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覺醒旅美學者謝田 臺灣行洞悉中國經濟真相

文 :黃采文
  人氣: 110
【字號】    
   標籤: tags: ,

出生在赤化後的中國大地,喝著中國共產黨奶水長大,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曾衷心希望成為一名共產黨員,直到來到西方社會,才一一揭穿那曾深信不疑的「真理」、才一一解開曾套在身上而不自覺的思維枷鎖。

時隔八年,謝田2013年11月再次踏上臺灣之行,為期一個多星期的行程裡排滿:新書發表、演講、座談、參訪、媒體採訪……來去匆忙的謝田希望透過介紹自己的新書《赤龍的錢囊》讓臺灣各界更看清中國經濟面臨空前危機的真實面目,也認清中共對臺灣的危害。

2013年11月10日謝田抵臺期間參加透視中國經濟真相座談會。(攝影/陳伯州)
2013年11月10日謝田抵臺期間參加透視中國經濟真相座談會。(攝影/陳伯州)

雖然僅是第二次訪臺,融入臺北街頭的謝田似乎沒有太多生疏感,住在可眺望臺北知名士林夜市的飯店裡,拉開落地窗簾,熙來攘往的人群映入眼簾,每日匆忙、行程滿檔的作息裡,回到飯店必定得到夜市裡逛一逛,「可惜還是沒有能夠把所有的小吃、飲料嘗個遍!」

早在1990年便有機會來臺,但因遭中共列名黑名單而未能成行,幾年後的今日仍為當時感到遺憾。2005年終於首次踏上臺灣之旅,「真的是感到一種久違了的家鄉感覺,有很親切的土地的感覺!覺得老天爺給中國人保留了這麼一塊自由的土地,真的是太好了。」回憶當年,謝田十分愉悅。

臺灣吃的、喝的、玩的,直到純樸的民風以及民主與自由,都讓中國大陸出生的謝田一再稱道,但闊別八年後,相較這些年臺灣社會的變化也讓他多了些感慨與無奈,「人還在,時不同,世局跟以前大不相同了。」謝田形容眼前的臺灣如同一名溫柔美麗的天真少女,沉浸在安逸的溫柔鄉中,卻不知中共虎視眈眈,已伸進魔掌,磨刀霍霍。

謝田,1962年生,獲美國喬治亞州立大學羅賓遜商學院工商管理碩士及市場博士。目前研究領域包括中國經濟和商業、市場戰略、商對商營銷、國際營銷等,尤其對中國經濟常有獨特見解,「我從中國大陸出來,在美國待了20年,中共公布的任何數字大家都不要相信,都是假的。你相信中國的任何數字呢,你一定會栽跟頭的。」

來臺的第一場演講,謝田的語氣輕鬆幽默,但一開口卻直接而犀利。時而以實例佐證,時而以專業理論分析,緩而不慢的講話速度,臺上的謝田掌握著聽眾的情緒與思路。謝田認為中國經濟目前面臨三大問題:地方債務、房地產泡沫以及通貨膨脹。而這三者又息息相關,一如病入膏肓的病人,虛弱的體質再遭遇任何如感冒般的小病痛都將致命。中國經濟面臨崩潰邊緣。

相較於一些大陸出身的經濟學者即使來到西方或國際社會,仍無法看清中國經濟亂象的根源,謝田洞悉中國經濟令臺灣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吳惠林十分讚賞與佩服,也道出了他的觀察,「我也覺得非常有趣,謝教授是在中國受教育的,他能夠有這樣的想法,為什麼?因為他在中國不是受經濟學的教育,學商是到國外去學的。」

原來,謝田在北京大學取得的是地球化學與宇宙化學碩士學位,而吳惠林指出的關鍵點「總體經濟學」是謝田在美國求學時改念商才接觸。謝田則完全認同吳惠林的觀點:「中國的經濟學教育是馬列主義經濟學,不是真正的經濟學,它是政治經濟學,它是用馬克思主義經濟鬥爭的理論來指導來看待,是徹底的扭曲掉了。」

但對謝田而言,中共的教育豈止扭曲了經濟學,更是完全扭曲了人性。

地主之後 受盡歧視

「以前我感覺自己如同一名囚犯,一個有犯罪紀錄的人一樣。」謝田輕鬆地說道,但口中道出牽繫家族三代人的遭遇,卻盡在不言中。由於身為醫生的祖父還是地主身分,成為中共首要打倒的對象,於是小小謝田只能從中共宣傳中認識自己的祖父母是惡霸地主,欺負良善農民。

