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酈劍鋒:薄熙來案,中共為何扭扭捏捏?

為甚麼會有薄熙來式人物?因為它與中共是一家,中共的制度才是根源。(Getty Images)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3年08月22日訊】從反腐敗的角度觀察,薄熙來是中共歷史上極少數被以腐敗治罪的高官之一。在「打老虎」、「拍蒼蠅」的基調下,有人可能會把薄算作「老虎」,如同中共喉舌黨媒一度大肆吹捧的所謂體現了「司法公平正義」和「反腐敗的堅定決心」那樣。

按照中共官場的一貫作風,好不容易揪出一個薄熙來式的典型,肯定會拿出來大做文章,批倒批臭,在撈取政治資本的同時,還能起到穩定中共江山,為中共塗脂抹粉,欺騙群眾等多重功效。

但是,縱觀薄案事發一年半來的實際,我們發現,中共當權者並未如此去做。除了去年兩會前總理的答記者、薄被免職雙規、審判王立軍谷開來,涉及薄的問題很少在新聞媒體出現,公開報導的更是少之又少。薄熙來未遭到口誅筆伐,連罪責都被權力當局一再縮小,只追究其貪污、受賄、濫權三宗罪。這不合中共官場痛打落水狗式的流行規則。

難道中共改弦易轍與時俱進了,抑或是真的準備依法辦事?顯然都不是。中共還是中共,一點兒也沒變。

其實,對於薄熙來案,中共存在太多的迫不得已,有許多難言之隱。

首先,薄案發生的背景大大不同。

國際上,民主潮流席捲,獨裁政權紛紛瓦解;國內,中共危機深重,統治幾乎難以為繼。其中光是無所不在的官場腐敗就足以令中共喪盡臉面,失盡一切。這讓頑固死守一黨專政統治的中共暴政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獨與壓力。

其次,薄案牽扯中共最高層的接班和內鬥。

薄是江周看中的人物,接班人也好,繼續維持邪惡也好,畢竟王立軍潛逃領館,將中共惡鬥全盤托出,這觸到中共暴力哲學的痛處,加劇了中共分崩離析的危險,也把中共內鬥之醜陋呈現於世。這是中共必不能容忍的。即使從保黨保江山和維護黨內團結統一角度,當權者恐怕也不會坐視。歷史上地方諸侯割據坐大,以至於尾大不掉的實例很多。

薄雖被揪出公審,但其仍有一定市場。在各派慘烈紛爭情況下,這種因素尤其表現得比較突出。薄代表的紅色官二代、極左勢力,因為當今共產黨天下的緣故,並非屬於鳳毛麟角。因此而言,排除同病相憐、官官相護的因素,打薄,必然投鼠忌器,多頭顧忌。

次之,中共處於統治最末期、最後期,即將面臨被解體的命運。

這是天象作用的結果,也是中共為惡世間的代價與歸宿。面對末日恐懼,怎麼辦?或者順應天意,進行根本改變;或者抱著僥倖心理,以圖苟延。

中共的選擇當然可以想像得到,誰也不甘心被動地退出歷史舞台。最典型的就是「保黨」思維,捆綁一起,攜手一直對外,應對危亡;為了保黨,使盡招術,不惜一切,甚至漠視好人被迫害。整黨、整風,搞甚麼群眾路線,也都屬於此範疇。

再次,薄案也是中共本質暴露體現的一個縮影。

薄的無法無天、暴虐殘忍、貪慾、好勇鬥狠、善於偽裝欺騙、專橫武斷、無人性等等流氓特點、邪惡本性以及作風作派,與中共如出一轍。中共的邪性在薄身上都有一個一個的體現。為甚麼會有薄熙來式人物?因為它與中共是一家,中共的制度才是根源。

在這種情況下,揭露薄熙來,實質上就等於揭露了中共,把中共的本質暴露無遺。

最後,法輪功問題是薄案的關鍵與核心問題。

政變奪權和迫害法輪功,這是薄案極力掩蓋的兩大焦點。當然,怎麼樣搞獨立王國,作政變佈置,那是你中共內部爭鬥,不幹老百姓的事。但迫害善良,卻為天理所不容。

薄在大連、遼寧、重慶,充當了江澤民血債派流氓集團對法輪功實施鎮壓的劊子手、急先鋒,薄本身就是迫害元凶,馬三家也是其精心打造的黑窩典型。

不僅如此,薄還特別一手策劃領導了活摘與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並經營人體販賣工廠的非人惡行,其禽獸不如的行徑在國際上臭名遠揚,與惡魔無異。由於被多個國家起訴,以至於在商務部長任上竟不能隨中共黨首出訪它國,只好被發派地方。

中共是因為迫害法輪功而將要解體的,中共的邪教本質也是法輪功十幾年來堅持不懈講真相才使世人徹底明瞭的。法輪功的大善大忍同中共的大暴大惡,善惡之間的較量這些年來一直在進行著。所以才說法輪功問題是當今中國的根本,任何人都不能迴避,都得在善惡間作出選擇。

上述這些因素,決定了中共無論處理任何問題,都要充分考量中共自身利益,不能危及中共已經愈發脆弱眼見不支的統治。反過來說,只要能夠促進中共統治,則可以採用任何手段。如同維穩,儘管十幾年來政法委一手遮天,無法無天,已經成為影響穩定引發混亂的最主要因素,但為甚麼就能夠一直堅持下去?是因為中共統治者誰都需要。就像對待六四和法輪功,相信中共內部絕大多數人都不可能同意屠殺和鎮壓,然而為何甘冒天下之大不韙,敢在天安門廣場大開殺戒?對法輪功的迫害一直持續14年?道理是一樣的。

像薄熙來這樣一些比較敏感的政治性案件,相比於過去的遮遮掩掩,公開審理看似進步。其實,就目前已經正式公佈出來的材料看,確實沒有任何機密可言。受賄、貪污、濫權三罪也實在沒有遮掩的必要,「必要」的都已經被PASS掉了。對薄的所謂「亮劍」,其實就是比劃一下,不服時威脅一下,根本不觸及根本。所以,公開與否,並不是薄案的關鍵所在。

歷史上,中共搞過大鳴大放,無論內部鬥爭還是發動各類運動,都曾經弄得轟轟烈烈。面對薄熙來案,中共一反常態,其奇怪之處不在於中共改弦易轍與時俱進,中共當然不會這樣,中共還是中共,一點兒也沒變;更非是它要依法辦事,準備一切付諸法律。

薄熙來一案的審理看似個案,其實不然,它不僅是中共權力鬥爭的必然產物,更是中共本質的一次大暴露。簡單定案,相互妥協達成交易,遮掩更大罪惡,這些也許可以暫時平息黨內紛爭,緩和一下中共內部緊張與矛盾,但從根本上來說,是遠水解不了近渴。中共解體已經定下,任何旨在苟延共產黨統治的作法,注定都是螳臂擋車,一廂情願。中共當權者的悲劇,也許就在於此。

評論
2013-08-23 2: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