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華郵:審判的最大問號是薄熙來本人

人氣: 5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3年08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秦雨霏編譯報導)薄熙來本人仍然是週四庭審的最大問號。在審判之前的談判當中,這個因素最讓中共高層擔心。《華盛頓郵報》8月21日報導說,雖然薄熙來的妻子和警察局長王立軍在庭審當中配合當局,但是薄熙來的個性強勢並且有行使權力冷酷無情的記錄。

《華盛頓郵報》報導說,當薄熙來審判在週四開始的時候,沒有幾個人會聚焦於它的結果。許多人相信,一個有罪判決,早已經預先安排。相反,懸念在於過程—共產黨領導人將如何選擇起訴一個他們的自己人,以及是否當局將撕開一個公平審判的假象。

薄家兄弟擔心參加庭審

《華盛頓郵報》報導說,當局已經採取巨大的努力來向外界顯示,審判將是透明的方式。同時,有清晰的跡象顯示共產黨官員害怕失控而嚴格管理。薄熙來的親屬已經準備迎接一個無用的法律辯護和有罪判決。

「他們不抱任何幻想。」薄家朋友說。「他們知道決定來自於共產黨最高層。」

薄的親屬們花費數天來決定誰將參加審判。薄熙來已經向他們轉達願望,希望有家庭成員到場。並且法庭表示它將允許四到五個家庭成員參加。但是一些作為商人的薄熙來的兄弟表示擔憂,如果參加這個訴訟程序,他們可能未來面臨類似的指控。

這種近乎偏執的焦慮感,週三在整個濟南市顯而易見。

當局登記數百名外國記者信息

《華盛頓郵報》報導說,週三早上,當局已經佔據法院附近一個酒店的整個第二樓,並把它變成一個機動車輛處理中心來記錄數百名抵達濟南報導審判的外國記者的手機號,護照細節和認證信息。

這些輕佻的人員早上註冊了記者的信息,但是卻拒絕回答基本問題,比如他們為哪個部門工作?但是幾分鐘之後,他們衝過來向前來視察的中共國務院辦公室的一個代表團致敬。

在酒店的六樓,站在大廳外面的員工們否認他們知道第二天庭審之後的新聞發佈會。但是透過被迅速關上的兩道門,你可以聽到裡面在通知中級法院安排的活動。

「這不再是一個法律案件。而是一個政治案件。」新加坡國立大學政治分析家薄志月說。「人們在觀察政府如何使用法律對待一個如薄熙來這樣的高官。」

濟南戒備森嚴

《華盛頓郵報》報導說,當局已經把薄熙來描述成一個不會受到特殊對待的普通罪犯。但是額外的警車和遍佈全城的制服警察和便衣警察,暗示著並非如此。

政府通告宣佈審判是「公開」的。一個法院發言人本週說有緊俏的旁聽席位。但是除了官方媒體之外的記者似乎沒有人獲得旁聽許可。

在另一個顯示公開透明的行動中,法庭創建了一個新浪微博帳號。但是頁面上的評論受到嚴格審查。只有那些不批評政府並有利於給薄定罪的評論被允許。

週三在法院外面,警察對於踏出馬路對面規定區域的記者恩威並用。他們指著一個被工人樹立起來的腳手架說,這是政府週四提供給記者遮蔭的地方。

然後警察要求每個人拿出他們的記者證,同時兩個制服男人舉著攝像機在擁擠的人群中一路拍攝過去,拍下記者們的臉。

審判的最大問號是薄熙來本人

《華盛頓郵報》報導說,薄家朋友說,薄熙來寫了多封信給家屬,但是直到最近才被交給家人。薄要求家人給他寄衣服,還有有關馬克思主義,毛澤東主義,鄧小平和「中國轉型」的書籍。

薄熙來本人仍然是週四庭審的最大問號。在審判之前的談判當中,這個因素最讓中共高層擔心,許多黨內人士說。

雖然薄熙來的妻子和警察局長王立軍在庭審當中配合當局,但是薄熙來的個性強勢並且有行使權力冷酷無情的記錄。

在他倒台之前,薄熙來在中共高層和軍隊內培養了許多同盟以謀求中共常委的一席之位。他也使用他的民粹主義左派運動在草根階層尋求支持,以及在太子黨當中建立網絡。

「他們肯定已經事先決定,否則他們不敢舉行審判。」一個前共產黨記者說。「但是直到審判舉行,沒有人知道薄熙來本人將最終選擇說些甚麼。」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3-08-22 5: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