謝田的父母是高級知識分子,尤其父親曾在文革期間撰寫文章而遭到批鬥,舉家被下放農村。圖為謝田與雙親攝於岳飛墓廟前。(謝田提供)
謝田的父母是高級知識分子,尤其父親曾在文革期間撰寫文章而遭到批鬥,舉家被下放農村。圖為謝田與雙親攝於岳飛墓廟前。(謝田提供)

而父母是高級知識分子,尤其父親曾在文革期間撰寫文章而遭到批鬥,舉家被下放農村。於是,「黑五類」、「壞分子」的記號烙印身上,從小謝田備受歧視,「替自己的家庭出身感覺很羞愧,覺得生在這樣的家庭是件很見不得人的事情。」無奈、自卑,憤怒與憎恨之苗悄悄在心田滋長。

所幸,從小沉默的謝田喜愛讀書,以優異的成績擠入北京大學窄門後,又進入北大研究所就讀,人生至此出現了莫大轉變。

1980年代,中國社會掀起氣功熱,北大與清大的教授也開始研究氣功與人體特異功能,謝田研究所的教授也是其中之一。謝田因緣際會地也跟著教授參與研究與座談。以耳識字、以手識字……各種難以解釋的人體特異功能,一一展示眼前,「我當時很吃驚,這是超常的!超出我們的物理學、科學可以認識到的。」

但親歷超常的各種特異功能,教授們卻無人可以給出合理解釋,在謝田心中掀起漣漪,再加上研究所所學,從小被強迫灌輸的無神論被撕開一道裂縫,「我當時有體驗,比方太陽系與銀河系,跟原子、分子的結構,這是不是有點關係?如果是有關連的話,也太玄妙了!」這些無法解答的問題,在幸運地取得留學美國的機會裡,陸續尋覓而得。

一場全面皆輸的辯論

1986年謝田進入美國印地安納州普度大學就讀。抵達自由國度的第二個星期,謝田即領受了一場「民主辯論會」。謝田與其他三名來自大陸、新加坡、臺灣的男學生分租一處公寓。第一晚,畢業於中國最優秀大學——北大的謝田與來自臺灣最優秀的臺大學生便開始通霄論戰,甚而產生爭執。

「韓戰是怎麼回事?誰挑起來的?我說是美國帝國主義搞的,他說不是。又說抗日戰爭是誰打的?我說是共產黨,他說是國民黨打的。」舉凡中國、美國、臺灣、大陸之間,國民黨與共產黨之間,所有的話題爭鋒相對,「他也很心高氣傲,『你怎麼這樣想啊?!』我也是講:『你怎麼這樣想啊?!』」回首往事,十足感慨也饒富趣味,謝田忍不住大笑一番。

「我不相信他講的話,但後來開始慢慢接觸一些真相,發現他說得對,我被灌輸的全都是錯誤的。我知道的歷史是假的,全是謊言!」回想高中時期開始接觸祖父母才知道,被自己從小視為大壞人的祖父,其實是地方上的大善人,與中共宣傳所言背道而馳。像撥開層層迷霧般,在不受中共封鎖制約的國度裡,謝田終於明白中共的欺騙與謊言,在過往的人生裡,無所不在。當時的他陷入震驚與憤怒的情緒裡。

來到美國民主社會後,謝田才漸漸明白中共的欺騙與謊言在過往的人生裡,無所不在。(謝田提供)
來到美國民主社會後,謝田才漸漸明白中共的欺騙與謊言在過往的人生裡,無所不在。(謝田提供)

「六四」事件 登上黑名單

不久後,活躍於大學學生組織的謝田,更在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前夕,成為美國中西部學生學者自治聯合會的主席,號召五千名中國留學生到中共駐芝加哥領事館呼籲中共勿開槍鎮壓學生,「當時是一種義憤,覺得跟天安門的學生同在,中國需要民主、自由!」但,中共開槍了,謝田也上了中共的黑名單。

這時謝田對中共極度失望,對過往的一切也有了更深的領悟:舉凡生活在中國大陸的一切、中國民眾的思想與行為都受共產黨以暴力、恐嚇、謊言緊緊地控制,中國人失去了尊嚴與靈魂。

無神論?有神論?

