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任仲:薄熙來案與蠍子黨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3年08月24日訊】知道蠍子與烏龜的童話的人,都不會忘記烏龜與蠍子最後的對話:「為甚麼?」「本性也」。

薄熙來戲劇性的當庭翻供,引來了無數「為甚麼」的龜問,而這場無法收拾的鬧劇之不可理喻,卻正正因為「本性也」——中共就是一個嗜鬥、嗜殺、嗜血、本性無移的蠍子黨。

縱觀中共歷史,對外、對內之鬥、殺、流血從來沒有消停過。對外的鬥、殺,在中共未篡取政權之時,對象是國民政府;那時,中共竄到哪裏,哪裏就一片肅殺。當中共佔有天下之後,其對像則是整個社會,中共統治多久,恐怖就持續多久。同時,中共對內的鬥、殺、嗜血,也毫不遜色。而最不為人們所注意、卻最能揭示其蠍子黨本性的是,在這種內部絞殺之中勝出者都是那些寧置中共自身的安危、甚至於本集團安危於不顧亦不肯改變其嗜鬥、嗜殺、嗜血本性的極惡之徒。

當初中共乳臭未乾、寄生於國民黨之時,就頻頻策動以工潮、農運為名的恐怖主義活動,並連累國民黨內鬥、導致胡漢民被逐後國民黨一系列的分裂,最後逼的蔣介石不得不清黨,從上海4.12開始進行一系列清除中共的反恐行動。而中共隨後在南昌、廣州、平江等地發動的暴動證實了中共確實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恐怖主義組織。對於這一點,中共諸多頭目們不知廉恥的的回憶錄中也「自豪」的供認不諱。

之後,中共恐怖集團在其幾個佔領區面臨國民政府反恐圍剿的危機中,竟也改變不了嗜鬥、嗜殺、嗜血的本性。從殺袁文才、王佐開始,到反AB團、反社民黨,幾個蘇區內鬥所殺的紅軍達十數萬之多,遠多於國軍圍剿所消滅的紅軍。鬥到最後,在其佔領區無法立足而不得不逃竄,中共美其名曰長征。

按常理,失去根據地、時刻面臨被圍殲的中共該消停一些了吧?恰恰相反,中共歷史上最凶險的一系列內鬥就是在其性命交關之時展開。紅一、四方面軍一會師,就鬥將起來,最後以毛澤東將張國燾屬下部隊的四萬餘人送死在河西走廊了事。而中央紅軍投靠陝北紅軍後,首先就是整肅陝北共魁劉志丹,最後將之一黑槍打死。

緊接著中共挑起西安事變,並藉著國軍抗日之時,得苟一時之安,展開了中共內部第一次系統的恐怖整肅,即延安整風,中共從此進入毛皇帝更為血腥黑暗的時期。十次路線鬥爭,六次是那以後發生的。多少年後,毛澤東感謝日本入侵中國,那可不僅僅是替中共感謝的,他本人才是日本侵華的最大受益者,「紅太陽」正是通過抗戰時期的延安整風才升起來的。

以上極簡單的對中共在早期、自身安危未定處境中血腥內鬥的回顧可以看出兩點:第一,中共嗜鬥、嗜殺的本性是連自身的安危都不顧忌的;第二,誰的道德低、誰最凶狠、誰最敢以中共自身的存亡來做賭注,誰就在火拚中勝出,實乃兩軍相逢惡者勝。此種低道德優勢的根源是:誰最無德行、誰能做最凶狠者,誰就能將哪怕還有一點顧忌的、還念及一點中共安危的、也就是想保黨的人都給綁架甚至殺掉。

以中共第一代最凶狠者毛澤東為例,本來他不是最具實力者。朱德從南昌暴動所帶的一萬多正規軍與毛從平江暴動所帶的雜牌農民軍會師後,朱毛實力的對比立刻就威脅了毛。為此,毛不惜將朱德八千餘人馬送去給國軍消滅。「反AB團」引發富田兵變後,毛不惜用中央紅軍消滅了紅二十軍。徐向前後來反對陳昌浩去追殺毛澤東時講,天下哪有紅軍打紅軍的道理。徐向前那時恐怕還不知道,天下第一個整軍建制被消滅掉的紅軍恰恰就是紅軍打的。中共講鬥爭哲學,捲入中共者,多少都沾染點鬥氣、殺氣,但是最凶狠者與稍有顧忌者的些微差別,決定了後者屢屢為了保黨而被綁架。除了毛澤東與徐向前的例子,鄧小平與胡耀邦、趙紫陽,江澤民與喬石、朱鎔基等等無一不驗證這一點。這是連「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都夠不上的缺德劣根性的歹戲,卻一連上演了一個世紀。

