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血腥迫害持續 湖南郴州又有2,269人簽名反迫害

今年當地又有2,269名民眾簽名營救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網絡圖片)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3年08月26日訊】(明慧網報導)繼去年湖南郴州二千多人簽名聲援被劫持的法輪功學員後,今年當地又有2,269位民眾簽名營救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呼籲嚴懲害人凶手。

2,269人簽名摁手印呼籲中共停止迫害

中共肆意迫害善良民眾的惡行,再次引發湖南郴州眾多百姓的強烈不滿,遂有民眾自發聯名聲援營救的義舉。目前又有2,269人簽名聲援營救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呼籲嚴懲害人凶手。

去年湖南郴州百姓超過二千人簽名聲援營救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網絡圖片)
去年湖南郴州百姓超過二千人簽名聲援營救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網絡圖片)

在簽名過程中,民眾的正義及民眾珍惜回報大法的誠心震撼著人心。下面是當地法輪功學員講述的民眾簽名摁紅手印過程中的幾個小故事:

(一)我抓了二十多個(煉法輪功的),全都放了

一天跟幾個有緣人講真相的時候,一名中年男子站在我後面略帶威脅地說:「你們在幹甚麼?」我面帶笑容地跟他說:「我們在征簽,你也簽個吧。好心有好報。」「你知道我是誰嗎?敢要我征簽,你好大的膽子」。我笑呵呵地說:「看你就像個好人」。他說:「你怎麼知道我是個好人,我抓一個煉法輪功的就可以得到獎金兩千塊。」我就說:「看你這麼善良,你肯定不會要這種冤枉錢。」他有些吃驚地看著我:「你怎麼知道,我抓了二十多個,全都放了」。後來我跟他講了大量有關法輪功的真相,他明白了。簽了名,並把他加入多年的黨退掉了。臨走時他向我要真相資料。接過資料後,他一再囑咐我要注意安全,謝過之後就走了。

(二)是這些當官的沒事幹,貪官腐敗、偷搶不管,專抓好人,我來簽

一次到市場講真相,一年輕人說:「你年紀輕輕,煉甚麼法輪功。國家都不准煉,你不怕被抓啊?你趕快不要煉了,煉法輪功還會走火入魔。」旁邊一人聽到了他說的話,就說:「我認識很多煉法輪功的人,他們都是好人。有一個人得了白血病,花了好多錢,都沒治好,最後都是煉法輪功煉好的。還有一個人,撿到別人近十萬塊錢,一分也不要,全部還給失主了。是這些當官的沒事幹,貪官腐敗、偷搶不管,專抓好人,我來簽。」說著,就簽了。一開始不相信的那個人聽他這麼一說,覺得有道理。再經我詳細的講真相,他也三退了,還要了真相,說聲「謝謝」就離開了。

(三)法律上不是說信仰自由嗎

跟一個剛高中畢業的學生講真相,叫他簽名,他聽後很驚訝,說:「啊,煉法輪功還會被關押不放啊?法律上不是說信仰自由嗎?」「是啊,但這個邪黨他就是不講法律。法輪功現在已經弘傳一百多個國家了,其它國家都是給予法輪功創始人褒獎,只有中共打壓,還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他驚訝地說:「太殘忍了」,馬上簽了名,並辦理了三退。

(四)去給我丈夫講講

一次,給了一位五十多歲的女士一張神韻碟,說:你看了身體好,會得福報。再次路過她家時,她拖著我往她家裏邊走邊說:哎呀,你是個大好人,我不認識你,你也給一塊這麼好的碟給我看,去給我丈夫講講。我坐下後跟他丈夫講法輪功真相和三退真相,他是當官的,開始不接受,我就講共產黨貪污腐敗,壞人不抓抓好人,信仰是自由的,他馬上認同,於是退了黨團隊,還在征簽單上簽了名。

(五)共產黨最壞了,太殘忍了

一次去公園裡給在聊天的幾人講征簽和三退的事,他們四人都簽了名並三退了。全過程都被站在旁邊的老者看到了。他忍不住問:你學的是甚麼呀,懂這麼多?我趕緊說:我學的是宇宙大法,我看你也是個善良人,給你一個積功德的機會,簽名得福報。邊說邊把簽單遞給他。他毫不猶豫地簽了名,還把手機號碼寫上去了。我問他入了黨沒有。他說:「我當過紅軍,打過仗,早就有人要我入黨,共產黨最壞了,我就是不入。」提到共產黨他咬牙切齒。然後對著在場的人大聲說:我也認識幾個煉法輪功的,他們都是好人,信仰自由,共產黨最壞了,太殘忍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我給他退了團,送給他大法護身符,他不停的說謝謝,還把名片給了我。原來他是處級幹部,當過教官、編輯,還是教授。

