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組圖:大陸抗徵地一日數起 官民衝突加劇

13日,幾十個湖北省鄂州市华容区蒲团乡横山村八组村民來到湖北省鄂州市政府辦公大樓前集體下跪,請求政府出面解決村大隊幹部在未徵得村民同意的情況下,將土地强制流转给他人并且將耕地改造成鱼池,導致60多户八組村民无田耕种,无经济来源,温饱出现问题。(網絡圖片)

人氣: 2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01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萬方報導)進入2014年後,中共治下的大陸群體事件仍風起雲湧,年關將至,有急於回家過年的農民工集體堵路、堵政府門口討薪;有教師罷課要求政府補發多年剋扣的績效工資和各種津貼的;有小區業主堵路維權的;還有抗議強徵強拆遭鎮壓引發流血衝突的。

據中國社科院研究員於建嶸估計,在中國的群體性事件中,60%以上是由征地引起的。引發糾紛的原因主要有四條:「一是不經農民同意強迫征地,二是補償過低,三是即使補償低還發不到農民手中,四是補償款被貪污挪用。」

僅中共國土資源部信息中心資料表明,政府征地,每畝補償約為3.5萬,政府將土地出讓,每畝收錢21.8萬,出讓價是補償費的6倍多。據《財經雜誌》統計,71.8%的地方各級財政的收入主要是土地轉讓金。這也是為甚麼大陸地方政府拚命徵地賣地,甚至不惜動用警察、使用黑社會手段大搞血腥強徵強拆的原因。瀕臨生存絕境的百姓,也紛紛站出來維權抗爭。

1月10日、11日連續兩天,廣東省湛江市東海島地方政府帶來幾百名由武警、特警等組成的強拆隊伍來到啣頭村和崩塘村準備對村民搭建的臨時住房進行強拆。村中七八十歲的老人給他們下跪求情,遭到拒絕。於是手無寸鐵的村民撿起地上的石頭還擊特警的鐵棍毆打。村民多人受傷,5位七八十歲的老人被打傷住院,特警也有數人受傷。

被特警稱作「刁民」的村民是怎麼個「刁」呢?啣頭村的葉海江告訴記者:「地方政府以建鋼鐵基地的名義於2008年將啣頭村、崩塘村等8個村莊村民的祖屋強拆。框架結構的住房按照1000元/平米的標準賠償,混合結構的住房按照800元/平米進行賠償,拿到手的幾萬元,現在買不起一間廁所。」

1月10日、11日連續兩天,廣東省湛江市東海島地方政府帶來強拆隊來到啣頭村和崩塘村準備對村民搭建的臨時住房進行強拆。村中七八十歲的老人給他們下跪求情,遭到拒絕。於是手無寸鐵的村民撿起地上的石頭還擊特警的鐵棍毆打。(網絡圖片)
1月10日、11日連續兩天,廣東省湛江市東海島地方政府帶來強拆隊來到啣頭村和崩塘村準備對村民搭建的臨時住房進行強拆。村中七八十歲的老人給他們下跪求情,遭到拒絕。於是手無寸鐵的村民撿起地上的石頭還擊特警的鐵棍毆打。(網絡圖片)

1月10日、11日連續兩天,廣東省湛江市東海島地方政府帶來強拆隊來到啣頭村和崩塘村準備對村民搭建的臨時住房進行強拆。村中七八十歲的老人給他們下跪求情,遭到拒絕。於是手無寸鐵的村民撿起地上的石頭還擊特警的鐵棍毆打。(網絡圖片)
1月10日、11日連續兩天,廣東省湛江市東海島地方政府帶來強拆隊來到啣頭村和崩塘村準備對村民搭建的臨時住房進行強拆。村中七八十歲的老人給他們下跪求情,遭到拒絕。於是手無寸鐵的村民撿起地上的石頭還擊特警的鐵棍毆打。(網絡圖片)

「政府以四類地均價29,000元/畝徵用我們2萬多畝土地,徵地款沒有給村民,說要建安置房。5年過去了,安置房根本沒見到。政府只給我們每人400元/月租房費,現在經常拖欠,甚至超過一個季度才發下來。村民失去土地、失去祖屋,只好在沒有被徵用的土地上建起臨時過渡房,方便耕種剩下的土地。現在政府又出動特警強拆臨時過渡房。村民已經活不下去了。」葉海江說。

