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組圖: 為求回家過年 農民工集體把命豁出去

1月14日,河北省保定市高碑店市白溝鎮的和道國際箱包城樓上有約20個農民工在樓頂打橫幅表達訴求。農民工準備跳樓討薪。(網絡圖片)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4年01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萬方綜合報導)中國新年將至,新年期間,在外奔忙、勞碌了一年的人們熱切盼望回家過年。據陸媒披露,今年新年期間客運量預計將達到36.23億人次,比去年增加兩億人次。大陸各地的汽車站,火車站及飛機場將人滿為患。而作為身在異鄉打工的農民工來說,年關至,討薪忙,為了回家過年,他們被迫把命豁出去討薪。

欠薪事件的真正源頭在政府部門

大陸各地每日有大批的靠出賣勞動換取薪水而不得的人們,被逼走上街頭,捍衛自己的權益。在這貧富懸殊,社會矛盾日益激化的生活裡,人們抗暴、抗壓迫的情緒日益高漲。

中國發改委副主任連維良在記者會上表示,新年前民工流、學生流、探親流和遊客流相互疊加,運輸壓力比較大。現有的運輸能力難以完全滿足需求。「一票難求」的狀況不會得到改善。

而對於許多在外打工的農民工來講,年關難過,難就難在討薪環節上。2014年的年關也不例外。而且最突出的特色是:由於地方債務的增加,大量地方政府購買的項目和服務無法按時付款,最終導致服務於政府工程的中小企業拿不到錢。

國家行政學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一說到農民工被欠薪,包工頭、施工企業往往成為千夫所指的罪魁禍首,其實,許多欠薪事件的真正源頭在政府部門。

底層農民工「躺著中槍」成受害群體

在中國大陸,一個工程項目從甲方到乙方,再到「大包」、「二包」直至最底層的農民工,農民工處於金字塔的最底層。中間任何一個鏈條出了問題,農民工都將會「躺著中槍」,成為受害群體。

農民工討薪的模式有堵路的、有堵政府門口的,還有準備跳樓討薪的。貧寒交迫的處境,使得悲劇如履薄冰隨時發生。中共統治下大陸,貪官遍地,權貴控制著社會的資源、財富,底層百姓也只能以最原始的方式集體抗暴抗爭。

年關至 多起欲跳樓討薪事件發生

1月3日,甘肅省蘭州市一棟9層建築樓頂邊緣,6個農民工意欲「跳樓」討薪。經過相關部門、涉事包工頭與欠薪公司的協調,6名農民工才從樓頂下來,涉事工資款項24萬中的18萬元現金當場分發到他們手上。他們的薪水被拖欠,討要了三四個月無結果,他們不得不以此種方式討薪。

1月3日,甘肅省蘭州市一棟9層建築樓頂邊緣,6個農民工意欲「跳樓」討薪。(網絡圖片)
1月3日,甘肅省蘭州市一棟9層建築樓頂邊緣,6個農民工意欲「跳樓」討薪。(網絡圖片)

1月4日中午,湖北省黃石市有兩個農民工拉著兩條討薪橫幅,坐在老虎頭湖濱大道三菱重工中央空調體驗中心的一棟3層樓的辦公樓樓頂,準備討薪跳樓。孫昌超等農民工7人以此方式向黃石欣盛暖通設備有限公司討要被拖欠了8.4萬餘元的工資。

1月10,下午14時,北京中紀委門前大樓一男子發傳單、準備跳樓,被中紀委警察阻止了,從撒下的傳單中瞭解到,原來是農民工討薪20萬。

1月10,下午14時,北京中紀委門前大樓一男子發傳單、準備跳樓,被中紀委警察阻止了,從撒下的傳單中瞭解到,原來是農民工討薪20萬。(六四天網)
1月10,下午14時,北京中紀委門前大樓一男子發傳單、準備跳樓,被中紀委警察阻止了,從撒下的傳單中瞭解到,原來是農民工討薪20萬。(六四天網)

1月14日,河北省保定市高碑店市白溝鎮的和道國際箱包城樓上有約20個農民工在樓頂打橫幅表達訴求。農民工準備跳樓討薪。
[[10]]
1月14日,河北省保定市高碑店市白溝鎮的和道國際箱包城樓上有約20個農民工在樓頂打橫幅表達訴求。農民工準備跳樓討薪。(網絡圖片)
1月14日,河北省保定市高碑店市白溝鎮的和道國際箱包城樓上有約20個農民工在樓頂打橫幅表達訴求。農民工準備跳樓討薪。(網絡圖片)

