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警再清場之際 六四軍人暴行被重提

香港警方10月15日淩晨三時,動用大批警力,對佔領金鐘特首辦公室前的龍和道的雨傘運動學生武力清場,有市民倒地後,警察仍然抓著他脖子上的毛巾拖著走。(潘在殊/大紀元)

人氣: 12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大紀元2014年10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在香港雨傘運動進入第16天之際,香港警方在14日晚間和15日凌晨使用武力進行暴力清場,警方多次施放胡椒噴霧,和示威民眾爆發激烈衝突,有30餘人被抓捕,示威者怒吼要梁振英下臺。就在香港局勢危急時刻,25年前「六四」期間軍人暴行又在網上再次被重提,頗有影射之意。

香港警察使用暴力清場

10月14日,香港警方突然以清除障礙物為名,拆除和平示威者的路障,隨後近千名中共操縱的黑社會和外圍組織成員圍攻辱罵集會市民,更有百餘暴徒持利刀清除路障,十天前中共黑幫衝擊旺角的暴力場面再現。

在15日凌晨3點,大約300名香港警察,突然開始進駐龍和道清場,他們持著圓盾、長盾、警棍等武器,多次用胡椒噴霧猛噴市民,雙方爆發激烈衝突,場面混亂。而抗議民眾只能用自己的雨傘護著自己。

15日警方凌晨約3時武力清場。大批警察湧至龍和道,與示威者推撞,防暴警用警棍驅趕示威者,亦曾施放胡椒噴霧驅散。(宋祥龍/大紀元)
15日警方凌晨約3時武力清場。大批警察湧至龍和道,與示威者推撞,防暴警用警棍驅趕示威者,亦曾施放胡椒噴霧驅散。(宋祥龍/大紀元)

15日警方凌晨約3時武力清場。大批警察湧至龍和道,與示威者推撞,防暴警用警棍驅趕示威者,亦曾施放胡椒噴霧驅散。(宋祥龍/大紀元)
15日警方凌晨約3時武力清場。大批警察湧至龍和道,與示威者推撞,防暴警用警棍驅趕示威者,亦曾施放胡椒噴霧驅散。(宋祥龍/大紀元)

當時,在清場過程中,警察粗魯地推人、拉扯帳篷、搶奪雨傘,還不斷推倒高舉雙手的市民。其中有一名集會人士被警方拘捕,六名警察將其拖至暗處後,其中三名在旁看場,其餘則對示威者拳打腳踢。

另有示威者被警察拖到路邊按倒在地用腳踢。清場行動在凌晨4點前結束,警方共抓捕30餘人。

此前,因梁振英拒絕與學生對話,並故意刺激局勢升級,導致香港佔中運動於9月28日凌晨提前啟動。當天下午6點多,香港警方多次動用胡椒噴霧和催淚彈鎮壓港人,從而激發更多市民走上街頭。

10月9日晚上,香港政府因突然單方面取消原定與學生的對話,再度激起民憤。10日晚上,大約有十萬港人聚集在金鐘政府總部,要求涉貪的特首梁振英下台,儘快實現真普選 。

(大紀元視頻 香港警方對雨傘運動日夜連清場 動武令多人受傷)

中共策劃的反佔中者10月13日移除金鐘道部分雨傘運動的3路障後,不少雨傘運動人士重新加固路障,但隨即被便衣警察喝止,反問他們「是否黑社會」,並用警棍武力拘捕一名雨傘運動,一度引發在場的市民與警方對峙。(潘在殊/大紀元)
中共策劃的反佔中者10月13日移除金鐘道部分雨傘運動的3路障後,不少雨傘運動人士重新加固路障,但隨即被便衣警察喝止,反問他們「是否黑社會」,並用警棍武力拘捕一名雨傘運動,一度引發在場的市民與警方對峙。(潘在殊/大紀元)

香港局勢敏感時刻 「六四軍人暴行再被重提

就在香港警方再次鎮壓參與香港雨傘運動的民眾之際,1989年「六四」期間軍人的暴行再次在網上流傳。有分析認為,這有影射之意,香港警察用暴力再次對付手無寸鐵的市民,其結局將如同「六四」軍人一樣,被人唾罵一世。

在1989年6月3日晚間至4日凌晨,中共調集20萬人的戒嚴部隊進行血腥鎮壓,下令軍人開槍射殺學生和民眾,用坦克車輾壓民眾。最後,演變為震驚全球的「六四天安門事件」。

日前,「六四」期間軍人對學生和市民的暴行再次被提起。曾參與八九學運而流亡海外的吳仁華曾寫了《1989天安門事件二十週年祭》一書。

「六四事件」坦克橫衝天安門廣場驚人圖片 。(網絡圖片)
「六四事件」坦克橫衝天安門廣場驚人圖片 。(網絡圖片)

吳仁華在文中披露,在西長安街上,中共官兵不放過連中三槍的中國人民大學學生吳國鋒,一名士兵將刺刀捅進他的肚腹,使勁往下拉,造成長達七八公分長的傷口,一位軍官又往他的後腦杓補了一槍。

同在西長安街上,一名軍官近距離用手槍對準清華大學學生段昌隆的胸膛開槍,將他打死,當時段昌隆手無寸鐵。

而在天安門廣場清場行動剛結束,中共各戒嚴部隊官兵在抓捕民眾的過程中,普遍濫用暴力,對被捕者不分青紅皂白地用槍托、木棒予以毒打,導致不少被捕者死亡或傷殘。

「六四事件」坦克橫衝天安門廣場驚人圖片 。(網絡圖片)
「六四事件」坦克橫衝天安門廣場驚人圖片 。(網絡圖片)

「六四」軍人的懺悔

中共對八九六四學運的血腥屠殺已過去25年。這幾十年來,有很多中共高級軍官把參加1989年的鎮壓行動視為「恥辱」。不斷有當年曾奉命進駐天安門廣場清場的軍人站出來,揭露鎮壓內幕,流下懺悔之淚。

今年5月,一名前39軍1164高炮團中尉李曉明在香港NOW電視台的鏡頭前披露了其親眼所見,過程中幾度落淚,自責這是他畢生的恥辱。

李曉明披露,當時39軍從北京城東向天安門廣場開進,途中被民眾以肉體阻攔,要求他們不要向學生和老百姓開槍。但在1989年6月3日晚,他們的上級將好幾百發子彈發給了他們,命令他們不惜一切要開進天安門廣場清場。

而戒嚴部隊士兵張世軍多年來一直到北京市郊的萬安公墓,祭拜六四遇難者,並且曾找到受害者家屬表示懺悔。其因同情學生而被勒令退伍回鄉,一度遭到當局迫害。

當年被稱為「萬歲軍」的38軍因大肆屠殺無辜的學生和民眾,沾滿鮮血而臭名昭著。時任38軍軍長的徐勤先中將,因反對軍隊開槍鎮壓而拒絕領軍入城,徐因抗命被撤職和判監5年。他曾公開露面表示不後悔當年的抗命行為。

責任編輯:劉毅

評論
2014-10-15 1: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