(六)經理大人都簽了,我也簽

一位親戚,我原來向她征簽的時候,他不敢用真名,簽了小名,不久得福報升職到經理。後來我向別人征簽,看到人家不願意,她趕快說:這又沒關係,總要有人做好事,我開始跟你一樣的想法,怕惹麻煩,簽了小名,一點關係都沒有,升了職,而且做甚麼事都很順。說著又用真名簽一次,按上手印。那人趕緊說:經理大人都簽了,我也簽。

(七)只有偉大的師父才能教出偉大的弟子來

一次,我去經理家,我一進門,她就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向她家在場的二十多個親戚講: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很善良的,處處都是為別人著想。我也接著告訴他們:這都是我們師父教導我們做好人的,真正煉法輪功的人都道德高尚、身體健康。法輪功通過人傳人、心傳心,已經弘傳到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只有中國大陸打壓。共產黨壞人不管,專抓好人,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謀取暴利。我們在簽名營救好人回家,請你們也伸出援手簽名,讓好人早點和家人團聚。二十多人只有一個人沒簽,他說:「我是政府官員不方便簽,但我知道煉法輪功的人真的是好人,很善良的,但是在中國沒辦法。」一位大叔豎起大拇指說:你真是個好人啦,你好了不起,你是在做最偉大的事,你好偉大啊!我看只有偉大的師父才能教出這樣偉大的弟子來。我也好想學,你能不能教我?我說我們都是免費教功,並送了他一本《轉法輪》。他高興地接過去說:謝謝,謝謝了!我說要謝就謝我們師父吧!

中共「假、惡、斗」的本性,在法輪功的「真、善、忍」面前暴露無遺。所以中共就容不下這個利國利民的好功法,非要迫害、打壓。從突破層層封鎖傳出的消息得知,至少有三千七百多名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信仰被迫害致死,幾萬法輪功學員在他們活著的時候被摘掉身上的器官販賣牟取暴利。中共的殘暴和法輪功學員的善良、堅忍形成了鮮明對比。

迫害十四年來,不但中國的法輪功學員沒有在磨難中倒下,法輪功反而已弘傳世界眾多國家和地區,包括同根同祖的港澳台同胞,各國政府的褒獎、支持信函、決議等3,000多項。越來越多的世界人民及中國同胞明白了真相,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覺醒的人們不斷的選擇站在正義與善良的一方,採用各種方式聲援法輪功,呼籲立即停止迫害。

僅舉近來在湖南郴州區域發生的幾件法輪功學員被迫害事例。

廖志軍(右)在湖南常德津市監獄一監區接見室。(網絡圖片)
廖志軍(右)在湖南常德津市監獄一監區接見室。(網絡圖片)

事例一:郴州市法輪功學員廖志軍,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五日被郴州蘇仙區法院非法庭審,法院欲對廖志軍非法判刑。廖志軍因被懷疑在圍牆上噴寫了「法輪大法好」,於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下午遭蘇仙區公安分局和南塔派出所的便衣警察、協警綁架,被通宵扣押審訊,再送郴州市看守所關押至今。五月十八日,蘇仙區公安分局整理黑材料送到區檢察院,很快,檢察院就把材料下到蘇仙區法院。

廖志軍現年約四十二歲,原屬湖南衡陽車輛段郴州火車站列檢所職工。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在湖南常德津市監獄冤獄期滿時被單位開除公職。自九九年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以來,廖志軍因為堅持對法輪功的信仰數次遭邪黨綁架、關押、抄家,被非法勞教二次、判刑一次。監禁和冤獄迫害的時間累計可達八年之久。

廖志軍心地善良、樂於助人,平時總是笑瞇瞇地,工作兢兢業業,不管份內份外的事都認認真真做好。住在同一小區的居民得知他再次被迫害的消息,紛紛表示同情並為他們家(他的父母都是法輪功學員,也多次遭到迫害)鳴不平,有的為營救廖志軍出謀劃策:你們寫一個報告給法院,就說信仰是自由的,要求立即釋放廖志軍回家,我們簽字聲援,大家都會簽。在家的二十多位居民除一人沒簽外,其餘的都簽了,還鄭重地摁上了紅手印。有的居民邊簽名邊說:這一家煉法輪功的真的好,心很善良,處處為別人著想,願意自己吃虧。我們在這裡住了十多年了,大家都清楚。這樓梯間、前面那麼大的坪都是他們老兩口掃,你看他崽(兒子)羅,年紀輕輕的就曉得看事做事,看我們提甚麼重東西,如夾煤炭等都幫忙提。