一日數十起集體討薪堵路事件發生

據大陸衝破網絡封鎖的不完全統計,僅1月14日一日,就有93起群體事件發生。其中有46起是涉及農民工討薪的群體事件。掛一漏萬,本網站以組圖方式為您展示部份群體事件。

1月14日, 在重慶市渝中區解放碑重慶百貨門口,有幾十個重慶百貨的員工罷工要求漲工資。

1月14日, 陝西寶雞市渭濱區市民中心十幾名農民工手拉手站在馬路中間攔住過往的車輛討要欠薪。

1月14日, 陝西 寶雞市 渭濱區市民中心十幾名農民工手拉手站在馬路中間攔住過往的車輛討要欠薪。(網絡圖片)
1月14日, 陝西 寶雞市 渭濱區市民中心十幾名農民工手拉手站在馬路中間攔住過往的車輛討要欠薪。(網絡圖片)

1月14日, 四川省,成都市,雙流縣,雙華路上數十工人做人牆堵馬路,只為向老闆討要辛苦一年的血汗錢。
1月14日, 四川省,成都市,雙流縣,雙華路上數十工人做人牆堵馬路,只為向老闆討要辛苦一年的血汗錢。(網絡圖片)
1月14日, 四川省,成都市,雙流縣,雙華路上數十工人做人牆堵馬路,只為向老闆討要辛苦一年的血汗錢。(網絡圖片)

1月14日, 四川省,成都市,雙流縣,雙華路上數十工人做人牆堵馬路,只為向老闆討要辛苦一年的血汗錢。(網絡圖片)
1月14日, 四川省,成都市,雙流縣,雙華路上數十工人做人牆堵馬路,只為向老闆討要辛苦一年的血汗錢。(網絡圖片)

1月14日,海南省陵水縣雅居樂清水灣建築工人堵路討薪。
[[7]]
1月14日,海南省陵水縣雅居樂清水灣建築工人堵路討薪。(網絡圖片)
1月14日,海南省陵水縣雅居樂清水灣建築工人堵路討薪。(網絡圖片)

1月14日, 湖北省武漢市黃陂區由於老闆逃跑,農民工堵路討薪。

1月14日,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區古墩路農民工堵路討薪。
[[15]]

1月14日,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區古墩路農民工堵路討薪。(網絡圖片)
1月14日,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區古墩路農民工堵路討薪。(網絡圖片)

[[17]]
1月14日, 湖北省武漢市黃陂區由於老闆逃跑,農民工堵路討薪。(網絡圖片)
1月14日, 湖北省武漢市黃陂區由於老闆逃跑,農民工堵路討薪。(網絡圖片)

1月14日,廣東省深圳市南山區後海大道貴陽一建西鄉海虹項目工地的農民工向貴陽一建討薪。
[[5]]
1月14日,廣東省深圳市南山區後海大道貴陽一建西鄉海虹項目工地的農民工向貴陽一建討薪。(網絡圖片)
1月14日,廣東省深圳市南山區後海大道貴陽一建西鄉海虹項目工地的農民工向貴陽一建討薪。(網絡圖片)

1月14日,農民工在合肥移動公司大樓前拉橫幅討薪。

1月14日,吉林省白山市撫松縣撫松經濟開發區管委會門口幾個工人在零下十幾度的低溫下向萬達、中建二局討薪。
[[9]]

1月14日,吉林省白山市撫松縣撫松經濟開發區管委會門口幾個工人在零下十幾度的低溫下向萬達、中建二局討薪。(網絡圖片)
1月14日,吉林省白山市撫松縣撫松經濟開發區管委會門口幾個工人在零下十幾度的低溫下向萬達、中建二局討薪。(網絡圖片)

1月14日,甘肅省蘭州市甘肅科源電力集團門口,農民工拉橫幅討薪。
[[3]]
1月14日,甘肅省蘭州市甘肅科源電力集團門口,農民工拉橫幅討薪。(網絡圖片)
1月14日,甘肅省蘭州市甘肅科源電力集團門口,農民工拉橫幅討薪。(網絡圖片)

欠薪對於靠勞動吃飯的底層百姓來說,已經觸犯了他們生存的底線。他們紛紛走上街頭,不惜以堵馬路、堵政府的方式表達訴求,甚至爬上高樓以生命抗爭。

(責任編輯:謝東延)

評論
2014-01-16 11: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