謝田回憶,來美不久後,一天行走路上,一名美國老婦指著他說:「You Chinese, You have no soul.(你們這麼年輕的中國人啊,你們沒有靈魂。)」謝田感到些許莫名與愕然,但也並不以為意。

不過,老太太的話卻起了作用。謝田聯想起在大陸認識的具有特異功能的小女孩曾對他說,每個人身體周圍都有光,而且光的顏色不同。「老太太看到了什麼?她覺得我們是沒有信仰的,不信神的,是沒有靈魂的!?」

還有一回,謝田開車在轉彎的路口遭遇一部車輛疾駛衝撞而來,腦子瞬間想起多年前小女孩的叮嚀,「她說你到美國以後開車要小心。車禍那一刻想起她的話,原來她事先看到了預知的東西!」如果小女孩的話是真的,那另外空間裡存在著什麼?神、佛存在嗎?

「我已經知道存在未知的超常現象,但是有沒有神?無神論對不對?有神論對不對?」心中燃起種種疑惑,謝田開始尋找答案:人生的答案、生命的答案。謝田飢渴般地尋找,遍訪了美國的教堂,從西方宗教尋找至東方宗教,「沒有一個(宗教信仰)能讓我動點心!」

擺脫心靈禁錮,尋獲信仰

直到友人送來《轉法輪》一書,「人生的問題、有沒有神佛的問題、未知世界、未來的世界、人死後去哪裡?通通給我答案了。」於是,謝田成為上億法輪功修煉者之一。

出版《赤龍的錢囊》的臺灣博大出版社社長洪月秀如此形容謝田:「我感覺謝田一方面像西方人,一方面像中國讀書文人,就事論事,很直接,但個性又有中國文人的浪漫。」而今的謝田,沒有了對人生與生命的迷惘,也完全脫離了中共所有的邪惡灌輸,身為學者的他又讓中國傳統文化流回自身的血液裡,透視中國經濟也如撣去封塵般自如。

「我覺得很容易分析,很容易理解。修煉讓人不帶觀念的跳出來看事情。當局者迷,尤其在利益當中,就更容易迷了。修煉人在塵世中,念在方外,再來看世間的利益得失,其實很簡單。」擺脫心靈禁錮,尋獲信仰,謝田一身自在而怡然。

臺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理事長、前總統府人權委員會委員楊憲宏在謝田訪臺期間,在自己的廣播節目裡採訪了謝田,並談到自己讀完《赤龍的錢囊》一書的感受,「這是一本很好的書。在臺灣所有出版的有關中國經濟的書是少數,我常在書店翻一翻大講中國經濟的書,我從中看到很多騙人的東西。」在臺灣要看到洞悉中國經濟的書籍有如鳳毛麟角,楊憲宏對謝田的新書頗為讚賞

「歡迎他來,希望他在臺灣期間能夠多多地去演講,尤其是到大學校園裡。如果這些學生能有正確的觀念,那是臺灣之福啊!」臺灣社會長期受中共統戰宣傳所誤導欺騙,對中國經濟抱以幻想,吳惠林對於謝田的到來十分期待與欣慰。

謝田(右)來臺的演講,語氣輕鬆幽默,但一開口卻直接而犀利。臺灣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吳惠林(左)對於謝田能透澈地解析中國經濟感到十分讚賞與佩服。(攝影/陳伯州)
謝田(右)來臺的演講,語氣輕鬆幽默,但一開口卻直接而犀利。臺灣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吳惠林(左)對於謝田能透澈地解析中國經濟感到十分讚賞與佩服。(攝影/陳伯州)

十分喜愛小吃的謝田,在小吃林立的臺灣如魚得水般自在,「因為很隨意啊,很方便啊,在大餐館坐起來也很麻煩。」讓謝田感到自在的還有臺灣暖暖的人情味,「與臺灣人接觸感覺非常舒適,非常溫馨,很自然的彼此關心、相互信賴,在中國傳統文化的薰陶之下,仁義善良,真誠地互相之間的那種關心的情感。」感受臺灣人身負中華傳統文化美德,謝田分外珍惜。

人親、土親,前半生深受共產黨毒害的謝田尤為臺灣心生焦急,「中共對臺各種各樣的舉措、統戰,但臺灣社會瀰漫著一種好像大難來臨之前不知危難將近的一種感覺。替臺灣人民有點著急,似乎想大吼一聲喚醒臺灣,認清中共的統戰。很為臺灣民眾擔心。」

11月下旬已回到美國的謝田還未調整好時差,些許疲憊的聲音說道,因新書造成迴響,目前韓國出版商正考慮翻譯出版,而他也已應邀12月至韓國演講,接下來還有日本及其他國家的邀約。忙碌之餘謝田在電話那頭不忘傳來對臺灣的掛念。他疾呼,臺灣民眾應認清哪些媒體是受中共收買了,認清中共真面目,莫被中共在臺灣的代理人影響了、迷惑了、誘惑了,或者脅迫了!

