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氣功精神能量場下的現代生物物理實驗

不動手腳 煉功人強增心肌細胞活性實證

劉國華

劉博士實驗的法輪功第二套功法中的「腹前抱輪」(梁淑菁 / 大紀元)

人氣: 37
【字號】    
   標籤: tags: ,

我本人是從事生物醫學研究的,主要是在我的實驗室裡做一些「生物物理學的實驗」,就是用物理學的方法,來研究生物學的問題。實際上,我們從事生物醫學研究的工作者也是非常感興趣精神和物質的相關性問題,因為生物本身就是研究生命,而生命本身它就是由「物質」和「精神」兩個方面構成的。比如說我們人體吧,我們有肉身,有物質世界構成的人的身體;那同時我們還有精神、有智慧、有思維,所以它有精神的一面。那麼生物實際上就是精神和物質的統一體,所以我今天從我這個角度,從我生物醫學研究的角度來談談我自己對「精神、物質」的相關性的認識。

生物物理的實驗:心肌細胞的生物收縮活性

我想從我的一個科學實驗來談起,我的研究室主要是研究「肌肉細胞」、「心肌細胞」的生物活性。「心肌細胞」的生物活性主要表現在它的收縮的活性上,就是:我們心臟在跳動的時候,一張一弛地跳動,它實際上是伴隨著心肌細胞,許許多多的心肌細胞的收縮,這樣一個收縮運動的過程。

一個心肌乳頭肌的細胞的有一張一弛跳動的過程:收縮、舒張,收縮、舒張。那麼它的生物活性也就反應到它的「收縮張力」的強弱,所以在我們的實驗室裡邊,我們非常有興趣來測量這個細胞的收縮張力的大小。我們就在實驗室裡邊做一些動物實驗,比如說我們在老鼠的心臟裡邊,在一個心臟上分離出一個心臟的細胞,然後對心臟的一個細胞做測定。用一些非常特殊的方法,比如說,我們用高敏感度的張力的換能器,這個張力的換能器它對於微小的毫克的張力都非常敏感,它可以把一個細胞的收縮的微小的張力轉化成電信號,然後輸進電腦,我們看到的這個收縮的張力就變成電信號了。看到一個峰值,這個收縮的信號升起來,從水平的位置增強,然後再回到水平的位置,這個過程就是一個心臟細胞的一個收縮的過程,也是我們心臟跳動的過程,一張一弛的過程。那麼收縮的張力的大小就是:看到這個峰值,它的峰值愈大,就是它的收縮的活性愈強。

精神能量場:法輪功修煉者之能量場

那麼我們想,在我的實驗室裡,我想看到這個精神和物質的相關性,我們怎麼來做這實驗呢?我就忽然間想到我們在社會上有許多氣功的修煉者,因為氣功主要是講精神修煉,坐在那裏做冥想,閉著眼睛,他就在那裏修身養性,心靜下來排除雜念,他就不動手腳。那我就想到他們在煉這個功的時候,是不是有能量?是有物質的東西?因為很多修煉氣功的人都講他們對身體有好處,對精神健康有好處。那我就想它是不是有物質性?我就想做這個氣功的實驗,看它對我們心肌細胞收縮的活性有沒有甚麼影響?我就想去做這樣的實驗。那麼這個實驗,我就想請一位修煉氣功的朋友來協助我做這個實驗。

我喜歡運動,早晨到外面去散步,我常常看到有很多朋友在公園裡煉功。有一天早上,我就隨便到那裏面去找一位煉功朋友,我一找正好找了一位朋友,他修煉氣功有素。我問他說:你能不能跟我做一個實驗?他非常高興,他說:「你是生物物理學的博士跟我修煉氣功的要做實驗!那我能做甚麼呢?」我說:「我就想讓你煉功,我在你煉功的這個場裡邊做一個生物學的實驗。」那麼我就把他請到我的實驗室裡來了。

