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安徽律師文革中害母 30年常夢母親醒來痛哭

1970年2月,方忠謀在家中發表了批評毛澤東搞個人崇拜的言論,她被自己的丈夫張月升和長子張紅兵舉報,後被槍斃。當時張紅兵還被宣傳是「大義滅親」。(網絡圖片)

人氣: 3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3年09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春秋綜合報導)中國作家巴金上世紀80年代初提出,要用具體的、實在的東西,用驚心動魄的真實情景,建立一座「文革」博物館,來告訴人們在中國這塊土地上,曾經發生了甚麼事情,記住歷史,不讓歷史重演。最近,安徽一位律師,在媒體公開表達自己在文革期間,舉報母親而導致後者槍斃的極度懺悔之情,稱自己30多年來常夢見母親,醒後嚎啕大哭。

人倫慘劇:兒子舉報親生母親 丈夫舉報妻子

43年前,16歲的張紅兵寫了封檢舉信,與紅衛兵胸章一起,塞進了軍代表的門縫。他檢舉的是自己的母親方忠謀。

根據當年的歷史材料、後來的法院文件以及當地縣誌記載,1970年2月,方忠謀在家中發表了批評毛澤東搞個人崇拜的言論,她被自己的丈夫張月升和長子張紅兵舉報。

舉報以後的一天,軍代表和排長進來,對著方忠謀踹了一腳,她一下跪地上,然後像捆粽子一樣,把她捆了起來。張紅兵現在都記得,母親被捆時,肩關節發出喀喀作響的聲音。

人性中的善良、美好被「無可挽回地格式化了」

張紅兵的父親舉報回來後,問妻子:槍斃你不虧吧?你就要埋葬在固鎮了。他說在他親筆寫的檢舉揭發材料的最後,寫著:打倒現行反革命分子方忠謀!槍斃方忠謀!他們知道,這麼做,意味著方忠謀的死亡。

張紅兵表示,那時候大家都被裹挾在一種氛圍裡,想跑也跑不了,人性中的善良、美好被徹底地、無可挽回地「格式化」了。

夢迴警醒 失聲痛哭

張紅兵表示,從1979年11月開始,就常常夢到母親。許多年來,都有情不自禁流淚哽咽、失聲痛哭甚至號啕大哭,已記不清有多少回了。有時是在白天,有時是在夜晚。

張紅兵表示,對他產生振動的反思應該是1979年,看到官媒上公開報導張志新的事情。當時他和父親就意識到,他們做錯了。

這幾十年,他也經歷了磨難。整理家庭的各種遺物、檔案,寫材料。他在心裏罵:張紅兵啊張紅兵,連畜生都不如。他說他想逃,卻無處可逃。

反思歷史罪惡 拒絕遺忘

大約是2009年,張紅兵看到網上有人寫鼓吹「文革」的文章。當時意識到,這是歷史潮流的倒退,希望通過自己的反思,讓現在的人們瞭解當時的真實狀況。

為此,張紅兵表示「永遠不會饒恕自己」,他要以自己的方式「贖罪」。

為了讓母親的墓地(遇難地)被認定為文物,他打了幾年的官司,他想以這樣的一種方式,拒絕遺忘。

張紅兵表示,巴金在上世紀80年代初,曾提出建立「文革」博物館的設想。他說,不讓歷史重演,不應當只是一句空話。他說最好建立一座博物館,用具體的、實在的東西,用驚心動魄的真實情景,來說明在中國這塊土地上,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情。

他認為方忠謀冤案的歷史資料,符合巴金所說條件。也應該把他對母親的行為,作為展覽內容之一。他說,作為凶手之一,希望人們鄙視、痛罵他:他應該成為一個反面教材。

四川富豪建博物館 文革中慘烈的東西不敢公開展示

張紅兵想讓自己母親的墳墓成為文物,在有些人眼裡,有些不可思議——「文革」過去不到半個世紀,對於有著五千年曆史的中華文明來說,「文革」遺物要想列為文物,簡直無從談起。

然而,文革罪惡,未曾清算,甚至連「文革」的受難者也選擇遺忘。清華大學的韓家鰲教授,「文革」期間,是清華中學的校領導,批鬥會上,被紅衛兵用皮帶頭猛抽。韓家鰲卻不願意談及這些往事,他擺著手說:「都過去了,不提了。」

抗戰、「文革」物品收藏家樊建川(四川房地產商人,曾多次入選胡潤富豪榜)認為,文革期間,人被「運動」起來後,夫妻反目、揭發家人的事很多,只不過後果或許沒張紅兵家那麼嚴重。「摔毛澤東像,在當時也是夠槍斃的。」

然而,「文革」時期的暴虐行為,豈止槍決?在樊建川博物館的庫房裡,有比方忠謀案慘得多的「文革」文物,記錄了當年的恐怖與荒謬——扒人皮、割耳朵……有些慘烈的東西,樊建川甚至不敢拿出來公開展示。

(責任編輯:謝東延)

評論
2013-09-20 7: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