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人驅蠅談治民

(徐明 / 大紀元)

    人氣: 54
【字號】    
   標籤: tags:

清代江蘇戲曲家沈起鳳先生曾在他寫的《諧鐸》一書中記載了這樣一件事:

沈起鳳有個叔叔名叫沈鳴皋,字楚鶴,任直錄保定府太守。他管理下屬,治理民眾都很嚴厲,總是堅決貫徹上級的旨意,因此在當時的官場上便有了「能吏」之名。當時沈起鳳的姐夫邵南俶在京作御史官,他給沈鳴皋推薦了一個賓客。

這人姓熊,字子靜,相貌醜陋,不太識字。沈鳴皋不明白侄女婿何以推薦這樣的人來做他的門客,但仍然招待了他。熊子靜來後,每日除了飲食睡覺外,只是一個人兀然獨坐,也不與人搭話交往。

轉眼已過半年,一天熊子靜向沈鳴皋辭行,沈鳴皋就准了。熊子靜臨行時說:「我在這蒙您招待,臨走時想為您表演個彫蟲小技。」沈鳴皋很高興,連連答應下來,並召集家中的賓客一同來觀看。

眾人都集中在家中大堂上,熊子靜獨坐中間。當時正是大暑季節,天氣酷熱,堂中嚶嚶嗡嗡全是蒼蠅。有的飛來飛去的,有的順著人的頸脖爬上爬下,耳邊儘是轟鳴之聲,眼前所見,如撒沙拋豆一般。眾賓客左右揮面,撲打不迭,心煩意亂。

熊子靜見狀,命童子手持蒲扇,從左右兩邊,向大堂中間驅趕蒼蠅。眾人正不解,熊子靜卻從袖中取出兩根筷子,朝空中亂飛的蒼蠅夾去,夾了就放入袖中。如此這般,筷子從來沒撲空過,過了一會兒,待到屋中蒼蠅全入他的袖中時,他才將雙筷收起。眾人方緩過神來,敬佩不已,便簇擁著他,談笑著去赴餞行宴席。

宴席上,主、客盡興暢飲,等喝完了酒,熊子靜打開袖口,略一抖動,蒼蠅又都飛了出來,頃刻之間,廳中又嗡嗡嚶嚶之聲響成一片。此時只見熊子靜對蒼蠅說道:「你不來打擾我,我也不捉你。快去吧! 快去吧!」須臾之間,但見蒼蠅紛紛四散離去。轉眼之間,廳中絕無一隻蒼蠅,萬分寂靜,眾人皆驚不已。

沈鳴皋馬上明白他是一位異人,便趕忙命人取來銀子送給他。熊子靜拒絕了沈鳴皋饋贈的銀子,並說道:「希望刺史大人治理民眾,也能像我治理蒼蠅一樣,如此則一郡的官員、民眾都要享福了。」說完,便拂袖而去。

為官者,當以民為重,以愛民、富民、安民、保民、不擾民為上。如果為了自己在上級眼中的政績如何,不管下面實際情況怎樣,一味完成上級的安排,則很有可能會傷害民眾,反而不好。我想故事中的異人熊子靜,大概也就是想通過驅蠅的表演告訴沈鳴皋:官不擾民,地方自然太平安樂,不要一味追求所謂的政績,與「能吏」之名,而去侵害老百姓的利益,擾民造業。@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知錯就改,悔過自新,是古時君子應具有的美德。一個人能夠清醒的認識和正視自己的過失和錯誤,並努力改正,提升思想境界,不斷完善道德人品,一樣受到人們的尊重和敬仰。古語云:「人孰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以下為幾則古人悔過自新的故事。
  • 梁武帝在還沒有顯貴時,曾認識了一位很貧困的人。梁武帝即位後,一天在苑裡遊玩,發現以前認識的那個人正在岸上拉船。梁武帝便上前同他打招呼,得知此人現在還像原來那樣窮困,於是說:「你明天去見我,我讓你當個縣令。」
  • 忠孝仁義,這是人應具有的品德,以此待人,自己也得善報......
  • 湯斌(公元1627年~1687年),字孔伯,別號荊峴,晚又號潛庵,河南睢縣人,清順治九年進士,曾任陝西潼關道、江西嶺北道、江蘇巡撫、禮部尚書、工部尚書等職。他一生清正廉明,所到之處體恤民艱,弊絕風清,政績斐然。
  • 古時代,地藏菩薩下到人間,發現當時的人們幾乎都不信佛了,因此他下決心要找到一個信佛的人來度化他。
  • 江西某生,擅長看風水,他在湖南道州遊玩的時候,發現一塊地,風水非常好。正當他在仰觀這塊地的時候,來了兩個人,其中一人,衣著華麗,另一人手持羅盤,四處看看說:「這塊地不好。」某生暗自笑他胡說,於是就走過去同他們交談,互相詢問籍貫、姓氏。
  • (shown)物理、天文、經濟學、生醫電子、中醫、命理、環境生態……十餘位深具修煉基礎的各學科領域專家,從科學和文化的角度,分享其智慧之光洞見的獨到見解,以前瞻的正見開創新紀元的思維,同時復興正統神傳文化。
  • 陳璸(公元1665年-1718年)字文煥,號眉川,廣東雷州南田村東湖人。他於清康熙三十三年(公元1694年)考取進士,歷任福建古田知縣、台灣知縣,刑部主事、兵部郎中、四川提學道、台灣廈門道、偏沅巡撫、福建巡撫等職,並曾兼攝閩浙總督。尤在台灣任職最長,對台灣的開發卓有貢獻。
  • 中國古人基本上都是相信因果報應的,不僅認為善惡到頭皆有報,而且認為祖輩行善或做惡產生的德與業力也能往下傳給兒孫。下面我就講一個祖輩造下的業力殃及後代,而後代努力行善終於苦盡甘來的故事。
  • B>五、貪財引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