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錦州監獄繼續刁難呂開利家屬與律師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4年01月27日訊】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六日,呂開利的家屬和律師攜帶遼寧省監獄管理局獄政處同意會見呂開利的證明,依據正常的法律程序,到錦州監獄要求會見呂開利,仍然遭到獄方的無理拒絕,並威脅扣押。

呂開利妻子對丈夫又擔心,對獄方的無理又氣又急,昏倒在地。一個家屬扶起她,悲憤地說:「你們還有人性沒有?!這個家都被你們弄成甚麼樣了?!快兩年了都不讓見,這馬上過年了,見一見人你們還百般刁難,還扣押我們,你們還配當人民警察嗎?簡直是土匪行徑。」

呂開利,男,五十歲左右,原遼寧省大連起重集團技術信息部工程師,一九八七年畢業於東北理工大學。自修煉法輪功以後,處處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在單位任辦公室主任,連年被評為單位先進工作者、優秀技術人員;在家裏尊老愛幼,同事、家人都喜歡他。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呂開利屢遭綁架、勞教、判刑迫害,經歷了二十三種酷刑,九死一生。

呂開利因堅持對法輪大法「真、善、忍」信仰,被誣判十年,現非法關押在錦州監獄犯人醫院。自從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從盤錦監獄轉押錦州監獄已經近兩年了,獄方一直阻撓家人探視,家人非常擔心他的安危,聽說他身體情況很不好,多次要求見人,錦州監獄都無理的剝奪家屬探視權。

獄方刁難、威脅扣押家屬

一月十六日當天,作為呂開利的申訴代理人,律師在錦州監獄辦公樓三樓獄政處,向一位姓馬的女警遞交了會見手續,她說去請示領導。不久,她叫來了獄政處長高寬,高寬對律師說:「不能見。律師必須去當地派出所開不練法輪功的證明。」律師說:「法律上沒有這個規定,省局獄政處也都同意會見。根本就沒有你這種要求,你這是無理的要求。」高說:「我們按照法律辦事。」律師說:「是啊,我們都應該按照法律辦事,請拿出規定給我們看看。」高拿不出來,他蠻橫地說:「不能給你看,你愛哪兒告哪兒告!」

監獄無理的蠻橫拒絕,家屬對呂開利的境況更加擔心,律師到駐監檢察室投訴,沒找到人,就找到獄長辦公室,向獄長王佔所投訴獄政處的無理做法,要求依法會見,王佔所看了一下省監獄管理局同意會見的證明,讓在外面等一下。不一會兒,獄長辦公室主任王濤來了,見到家屬說:「你怎麼又來了,不是告訴你不讓見嗎?你還去找獄長?!」

家屬說:「律師按照正常手續會見,獄政處不讓見,我們當然要找獄長。」王濤找來副獄長王洪博,他們先將律師叫進一間辦公室,把家屬擋在另一個房間,盤查律師的證件和手續,會見手續齊全,但仍然不讓律師見,並攆律師走。

後來,他們盤查家屬身份證,家屬拒絕他們的無理要求。王洪博和王濤及保衛處處長李匯林,還有一胖一瘦兩個保安將家屬連推帶拽弄進門衛室,他們說:「你們今天別想走了,已經給你們當地六一零打電話了,等六一零來接你們吧!」期間,副獄長王洪博說:「我們就是要打擊法輪功。」呂開利的家人和他們據理力爭:「我們沒有犯法,我們要見我們的親人,為甚麼扣押我們?!」

呂開利妻子當時就昏倒在地。幾個人見狀,怕擔責任,連忙往外走,邊走邊說:「誰扣押你們了,你們走吧。」家屬說:「人這樣能走嗎?快給我們叫個出租車。」幾個人根本不管,匆忙離開門衛室,沒了影子。

入冤獄遭折磨生活不能自理 家屬探視權長期被剝奪

二零零五年九月五日,大連法輪功學員在遼寧省遼陽縣有線電視成功插播《九評共產黨》一個半小時。中共出於對真相的恐懼,瘋狂綁架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三日,呂開利等法輪功學員,被以陳欣為首的中共大連國安國保便衣警察暴力綁架。便衣闖進呂開利等法輪功學員租住的房子,揮起棍子劈頭蓋臉就打。呂開利被秘密轉移到遼陽市看守所,期間遭受遼陽市國保大隊長劉勇等以迫害法輪功學員而臭名昭著的「遼陽四大惡人」的酷刑折磨。

二零零六年四月初,呂開利被遼陽市法院非法誣判重刑十年,先非法關押在營口監獄二大隊。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日,呂開利被從營口監獄轉到盤錦監獄。在盤錦監獄關押期間,呂開利遭惡警管鳳春等用多根150萬伏警棍連續六天持續不斷的電擊,被電得遍體鱗傷。遭受殘酷迫害的呂開利從樓頂墜樓後,腰椎、骨盆和踝骨等多部位骨折重傷、馬尾神經損傷,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盤錦監獄為了掩蓋迫害罪行,將原五監區責任人:監區長宋波、副監區長管鳳春、教導員李峰、管教科長王輝全部調離。將呂開利隔離在病監,封鎖消息。當呂開利家屬聽到消息後,多次找到監獄,獄方卻一直隱瞞實情,並非法阻止家屬會見。

