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教師的風雨修煉路

文/大陸大法弟子 一梅
  人氣: 49
【字號】    
   標籤: tags: , ,

一九九六年三月,丈夫大面積心梗脫險出院後,家婆便教我煉法輪功,從此,我走上了修煉的路。還沒等學法,剛學抱輪,我便感覺法輪在兩臂間旋轉,好玄妙哇!

我開始看書學法,坐車看,午休看,忙家務聽,晚飯後學,如飢似渴的學法,成了我每天生活中的重點內容。七二零之前我一直學法不怠,煉功不止,感覺法輪在身體上到處在轉,不知不覺十餘種病無影無蹤,告別了下班腿酸沉重的艱難上樓、腰酸背痛的折磨。

我的職業是教師,得法前的人生就是一個字:苦。孩子體弱多病,丈夫多次工傷,腦開顱手術,心腦血管病、腎功能不全,脾氣暴躁,喜怒無常。在貧困和疾病籠罩下,我還要隨時提防丈夫酗酒後的辱罵和打砸行為。

在這樣的環境下生活,我的身體每況愈下:心臟、婦科、肝鬱氣滯、右腎下垂及結腸炎、痔瘡、產後風、眼結膜結石等病接踵而來。我在痛苦中想過解脫又無勇氣自殺,只能麻木無望的支撐將破碎的家庭。

如今,我得大法了,從此,我從日常小事做起,用法對照自己的言行舉止,「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1]。

一、走出家庭魔難

1、學法修心

我得法後,上班帶孩子,下班買菜做飯洗衣,包攬全部家務,可怎麼伺候丈夫,他還是不滿意。同修說:你光出力沒出心,只是他的保姆,沒真心為他好。我想想也是,每天冷漠應付完家務,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裏學法。我學法,我煉功,都是站在「我」的基點考慮問題。

師父多次講過做好人的法理,「你們圓容法首先就是要做一個好人。大家在做好人的同時就已經是在圓容法了。」[2]「因為每一個學員在常人社會中的表現,都是代表著法輪大法的形像,是不是這樣?」[2]是呀!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做一個完全為他人的人,這是一個不斷去自己執著心的過程。這個過程當時覺得很漫長,很艱辛。在矛盾中我經歷了常人的忍,再到修煉人的忍,再昇華到完全為他人著想。

我丈夫才四十多歲,就病傷纏身,窩在家裏,無工傷待遇,無醫療保障,想病退,因拿不出一筆社保金,而無法辦理,而且還隨時有生命危險。他多苦啊!

從此,我遇事站在丈夫的角度看問題,不斷的向內修,去掉怨恨心、冷漠、埋怨、煩、嫌他髒、愛面子、怕人說等諸多人心,看好自己的思維,人念一動就排斥不要。人心沒完沒了的來,就不厭其煩的、在沒完沒了的假相中,清醒的層層清理。就這樣,我不斷學法昇華,不斷正念清理,為他好的真心、慈悲心便不知不覺的顯露出來了,當然,修的過程是很艱辛的。當丈夫當著鄰里、單位領導的面多次罵我,我由強辯,感覺人心摻雜修煉很難;強忍,感覺想放下人的東西卻難以放下之苦。經過韌勁的清理後,終感到物質清除後心的輕鬆,剩下的就是純淨的想對方的好和對方的難處,那是放下自我後的為他境界。有鄰居問:都知道大哥找個好媳婦,可沒想到他這麼對待你。「沒甚麼,他工傷無待遇,醫療無保障,這麼苦,總得有個發洩的地方吧,不衝我發衝誰發?」

2、善,溶化魔性

九九年中共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開始了,恐怖大王的邪風也刮到了家裏。我零零年新年進京回來,遭到邪惡拘留剝奪工作工資的權利,以後各種形式的迫害不斷。在家裏,丈夫砸家具、掀桌子,辱罵師父和大法,把菜刀舉到我頭上,還曾向轄區派出所、市110給我報警。無論怎樣,我心平靜不動,且堅信一點:我得大法時結夫妻之緣,他一定是該得救的生命,絕不是為破壞法來的,所以他說甚麼,我都不激發他的負面因素,就是善待他。但若阻止我煉功、看著我這樣的原則問題,我是義正詞嚴決不妥協的。他每月不足五百元的工資,加上我二百元最低生活費,壓得他絕望所致,我只有加倍關心、體貼、包容多病的丈夫,默默體諒這個在迷中不停造業,泡在苦中的可憐的生命。我每日正常上下班,回家照顧孩子和丈夫,承擔全部家務。經常悉心給他量血壓、理髮、刮鬍子(他右小臂接骨後鋼板斷了)。給他買貴一點的皮鞋和衣服,他淚眼望我說:「我配穿嗎?」「怎麼不配?有我在,你就是不上班,我也不會讓你穿的那麼寒酸。」

