾慶紅長期操控中國的石油行業,是中共「石油幫」的領頭人物。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曾在石油部門任職38年。而他之所以發跡,是因為他以前跟曾慶紅在石油部是同事。作為中國石油壟斷行業的代表,號稱「兩桶油」的中石油、中石化一直掌控在曾慶紅、周永康這條線上。維基解密曝光的電文也顯示,周永康家族和同夥控制著中國的石油利益。周斌本人在石油、地產以及投資四川信託有限公司等所擁有的資產中,包括很多國有資產。

曾慶紅、周永康兩家與中共在澳洲的礦業的關聯也非同尋常。今年3月被中共當局密捕的四川億萬富豪、漢龍集團董事長劉漢,被指與周、曾官商勾結。據可靠消息:澳洲砂礦生意基本被曾慶紅家族壟斷,而劉漢在四川的發家史與周永康有關。

今年3月被密捕的漢龍集團董事長劉漢,被指與周、曾官商勾結。澳洲砂礦生意基本被曾慶紅家族壟斷,而近年來漢龍集團頻頻出手,赴海外收購礦產資源。(新紀元資料室)
今年3月被密捕的漢龍集團董事長劉漢,被指與周、曾官商勾結。澳洲砂礦生意基本被曾慶紅家族壟斷,而近年來漢龍集團頻頻出手,赴海外收購礦產資源。(新紀元資料室)

近年來,漢龍集團頻頻出手,赴海外收購礦產資源,其目標是在10年內成為全球第四大鐵礦石供應商,爭奪全球鐵礦的話語權,有效制衡全球三大鐵礦石巨頭——澳洲力拓、必和必拓及巴西淡水河谷。漢龍礦業的目標是在澳洲組建一個價值300億到500億澳元的大型礦業公司。而中共國企在西澳已擁有近20個鐵礦石項目。

《悉尼晨鋒報》(Sydney Morning Herald)2010年4月24日報導,被稱為中國石油商人的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兒子曾偉和太太蔣梅,在2008年斥資3240萬澳元(約人民幣2.5億元),在當地購買了一座豪宅,這是當時澳洲最昂貴的豪宅,現在也是澳洲房產交易史上第五昂貴的豪宅。

色情‧貪腐‧權錢交易

皇冠賭場的老闆專門僱傭澳洲男女為其提供色情享樂,可謂深諳周斌所好。據皇冠知情人士透露,周斌每次帶豪賭客來皇冠,都會從香港帶一群女子過來,如正月初五這次就帶了20位小姐來到珀斯,再加上皇冠提供的10名澳洲男女,共30人陪其玩樂。

周永康、周斌父子在中國國內的權色交易醜聞眾所周知。特別是2012年2月重慶事件發生後,其父周永康把持的「兩桶油」(中石油、中石化)就不斷曝出情色醜聞,如「俄羅斯豔女門」、「AV女優門」、「香豔照門」和「非洲牛郎門」等。其中的「AV女優門」就發生在周斌擁有的上海惠生公司在中石油四川石化乙烯項目(彭州)的建設過程中。

2012年5月,一則名為〈中石油「AV女優門」特大醜聞〉的帖子爆紅網路,該網帖稱,在投資高達380億元的中石油四川石化最大的項目中,日本島津公司及其代理商——北京華爾達公司為了取得該項目上百臺色譜儀的訂單,先是超低價中標,接著將用戶和總承包商的官員送到日本,用風騷美豔的日本AV女優為這幾名官員提供全方位服務,甚至還帶上面具作為「志願者」分別與AV女優拍攝了A片作為紀念。其中一人回國後在喝多了的情況下幾次大讚日本AV女優的美豔風騷。中石油為了平息此事一直高價刪貼,刪帖總費用達數百億元。

2009年因中國首富黃光裕案被查辦的公安部部長助理鄭少東曾交待,周斌利用其父周永康的影響力,在周永康曾任職的石油部門及地方上大搞權錢交易,其中包括插手四川大型工程項目,插手中石油的石化項目,通過國土資源部大肆倒賣土地,賣官鬻爵。

周斌控制中石油系統,促成了重慶和四川高層官員的眾多升遷。據稱周斌還通過薄熙來獲得近100億人民幣的利益。

據報導,周斌的確在甘肅、山西、遼寧等地「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使一些難以置信的重大案件未獲應有的審理。比如,最高法院有這樣一個案子,警察用開水從頭到腳的澆嫌犯致其被活活燙死,但周斌在拿到一億元好處費後,擺平此事,涉案警官沒有受到任何懲罰。這是在最高院有據可查的案子。還有消息人士透露,周斌在收取2000萬人民幣後,撈出了涉嫌殺人、開膛剖心的甘肅二號黑幫頭目出獄。據稱,這個案子在甘肅法院和北京最高法院都有記錄。

