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手再生 真神蹟

作者: 大陸大法弟子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 ,

去年8月份,我在大漁船上進行拖網作業時,我一不小心,手被滾車絞了進去,整個人被帶著轉了三圈。當時光顧往外抻手了,也沒想起法輪大法。旁邊的工人趕緊拉閘,滾車停止了轉動,我這才把手抽出來,整個右手和胳膊分離了,只連著一層皮,還有一條肌肉被抻出五、六厘米長,垂在外面,這時我才突然想起:師父救我。船主嚇壞了,問我咋辦,我說,沒事,我有師父呢。工人們用圍巾把我的右手纏上,我就用左手托著右手,坐在船上,請師父加持,當時也沒覺的多痛。

船在海裡四十海里處,到岸邊最近的一家醫院就用了三個多小時,醫生一看傷勢,說只能對付上,手能不能保住沒保證。船主問有沒有最好的醫院。醫生推薦去濰坊解放軍89醫院,醫生把我的右手用冰鎮上,防止天熱腐爛。這樣,我們又用了五個小時趕到那裏。當時船主身上就帶了5000元,就和院方溝通,能不能先做手術?一位姓高的主治醫生說:錢不夠沒事,先救人,先簽了字就行。手術進行了9 個半小時,由於耽擱的時間太長,右手上又是泥又是血,存在感染的可能,醫生也沒有太大的把握,主治醫生說:能不能挺過去就看你的造化了,我們已經盡全力了,就看天意了。手術中,右手背上的肌腱全部切斷,醫生說將來恢復後,手只能往裡握不能往外張,還得需要二次手術接肌腱,手部神經也很難恢復了。

住院期間,我的手始終不會動,在難受的時候就打坐發正念。當時心裏就一念:師父說了算!有一次大白天,我突然看到四周和屋頂上,全是奇形怪狀的爛鬼,它們氣勢洶洶的向我撲來。我知道它們是來害我的,就請師父和正神加持清除它們,一直清理了5 、6天才清理乾淨,整個醫院的空間場都清亮起來了。我身體的痛苦也減小了,也能自己吃飯了。還有一次突然失憶,家人都不認識了,就記得自己是煉功人,就請師父加持恢復記憶,然後一點點的想起了自己在哪裏,在幹甚麼。想想自己很長時間以來放鬆了修煉,可是師父總也沒放棄弟子,始終拽著我往前走。

三個月時我決定出院,妻子要求醫院把我右手內固定的鋼釘取出來,省得將來二次手術時自己再掏一萬多元的手術費。可是院方堅決不同意,說沒有這個條例,必須等一年後才能取。沒辦法我們要求出院前拍個片子。片子出來後,我一看不對勁,穿在骨頭上的鋼釘怎麼沒了?我馬上給醫生打電話,問他們甚麼時候取的鋼釘,我怎麼不知道?主治醫生讓我把片子帶過去,他一看片子大吃一驚,也沒給你取呀,誰給你取的?我這時突然領悟到:是師父取走了。當時妻子對我說:這件事先別告訴船主,把二次手術的錢好要出來。我說:鋼釘已經沒了,師父已經幫我取走了,還和人家要錢幹甚麼?怎麼能做這種事呢?

回家後我堅持煉功學法,我的手一天比一天恢復,試著干力所能及的活也行了,今年八月份秋收時我試著掰苞米、幹活、開車,覺的和好手差不多。雖然我沒做肌腱接復手術,但右手切斷的肌腱已自動接復,我的右手既能握又能伸。另外右手的皮膚也恢復了知覺,說明我的右手神經也恢復了。這又一次證實了法輪大法的真實與超常。真的謝謝師父對弟子的慈悲。因為解決賠償問題,我去醫院做法醫鑑定,骨科專家說:「恢復的相當不錯,像你這種傷,在一年內恢復到這種程度,簡直不可思議。」

