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酈劍鋒:審判薄熙來的最大意義

隨著薄熙來的被審判,在巨大天象變化不可阻擋的歷史大潮推動之下,會有越來越多的迫害元凶劊子手們走上歷史的審判台,被繩之以法。(CCTV / AFP)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3年08月27日訊】薄熙來素以飛揚跋扈、無法無天、手段殘忍且擅於包裝偽造自己著稱。這一點像極了他的後台靠山「戲子」出身的江澤民,所以很多人冠其為「演員」。

雖然當局迫於形勢及黨內紛爭需要,有意遮掩迴避薄的最主要罪行,但通過幾天來的公審,我們還是可以看到很多東西。這對中國人看清薄熙來的本質面目,從而進一步認清中共本質,都是非常有益的。

第一點,讓我們看到中共官員們撒謊、狡辯的另一面嘴臉。

許多人被薄的表面所惑,通過幾天的庭審,估計必然改變對薄的總體看法。我們在這裡看到最為直觀的一幕就是,面對確鑿無疑的一個個人證物證,薄要麼統統以「不知道」、「不記得」等搪塞,要麼說別人「撒謊」、「閒扯」、「瘋了」,總而言之就是不肯承認自己的犯罪事實,儘管這個犯罪罪行已經被中共一再縮小再縮小,他也不願意承認。

比如徐明在法國戛納為其一家購買的價值數千萬的別墅,幻燈片就在那兒放著,他也抵賴;谷開來殺人,他明明瞭如指掌,也睜著眼睛說瞎話。

所以,讓我們見識薄之流撒謊不臉紅的無賴形象,這是一個最大收穫。

第二點,薄的貪腐貪慾。

腐敗,已經無所不在,無官不貪,明眼人早就瞭然於胸。這在薄熙來身上體現的很明顯。七八個保險櫃,走哪兒帶哪兒,用李莊的話說,肯定不會用於裝大白菜吧?薄叱吒官場30多年,撈了多少可想而知。

第三點,權力的肆無忌憚。

有錢能使鬼推磨,其實權力在中國的魔力要遠遠超過一切。

一個項目,別人、規章可能都不行,領導一句話、一個批示,馬上就柳暗花明。至於薄的濫用職權,則更不必說了。

其實,說濫權,也不是甚麼濫權,組織上就賦予我薄熙來那麼大那麼多的權力,運用一下怎麼算濫用?所以,直到今天,權力依然無法無天,「關進籠子裡」估計就是說說而已。

第四點,私生活的腐化。

過去,有男女作風問題,人會看笑話,抬不起頭來;現在,這已經稀鬆平常,好像被追究的貪官們在情色上幾乎沒有倖免的,甚至,還會成為爭相炫耀的資本。薄在法庭上也承認有外遇,導致谷開來離家出走英國。

像薄這樣的花花公子,誰都能發揮想像有多少女人伴隨左右。在這種情況下,更別說經受甚麼執政考驗,糖衣炮彈之類了。

第五點,薄的孤家寡人本色。

夫妻反目、朋友不認、手下倒戈、眾叛親離,是我們從法庭上看到的、除薄狡辯撒謊外的另外一幕。雖說牆倒眾人推,但風流倜儻縱橫官場數十年的薄熙來淪落到如此地步,還是讓我們唏噓不已。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中共官場六親不認,只唯上、只唯權、只為利的畸形變態與殘酷。這是單單用人走茶涼所沒法形容的。

假如薄進入中共最高層的常委位子,憑薄的殘忍,估計中共諸人都不會有好日子過。想必這也是將薄弄下去的一個重要原因吧。

當然,薄的狡辯只是一方面,那只是為了讓中國人特別是那些對薄抱有幻想的人看一看而已,誰也沒那個閒心去看騙子小丑人渣表演。

不管中共掩蓋與否,畢竟薄不會僅僅因為貪腐那麼幾個錢而成為階下囚的。作惡必遭報應,這是人世間不可抗拒的法則,任何人都不可能例外。十幾年來,法輪功一直在通過各種方式包括講真相,來向世人闡述這樣一個道理,並向中共最高當局屢屢發出類似的警告。這更不會是無的放矢。

薄熙來是中共內部因迫害正信,迫害善良,迫害法輪功而走上被告席接受審判的第一個鎮壓元凶,這一點是非常明確的,雖然它表現出來的是以中共反腐敗的形式。

作為江系血債派的重要成員,薄所控制下的地區,無論大連、遼寧還是重慶,都是對法輪功迫害最為嚴重的地區之一,薄已經犯下反人類罪、酷刑罪等滅絕人性的十惡不赦大罪。特別是首開活摘器官並經辦人體工廠販賣屍體,這是人類歷史上絕無僅有的,用獸性、魔性、滔天罪行尚不足以形容。

面對如此罪惡,否認是沒有用的,更是掩蓋不了的。今天,薄熙來被審判,就是天理正義在人間的彰顯。惡有惡報,時候一到,誰也逃脫不了。

中共對薄熙來的審判,由於薄的極力抵賴,使中共有點騎虎難下。本想打老虎出出彩,沒成想老虎狗急跳牆,弄得自己臉面全失。想包庇,可人家並不買你帳。這是眼下中共的尷尬處境。

即便如此,我們有充足的理由相信,隨著薄熙來的被審判,在巨大天象變化不可阻擋的歷史大潮推動之下,會有越來越多的迫害元凶劊子手們走上歷史的審判台,被繩之以法。邪惡必將被徹底清除,一個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即將出現。這才是審判薄熙來的最大意義所在。

在對邪惡的大審判到來之際,那些曾經的參與迫害者怎麼辦?何去何從?世人包括當權者,如何擺放位置,在正邪與善惡間作出選擇?所有這些,都已經刻不容緩地擺在每個人面前。

評論
2013-08-27 2: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