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老美著書揭《致命中國》 盼自由中國誕生

由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經濟學家彼得‧那法若(Peter Navarro)和安一鳴(Greg Autry)合作撰寫的新書《致命中國:中共赤龍對人類社會的危害》 (Death by China)中譯本2013年6月出版。圖為接受採訪的安一鳴。(攝影:劉菲/大紀元)

人氣: 18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09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劉菲洛杉磯約巴林達報導)去年總統大選時在美國掀起熱潮的一部新書和電影《致命中國:中共赤龍對人類社會的危害》 (Death by China)中譯本近日出版,已在洛杉磯中文書店上架。9月5日,該書的合著者、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經濟學者安一鳴博士(Dr. Greg Autry)在尼克松圖書館接受了大紀元和新唐人的採訪。
  
致命中國》是由安一鳴和加大爾灣分校商學院教授、美國電視廣播名嘴彼得‧那法若(Peter Navarro)合作撰寫。該書從中國無處不在的黑心商品、環境污染、信息封鎖和信仰真空下的道德淪喪,到中共政府操縱匯率向全世界傾銷廉價商品、用重商主義和保護主義摧毀美國經濟、通過間諜和黑客偷竊知識產權和五角大樓的軍事機密等方方面面,為讀者呈現了一個在世界媒體糖衣包裹下被模糊甚至掩蓋的中共統治下的真實中國。
  
大紀元專欄作家、美國南卡羅來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這樣推薦該書:「這本書對每一個中國人來說,都不得不讀,因為您須要知道別人為甚麼稱中國是『致命』的;對每一個研究中國和中共的人,也不得不讀,因為你需要他山之石;對中共領導層本身,因為自己的老底和機密被揭開了,也更是不得不讀;對喜歡中國食品、要去中國旅遊、準備在中國投資的西方人,吃穿住用、花錢之時,也肯定不得不讀。」

作者鼓勵華美人加入 目睹中國獲得自由

由於中譯本的主要市場之一是在美華人,安一鳴特別對這一讀者群致意說:「在美國華人社區生活的人們,往往在祖國中國和第二故鄉美國之間產生糾結,無法決定應該遵從哪邊的原則。我鼓勵他們認識到:雖然中國經濟在過去20年裡看似十分強勁並蓬勃發展,而美國經濟存在明顯的週期性問題。長遠來看,使人民富庶的發展和創新動力,和使人們自由快樂的道德標準是一致的,即賦予個人自由,企業家才願意承擔風險銳意進取。同樣的道理,應該允許人們選擇自己的宗教信仰並尊重他人的宗教信仰,而不必有一個無處不在的政府時刻監控你的行為。」
  
安一鳴並對中國的未來表現出充滿信心:「現在是中國人民掙脫枷鎖的時候了,我鼓勵在美華人加入我們的行列,目睹中國獲得自由、繁榮,與美國結成盟友。」

反共而非反華

在英語環境中,China往往也是英美人士對中共政府的簡稱,《致命中國》延續了這一習慣,從標題到內容,在強 烈抨擊中共政府的時候卻使用了「中國」一詞,給中國讀者的心理承受能力提出了挑戰。採訪中,安一鳴再一次表明他們「絕不是反中國」:「因為中共政權殺害了眾多中國人,選擇這一醒目的標題是為了傳達強權和恐懼。」同時,他們寫書的初衷是想「喚醒美國讀者了解中國內部發生的真實情況——從不安全產品到直接的軍事威脅,不道德的北京政府從各個方面在威脅他們的生命。」

中國的經濟騰飛不是鄧小平給世界帶來的奇蹟

安一鳴坦誠他經常碰到支持中國政府、把中國經濟的飛速發展歸功於中共的說法,但認為這是一個認識誤區。
  
他說,中國在毛澤東統治下被強行塑造成計劃經濟模式,瘋狂的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摧毀了中國的文化知識和工業基礎,讓中國倒退到中世紀。「僅僅是稍微解除了共產黨束縛,允許中國人民與生俱來的經商能力和創業精神重新發揮,中國經濟自然就能得到發展。」「共產黨所做的只不過是束縛中國人民的手腳達兩代之久。」
  
他以臺灣、日本和韓國為例,說這些亞洲鄰國早已提前起步,在20世紀50年代就開始取得雙位數的經濟增長,後來的中國和現在的越南只不過是在複製它們的經驗。「值得一提的是,這些國家採用的經濟系統最初是由亞歷山大·漢密爾頓(美國開國元勳之一)在美國創立的,即收集資金和技術,出口盡量多的產品,同時保護本國市場。這是一個行之有效的制度,不是鄧小平給世界帶來的奇蹟。共產黨只不過是最終意識到為了保持權力必須追趕亞洲鄰國。」
  
「現在中國經濟向前發展的背後是數億中國工人低薪受虐待,只有一小部分所謂的資產階級出現,相對富裕,覺得自己混得不錯,然而大餅卻繼續被上層階級吞噬,這些人從共產黨內部控制著國有企業。」

道德淪喪是中國產品致命的根本原因

從用三聚氰胺冒充蛋白質導致成千上萬中國兒童生病死亡的毒奶粉事件,到美國俄亥俄州藥廠使用進口中國原料導致 81人死亡的中國致命肝素事件,到中國出產的「替代甘油」造成上百人死亡的巴拿馬毒糖漿事件和2007年毒牙膏事件,安一鳴認為,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對中國人、美國人和全世界人民來說都是致命的,根本原因是中共摧毀了中國社會的道德信仰基礎。
  