薄熙來當庭翻供,只不過是這種最凶狠者與顧忌保黨者之間歹戲的續演而已。倒薄一方隱瞞薄熙來最令人髮指以及最嚴重的罪行,無非是為了保黨。薄熙來卻偏偏就抓住了這一點顧忌。你不是不敢說嗎?你不是想演出一場保黨的「憲法夢」的堂皇大戲碼?我就在你大戲天下公演之時不按戲碼配合,看你還怎麼憲法。你不是還有顧忌嗎?那我就當庭翻供,看你還怎麼服眾。

當然,這還只是表面的。中共當今尚能存在,唯一拚命維持它的就是依賴這個政權吸取暴利的官商匪利益網,一個極大的老鼠會。薄熙來當庭翻供,賭的就是倒薄一方不但不敢公佈其最令人髮指及最嚴重的罪行,而且也不敢公佈這個老鼠會牟取了多大的暴利,更不敢得罪這個老鼠會,因為這個老鼠會是邪黨暫時尚能保住的唯一基礎了。區區幾千萬的貪污,在這個老鼠會裡算甚麼?哪只碩鼠要沒這個數,都不配進老鼠會。薄熙來就抵賴了,看你怎麼辦。倒薄一方敢公佈更大的數嗎?那不就危及了這個老鼠會,危及了保黨的根基?倒薄一方敢嗎?

當然,也還不止是這些。薄熙來是連其背後的集團的安危都賭上的。審薄鬧劇的戲碼能安排成這樣,是倒薄一方與江家血債幫交易的結果,前者要保黨,後者要保下週永康,保下江澤民,保下曾慶紅。然而,薄澤東夠凶橫,賭上江家血債幫的安危,直追當年帶著幾千殘兵跟張國燾幾萬大軍翻臉的毛澤東。這倒不是薄熙來有多大的本事,其原因在拙作「江周薄為何非拚命不可」中已有分析,茲不贅述。

報載薄熙來的當場翻供激怒了倒薄一方,中共中央將嚴懲云云,其實都無關宏旨。從幾方妥協定下只起訴薄熙來的輕罪之時,就已經無關宏旨了。也許薄熙來翻供撕毀了幾方的交易,薄熙來因之將獲死刑。可是薄熙來既然要當蠍子,就沒打算活著過河。也許倒薄一方會反擊而收拾周永康,但是只要不敢觸及江家血債幫迫害法輪功的滔天罪行,那也不過就是把眼下薄熙來的鬧劇換成周永康的名字而已。那麼,薄熙來就如此凶橫難纏,審周永康能好看的了嗎?也許倒薄一方不管結果如何,將審薄鬧劇草草收場,與江家血債幫從此相安無事,那麼現任黨政者從此就接過了迫害法輪功的黑鍋,也就將不得不直接面對迫害法輪功的問題。

中共迫害法輪功十四年的滔天罪行,這才是一切的關鍵。任何人想保黨,就必然背上這筆血債。自王立軍叛逃揭開中共內部在鎮壓法輪功問題上實質的分裂以後,在河北、山東、遼寧、黑龍江等許多省份還發生過大規模非法逮捕法輪功學員的惡性案例。就在審薄鬧劇開演前兩週,在北京還發生了陳淑蘭被迫害致殘的案例,而陳淑蘭是陳運川一家六口唯一還活著的,其他五人都先後被迫害致死。這些慘案,在中共內部尚且分裂的情況下,目前是算在江家血債幫賬上。但是,一旦如今當政者以審薄一案與江家血債幫了結,那麼至少王立軍叛逃以後對法輪功的迫害就得是中共現在當政者的責任。十四年的鎮壓,害死了幾百萬法輪功學員,那麼法輪功學員必定會起訴追究。如今的當政者又將如何面對?還想繼續以江家血債幫的鎮壓政策來對付他們嗎?如今的當政者是不是又想重複江家血債幫在世界各地被追蹤起訴的夢魘?

天意不可違。「中國共產黨亡」的天意之石已經昭告了蠍子黨必亡。上天一再慈悲,給予中共當政者以及世人選擇的機會。如果人不清醒,非要想保蠍子黨過河,那麼也不過就是多添幾隻不智的陪葬烏龜而已。

評論
2013-08-24 12: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