謝田語重心長,不過他說在臺所見所聞也讓他對臺灣仍具信心,「我覺得很高興臺灣還是有很多自由的知識分子,頭腦非常清晰,敢言、敢揭露中共的危害,在維護臺灣的良心。對臺灣當然還是有信心的!」

回首多年來,一一拂去自幼被中共扭曲、灌輸的思想與價值觀,謝田擁有信心,也懷抱願望,「希望臺灣在這亂世之中,保持自己獨特的美麗,保持自己最優秀的東西,那就是自由、民主,不要被中共給污染了,或赤化了。這樣才能給中國大陸人民希望。」◇

--轉自新紀元
本文網址:http://mag.epochtimes.com/b5/358/12907.htm(新紀元周刊 ,第356期2013/12/12)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年80歲的前體育新聞主播台名人傅達人本月22日在台北忠烈祠第一次在牌位面前祭拜他的先父。領著家人祭拜亡父的傅達人非常激動的說:「怎麼會到現在才看到您的牌位呢?我自己也不知道,這也是一個奇蹟。」
  • 萬祥玉在1969年接受紐約大學醫學院邀聘,並在1980年成為紐約大學第一位女性正教授,接生超過2500名嬰兒。她也引進腹腔鏡技術到紐約大學,是美國資深婦產科醫師和微創手術領域專家。
  • (shown)崔鍾燦於八年前正式出家成為了和尚,可是「五台山野山蔘代表」的稱號依然跟隨他,這也許是因為他與野山蔘有著無法割捨的緣分。
  • 社區廣角鏡(312)接下來的新聞,帶您來到彰化,拜訪一位得到多項國內外專利認證的科技業者,這家工廠所生產夾治具,現在全球只有三個國家、四家廠商有能力生產,而彰化的林建池是唯一的台灣廠商,而林建池的技術也吸引許多國際媒體,專程來到台灣一探究竟,現在跟著我們的鏡頭,帶您瞭解隱藏在鄉間的台灣競爭力。
  • 【大紀元11月15日報導】(中央社記者鄭景雯台北15日電)書畫家汪濟與妻子陸貞,今天起至26日將在台北中正紀念堂瑞元廳舉辦「汪濟陸貞書畫聯展」,展出作品共有百幅。
  • (shown)15年前在布拉格與茶結緣後,雨果展開了「茶葉之旅」。從布拉格經過印度再到中國,不同國家茶趣各異,長養他獨到的製茶與識茶之道。為顧客泡茶十萬次,他倒茶之餘也道茶,透過魁北克的茶藝沙龍與茶課堂,引領各族裔進入東方茶世界。
  • 【大紀元11月6日報導】(中央社記者蔡和穎台北5日電)英國女王御用畫師斐士廷應邀訪華,首度來台的他,與台灣有著深厚淵源,裴士廷父親曾與中華民國遠征軍在緬甸並肩作戰,那段聯軍對抗日軍的歷史,成為裴士廷兒時的床邊故事。
  • 寫詩、作畫、著書、藏茶,詩人吳德亮愛茶成癡。不滿外來的咖啡竟然征服中國人三、四千年的喝茶習慣,他為了一口氣,找「茶」二十年,跑到大陸遍訪雲南六大茶山,與三千二百年普洱古茶樹對話,終得普洱茶真味。
  • 赫伯特.雷蒙.羅傑斯(Herbert Raymond Rogers)他的故事,有人建議賣給好萊塢、拍成電影。從2001年開始,每個星期六,羅傑斯都帶著他的愛犬,去公園溜達,溜達了10年之後,他與中國傳統文化深深結緣,也向筆者披露了他一生傳奇的經歷。兩年前,改變了他人生方向的,卻只有三個看似普通、直白的中國漢字!
  • (shown)親身參與二戰「諾曼第登陸」之役,是唯一獲得荷蘭頒發紀念獎章的華裔軍人,二戰老兵黃炳芳為自己、也為華人,在加拿大爭取平等的社會地位,最後贏得了今生的驕傲…… 加拿大二戰老兵黃炳芳。(黃炳芳提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