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時代:香港民運或演變為結束中共極權導火線

文章說:如抗議持續壯大 中共將面臨一個可怕的選擇--很可能會武力鎮壓

香港各地都是要求中共扶持的地下黨特首梁振英下臺的橫幅,中共在香港面臨進退兩難的統治危機。(宋祥龍/大紀元)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10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馬麗綜合報導)香港連續10天的龐大民眾抗議活動的影響已經遠遠超出了700多萬人口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整個世界都為之聚焦。外媒稱,如果該運動演變為結束中共極權的導火線,習近平將會是中共最後一屆黨魁。

《時代》雜誌10月1日刊登了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斯坦福民主發展和法治中心主任戴蒙德(Larry Diamond)的文章,他說,香港人民拒絕北京安排的「假選舉」,連續好幾天數萬人走上街頭, 面對全副武裝的警察用和平的雨傘對抗……這場年輕學子主導的民主運動,是25年前天安門大屠殺之後,對中共極權最嚴重的挑戰。

香港人民憤怒的爆發,是因為北京在八月底的決定,使得香港人民主自治的夢想被無限期推遲了。中共的統治者們對香港「普選」做出了伊朗式的解釋:每個人都可以投票,但是候選人必須經過當權者首肯。

隨著香港媒體自由和學術自由被漸漸收緊,香港人民發現,與當初承諾的「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不同,香港越來越成為「一個國家,一個獨裁體制」。

香港的許多年輕示威者,就像17歲的學生抗議活動的領導者黃之鋒一樣,在香港回歸後出生,在一個繁榮、充滿活力和開放的社會成長,他們同推特和手機短信中相伴,認為民主自治是天賦人權和憲法承諾。

許多老一輩的香港人都珍惜今天的公民自由和法治。然而,他們看到在北京對香港經濟和政治控制下,自由被逐漸侵蝕。成千上萬的示威者和同情者已經看到,北京的政治強硬是對香港未來的現實威脅。

其實,這本來是一個可以避免的危機。但是中共跟香港沒有談判、沒有任何實質的民主進展,只是把一個專制強權偽裝成受歡迎的主權。

戴蒙德認為,北京的強硬態度並不是只針對香港,也不是只針對目前香港的抗議活動。 中共充滿了恐懼,恐怕如果不牢牢抓住權力,會遇到當年戈爾巴喬夫的情況。習近平在進行經濟改革,「反腐」的同時也清除了政治對手,但是中共並沒有進行政治改革,連對「普世價值」,「言論自由」,「公民社會」和「司法獨立」的真正討論也沒有。

現在的中國人更具有獨立思想,即使中共控制網絡,人們也通過社交媒體討論的問題。 中產階層在去台灣和香港的旅遊過程中,獲得和接觸到民主和自由思想。諷刺的是,在中共慶祝「十一」長假期間,許多來香港渡假的大陸人會突然看到一個完全不同的革命。

戴蒙德還分析,中國的統治者陷入了一個自己製造的陷阱。如果跟25年前的天安門事件一樣殘酷地鎮壓群眾示威,中共將嚴重損害自己的國際合法性。如果談判(能談幾個月前早就談了),中共擔心讓外界看起來自己會在民衆壓力下讓步。這對每天面對數百起各地民眾抗議的中共絕對是不敢想象的。

中共可能會等待,希望香港抗議活動慢慢退去,同時再把行政長官梁振英當犧牲品撤掉。

文章最後說,如果香港的抗議持續壯大,中國的共產黨統治者將面臨一個可怕的選擇,而他們很可能會武力鎮壓。然而,現在不是25年前的中國,習近平也不能無視人民覺醒的浪潮,就好像當年的克努特國王無法命令海水退去一樣。這就是為甚麼習近平很可能是中共最後一屆領導人。

責任編輯:方涵

評論
2014-10-02 8: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