家裏人在商量賠償問題的時候,家人們都說這件事至少要二十萬,他們說:按照常理我這是一輩子的事,一個大男人一年的工錢至少能掙五萬,有個三四年就能掙二十來萬,還別說受傷的痛苦,這下去打不了工了。後來他們又找律師諮詢,律師的答覆是:這個情況至少要賠償十五萬元。我不主張通過法律途徑,想通過大隊協調解決就可以了,大隊書記就把船主叫去,問他們打算賠償多少錢,船主妻子說不上來,讓書記問我們打算要多少。大隊書記又把我叫去商量,問我打算要多少錢,我不想要那麼多,就說:十二萬吧。大隊書記說:行,沒問題,要的不多。大隊書記又去和他們商量,結果船主妻子說他們家很困難,沒那麼多錢,讓我少要點。我想:我是一個修煉人,我的手一定能好,不能看重錢,於是我就和他們要七萬。大隊書記一聽就說:才要這麼點?這事包在我身上,晚上他們就得把錢給你捧過去。誰成想船主妻子晚上拿著醫院證明哭著和我說,她姐得了癌症,她也得了心肌梗。我一聽當時心就軟了,也沒和家人商量,就說那就給六萬吧。因為船主買了保險,保險公司就賠償了五萬,這樣船主相當於才賠了一萬元錢,並且住院的一萬元是我自己花的,我也沒要這筆錢,這樣下來,這件事就相當於船主沒花錢。我到大隊上把這個情況一說,大隊書記和在場的大隊成員都被震撼了,大隊書記說:「像這種賠償幾萬塊錢就解決了?哪有這麼便宜的事?這可是你一輩子的事呀!煉大法的風格太高了,這麼大的事,就這麼簡單解決了。」大隊書記又對船主的妻子說:「多虧李洪志大師教出這樣的弟子,你們才少花這麼多錢,你們得感謝李洪志大師啊!」

我每天都和見到的有緣人,用親身的經歷見證著大法的神奇,有時好幾個人圍著聽,有人自動維持秩序,讓大家安靜聽講,聽完後,大家不由自主地讚歎:法輪大法這麼好啊!有人還向我要大法書。是啊,這麼好的大法卻遭到邪黨的邪惡打壓,甚至邪惡的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奉勸世人,一定要認清迫害善良的邪惡中共,趕緊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珍惜這救世的佛法,記住:「法輪大法好」,就一定能擁有美好的未來。

