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前澳總理吉拉德打破沉默 首次悉尼接受公開採訪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3年09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何蔚悉尼綜合報導)自今年六月退出政壇後一直保持沉默的前澳總理吉拉德,於9月30日首次露面,以嘉賓身份出席由著名女權作家安妮‧薩默斯(Anne Summers)在悉尼歌劇院主持的公開採訪。作為澳洲首位女總理,吉拉德告訴觀眾,她對在位期間受到的針對她的強烈人身攻擊和性別歧視的攻擊感到「鬱悶」和「驚訝」。

對醜陋的性別歧視感到 「驚訝」

薩默斯的第一個問題是:「你還好嗎?」吉拉德告訴興高采烈的觀眾:「我沒事」,但表示對澳洲仍然存在醜陋的性別歧視感到「鬱悶」和「驚訝」 。

吉拉德在任總理期間,曾經是性別歧視的攻擊重點,從示威活動的侮辱性標語牌,到自由黨籌款活動的搞笑菜單,以至博客網上低俗的漫畫。她透露,她很清楚那些攻擊性的東西,但「選擇不去介意它們」。

她說:「至少我們現在確切知道了它的程度和仍然需要做甚麼以真正使婦女獲得平等。我想,即使人們可能在記憶中不認為我是一個好總理,但無論下一個女總理是誰,我們不希望同樣的事再發生在她身上。」

在回答一個11歲女孩提出的性別歧視問題時,吉拉德說,她的態度是:「不要讓他們擊敗你」。她說:「例如,當我走出去發表我作為總理的最後一次演講時,我對自己說,我不會讓那些人因看到我流淚而高興 – 我不會那麼做的。」

坦承少數派議會的艱難

作為澳洲第27屆總理,吉拉德不僅面對性別問題,還要進行艱鉅的協商以使政府的議案在少數派議會獲得通過,並要面對艾伯特(Tony Abbott)「強硬」反對黨的無情批評。她形容:「這就像是一場實實在在的政治風暴」。 作為第一位女總理,「你面對不可預測的性別因素,加之工黨內部的不穩定,所以這一切都合到一起,形成這個非常困難的環境。」

她說,少數派議會意味著她作為總理,很多時間是用於議會的會議。她透露,她甚至要在總理辦公室重新布電線,以聽到議會廳召喚國會議員表決的鐘聲。她解釋說:「以前不是這樣,以前人們並不期待總理會浪費時間跑去表決。但我不能錯過任何表決,因為我們可能會失去一項法案 – 失去政府 – 所以我不得不重新布線。」

認為發動政變,推翻陸克文是「合法」的

薩默斯問吉拉德,是否前總理陸克文於6月26日挑戰她,並奪回領袖權是對她在2010年以「不流血的政變」推翻陸克文的一個回應,她對此表示否認。 「我認為向你的領袖提出領袖地位挑戰 – 這是合法的。」她說。

她不直接提名地指責陸克文曾刻意削弱她的政府:「持續地做削弱工黨和工黨政府事情,那是任何人都當然不應該做的。」 她認為她與陸克文關鍵的區別在於:「我任副總理的每一天,都是用我全部的時間,盡我所能,使工黨政府成功。」

給新總理艾伯特的贈言

吉拉德以幽默的批評形式建議新總理艾伯特 – 她以前的政敵:「從指責你認為是錯的,到去實施你認為是正確的,這是一大跨越。目前的跡象表明,艾伯特總理打算慢慢地邁出這一步。對我們所有的人來說,我想很可能是一件好事。」

吉拉德最後告訴觀眾,她即將在阿德萊德大學任名譽教授,並透露,她也將在華盛頓智囊機構布魯金斯學會(Washington think tank Brookings)擔任資深研究員,從事全球教育問題研究。

評論
2013-09-30 11: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