他說:「在美國和歐洲,我們也常見到產品質量問題,如食品受沙門氏菌感染等,原因是公司的質量控制系統出錯,公司會糾正錯誤,必要時招回產品。故意製造有毒食品卻是中國獨有的現象。原因是中國的道德系統在毛時代被摧毀了,他把儒教、佛教、基督教和天主教……幾乎所有的道德系統都鎮壓了。剩下 的是一個非常扭曲的國家資本主義,人們相信掙錢就是人生的全部。」

為甚麼「中國製造」在美國更便宜

被稱為世界工廠的中國人要到外國買便宜貨成了近年來的一大怪現象。洛杉磯、紐約的特賣商場(outlet)往往可以看到蔚為壯觀的中國採購團。同樣是在中國製造的產品,為甚麼在美國賣得比在中國還便宜?
  
解釋這一怪現象,安一鳴說:中國政府為出口產品提供補貼、用增值稅作為貿易武器搶占海外市場,「如果有人在美國做了一個iPad,運到中國賣,它立刻就會在中國邊境被強大的關稅擊中,然後它還要付17%的增值稅,而中國消費者不得不支付這些負擔。如果是同樣的產品從深圳運到美國,它將獲得政府補貼,製造商還能獲得17%的增值稅退稅。」
  
他說:「這一離譜的現象應該讓中國人憤怒,因為他們要付更多錢,它同樣應該讓美國人憤怒,因為他們的工作在這一過程中被搶走了。」
  
貨幣操控是中國政府的另一個欺騙行為,安一鳴說:中國政府為了搶占外國工業、保持GDP增長、鞏固自己的統治,寧願以犧牲中國人生活水平為代價,多年來用複雜而昂貴的方式購買美元、壓低人民幣價格。而面臨赤字問題的美國和西歐政府對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用中國提供廉價商品和外匯儲備保持低通貨膨脹率、繼續刺激經濟,後果是西方的工業一個個被掏空,而中國的經濟完全依靠向歐美大量出口。
  
中國經濟不可持續 看市場還能瘋狂多久

安一鳴認為中國經濟走在不可持續的發展道路上,「很多中國人不信任國有銀行,他們知道股市是一個泡沫,他們知道房地產市場價格過高,所以他們把錢壓箱底,使中國內需無法像正常經濟一樣增長。」
  
但儘管有很多人預測中國經濟崩潰,崩潰至今還沒有發生。對此,安一鳴引用了著名經濟學家凱恩斯的一句名言「市場能瘋狂很長時間,長過你荷包裡的錢」(The market can stay irrational longer than you can stay solvent)說:「我不想做出預測……但是現在形勢不容樂觀。」
  
「關鍵是外部的支持,」安一鳴認為當美國的政治環境發生變化時,迫使中共政權像一個正常國家行事——發展國內市場、接受進口產品的壓力會增加:「中共政權要麼接受,要麼繼續抵抗直到經濟崩潰。我不知道何時會發生,但是我認為不會超過3年,依我看,下個星期都有可能。」

美國的對華接觸政策錯了嗎?

當日,安一鳴特意選擇在尼克森圖書館接受採訪,理由是尼克松總統是建立對華接觸政策的鼻祖。他說《致命中國》一書的最後引用了亨利.基辛格回憶1972年和周恩來會面時周對他說的一段話,大意是美國人過於輕信。
  
「我不明白為甚麼基辛格先生不明白這個當面講給他的話,」安一鳴說:「尼克松、福特、卡特、里根時期,我們的競爭對手是蘇聯,用中國來制衡蘇聯的共產統治講得通,對美國來說代價也不大。甚至可能幫助中國。很多中國人對我說,中國在70年代到80年代初期,在六四鎮壓之前,有一段開放時期。」
  
但是他認為在1989年天安門屠殺事件發生後再持續「接觸政策」則有悖於美國立國之本。「從那一刻起,美國政府徹底辜負了中國人民,辜負了美國立國原則,辜負了美國的長遠利益。因為我們承認了一個鎮壓個人和信仰自由的政權。我們看著它日益壯大,鎮壓自己的公民——從西藏到法輪功、家庭教會…… 我們卻視而不見,因為我們有大公司在賺(中國的)錢,而這些公司又是兩黨議員和政府的金主。」
  
離尼克松圖書館不遠的地方,一個中國塑化屍體展覽正在進行。安一鳴說:「這些被處決的中國囚犯很可能是因為政治或宗教信仰而入獄。他們的屍體在大庭廣眾之下被羞辱,還讓小學生當作解剖學來參觀。令我感到駭然的是我們甚至不去思考,如果是納粹的受害者,我們還會同樣麻木嗎?」

勸美國人不要資助中共政府

安一鳴表示,希望有朝一日美國能和擺脫中共枷鎖的自由、繁榮的中國建立關係。至於與現在的中國政府,「我們應該與其貿易、促其壯大嗎?當然不,那才有病。」
  
他並鼓勵美國人購買非中國製造商品,「任何人,無論是個人、企業家、政治領袖都不應該資助中共政權。」
  
《致命中國》中譯本由博大出版社出版,目前在哈崗惠康書局和羅蘭崗京華書局有售。商家和個人訂購可聯繫博大出版社南加分社:(626) 825-4901。◇

評論
2013-09-13 11: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