這位氣功修煉者他是修煉法輪功的,那麼我們就開始合作做這個實驗。首先我就跟他談:「我希望你不要帶有任何的意念,就是煉你的功。」那麼我讓他坐在我的實驗室裡邊,他煉功裡邊有些動作,我大概記得比較清楚的就是他的抱輪,他這個「腹前抱輪」,他雙手垂在腹前,閉著眼睛抱輪,我就選中這個姿勢。因為這個姿勢非常好的就是:他的兩手可以這樣保持一定的距離。那麼我可以把我的細胞,分離出來的心肌細胞放在他兩手之間,但是他手並不碰到我這個細胞,所以他在物理上沒有接觸,而且我可以保持我的細胞在衡溫的條件下,我有循環的條件,循環溶液來保持他的溫度不改變。這樣的話就能實現我原來的想法,就是完全是沒有物理的接觸,但是他在煉功的過程中,我能不能看到一些細胞的生物活性的變化。

精神能量場下的心肌細胞收縮的實驗

那麼我現在就開始做這個實驗,開始的時候我讓這個煉功人靜下來,我的細胞也穩定下來,煉功人在另外一個房間,跟我的細胞沒有關係,這樣的話我的細胞也就穩定了。我做這個測量,那麼這個細胞,開始這個信號收縮,這個活性就是由波形的幅度來表示,它就是一個很平穩的收縮的一個過程。大概半個小時之內,它的收縮是達到了穩定狀態。然後我就請這位氣功修煉者兩手抱輪,然後把這個細胞放在他的兩手之間。我再持續做我這個實驗,測定同一個細胞,這樣對照它前面的狀態,保持一個穩定狀態下,他兩手一抱輪,那我就開始繼續測定。我非常驚訝的是在他開始抱輪之後的大概不到三十秒鐘以後,我的電腦屏幕上的記錄就開始發生變化了,這個變化是一個平穩的向上增加的一個過程,那個收縮的幅度就在穩步地平穩的向上增加,這是在我們實驗室裡看到的非常令人喜悅的現象,就是因為它反映了細胞更健康,那個細胞很高興,在煉功人那非常祥和的狀態下,它非常高興。那麼它就表現出來它的收縮活性,收縮張力的增加,一直增加到原來的百分之三十五這樣一個程度,增加了百分之三十五這個數字是非常有意義的。

那麼下一個實驗,我就做另外一個細胞,同樣的實驗,這個細胞增加的就更為穩定以後,我讓煉功人再雙手抱輪,那麼細胞在它的兩手之間,又發現它的收縮活性,收縮張力增加了。這個增加的更大,增加到百分之一百,現在我在這裡給大家的兩個例子是兩個比較極端的例子,就是整個的收縮增加是在三十五到一百之間,那這個就是比較大的。

非修煉者能量場下的心肌收縮的實驗

為了做對照,我就請來另外一位不修煉的,也就是沒有煉過功的人。但是我也告訴他兩手也做這個姿勢,他沒有煉過功,他也做這個姿勢,我就做一個對照,因為我想證明是他的這個姿勢對細胞起的作用。因為這個我們在生物學上還不能解釋,一會兒我再來討論。那麼我就請這位不煉功的朋友也做這個實驗,後來他就沒有表現出來增強細胞收縮活性的作用。實驗的結果,就是曲線一直是平的,很穩定,後來等的時間很長的時候,會發現細胞稍微減弱,因為在實驗室裡還是一個人工的環境,那麼它會逐漸地稍微減弱一點他的收縮活性,這是正常的。但是沒有看到增加。

