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章閣:日本「企業之父」的「商務聖經」

——《〈論語〉與算盤》的財富觀

人氣: 8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4年10月15日訊】在日本,現存的老企業壽命超過百年以上的有21000家;超過200多年的企業有3146家,而超過1000年已上的企業有7家,統計記錄堪稱全球之最。而在中國現存的老字號,經營歷史超過150年的只剩下5家。由於日本特別的地緣,遭遇地震、海嘯常是司空見慣,也曾飽受長期戰亂和無數次的經濟危機,但日本依然會有大量的長壽企業存活下來。企業經營的奧妙也引起商學院的探究。

說起日本的企業,不得不提起日本的「企業之父」、「金融之王」澀澤榮一。在他的一生中參與創辦的企業超過500家,包括東京證券交易所。這些企業遍佈銀行、保險、礦山、鐵路、機械、印刷、紡織、釀酒、化工等日本當時最重要的產業部門,其中許多至今仍在東京證券交易所上市。而且他也是日本第一家銀行與股份制公司的創始人。

在這些非凡的業績中,除了受到西方的經濟倫理影響外,更大程度上則來自於中國傳統文化經典《論語》的熏陶。在中國宋朝趙普稱他以半部《論語》治天下;而日本的澀澤榮一,則以一部《論語》統戰工商界,並奠定了日本近代的經營思想、經濟興起的精神基礎。

在傳統的觀念中,認為仁義和重利是風牛馬不相及的兩碼事,兩者自古似乎就是對立。在歷史上,古希臘的亞里士多德有段「所有的商業皆是罪惡」的論述,中國和日本也有著相同的觀念認為「為富不仁」,對於「民之末」的商業頗為鄙視。而在現代社會也有「無商不奸」的說法。隨著世俗的禁錮和偏見,人為的使「義」和「利」形成絕對對立的態度。

澀澤榮一對《論語》大量研讀後,提出了全新的財富見解。他從中理解到,孔子並非反對富貴,而是反對的是不仁不義不德的財富。在他著作的《〈論語〉與算盤》一書中,曾大量引用孔子的話,比如:「富與貴,人之所欲也」、「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富而可求也,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如不可求,從吾所好」、「自行束請以上,吾未嚐無誨矣」,來破解日本民間鄙視商業、恥言富貴的禁錮思想,為工商界合理追求利潤、財富樹立全新的核心價值。

傳統文化中要求君子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通過自身的道德修為、磨練成就以仁道治天下的大業,即人們熟知的「內聖外王」。澀澤榮一對「內聖外王」進行了創造性、現代化的轉化,要求工商界人士既要追求「內聖外王」的道德人格,又要從商追求企業經營的最佳效果,不僅使日本商人明曉「取財有道」的理念;也使人們知道「求利」並不違背「至聖先師」的古訓,在追求正當利益時,成就工商貿之才,這就是他所說的「士魂商才」。正當進取的商業帶來的物質價值和利益,能使國家、國民富庶,減少更大災難的風險;但要求財富的根源依據仁義和必要的商業道德,這樣就會確保財富不斷傳承下去。

澀澤榮一也在此基礎上,提出了「義利合一」的經營理念。他在引用「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時說到,只要是對國家公眾有益的事業,就應該出於「義」去做,即使有所虧損也在所不惜;而有損於國家公眾的投機事業,就必須果斷的制止和捨棄。企業謀利的種種活動有其正當價值,但前提以道德之義進行指導規範。澀澤榮一提倡的「士魂商才」、「義利合一」的經營理念,不僅避免商人因道德缺失導致商業上的自滅,也破除世俗偏見導致的惡性商風。因此這些理念在近代日本得到廣泛的認同。由他著作的《〈論語〉與算盤》一書,不僅為日本工商界樹立了精神支柱與商業原則,也為實現日本的現代化建立了全新的核心價值,影響至今。

澀澤榮一一生創辦500多家企業的業績,和他畢生致力研究傳統《論語》有著密切的關係。日本現存的21000多家長壽企業,也得益於日本聖德太子主政時,全面引進學習中國文化,以《論語》為基礎,習和秦漢六朝諸子百家及佛典,開創了日本的文化風貌。傳統因素奠定了日本的文化格局,傳統文化的實力也為商業發展,緩衝地震、海嘯、經濟危機的重創提供了巨大的空間,使其眾多的企業在應對全球性的金融風暴後,依然強勁的運行下去。

責任編輯:尚一

評論
2014-10-16 6: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