事例二:郭波琴女士,湖南郴州市法輪功學員,一九六六年出生。三十二歲時患白血病,因修煉法輪大法走出絕境,獲得身心的健康。自中共當局開始迫害法輪功,郭波琴被綁架、非法關押達十多次,被非法判刑二次,坐牢時間累計近六年,期間遭受銬刑、蹲小號、灌食、毆打、超強奴工、暴曬、長期飢餓折磨等殘酷迫害。從長沙女子監獄出來,郭波琴瘦得皮包骨,兩腿不能行走,滿頭的黑髮變白髮、子宮下垂脫肛、肝腹水等嚴重病症。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七日,郴州市國安局惡警糾集十多人砸門撬鎖衝進郭家抄家、綁架,致使郭波琴病情更加嚴重。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七歲。當時在家的七十一歲的郭母目睹警察暴力行凶,恐懼、憤怒使得老人出現腦血栓症狀,從此臥床不起,女兒早逝更讓老人雪上加霜,二零一三年六月五日繼女兒之後也含冤辭世。

郭波琴女士。(網絡圖片)
郭波琴女士。(網絡圖片)

事例三: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以來,湖南郴州市北湖區黨校洗腦班再次作惡,非法拘禁了來自郴州市及各縣市區的十名法輪功學員。政法委、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610辦公室」、公安國保等,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公然將法輪功學員綁架,限制人身自由,逼迫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強制他們寫所謂的「三書」。

事例四:近鄰郴州的耒陽市五十三歲的法輪功學員熊秋玲女士,耒陽市藥材公司退休職工。二零一三年六月,湖南省衡陽中級法院,對熊秋玲女士上訴案做出終審,撤銷了耒陽法院一審「利用×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指控,卻以「窩藏罪」維持一審原判三年徒刑,成為法治笑柄。有法官說:「我們院長不懂法!」衡陽中級法院做賊心虛,二審不敢開庭。

熊秋玲女士於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八日在自己家中被衡陽和耒陽國安與蔡子池派出所十幾名惡警強行入室綁架。同時被綁架的還有來她家做客的湘潭法輪功學員黃朵紅女士。

黃朵紅女士。(網絡圖片)
黃朵紅女士。(網絡圖片)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日,湘潭市雨湖區法院在湘潭三角坪看守所對法輪功學員黃朵紅非法庭審,來自北京的律師作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要求法官當庭無罪釋放黃朵紅。當時法官稱要向上級匯報再做決定。七月上旬,黃朵紅被誣判十年,已提出上訴。

今年四十二歲的黃朵紅,曾在湘潭市雨湖區經營一家文具店。黃朵紅處處事事先考慮別人,在家,她是一個好妻子、好兒媳、好女兒,孝順雙方父母,贍養老人,幫助關心弟妹。二零零一年,黃朵紅被劫持到株洲白馬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受盡折磨。二零零四年,在湘潭市六一零和當地警察的暗示、恐嚇下,黃朵紅的丈夫與她離婚,法院在未經黃朵紅本人同意的情況下,單方判決家中所有的存款、房子、貴重物品全歸男方所有。二零零五年四月,湘潭市「610」惡警綁架黃朵紅沒有得逞,把未修煉的弟弟作為人質,最後敲詐了五萬元現金和五萬多元的物品,及價值六千多元的摩托車等等。

事例五: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郴州市煙廠職工、法輪功學員許郴生被警察當街綁架,被背銬審訊長達十二小時之久。期間不給喝水,不給吃飯,不准上廁所,之後被強行押上警車送往看守所途中死亡。兩天後北湖區公安局才通知親屬死訊,說是「突發疾病致死」。然而親屬尋求公正屍檢,卻遭到來自中共政府和公檢法方面的重重阻力。至今一年多許郴生的遺體還在殯儀館冰凍櫃中,不知何時才能昭雪,許多民眾仍在關注此事,呼籲嚴懲凶手。

許郴生女士。(網絡圖片)
許郴生女士。(網絡圖片)

(責任編輯:李文慧)

評論
2013-08-27 12: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