重複實驗之結果:精神能量場下物質的強化效應

這個氣功修煉者又來跟我合作做更多的實驗,因為我想只有做大量的實驗,才有生物醫學的統計學上的意義,所以我要做更多的實驗。後來我大概又做了十次這樣類似的實驗,結果是一樣的。那這個已經有很大的意義,一般來說,我們平均來說三次生物學實驗如果有重複的話,那在生物學上就有意義了。對照值我就作為一百,百分之一百。那麼經過他發功,這位氣功修煉者在細胞旁雙手抱輪,那麼在那之後細胞的生物活性增加的百分比,從第一個細胞來說增加到百分之一百三十五,然後一百七十五,一百五十五,一百八十九,一百六十六等等等等,最大的我測到增加到二百分之一十一,也就是它增加了一倍還多。這個細胞在他的修煉場裡邊,它變得很健康。然後呢,平均這十個細胞,它的平均生物活性的增加:百分之一百七十五點四!這個數字是在我們的實驗室裡邊,即使我們加一些生物化學能量,比如說加ATP啊,加這個鈣離子啊等等,加生物化學的能量的話,都很難達到這麼高的程度。說明修煉的場的裡邊這個能量,對這個細胞來說呢,恢復它的生命力,增強它的生命力,是有非常明顯的效果。

精神物質是一性的--精神是物質

那麼下面我們接下來想,我們怎麼來認識這個問題。這個實驗的結果使我本人也非常震驚,我相信精神的力量,我也相信精神它有物質性,這是我自己好像一種天性方面的,或者是信仰這方面的,感性方面的東西,感性的認識。但是在一個從事科學研究的工作者來說,我必須尊重科學實驗,所以在我做這個實驗之前,我不能夠想像到氣功修煉,不動手不動腳,它的能量會對生物細胞產生這麼大的影響,那麼這個實驗的結果使我自己非常震驚。在生物學上,在生物醫學這個理論上呢,我不能夠做出理論上的解釋。但是在這裡,我願意做一個我們互相交流探討的一個課題留在這裡。就是說呢,精神它可能也是一種物質,而且這種物質雖然我們不能夠看到,但是呢它能夠反映在我們這個物質空間中來,就像我們今天看到這個實驗,那個修煉法輪功的修煉者坐在那裏,他的精神、思維狀態,可能包含著一個很複雜的一個能量過程,那麼這個能量反應到他那個能量場,反應到我們這個可見的物質世界的這個細胞生物活性收縮張力上,我們就測到了。是怎麼樣轉化的我們不知道,但是根據能量守衡的這個原理來說,這個物質確實是我們測到了。測到的這個物質能量的形式不是直接它的那個能量形式,因為他煉功的時候我們看不到這個物質,但是它卻以某種複雜的轉化形式表現為最後表現為一個可測的生物化學的能量,就是它的生物收縮活性。

那麼在這裡邊,我想就有這樣一個有趣的話題,就是精神和物質是甚麼樣一個關係呢?從我這實驗裡邊我想說精神和物質都是物質性的,法輪功的修煉者他的煉功是有物質性的,有能量性的,至於甚麼樣的形式的能量?我們是不知道的,但是它轉化為生物活性這件事情是事實。所以我們應該用科學的態度,來重新認識精神和物質的相關性,可能精神和物質確實是同一性的,它們都是有物質性的。只是我們看到的物質世界局限了我們的視野,所以我們更注意物質世界,我們更注意到我們的物質世界的細胞組織的結構,但是忘了它的精神的一面,其實它的精神本身是很有能量的。那麼我就想可能那些法輪功修煉者他經過修煉,身體健康,或者病好了,可能在他的身體裡邊,許許多多的細胞就是表現為我們今天在實驗室裡邊看到的那個一個一個細胞的收縮活性也好,它的生物活性也好,一個增強的過程。所以他就身體健康了,或者疾病也就治癒了,就是這樣一個過程。

二十一世紀是精神和物質合一的新世紀

那麼對於未來我們應該怎麼樣去展望這個科學,可能二十一世紀是精神和物質……我個人在這個實驗裡邊使我產生一個全新的對於未來科學全新的展望,我講的二十一世紀就是從人們建立從物質到精神一個過渡的一個嶄新的科學,也就是人們重新看待我們這個物質世界,不僅研究這個物質世界的結構。在生物學上,我們不僅研究人體組織器官細胞的結構,而且也研究生命的精神的一面。來研究精神和身體他們的相關性。那這樣就使科學不只局限在物質結構,人的身體這樣一個物質世界。那麼這樣一個新的觀念可能會帶來未來科學的更大的發展。

--轉自正見網

評論
2014-01-15 9: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