我感覺在法中修出來的善,細雨般漸漸熔化了他的魔性,他整個人都在變。

「老婆,我活得太累,太拖累你了!我真的活夠了。」

「你可別這樣想,有你在我回家有丈夫,孩子回家能看到父親,一家人完整。就是你不在了,我也不會再嫁,今生就你一個丈夫。經濟困難點是暫時的,甚麼心都不用你操。取暖費我跟學校說,校長對我很好的,你放心,我只希望你好好活著。」

「你算掉火坑了,欠你的下輩子再還吧!」

他對大法的態度更是明顯的發生了變化。

他開始真心的善待同修,接待陌生的同修,並願意收留流離失所的同修。以前我做證實大法的事從來都是背著他,他後來竟主動和我一起去小區做真相貼小粘貼。而且他內在也發生了巨大變化,為節省兩元車費買菜,他經常步行幾站地上單位開四百元工資,回來說累的快虛脫了的他,竟然拒絕單位領導好不容易給他準備的四千元工傷工資,說單位困難自己不能特殊。

誰會想到,一個貧困潦倒、病魔纏身、脾氣大的遠近聞名的漢子,像孩童般用純真的眼神盯著我,一遍遍問:我這樣做對嗎?我這樣做對嗎?「你了不起!你做的很對!」我默默的感嘆:偉大的佛法啊!不但給了我新的生命,挽救了一個苦難的家庭,也竟然使一個業債累累的生命達到了超常的境界!

二零零三年正月,他仿佛完成了今生的使命,悄然微笑著離開了這個世界。

「精進吧,大法弟子!修煉中去人心雖苦,道路是神聖的。」[3]

二、迫害中做我該做的

1、進京護法

修煉三年,大法在我心裏深深紮下了根。風雲突變,我意識到是大氣候反過來了。「就是在有魔干擾的情況下才能體現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擾,能不能堅定這一法門。大浪淘沙,修煉就是這麼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4]「在惑亂當中對你的大法本身能不能認識還是個問題呢!有這樣一個問題,所以就會有干擾,有考驗。」[4]我就要做大法的一顆真金,一定堅定不移!

我堅持學法煉功一天不落,用自身證實大法好一天沒停。無論邪惡多麼恐怖,我的內心總是有一種修大法的驕傲感,有一種樂呵呵的不懼各種形式迫害的坦然。二零零零年新年,我面臨著進京護法,還是在家維護好原有的工作、職位(正培養我當校長)、工資,是否顧及多病的丈夫、本已貧困的家庭?我想:大法給了我健康的身心,常人還講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現在,師父被誣陷,大法被破壞,我怎麼能心安理得連句公正話都不敢說呢?還想在家過年?這樣能心安嗎?不能!

二零零零年初一晚飯後,我趁丈夫和親屬打麻將時離開了家,一夜乘車,第二天上午順利走上了天安門廣場。沒等煉功,就被巡警把我們老少七名修煉者綁架到前門派出所,送到北辦後,被遣送回當地拘留迫害十五天。接著又在派出所拒簽「四不」,被監視居住迫害幾天,教育局把我們幾名教師軟禁在郊外,待「兩會」結束後對我們「要麼辭職」、「要麼決裂」的迫害,我堂堂正正寫上了「堅決修煉法輪功」,並簽了名。接下來就是每月二百元最低生活費,黨員、教導主任拿下,該漲的工資取消,上班看報紙學習等方方面面的迫害。單位省級、市級榮譽被取消,校長被批評寫書面檢查。一趟正常的進京,各方如臨大敵,我日後成了教育局、轄區派出所、街道和區610「關注」的對象。

2、在單位證實法

有的老師悄悄告訴我,學校在全校大會上舉手表態同意對我的處理,校長告誡全體教師:你要能說服她就說話,否則誰也不許接觸她,更不許和她說話。還說主要領導為怎麼安排我傷腦筋,說給我安排在衛生室吧,怕我煉功,給我安排在食堂幫廚,又怕我「下毒」。真可笑,原本主抓教學、備受校長栽培的我,僅僅利用寒假一趟北京之行,仿佛就成了「階級敵人」。我可不能被各種假相迷惑,邪惡各種迫害的招數只是外在的形式而已,「一個不動就制萬動」[5]。 只要我堅定的心不動,堅持的決心不變,一切迫害的形式都是虛設,都是在磨煉真金的過程。

