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文正:「深航窩案」二審更顯中共高層內鬥白熱化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4年01月25日訊】1月17日,備受關注的「深航窩案」由中共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一審宣判,前老闆李澤源囚14年,其餘5名高管被判有期徒刑6年到免予刑事處罰不等。1月18日,被告徐海偉不服此前一日的有罪判決,正式提起上訴。這意味著原深航高管挪用資金案將進入二審程序。徐海偉這個上訴令人起疑,因為,此人曾任深航董事、監事會主席,獲刑4年,刑期已執行完畢。「深航窩案」的發生,說到底,他負有不可推卸的罪責,真要依法論罪,其刑期可能不止4年。那他為甚麼還要上訴呢?與深航窩案的主犯李澤源之所以能空手取深航,是因為他後面有中共高官指使一樣,徐海偉的上訴也可能在他後面有中共高官指使。徐海偉的上訴的目的不僅是為了他個人的利益,更多的是因為他要聽從指使他上訴的中共高官的命令,否則,其刑期可能不止4年。而且還可能有其它麻煩。這樣推論,並非無證據可言。徐海偉上訴後所發生的一系列相關事件,可以看出中共高層廝殺的水有多深有多混。

深航成立於1992年11月,1993年正式開航,是由廣東廣控(集團)公司(下稱「廣控」)、中國國際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國航」)等企業共同投資經營的股份制航空運輸企業。廣控是深航的大股東,持有65%的股權,國航股權占比為25%。但就在民航業迎來大發展之際,在深航保持了十幾年持續盈利的不錯勢頭下,2005年5月,深航突然宣佈改制,並迅速啟動了轉讓股權的程序。

在這個迅速啟動了轉讓股權的程序中,在中共高官指使下,李澤源,這個「赤貧的」服刑假釋人員,借國企的錢收購國企深航,然後用深航的錢用於揮霍和還債。僅李澤源的妻子高艷在2007年-2009年間,明知李澤源非法從深航獲得資金,仍將李澤源給的650萬元用於個人購置房產及揮霍。

深航案由趙祥舉報,公安部於2009年11月指定北京市公安局立案偵查。2009年11月29日到2010年3月,包括李澤源在內的10名犯罪嫌疑人先後被抓獲。此案的起訴書是2011年8月下旬送到法院的,直到2013年2月法院才正式立案並下發起訴通知書,這在刑事案件裡是極其罕見的。

最初李澤源等人涉及的合同詐騙事實主要包括:2004年4月-2009年間,李澤源夥同趙祥、李昆、徐海偉和劉文彪等人,在明知無資質又無資金的情況下,利用匯潤公司得到65%的深航股權,後利用深航與其他公司簽訂虛假經濟合同,虛增利潤分紅,騙取深航22億元,用於匯潤償還收購深航股權中形成的借款以及支付股權轉讓餘款和李澤源個人使用。到了2013年4月9日開庭的深航案,被追究的共計7筆涉案資金數額是20.3億元。深航案的被告人從10個人、5項罪名和二十多起事實,縮小到了現在的6名被告人、2項罪名與7起事實,未被起訴的四個犯罪嫌疑人包括三個深航的高管,以及李澤源的妻子。深航案被告人被起訴的主要罪名也從最高可以判無期的合同詐騙罪,變成了最高可判10年的挪用資金罪。

也就是說,此案的一審,涉及到漏審了多名涉案人和犯罪事實,罪名也從最高可判無期變成了最高可判10年。如此貓膩明顯的一審,如果沒有中共高層的高官從中操控,中共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的法官是不敢這麼判的。實際上,中共的大案要案,都是中共政法委定調,法官不過是一個傳聲筒而已。

深航的主犯李澤源不過是中共江派高官手下一個走卒

「深航窩案」從案發到一審,其犯罪事實已被海內外媒體多方披露,在該案中明顯與中共江派高官密切相關的事實有,時任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的過問和支持,是深航落入李澤源之手的一個關鍵因素,張德江在此案中有不可推卸的罪責,被認為是李澤源的大後台。

還有一個事實與江派頭子江澤民有關,江澤民的姘頭宋祖英的妹妹宋祖玉本在家鄉湖南當一名化妝師,憑著宋祖英的影響力,在京城成立了「和光(北京)影視節目製作有限公司」,專門代理宋祖英的音樂專緝。又是因為有宋祖英,她一度擔任深航董事,而宋本人更被視為深航代言人,演唱的《感恩中國》成為深航主題歌,歌詞就出自李澤源之手。

財新網》放風要追究中共江派高官的罪責

既然,深航案的主犯李澤源不過是中共江派高官手下一個走卒。那麼,一審的判決,保護的就是他背後的中共江派高官。但是,中共江派現已處於中共習派的圍剿之中,如此證據確鑿的中共江派高官犯罪案,豈容放過,於是,就有了徐海偉的上訴,就有了與中紀委書記王歧山關係密切的陸媒《財新網》頗有深度的連續四篇有關深航收購案的深度報導。

這四篇文章的主旨,在財新網編者按中表現得非常清楚。

編者按稱,1月18日,被告之一、原深航董事徐海偉不服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的有罪判決,正式提交上訴狀。這意味著,無論該案主角李澤源是否上訴,該案所有涉案者都將面臨二審程序。

這一段表明了該文的涉及的對象:該案所有涉案者都將面臨二審程序。當然也包括李澤源的幕後指使人和獲利者——中共江派高官。

編者按又稱,這一案件源於2005年深圳航空公司的「天價股權收購」。主角李澤源是個「赤貧的」服刑假釋人員,他依仗多方人脈挪用巨額資金,擊敗了實力雄厚的中國國際航空公司,以天價收購了深航,然後再從深航中挪出資金,用於還債。這一「空手套白狼」的設想是如何演繹成為現實的,又是何種制度環境塑造了李澤源的荒誕人生?

這段點出了該文的主題:要追究李澤源這個「赤貧的」服刑假釋人員,他依仗的是哪些方面人的勢力挪用了巨額資金,以天價收購了深航,然後再從深航中挪出資金,用於還債,這些人是誰?應負哪些罪責?要追究這一「空手套白狼」的設想是如何演繹成為現實的,這個演繹成為現實中的參與者是哪些人,應負哪些罪責?要追究又是何種制度環境塑造了李澤源的荒誕人生?

這最後的一問那就是直接點出了是中共江派高官塑造了李澤源的荒誕人生,因為,不是中共高官不可能有能力去造成一種制度環境,而與李澤源關係密切的是中共江系。

深圳案可以看作是中共高層搏擊的延續,《財新網》放風要追究中共江派高官的罪責的一種反擊。自中共十八大後,江系高官大批落馬。周永康眼看就要被定罪,這次火力直接燒到現任常委張德江

江系當然不會甘心陣營崩潰。1月21日,在美國的「國際調查記者同盟」放料稱,中共最高領導層近親在離岸金融中心持有秘密資產,其中習近平、溫家寶、胡錦濤等江派死對頭榜上有名,奇怪的是,公認貪腐最嚴重的江澤民、曾慶紅家族、周永康家族不在此名單之上,一看就是江派拋出的。江系的做法,已經到了魚死網破的地步,中共高層的內鬥更顯表面化和白熱化,政局隨時可能突變。

評論
2014-01-25 2: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