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陳思敏】網絡敏感詞 中共那些遮罩的荒唐事

人氣: 2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3年09月14日訊】在中共兩高跌破全球眼鏡的網絡惡法:轉發謠言500次可判刑之後,據路透的最新報導,該社記者實地採訪了新浪微博負責過濾網絡言論的審查員,披露其每天工作就是查看大量被系統篩選出敏感詞的論帖或微博,而每小時要覆核3000條的數量,相當於網友的每則發帖1.2秒就被審查員定生死。

據路透報導,新浪微博現有150名的審查員,但事實上,這不僅只是民間網絡公司數萬審查員當中的一小部份,也遠遠不及中共官方數十萬的網路警察與網管大軍。以微博為代表的新興媒體,以及因而衍生的數億網民,讓網絡治理成了中共的重大挑戰。今年8月中下旬,中共當局在北京召開的一場宣傳思想工作研討,出席的31省級黨委書記,在會議上沒說別的,談的全是網路輿情的控管。

不過若是把早先官員與喉舌曾經宣傳過的話對比著看,才知中共神經錯亂與思想分裂到何種程度。例如前有國新辦主任蔡武說:中國網路全世界最自由,後有國防大學李殿仁中將說:微博已成反體制言論的集散地;當人民日報說:網民罵是罵不倒黨和政府的,央視就新聞聯播:一些人只需輕點滑鼠就能破壞穩定,等等。

對北京官員來說,雖然在中國無法看到世界上大多數的網站,但全世界都可以瀏覽中國的網站,所以中國網路確實最自由。另外,是甚麼樣紙糊的「維穩」,讓央視如此害怕「一點就破」?據路透報導,首先就是法輪功。

中共對凡是有關法輪功的敏感詞彙,寧可錯殺一萬也絕不放過一個的例子,太多太多了,甚至連外文拼音雷同也不能倖免的到了驚弓之鳥的地步。

例如「法輪功」,瑞典一個音同Falun Gong的小鎮Falun,在中國網絡上因此成為敏感詞,並影響了公司商業文件的傳輸。

又例如「法輪大法」,杭州師範大學法學院邀請人民大學法學院朱景文教授演講,該公告早在五天前,即以短信方式通知全院教師,結果,短信全被遮罩,很多老師沒收到以致錯過。經查電腦系統回復,只因有「大法」的敏感詞,荒唐不?!

再例如「真善忍」,有一中學生欲將騰訊QQ的個人資料更新為「為追求真善美而艱苦奮鬥」,結果頁面顯示「為追求***而艱苦奮鬥」,這名學生搞不懂騰訊為甚麼要把真善美三個字作為敏感詞給遮罩?只因法輪功信仰「真善忍」。若是直接輸入「真善忍」,那網頁就彈出無法作業的提示框,連改都不能改。有網友乾脆建議這位困惑的中學生:改成假惡醜不就得了!

沒錯,這就是近來在互聯網上廣為流傳的「一條短信見分曉」,有當事人在手機上編輯短信「真善忍好!」發送給友人時,對方完全收不到,可是只要改發「假惡鬥好!」,對方立即就收到。

由此可知中共本質為何,已無須贅言。貌似強大的中共,真的好悲哀,有著全世界一眼望穿的心虛。就常識而言,任何假的資訊,在自由流動的環境,都會在交叉比對中不攻自破,唯有事實勝於雄辯。因此對於網絡言論,中共恐懼的不是謠言,是真相;中共要消滅的不是微博,是真相,中共要遮罩的不是敏感詞,是真相。尤其法輪功真相,這才是最令中共恐懼的!

屏蔽真相,封網刪帖的中共,無法刪除的是自身的分裂、恐懼和罪惡。自王立軍夾帶密件闖入成都美領館後,曝光了周永康和薄熙來的密謀政變,也讓中共江澤民為誣陷法輪功而偽造的「天安門自焚」,以及反人類的「活摘器官」等等迫害真相,在網絡搜尋的時解時禁中,反襯出中共高層因法輪功問題而生的激烈搏擊。

評論
2013-09-15 2: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