周斌還利用周永康的權勢,設局侵吞四川郎酒廠,搶走其近30億資產。

據報導,周斌不僅在國外有一堆銀行帳戶,還在北京擁有18處房地產,其中一處價值高達2500萬歐元。

皇冠涉嫌洗錢

2013年1月澳洲媒體報導,皇冠涉嫌將1.8億美元的非法賭博資金從臺灣轉移到到澳門而遭到臺灣當局的調查。報導稱,這些資金是高層賭徒們準備用來在皇冠的澳門合資公司——新濠博亞娛樂(Melco Crown Entertainment)賭博的。

臺灣監管機構1月上旬宣布對皇冠旗下的新濠國際發展有限公司(MLE Melco Crown Entertainment)臺灣分公司從臺灣非法向澳門轉移資金一事展開調查。根據臺灣當地法律,該公司在過去三年裡為100多名臺灣賭徒轉移資金的行為已經違反了當地的銀行法。在臺灣,只有註冊銀行才被允許從事國際貨幣兌換和轉帳業務。不過,這項調查最後不了了之。

皇冠洗錢的行為,澳洲媒體時有披露。2009年,三名中國銀行的銀行家通過墨爾本皇冠賭場洗錢達2000多萬澳元。

關於皇冠賭場

皇冠賭場在澳洲有墨爾本與珀斯兩家,墨爾本皇冠賭場坐落於墨爾本市的亞拉河(Yarra River)河畔,珀斯皇冠賭場則位於西澳的天鵝河畔,都是境內外的旅遊熱點。賭場的老闆是詹姆斯.派克,他2005年從已故父親、澳洲媒體界大亨、澳洲首富凱瑞.派克(Kerry Packer,1937年12月17日~2005年12月26日)手中繼承父業。但以賺錢為目標的詹姆斯並沒有在媒體界有所作為,而是轉戰博彩業。在全球金融海嘯中,他因為將大部分投資放在博彩業而蒸發掉六成身價,一度被澳洲人視為「敗家子」。

凱瑞.派克曾是澳洲出版業、報業、電視廣播業和賭場業的巨頭,擁有九號電視網路(Nine Television Network)和澳大利亞綜合新聞(Australian Consolidated Press),後來合併為PBL(Publishing and Broadcasting Limited),澳洲很多暢銷雜誌都是PBL的產品。

凱瑞.派克曾是世界上最大的賭徒,是拉斯維加斯的最大豪賭客。1997年他在拉斯維加斯米高梅大酒店的賭場,數天之內他就贏走了4000萬美元,好幾個賭場的高級主管因此而被解僱。他曾經在拉斯維加斯美高梅開幕時大贏超過2000萬美元,給了200萬小費,也曾在滾石賭場給荷官10萬美元小費。但老派克說:「我只賭我賠得起的數目。」派克是澳洲人極為尊敬的大亨,因為他的確沒有讓賭博控制自己,他雖然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賭徒,而且終身賭博,但他沒有因此而毀掉自己的生活,也沒有因此毀掉自己的任何產業。他告訴人們用頭腦而不是情緒賭博。

澳門皇冠賭場現名澳門新濠鋒酒店,是澳洲皇冠集團老闆詹姆斯.派克與澳門賭王何鴻燊的兒子何猷龍合資的賭場,由澳洲PBL集團與澳門新濠國際發展有限公司集團合營。2006年3月,新濠國際發展有限公司與澳洲PBL集團先合組新濠博亞娛樂有限公司共同成立百寶來娛樂(澳門)股份有限公司,承投美國永利旗下副賭牌,交易於2006年9月11日經澳門特區政府批准。2006年10月,百寶來娛樂(澳門)股份有限公司更名為新濠博亞博彩(澳門)股份有限公司。

自接掌珀斯賭場以來,詹姆斯.派克的策略就是將皇冠珀斯建成澳大利亞的主要賭博門戶,面向中國大陸龐大的賭客市場。他曾在皇冠的股東大會上說,「悉尼一直是澳大利亞國際遊客的大門,而皇冠在珀斯的投資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機會,使珀斯成為澳大利亞同樣重要的門戶。」他認為珀斯接近亞洲,並與北京處於同一時區,處於理想的地理位置。為此他一直遊說澳洲聯邦政府及西澳州政府要對中共示好。

去年10月,繼美海軍陸戰隊駐紮在澳洲達爾文附近之後,詹姆斯和另一位嚴重依賴中國的澳洲商人——媒體大亨克利.斯托克斯(Kerry Stokes),公開敦促堪培拉與中共保持友好關係,以致澳洲在今年4月公布的新國防白皮書中沒有包含以前有爭議的聲明。商業利益和國防安全之間的衝突持續升溫,受到澳洲公眾的強烈關注。

由於礦業上對中國的嚴重依賴,西澳州政府也對派克的中國策略支持有加,西澳現任州長科林.巴內特公開支持派克,西澳政府並將其有史以來最大的體育場的興建地址選在了皇冠賭場所在的公園內,引起民間的爭議。◇

本文轉自339期【新紀元週刊】「專題新聞」欄目
想提前看到新紀元更多精彩文章嗎?請訪問新紀元周刊網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評論
2013-08-29 2: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