我每天包裏裝著大法真相資料,上下班路上或午休時在學校附近做,晚飯後或節假日在家附近做真相,有時乘車去其他小區做真相、掛橫幅、噴字等正法的事照做不誤。

在單位,我堅持證實法,做好人。你怎麼做我不管,重要的是我得做我該做的。不讓我和老師接觸,我就經常去教研室和教室與老師聊天,為救人做鋪墊。我在學校工作二十多年了,又曾是中層領導,大家都知道我善良、正直、業務能力強。我的事沒人彙報,大家都和以前一樣。有個後調來的老師哭著說:「主任,就你對我最好,你現在這樣,我在這都覺得沒意思了。」「別這樣,教學上我們更有時間研討了。」我常說「從來沒這麼悠閒過,趁機幫大家幹點啥」。打水、掃衛生、打飯、擦走廊……

在此期間,也抵禦了各級610(編按:「610辦公室」是1999年6月10號中共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中共最高特務機構,稱「610」)等邪惡部門的所謂一次次「幫教」嬉鬧,一切形式的迫害都枉然。

他們又動了,沒到退休年齡、隨邪風倒的老校長被外校一位年輕漂亮的新校長取代。同修告訴我,是她學校的校長調到了我所在的學校。她很善良,對大法弟子很理解,很同情。同修已囑咐校長要善待我。邪惡的老局長也調走了,換了新局長。聽說這個局長當主任時曾經和我談過話、聽過我的課,對我印象很好。我明白,當放下一切以後,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4]

我主動找校長談話,給她介紹學校班子、教師隊伍狀況,支持她的工作。校長很高興,讓我別有負擔,說我可以幫廚、可以隨意和老師接觸、聽年輕老師的課,指導老師教學。後來,還爭取局長同意,安排我給學生上課。我的修煉環境越來越好。但邪惡的大環境仍然在干擾我。三次在學校被綁架,書記、校長都曾用黨票為我向上級部門保證,避免我去洗腦班。還囑咐看大門的師傅,一旦公安來人,先別放人,要馬上報告校長室。又告訴我萬一公安來人,就派人通知我,我設法逃走。零二年,我被迫害時單位積極聯合街道、派出所三家保我避免了勞教。

我的工作環境越來越好,水到渠成,便開始講大法真相救人。

我首先登領導家門勸退了校長和副校長,又在沒有第三者的情況下逐一講真相勸三退(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從校級、副校級、主任級到邪黨、團書記及普通老師,基本是講一個退一個。我還給教育局局長寫勸善信,並到局裏面談講真相,勸這位新局長別繼續迫害我們,對自己不好。他馬上說不會的。又問我修煉的最終目地是甚麼,我說「不在五行中走出三界外,局長你懂嗎?」他連連說明白,明白。

我同時給親屬、同學、學生講真相勸三退,還結合自己的生活實際給陌生人講真相。只要有緣人到我面前,我就救一個是一個。尤其是在拘留所、看守所、勞教所被迫害時,也堅持講真相救人。

單位和家庭都是我們必須正念面對的修煉環境,在此能否放下人的執著,改變人的觀念,從人中走出來,對我來說,那是一條常常讓我苦其心志而充滿荊棘的路。一路走來,感覺曾是那樣的漫長而艱辛,一層層脫人殼前的痛苦和脫殼後的輕鬆和幸福,真是難以用文字表述清楚。我知道,一個業債累累的生命幸遇大法何等榮幸?不在法中洗淨自己,又何以成為新宇宙的覺者?所以,對我來說:苦就是樂,樂也是苦,都得修去。

婆羅花開──師父對我的不斷鼓勵

我是閉著(天目)修的,只能感到法輪在身體各部位轉,全靠明明朗朗的以法為師。幾年來我獨自在陌生的環境開創自己證實法的路,零九年五月初開始,師父讓我在家裏清清楚楚的、不斷的看到了優曇婆羅花。陽台晾衣的鋼絲上、燃氣表、升降晾衣桿、摺疊衣掛、鐵欄杆、鋼絲網、各個紗窗、玻璃、空調器、三腳架、飲水機、大理石牆、孩子的運動短褲等等,而且多處重複開。有的婆羅花已開兩年多依然如初,親屬家也不斷開,我的周圍真成了婆羅花花園。所以,天賜佛花是師父對我的鼓勵!也是師父送給我面對面講大法真相的寶貴資源,我很珍惜。

有一次父親住院在七床,八床轉來一個重患,六十多歲,躺不下,只能坐著,呼吸急促不暢,像拉風匣似的呼嚕呼嚕喘氣聲很大,24小時心臟監護。

病房患者都打吊瓶時,我經常用手機播放大法樂曲,當時正播放「人間清水天上流」。八床患者閉目聽著聽著說:「這是甚麼音樂啊,這麼好聽,簡直到了另一境界。」「大哥,你喜歡聽,太好了!這確實不是一般音樂,是國際上大法弟子自己創作的樂曲、歌曲。」我趁機講講真相:「法輪功是佛家修煉,傳世界一百多國家,救人無數。我國媒體說的所有有關法輪功的問題,都是栽贓陷害,謊言欺騙,可千萬別信。」他點點頭示意明白了。我又告訴他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救命吉言會對他有幫助,他點點頭。