--轉自正見網 http://big5.zhengjian.org/node/125828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年8月份,我在大漁船上進行拖網作業時,我一不小心,手被滾車絞了進去,整個人被帶著轉了三圈。當時光顧往外抻手了,也沒想起大法。旁邊的工人趕緊拉閘,滾車停止了轉動,我這才把手抽出來,整個右手和胳膊分離了,只連著一層皮,還有一條肌肉被抻出五、六厘米長,垂在外面,這時我才突然想起:師父救我。船主嚇壞了,問我咋辦,我說,沒事,我有師父呢。工人們用圍巾把我的右手纏上,我就用左手托著右手,坐在船上,請師父加持,當時也沒覺的多痛。
  • 我是一名中國大陸高校的教師,大學學的專業就是黨文化的內容,畢業留校講授的也是與其相關的課程,邪黨學說塞滿了整個大腦,唯物唯心是我評判事物的標準,思想中沒有神靈、輪迴、另外空間等概念,認為佛法是虛幻、迷信,是愚昧無知的產物。所謂的「唯物論」如毒瘤佔據著我的大腦,無神論如泥潭使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這些東西使我在修煉的路上磕磕碰碰、步履艱難的前行。
  • B> 我一夜之間來了「特異功能」一九九五年我學起了太極拳。因不講心法,只練動作和功法套路,煉功不見長功,心裏很苦。一九九七年冬天我迷上了太極拳中的站大馬步樁,每天晚上在北大俄文樓前站一、二個小時,直到累得全身大汗淋淋,腿累的站不住了才回去休息。二個多月每天堅持,有時學校保安十二點查夜,用手點筒照著我眼睛,示意我不要練了,但我還堅持練,後來學校保安也不打擾我了,隨我練到多晚。我非常著迷,以為找到了我想要的東西。
  • B> 得法入道一九九四我在校上學時,繼續暗自追尋「真法」、「真道」,我常年在圖書館裡博覽群書,卻一直未果。我找啊找,感覺很苦,卻並不知道確切地在找甚麼。我經常一個人沉思默想,靜靜打坐,冥冥之中像在等待著什麼。
  • 一九九九年,中共卻無理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和打壓,我因堅持信仰被非法抓捕,那些受到中共謊言欺騙的警察打我,我看著被謊言矇蔽的警察,為他們在無知地犯罪而痛心,我是法輪功修煉者,是信神的人,我深知善惡有報是天理,我對他們說: 「你們打我,我不恨你們,我為你們痛心,你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因為你們不知道真相,你們被謊言欺騙,以為是在對待敵人。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我們修的是真、善、忍。善惡有報是天理,你們是在無知地害你們自己,毀掉自己的前程。」慢慢地,明白了真相的警察不再作惡了。真相可以喚醒人的良知,可以救人!
  • 再顯神跡乳房再生…鄰居大姐激動的說:「我真的相信了!人都那樣了,快不行了,就是上醫院用最好的藥也不見得能好。煉法輪功真能煉好,而且好的這麼快!這回我服了!法輪功就是好!」在場的所有人都服了,知道這件事的人再看電視造謠的那一套都非常氣憤,都說共產黨就會撒謊,專迫害好人。一個同修問我:你諮詢過醫生嗎?世界上有過這樣的先例嗎?我回答說:絕無僅有,只此一例。
  • 用親身經歷證實大法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到哈爾濱北方股骨頭壞死研究所,我要取回我的病歷和當時拍的CT片。我見到了曾給我看過病的研究所所長,見我走進來他們很震驚:你不是那個雙側股骨頭壞死二期,在地上爬的那個患者嗎?我說是啊。他驚訝的說:「你能走了?」我說:「你看我這不是走著來的嗎」!張醫生說:你走一個我看看?他忘了我是走著進去的。我就在屋裏再給他走,我說我在家啥都能幹了,我蓋房子,打工甚麼都能幹。他問我我就樂,他說搞的甚麼名堂快說說。張醫生馬上查找我的病歷,一看只拿了一副藥,就說:「你這絕不是用藥的結果,快說說你是怎麼好的?」我認真的告訴他:「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
  • (shown)一九九八年三月我不幸患雙側股骨頭壞死病,癱瘓在地上爬,成了活死人。一九九九年三月我有緣修煉法輪功,三天裡股骨頭壞死奇蹟般的恢復正常,成為當地的爆炸性新聞。我爸當時一字一板的說出了誰都想不到的一句話:「這不是真佛下世了嗎?!」接下來發生的神跡一個接一個,讓我周圍的人親眼見證了法輪功的神奇…
  • 一九九八年三月我不幸患雙側股骨頭壞死病,從一瘸一拐的走,到拄雙拐、到癱瘓、到痛苦的在地上爬,我成了活死人,對生存已無望。一九九九年三月我有緣修煉法輪功,三天股骨頭壞死奇蹟般的恢復正常,成為當地的爆炸性新聞。我爸當時一字一板的說出了誰都想不到的一句話:「這不是真佛下世了嗎?!」
  • 一九九六年三月,丈夫大面積心梗脫險出院後,家婆便教我煉法輪功,從此,我走上了修煉的路。還沒等學法,剛學抱輪,我便感覺法輪在兩臂間旋轉,好玄妙哇!…在矛盾中我經歷了常人的忍,再到修煉人的忍,再昇華到完全為他人著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