1月13日這一天,衝破大陸網絡封鎖的不完全統計,就有6起因強徵強拆造成的群體事件

福建省泉州市洛江區河市鎮溪山村山邊村村民的土地在沒有獲得賠償的情況下,被鎮政府和開發商強制填埋,村民阻止遭鎮壓,有三村民被抓進河市鎮派出所,村民在派出所門口要求當局放人。

福建省泉州市洛江区河市镇溪山村山边村村民的土地在沒有獲得賠償的情況下,被鎮政府和開發商強制填埋,村民阻止遭鎮壓,有三村民被抓進河市鎮派出所,很晚了,村民在派出所門口要求當局放人。(網絡圖片)
福建省泉州市洛江区河市镇溪山村山边村村民的土地在沒有獲得賠償的情況下,被鎮政府和開發商強制填埋,村民阻止遭鎮壓,有三村民被抓進河市鎮派出所,很晚了,村民在派出所門口要求當局放人。(網絡圖片)

湖南長沙茶子山村民集體到街道辦事處抗議村幹部暗箱操作安置房的分配,他們被拆遷六年多,分房拖了很久,而且目前蓋的房子不夠分。
湖南长沙茶子山村民集体到街道办事处抗议村幹部暗箱操作安置房的分配。拆迁六年多,分房拖了很久,而且目前盖的房子不够分。(網絡圖片)
湖南长沙茶子山村民集体到街道办事处抗议村幹部暗箱操作安置房的分配。拆迁六年多,分房拖了很久,而且目前盖的房子不够分。(網絡圖片)

福建省寧德市蕉城飛鸞鎮碗窯村村民在家門口堵路,抗議非法填海,造成交通癱瘓。
福建省宁德市蕉城飞鸾镇碗窑村村民在家門口堵路,抗議非法填海,造成交通癱瘓。(網絡圖片)
福建省宁德市蕉城飞鸾镇碗窑村村民在家門口堵路,抗議非法填海,造成交通癱瘓。(網絡圖片)

福建省宁德市蕉城飞鸾镇碗窑村村民在家門口堵路,抗議非法填海,造成交通癱瘓。(網絡圖片)
福建省宁德市蕉城飞鸾镇碗窑村村民在家門口堵路,抗議非法填海,造成交通癱瘓。(網絡圖片)

13日,幾十個湖北省鄂州市華容區蒲團鄉橫山村八組村民來到湖北省鄂州市政府的辦公大樓前集體下跪,請求政府出面解決村大隊幹部在未徵得村民同意的情況下將土地強制流轉給他人並且將耕地改造成魚池,導致60多戶八組村民無田耕種,沒有經濟來源,溫飽出現問題。

廣西省梧州市籐縣村民在地頭集體抗議,政府徵地給予村民的賠償太少。

广西省梧州市藤县村民在地頭集體抗議,政府徵地給予村民的賠償太少。(網絡圖片)
广西省梧州市藤县村民在地頭集體抗議,政府徵地給予村民的賠償太少。(網絡圖片)

13日,湖北省武漢市徐東大街汪家墩高架橋上橋路口數十人拉橫幅堵路,抗議政府的暴力拆遷。
13日,湖北省武汉市徐东大街汪家墩高架桥上桥路口數十人拉橫幅堵路抗議政府不合理的暴力拆遷。(網絡圖片)
13日,湖北省武汉市徐东大街汪家墩高架桥上桥路口數十人拉橫幅堵路抗議政府不合理的暴力拆遷。(網絡圖片)

13日,湖北省武汉市徐东大街汪家墩高架桥上桥路口數十人拉橫幅堵路抗議政府不合理的暴力拆遷。(網絡圖片)
13日,湖北省武汉市徐东大街汪家墩高架桥上桥路口數十人拉橫幅堵路抗議政府不合理的暴力拆遷。(網絡圖片)

大陸民眾憤怒地表示:「為甚麼我們的房產證在手,腳下的土地就變成了國有的土地?為甚麼任何有些權力的人,都能到我的家去拆我的房子?為甚麼我們承包的土地被政府夥同村官低價強徵轉手高價賣出,中飽私囊,從中漁利,而我們被斷生路?為甚麼我們要成為你們權力橫行下的被踩捏的工具!被打著各種旗號的人說佔取就佔取!這讓百姓如何安居?中共政府顯然沒有將百姓的合法權益放在眼裏。」

(責任編輯:姜斌)

評論
2014-01-15 10: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