第二天早晨,我說「大哥,昨晚又折騰一宿。」「為保命,咋折騰我都不停的想你告訴我的那句話。」吃早餐時,我聽他老伴和陪護盯著心臟監控屏在議論。「怪呀,還沒開始打針呢,怎麼心跳、血壓都正常呢!」「是呀,連血氧都正常了。」我連忙問:「在胸外科時血壓多高?」「快200了,心跳血氧都高,現在全正常。」老人家看著我說:「這的環境好。」我說:「還是你的心好。」我倆都笑了。

三年多時間,父母住了不下三十次院,年近花甲的我伺候八十五歲的父母,不請護工,晝夜看吊瓶,擦屎接尿感動了很多人。每次住院我都會給病房的患者、陪護講大法真相、送神韻光碟。有老幹部、男女陪護、復員兵、大學生、清掃工、老工人、農民、保姆、小女孩等不同身份的生命。每個生命業力大小不同,明真相後的狀態也不同。但不管生命的狀態如何,只要能明白宇宙最大的真相,即使生命將至,也沒白來人世一回。

結語

以上是我十多年修煉之路的點點滴滴。因層次與悟性有限,與許多同修相比,差距太大。
「一個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輝煌的歷史,這部歷史一定是自己證悟所開創的。」[6]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把我從地獄撈起、洗淨。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烏克蘭法會〉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摘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31/一位教師的風雨修煉路-278541p.ht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九九六年三月,丈夫大面積心梗脫險出院後,家婆便教我煉法輪功,從此,我走上了修煉的路。還沒等學法,剛學抱輪,我便感覺法輪在兩臂間旋轉,好玄妙哇!…在矛盾中我經歷了常人的忍,再到修煉人的忍,再昇華到完全為他人著想。
  • 九九六年十一月十三日,這是我們煉功點建立的日子,也是我正式煉功的第一天。這是我難以忘懷的一天,是我生命發生轉折的一天。
  • 網絡專家克里斯.紀澤(Chris Kitze)表示,閱讀《轉法輪》解開了自己心中多年的不解之謎。…這讓他體會到《轉法輪》真的威力無比,直指人心及宇宙的核心,直接針對事物的本質討論,不像現在的科學,都是對事情迂迴間接的探討。他說:「用迂迴的方式,永遠隔著一層,這樣永遠也得不到真相。只有直接面對問題核心,親身經歷,才是最有力找尋答案的方式。」
  • 法輪大法在美國佛羅里達州洪傳以來,因為其在身心方面的吸引了各民族的人們走入修煉的行列。在佛羅里達的奧蘭多就有一個近二十人的越裔法輪功學員小組。下面是一位名叫曹安妮的美籍越裔學員,從病入膏肓的憂鬱症患者,到今天成為一名神采奕奕的法輪功修煉者的經歷。
  • 法輪功師父把我從不幸的枷鎖中解救出來。他告訴我人為甚麼要活著,還有更高尚的東西。
  • 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9/「沒真話」的丈夫浪子回頭-261731p.html
  • 八十年代走出校門,我為了爭名奪利,經常夜不成寐,身體狀況很差,同時從小的頭暈頭痛折騰的半夜都得起來到馬路上去轉。修煉大法後,大法的超常神奇,多次發生在自己及親人身上,同時自己因修大法,按照大法的要求事事處處做個好人,得到單位同事、領導的認可,年年獲得單位各種榮譽、表彰,在向世人證實著大法,揭穿著邪黨的謊言。下面是我從得法到修煉之路上見證大法的點滴。
  • 腥風血雨中我毅然走進大法,學法、煉功沒多久,我的心肌炎、頸椎骨質增生壓迫神經、半身麻木等病全好了。救人中,各種各樣的人都碰到,故事很多,說也說不完。自從我修煉了法輪大法,孩子們生意上那些讓人提心吊膽的麻煩事再也沒有了,平平安安的,我的孩子們都是上千萬資產的老闆,還給我買了別墅,支持我好好修煉大法。我知道,這是師父賜的洪福!
  • 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2/信師信法-實修中見證大法的美好-272359p.html
  • 從一個混混變成一個善良的好人,從一個張口就罵伸手就打的人變成一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修煉者,從一個吸食毒品的人變成一個不吸煙、不賭博、不酗酒而且遠離毒品的正人君子,是甚麼力量改變了他呢?是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的高德大法──法輪大法使他脫胎換骨,身心發生巨變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