為了維護合法權利,家屬聘請律師介入。經過艱苦的努力,終於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見到了飽受折磨的呂開利,此時,距離他酷刑重傷已十四個月了。呂開利是被犯人背出來的,臉色蠟黃,下肢根本不能動,身上帶著導尿袋,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身體極其虛弱,十多分鐘會見談話就已經支持不住。看到昔日健康開朗的丈夫被迫害成這樣,妻子痛哭失聲。

正當家屬和盤錦監獄交涉之際,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盤錦監獄不通知家屬,將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轉移到遼寧省各地。當天下午,呂開利等四名法輪功學員被轉押至錦州監獄,呂開利被非法關押在監獄醫院繼續迫害。

呂開利家屬曾多次千里迢迢趕到錦州監獄,但獄方無理的剝奪家屬會見親人的權利。第一次,家屬見到管教副獄長王洪博,王洪博說:「家屬支持法輪功,會影響在押人員改造。」拒絕家屬會見。家屬找到獄政處,處長高寬要求家屬到當地派出所開不煉功證明,剝奪家屬探視權利。二零一三年二月,家屬要求會見時,高寬和副獄長王洪博及保衛處人員威脅驅趕家屬。後來家屬又找到副獄長梁軍,梁軍以呂開利不轉化,拒絕辦理保外就醫。

錦州監獄阻止呂開利家屬會見至今已逾二年,據悉呂開利出現尿毒症症狀,腿腫得很厲害,須三個人輪流看護。獄方至今不讓家屬見人,也不放人。此次又無理的阻撓律師見人,家人更加擔心他的境況。

錦州監獄依然在迫害法輪功學員

錦州監獄是遼西最大的監獄,隸屬遼寧省司法廳監獄管理局,關押刑期在十年以上的法輪功學員。錦州監獄惡人跟隨中共賣力迫害法輪功,迫害法輪功各項工作走在全省乃至全國監獄系統的前列,受到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的表彰。二零零八年錦州監獄被中共司法部樹為部級現代化文明監獄,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二日,司法部為錦州監獄記集體一等功。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至少已有張立田、崔志林、辛敏鐸等法輪功學員被錦州監獄用各種酷刑迫害致死。數十人被各種酷刑折磨,致傷、致殘的屢屢多見。參與迫害的獄警就有近百人,而且迫害還在繼續,那裏至今仍有很多法輪功學員遭受殘忍的迫害。例如,葫蘆島法輪功學員張承傑被冤判12年,在瀋陽監獄被迫害的耳膜受損、腰部有傷後,於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被轉到錦州監獄繼續非法關押迫害。在錦州監獄,張承傑被獄政處楊某用腳踢打頭部,被罰坐只有半個屁股大的小鐵凳,並被上「抱凳」酷刑,雙手雙腳被鐵鏈抱鎖在直徑800左右、高800左右的木樁上(呈爬樹狀)四天四夜,期間不許睡覺。在錦州監獄,一個法輪功學員被四個犯人包夾,不讓睡覺,不讓家人見面,遭受強制 「轉化」迫害。

作惡者罪責難逃

按照《憲法》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權利。公民修煉法輪功、講真相(包括廣播、電視傳播真相)是合法的,是公民的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的具體體現。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行為都是執法犯法。

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法輪功學員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提高道德境界。而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其本質是「假、惡、鬥」,採用的手段是謊言加暴力。迄今為止,查遍中國的法律,沒有任何一條法律認定修煉法輪功違法,但由於中共江澤民犯罪集團對法輪功的造謠宣傳,十四年來法輪功學員遭受了無端的打壓和世人的誤解。隨著法輪功真相在全世界的不斷揭示,越來越多的人們知道法輪功是叫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正法,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是善良人,修煉法輪功不違法,是中共盜用法律的名義在迫害善良。

迫害修佛向善的法輪功學員,天理不容!那些參與迫害而遭惡報的已多達兩萬多人,有的還殃及家人。原遼寧省省長薄熙來、原錦州市公安局局長王立軍因迫害法輪功得到江澤民、周永康的重用,也因為迫害法輪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而身敗名裂。表面看是因為官場內鬥下馬,實則是迫害法輪大法而遭到天理報應。

善惡有報是宇宙運行的法則。江澤民等迫害元凶已經在世界上幾十個國家被起訴。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中共官媒報導,中央「六一零辦公室」主任、正部級中央委員、公安部副部長、黨委副書記李東生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調查。李東生這個六一零辦公室的頭子被拋出來,充份說明了當權者沒人願替江澤民等元凶背黑鍋。

迫害法輪功的罪惡,一定會被清算,絕不容掩蓋。因參與對法輪功的迫害而頻頻遭惡報的事例,就是讓人們在這歷史的最後關頭看清形勢,做出選擇。貴州省平塘縣藏字石上的「中國共產黨亡」,那就是天意,就是上天在提醒人。任何人的正義之舉,也將被歷史銘記。

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員趕快醒悟吧,在這稍縱即逝的寶貴時間裏,懸崖勒馬,停止迫害,趕快抓緊時間,將功贖罪,幫助那些還在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千萬不要在天滅中共時為其陪葬,或遭清算。棄惡從善,就是給自己選擇了一條走向未來幸福的生命之路!

(文章來源:明慧網,责任编辑:林淑芬)

評論
2014-01-28 8: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